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令人毛骨悚然的法老的诅咒

  图坦卡蒙是古埃及十八王朝的第12位法老,他于公元前1331年接过太阳神阿蒙的权杖,年仅九岁就登上了法老的宝座。与此同时,8岁的前法老阿肯那顿的幼女安克珊娜成为他的皇后。

  少年法老图坦卡蒙仅仅在位9年,就在18岁时忽然猝死。他下葬在尼罗河西岸的帝王谷。从此隐入黑暗,沉睡了整整3254年。直到1923年的2月,一个不远万里而来的不速之客,打扰了他的安眠为止。

  这位不速之客是埃及裔的英国人,名叫霍华德・卡特。霍华德・卡特从小就对古埃及的历史极感兴趣,一直梦想能够由自己发掘一座法老陵墓。而且根据他多年的深入考察,他发现充斥世界各国的埃及出土文物中,一直都没有少年法老图坦卡蒙的物品。所以他认定,图坦卡蒙仍旧隐身在帝王谷的某一个角落里。

  1915年,卡特找到了一个愿意赞助自己挖掘经费的人,英国海克利尔城堡的主人、探险家卡那冯伯爵。经过七年的发掘寻找,“好运气”终于在1922年的11月4日早晨光临了卡特。一个为发掘队送水的工人无意间发现了通向地底的石梯――这石梯将人们引向了图坦卡蒙法老的陵墓。

  1922年11月26日,卡特的挖掘工作抵达了陵墓的前厅。里面堆放着大量的财宝,有两座高大的雕像把守着这座大厅,在它们的背后写着第一个警告:“我是图坦卡蒙国王的护卫者,我用沙漠之火驱逐盗墓贼。”卡特没有把这句诅咒放在眼里,他继续挖掘。

  1923年2月17日凌晨,一条眼镜蛇游进了卡特的住宅,将他的幸运鸟金丝雀咬死了。传说眼镜蛇是古埃及法老的守护者,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兴高采烈的卡特没有被这条蛇吓住,当然,现在收手也不可能了。几天后,法老陵墓的内室被打开。

  这天的现场如同一场盛大的聚会,达官贵人和游客坐在陵墓前的藤椅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现场。卡那冯伯爵对身边的人笑道:“这就像是在观看一场墓室中的音乐会。”在场的埃及学家亚瑟・威格尔被这放肆的玩笑震惊了,他认为这根本不是一个尊重死者的真正考古者所能说得出的话,他对身边的人低声说:“如果他以这种态度进入墓室,我打赌他活不过六个星期。”

  图坦卡蒙国王陵墓的内室被打开了,人们都被那巨大的黄金圣坛所倾倒,他们三人一组依次进入观看,谁也没有在意内室前方一块小小的碑记。几天后碑记的内容被翻译出来,那是第二条令人恐惧的诅咒:“谁扰乱了法老的安眠,死神将张开翅膀降临在他的头上。”

  在此后的清理发掘中,卡特又发现了两条诅咒,警告不敬的人放弃这座陵墓。然而卡特和卡那冯伯爵都毫不在意。送走了狂热的人群,他们开始准备开启灵柩。

  就在这时,一只蚊子在卡那冯伯爵的脸上叮了一口。这一小口似乎使得卡那冯伯爵受到了极度的惊吓,他病倒了,发起了高烧,牙齿也陆续脱落。三月初,卡那冯伯爵脖子肿胀,他得了肺炎。

  3月下旬,卡那冯伯爵的高烧直升到40摄氏度,而且持续了12天。据医生说,是伯爵在刮胡子时割破了一个伤口造成了感染。但是他解释不了,为什么发着高烧的伯爵一直不停地呼叫:“我听见了他的声音,我要随他去了。”

  然后,就是4月5日的凌晨两点,突然整个开罗都停了电,这座城市陷入了如同3000年前一样的黑暗夜晚。一片静寂中,57岁的卡那冯伯爵去世了。与此同时,他远在英国的爱犬也猝死了。这诡异的病情和死亡情景,让很多人满腹疑团。

  一时间“法老的诅咒”成了所有人最热衷的话题。但是这并没有阻吓卡特的好奇心,他坚持开启石棺。秋天到来的时候,年轻法老的最后安息地终于被暴露在世人的眼前。

  图坦卡蒙的棺椁分为三层,最里面的一具居然是按照人体的形状用纯金打造成的。打开这最后的豪华棺椁,映入眼帘的是一副栩栩如生的黄金面具,它覆盖在木乃伊的面部。这副金面具,也成为人们议论的一个焦点,并从此成为古埃及文化的代表作。它那双历经三千余年,依然灼灼逼人的黑色眼睛,仿佛要一直看进盗墓者的灵魂深处。

