网曝王小石是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 曾做王震的秘书(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image)

昨天(8月1日),新华网奉命刊发署名四月网知名网友“王小石”的长文《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文章以苏联解体后的种种困难为论据,痛批中国网络舆论中,鼓吹民主宪政转型的右派人士,即王所说的“天使、导师、公知们”。

这篇文章用语杀气腾腾,“西奴”、“带路党”等网络论战用语登上了主流官媒网站,令人侧目。文章本身论据漏洞不少,用语恶毒,引起了许多反击和批评,这本身在目前中文网络上左右激烈对立的语境下并不罕见,更为值得探究的是文章背后的官方意志。

本台得知,昨晚,国新办指示各大商业新闻和媒体网站统一转载发布该文,今天起,许多网站都在首页显著位置刊登该文。网络评论人谢文说,“据说奉命要摆放两天,超过了中央政治局文件的待遇”。

王小石文章首先指控,微博上的天使、导师、公知们天天“造谣传谣”制造社会负面新闻,营造一种中国即将崩溃的末世景象,“诋毁”现有的社会主义体制,宣扬欧美的资本主义宪政模式,不断“煽动”民众怨恨现政权,赤裸裸地“煽动”民众当“炮灰”引发中国社会动荡。

文章又说,冷眼看叫嚣推翻现体制的西奴公知,那些成天在网上忽悠的带路党们,你们诱使中国走向被人欺负、贫国弱兵、给“米国人”当狗、给中国带来耻辱的灾难时代。苏联休克崩塌给俄国人惨烈十年,虽最终觉悟并呼唤民族主义强人普京上台勉强镇住场面,却再也无法止住颓势。中国人均资源的现实,决定中国惨烈会数倍于俄罗斯。

因此,王小石誓言,“居心叵测的天使、导师、公知们,你们若想在中国通过掌控舆论煽动乱局,就必须在我身体上踩过去,我若有一口气,都要让你们功败垂成!”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为了力证苏联解体是个历史错误,文章罗列了许多俄罗斯的负面信息,对俄罗斯的现状多有贬损。微博上的“俄罗斯之声”官方微博,转发了这篇文章,弱弱地表示了疑问:“这样的文章能在新华网首页发表?”,同时@了“微博辟谣”和“新华网”,然后,这条微博就被删除。

不过,有网友发现,至少在许多数据上,这篇文章是谣言的大杂烩。

例如,俄罗斯2000年时GDP约为1992年的57%,是前苏联整个15个加盟国的45%,绝不是像王这篇文章所说的1/10的惨状,更何况缓过神来之后,从00年开始到07年,8年间迅速增加了5倍多,.已经超过92年解体时GDP总量的2.6倍,超过了同时期世界平均水平。

此外,文章中提到,俄罗斯军费开支50亿美元,仅为美国的百分之一,有网友评论说,这根本就不用脑子想,也知道可信度的多少。公开数据显示,俄罗斯2012年全年军费开支633亿美元,网友笑评说:“请问剩下的580亿哪里去了,被你们当茅台喝了?”

王小石文章中写俄罗斯的部分,和原王震的秘书、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为俄罗斯历史学家罗伊·麦德维杰夫的《苏联的最后一年》写的前言和附录部分一模一样,虽无注明,但或可理解为引用。

2006年,李慎明主持的社科院“苏共亡党与苏联解体”课题组制作的《居安思危——苏共亡党的历史教训》八集DVD党内教育参考片,并在党内组织官员播放学习。

2011年,李慎明的班子又录制并完成了系列电视教育片《居安思危》之三——《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俄罗斯人在诉说》四集和六集版。并以其解说词为基础,出版了同名《居安思危》系列书籍。

很大程度上,代表网络新兴自干五的王小石的言论与代表传统体制内左派的李慎明一脉相承,但李相对而言更为严谨,王的逻辑和学养则无甚可观。

在一次公开场合中,李慎明曾引用一个数据。

苏共解散前,当时苏联科学院曾进行民意问卷调查,被调查者认为苏共仍然能够代表工人的占4%,代表全体人民的占7%,代表全体党员的占11%,而认为代表党的官僚、干部和机关工作人员的,竟占85%。

