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潭门民兵勇斗外国军警惊险细节公开(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次)

  三沙被当地渔民称作“祖宗地”,也是潭门民兵连誓死捍卫的“家园”。图为去年7月开渔之际,一名渔民在桅杆上悬挂国旗。

  “我很受感动,你们都是好样的。”4月8日下午,惦记着海南各族群众生产生活的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看望海上民兵连,听说渔民们维护海洋权益的感人事迹后,他这样说道。习近平看连史展览,听事迹介绍,勉励他们努力学习现代装备知识,提高作业能力,在带领渔民耕海致富的同时,积极做好收集远洋信息、支援岛礁建设等工作。

  在海南繁荣的渔业背后,一支坚强的民兵分队不仅为当地渔业发展提供可靠的组织保障,也成为我国一支宣示、维护南海领海主权的中坚力量,这就是——潭门海上民兵连。

  成立20多年来,潭门海上民兵连在波澜壮阔的南中国海上劈风斩浪。当地渔民说,他们就像一座座移动的、不屈的海上堡垒,坚定守护着我国南海之安。

   曾支援解放军南沙岛礁建设


  潭门海上民兵连是在原潭门渔业民兵分队的基础上,根据党和国家1985年“开发南沙、渔业先行”的战略方针指导,经上报批准组建的。当时有民兵 106名,作业渔船5艘,民兵大都是当地渔民。到90年代初,连队发展壮大到150多人,在南沙作业渔船达21艘,但相当一部分人是从海南其他市县来潭门从事渔业生产的。为了便于管理和训练,2010年有关部门根据指示对海上民兵连进行了整组和重新编排。

  1985年潭门海上民兵连成立后,老连长黄循绵就带领着100多名民兵,乘坐5艘渔船,奔赴南沙进行捕捞作业,这也是我国首个有组织开发南沙的船队。首航凯旋后,黄循绵觉得,渔民们对南海、南沙的形势认识还不深入。为了打牢大家对南沙的开发的思想基础,黄循绵带领着民兵骨干组成宣传小分队在镇上走家串户对渔民进行思想动员,发动大家集资造船。同时,黄循绵还拿出自家准备盖房的8000多元钱,准备造大船。

  经过连队积极动员,筹资600万元建造的第二批12艘渔船于1986年初出海,第三批23艘渔船于1987年初开往南沙。据统计,目前每年在三沙海域作业的渔船有600多艘次、13000多人次,累计航行达127万多海里。

  在南海上,民兵连不光组织渔民进行捕鱼作业,还是岛礁建设的生力军。很多民兵骨干从自发投身岛礁建设,在岛上风餐露宿,到后来参与到部队、政府的有组织开发,为西沙和南沙的建设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今年50多岁的渔民王书茂是民兵连排长,从上世纪80年代末,就开始支援解放军官兵在南沙海域赤瓜、东门、南熏、华阳等7个岛礁上进行建设,负责运送石块、钢筋、水泥等。“在岛上条件艰苦,淡水和米都靠渔船运送。有时想煮干饭没有米,想煮稀饭没有水。”

  在南沙群岛,高温、高湿、高盐,建设条件非常差,王书茂不断往返于潭门和南沙,皮肤逐渐被晒伤,到现在脸上身上都有高强度紫外线带来的皲裂。据他介绍,十几年间,7个岛礁的建设者中都有他的身影。

  2009年,潭门镇南海渔业党支部成立后,王书茂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成了一名光荣的党员。现在在处理一些涉外事件时,王书茂总会尽自己所能帮助渔民脱困。“以前建设岛礁是为国维权,现在入党了,维护国家主权的任务更重了。”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潭门渔民在连队组织下,先后出动渔船580批次,为部队抢运石块、钢筋、水泥等建材265万吨,协助海军完成了东门礁、永暑礁、渚碧礁和美济礁等岛礁码头的施工建设。去年9月,民兵连被推荐为“广州军区民兵工作模范单位”。

  “我只认识‘China’这个单词”

  财富取之于海上,危机亦来自海上。潭门镇党委副书记许德群介绍说,海上民兵连发挥的最大作用是海上维权。

  许德群表示,虽然很多渔民民兵没接受过多少教育,但他们都有着深厚的爱国主义思想和海上维权的大局观。面对敌对势力的威胁,他们能够不屈不挠地斗争,是捍卫国家海洋主权的中坚力量。

  许德群说,南海资源丰富,其特殊的战略地位使得敌对势力瓜分南海的企图日趋明显。潭门民兵和渔民在南沙作业期间,多次遭到他国驱赶、扣留,甚至枪击。

  1995年3月25日,连队4艘渔船、62名渔民在南沙群岛美济礁附近进行捕捞作业时,被菲律宾无理抓扣并关入监狱。在狱中,时任民兵排长的王琼法联络其他4名民兵及时对其他渔民进行思想工作,鼓励大家坚持斗争,维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其间,菲方13次对我渔民威逼利诱,拿出“认罪书”,引诱渔民签字承认“入侵”。62名渔民不为所动,并向党中央国务院写了一封朴实的爱国信。在关押了半年之后,经过我外交斡旋,菲方才不得不将这些渔民释放。