他在接受《东方早报》采访时承认,苏共的蜕化变质是苏联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体现在苏共的意识形态工作、党风、特权阶层和组织路线四个方面存在的严重问题。

李慎明的这一说法在王小石看来可能就属于大逆不道的公共知识分子的“谣言”。

如果说李慎明是左派的理论家,正规军,周小平王小石就是这个时代的意识形态义和团。从政治传播的角度来看,此次官方以民间网民言论,而非官方学者的学术文章,作为文宣,又强逼民间商业网站转发,属于网络时代的宣传口的升级和“创新”。

此前不就,国新办就曾力推另一名自干五标杆“周小平”。

7月 10日,国新办的马甲中国互联网协会、首都互联网协会举办周小平的文章《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博文座谈会,这篇奇文也曾被要求广泛转发。

有网友认为,“周小平,王小石头儿------连这样的垃圾都开始用起来,可见某阵营的能量和格调确实已经LOW到啥程度了。”

但学者“破破的桥”认为,“这篇和周小平那篇是一个路数,是信息污染,将几十个从各个角落搜罗的谣言攒起来,然后加上解说,搞宣传的人估计发现效果特别好。”

此前的,曾在网络舆论上沸沸扬扬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九号文就意识形态工作给”切实加强意识形态阵地管理的狠话。

“落实谁主管谁负责和属地管理原则,对意识形态领域的敏感事件和复杂难题,要牢记政治责任,勇于担当,敢抓敢管,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尽责。加强对各级各类宣传文化阵地管理,完善和落实有关管理制度,绝不给错误思潮和主张提供传播渠道。加强网上舆论引导,净化网络舆论环境。改进和创新管理方式方法,做到依法管理、科学管理、有效管理。

这基本上是刘云山在年初南周事件后,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的原话,王小石、周小平,正是谙熟网络传播的新任国信办主任鲁炜的创新之举。

对刘云山主导的这一波反宪政意识形态逆流,有两种可能的解读。

知名网络公共知识分子赵楚认为,“对外政策和知识分子政策历来为执政党两大核心决策,为一把手禁脔,而在安纳伯格庄园会谈之后,反美之声大起,中俄车里雅宾斯克联演枪声未息,新华网抹黑俄罗斯,表明内部权斗仍处于白热化状态。”

而更为激进的社会运动者则认为,当下执行的正是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体制内反宪政民主是一致的,只有手法区别,并不存在围绕着真正路线分歧的宫廷斗争。(David)


修车师傅 发表评论于
就是这个李慎明,在一篇《说毛泽东时期一无是处 不是煳涂就是别有用心》的文章里为毛泽东发动“大跃进”饿死三千万人辩护, 说“印度尼西亚军事当局杀害约50万至100万印尼共产党及其同情者”。如此比较,将毛泽东与印度尼西亚军事当局苏哈托,相提并论,是挺毛还是恶心毛?是不是别有用心?
要比较杀人,还有得比呢?希特勒杀害600万犹太人,日本鬼子南京大屠杀,杀害30万中国人,毛比他们多还是少?比他们更伟大还是更不伟大?李慎明简直是明目张胆。
李想为毛泽东发动“大跃进”饿死三千万人辩护,说是有人刻意编造的虚假数据。那麽你李慎明自己说说,“大跃进”饿死了多少人?你说说真实数据。是三千万的二分之一还是十分之一?说300万好了,是希特勒的一半,是南京大屠杀的十倍,比希特勒伟大?
这里说一个故事,张三偷鸡,被警察抓住了。李慎明当律师为张三辩护说,他才偷了两只鸡,邻居李四偷了三只。你们为什么不抓李四?李慎明是不...  查看完整评论
都是实话 发表评论于
操,都什么年代了,社科院还上不了网。
gmruo 发表评论于
呵,呵,王震的秘書一定要土共小學水平才行。
宽景 发表评论于
翻成俄语:

Путин: «Распад Советского Союза, наиболее серьезной геополитической катастрофой 20-го века для русского народа, то, что это настоящая трагедия».

"Россия в политическом и социально-экономических волнений, потрясений и радикальных социальных реформ исчерпан ...... грани краха, экономически, политически, психологически и духовно на грани развала".

普京:“苏联的解体,是20世纪最严重的地缘政治灾难,对于俄罗斯人民来讲,它是一场真正的悲剧。”

查看完整评论
happyfeet2011 发表评论于
公知又忽悠来了, 越来越没底线了。没凭没据,张口就来.

别的不说,2000年后,俄罗斯是普京当政.美国的评论是,普京当政后俄罗斯已经退回到了苏联集权模式,不再是一个民主国家.在美国定义的专制国家中,俄罗斯和中国是在一起的.

所有公知谩骂那篇文章的论据,都是建立在2000年普京当政后俄罗斯经济增长上的. 没有2000年后的普京数据,所有反驳的论据都不成立,基本都是在胡说.

mark0007 发表评论于
sdhaohan 發表評論於 2013-08-02 11:21:40
不奇怪,當今統治集團害怕中國民眾了解俄羅如今真實狀況。也就是提高嗓門嚇唬+蒙騙+扣帽子罷了。手段和文革如出一轍,王小石這蠢才一點兒沒進步。
灃滈居士 發表評論於 2013-08-02 11:17:26
嗬嗬,磚家又在吹牛B和扯淡了,反正底下有沒有人聽不重要,伺候好主子是關鍵!

非常赞同!
dalyhere 发表评论于
独裁者总是吓唬老百姓:搞民主监督制度,就会混乱,所以我们坚持独裁制度,永远都不接受老百姓监督。
轻拂的风暴 发表评论于
又是网曝,谁可以证明? 所谓的公知就因为两篇文章而断定这个人是谁?在还没证明的情况下一群跳梁小丑就迫不急待的出来骂人了,呵呵,可怜。
Playtex 发表评论于
抱歉是李慎明
Playtex 发表评论于
有闲工夫的可以看看李慎之的那套纪录片,就明白咱习总受他的影响多深,也可以进一步了解习总的思维水平,他是否具有critical thinking, 您一想便知。
妙知 发表评论于
奸生于国,时动必溃。
中号打狗棍 发表评论于
怎么没见百家,红旗,笔名等人出来护主?别不好意思,出来说两句。
看客丙 发表评论于

有网友认为,“周小平,王小石头儿------连这样的垃圾都开始用起来,可见某阵营的能量和格调确实已经LOW到啥程度了。”

电脑低手 发表评论于
左派都是笨蛋,水平和气功大师差不多。
英台 发表评论于
按照马克思主义观点,事物都是要发展的,没有一成不变的,当然中国的政治经济制度也是要发展的,这是不以哪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制度已经发生了变化,只是经济制度的发展远远快于政治制度的发展。

要积极研究先行的制度应该做哪些改进,找到一个适合中国当前国情的政治经济制度,这才是社会科学工作者的责任,而且这个工作永远不可能是一劳永逸的,永远不会结束。
ck2013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人什么时候真的喜欢民主了?
英台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台湾可以民主,广东省就不能搞民主?

广东省曾经是大陆的经济特区,很成功,也可以在广东或者福建搞政治特区,台湾可以民主,相信广东福建也能做得到,都是中国人啊,特别是广东或福建的试点还有中央政府的监督,这也符合一国两制和摸着石头过河的政策与思想。

苏联解体,就是因为苏联搞不下去了,苏共太腐败了,失去了民心。
xxz3393 发表评论于
恶罗斯的祖先抢了很多的地,人家靠卖资源,但工业一直在足下坡路!中国彼列强包
括恶罗斯抢了很多!
毕凡 发表评论于
如果说中国统治党从49年到76年,几乎一无是处,罪错连连,那么,此后到今日,做了些正确的事情: 淸理极左,恢复高考,改革开放,加入WT〇,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并与美国捆绑(买其国债)。但因为自身体制的先天固有缺陷,这些进步也付出了惨重代价,并不时遭到左左儿们和毛粉们的干扰和绑架。王和周的脑残文章仅仅是他们的几个噪音而已,
james8418 发表评论于
Worse than Russia? That's true. Limited resource, polluted land and environment, poor people while rich people move their money outside.
愚若智大 发表评论于
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