  在民兵连中,不少渔民民兵都有在海上被驱赶、抓扣的经历。在对峙中,不少民兵身先士卒,义正词严地怒斥侵犯我主权的行为;有些民兵为保卫领土主权,不惜冒险为国竖立主权碑;甚至有些英雄为守礁付出了生命。

  渔民陈则波是民兵班长,他常年在黄岩岛海域作业,曾经两次被菲律宾军警抓扣,还在狱中遭到过毒打。1997年,陈则波在黄岩岛北部作业时,第一次遇到菲律宾军舰,和陈则波一起作业的4艘渔船和上面的60多名渔民一同被拉到马尼拉坐牢半年。时隔一年多又是在这片海域,陈则波的渔船竟然被菲军舰直接撞沉,同样被带回马尼拉。外交部很快就出面解决此事,并要回了他20多万元的损失。

  陈则波说,在狱中,菲律宾军警曾用棍棒对他进行毒打,强迫他在“认罪书”上签字。“每次毒打我都咬着牙,坚决不在文件上签字。我只认识‘China’这个单词,我就反复说这个词。”陈则波在跟记者诉说时眼神里透露着坚定。

  2012年4月,中菲在黄岩岛发生对峙事件。当时陈则波和另一个民兵班长许德谭正在黄岩岛潟湖中作业。当全副武装的菲律宾军警登上渔船,驱赶渔民们到达船头并暴晒2个小时后,又迫使渔民签字。有多次斗争经验的陈则波仍然义正词严:“这个地方是‘China’的!你们赶紧离开!”这一次,企图侵犯我国主权的行为又未得逞。

  据统计,近十几年来,潭门镇被南海周边国家军警无理抓扣、枪击、刻字侮辱的渔民、民兵超过170人,没有一个人在所谓的“认罪书”上签字,没有一个人被金钱所俘虏,连队民兵骨干都能在遭殴打、强迫签字等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

  抗击自然灾害中的“排头兵”


  许德群说,潭门渔民常年远离家乡到“三沙”捕捞作业,一出海就是数个月,风里来雨里去,出门捕鱼的丈夫、儿子总让家人牵挂。每当渔民打渔回港时,民兵们还会把消息提前告诉这些渔民亲属;在休渔季节,民兵连还组织民兵轮流看护渔船。不光在陆地上,在海上作业时,民兵连也发挥着安全后盾的作用,保卫着渔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

  海南省琼海市委常委、人民武装部政委吴及时说,连队民兵在闯海过程中,与台风、海啸进行长期斗争,在抗击自然灾害上经验丰富,发挥着“排头兵”的作用,多次在潭门和南海上组织渔民抗击台风、洪涝灾害,进行生产自救。

  2012年7月26日,9艘潭门港的渔船在南沙中业群岛附近作业,突然海上狂风大作,400吨的“琼·琼海09005”船舵损坏不能移动。船主卢全校报警求援后,在附近作业的民兵柯维秀开着195吨的渔船前往救援。到达现场后,柯维秀用尼龙绳和钢缆拖着400吨的大船开了近10个小时前往渚碧礁避风。危险过后,柯维秀发现,拖船用的直径5、6厘米的尼龙绳断了两根。

  “当时他们船上有28个人,情况太危险了,海上有3米多高的大浪,如果再晚一点,20多个人就没命了。”卢全校心有余悸地回忆道。

  许德群表示,渔民算是高危职业,广大渔民在茫茫大海上生活很艰苦,碰到事故发生时往往孤立无援。民兵在此时可以很好地发挥协调、沟通、救援作用,一方面可以通过“北斗”系统确定海上方位,通过单边带向岸上汇报情况;另一方面可发挥协调作用联系多部门实施海上救助,确保渔民生命安全。

  2010年10月,琼海遭受60年一遇的特大暴雨,潭门镇变成一片汪洋。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民兵连派出两个应急救援小分队,出动两艘大马力快艇,救出被困群众近100人,打捞拖回船只45艘,在随后的灾后重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民兵骨干王书卫告诉《国际先驱导报》,早在明朝时期,潭门108个壮士就结拜为兄弟,斗海盗杀外贼,保护了乡亲们的平安。现在虽然是和平年代,作为一名光荣的民兵,仍然不能忘记祖国交托的使命,要发挥自己民兵骨干的作用,为国家主权和渔民的财产安全做出应有的贡献。

一无挂虑 发表评论于
确实如此。79年惩罚越南前也经常看到类似报道。
姚言 发表评论于
如果此文是发表在国内大报.看来中国准备下手了.
炅龙 发表评论于
出来混,是要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