  如果说卡特是盗墓者,其实一点也不冤枉他。为了想要得到紧贴在木乃伊身上的珠宝,卡特和一位名叫道格拉斯・德里的医生居然将保存得那么完好的法老木乃伊切割成了三块,而且手法粗糙,对万人敬仰的法老不恭至极。

  但是就在切割过程中,德里医生也同时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木乃伊的左边脸颊上,有一个生前溃疡形成的伤口――与卡那冯伯爵受蚊子叮咬的伤口在同一位置。”这似乎成了印证诅咒的重要依据。

  在往后的几年间,有数十位跟图坦卡蒙扯上了关系的人,都先后猝然死去。其中有发掘者,还有参观者以及研究人员。一时间,关于“法老的诅咒”之说,轰动了世界。

  1823年,意大利考古学家贝尔萨尼。他是一个与木乃伊为伍的古埃及考古专家,当他在这年春天,率领一支队伍前往非洲的途中,也患了像卡那冯伯爵那样的怪病,长期高烧不退,整日胡言乱语,经常喊着:“死神的手已经抚摸在我的身上了。”就在这样令人摸不清头脑的呓语中死去,享年45岁。

  1832年,法国考古学家商博良。他从小就迷恋古埃及文化,并且在19世纪20年代成功地破译了古埃及文字。诡异的是,在他破译古埃及文字的同时,他曾经连续五天五夜昏迷不醒,口中念叨着几位法老的名字。

  1827年,法国政府派他前往埃及探险,从事金字塔的研究。当考察结束,他于1832年返回法国之后不久,突然去世,享年42岁。

  1862,德国科学家比哈斯,时任埃及学会的副会长。由于工作关系,他领着一位来埃及访问的公爵夫人,参观了卢克索和“国王谷”的金字塔,就在访问结束,返回开罗的路上,他就突发高烧,昏迷不醒,医生怎么查都查不出他到底患了什么病。两星期后,他就去世了。

  同样是德国的杜米切恩教授,他也是一个沉迷于古埃及的专家学者;而且,也同样热衷于第一手的资料。因此,他经常出入于古埃及的遗迹当中,当然主要是有文字留存的金字塔和神庙内部。一段时间以后,他疯了,不停地描述着一些古代城市的情形。不久,他在精神狂乱中死去。

  1941年,考古学家菲林德尔・皮乔。他在完成一系列考古工作后,由开罗取道耶路撒冷回国,谁知就死在了那座圣城。

  1942,教授乔治・雷斯勒。他是第一个在金字塔里向人们进行无线电广播的人,也是埃及法老胡夫之母哈太普・福尔丝墓穴的发现者。就在这年春天,他突然在工作中倒在金字塔内。从此就再没有清醒过来,最后死在塔外摆放工具的帐篷里。而直接或间接跟图坦卡蒙扯上关系的意外事件就更多。

  在卡那冯伯爵死后不久,他的老朋友、美国铁路业巨头乔治・杰戈德,由于对老友之死满怀疑窦,也前往埃及。卡特领着这位百万富翁走进了图坦卡蒙的陵墓,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参观第二天的清晨,杰戈德便无缘无故地发起了高烧,并且就在当天夜里猝死。

  1926年3月,法国埃及学家乔治・贝内迪特和上一位乔治一样,在参观了图坦卡蒙王陵之后摔了一跤,这一跌倒就要了他的性命。

  同年,勒・弗米尔教授在参观了图坦卡蒙王陵后的当天晚上,就在睡梦中死去。

  英国实业家乔尔・伍尔在参观了图坦卡蒙王陵之后发起了高烧,接着就莫名其妙地去世了。

  第一个解开裹尸布,并用X光透视图坦卡蒙法老木乃伊的专家齐伯尔特・道格拉斯・里德教授,才拍了几张X光片就发起了高烧,身体急剧地衰弱下去。一向对诅咒之说不以为然的里德教授似乎觉得情况有些不妙,连忙带病回到伦敦。第二年,他死在了家乡。

  1928年4月。卡特最重要的助手、考古学家亚瑟・梅斯。他是帮助卡特打通图坦卡蒙王陵最后一堵厚墙的人。在完成这项工作之后,他的身体便每况愈下。就在这一年,他毫无理由地陷入深度昏迷,死在了旅馆里。这间旅馆,就是卡那冯伯爵生前最后居住过的那一家。

  同年,卡特的另一位助手迈斯死于间歇性的高烧病。而迈斯患奇怪的高烧病,起源于1924年,即打开图坦卡蒙王陵的第2年。

  1929年11月。卡特的又一位助手理查德・贝瑟尔在工作之后死于心脏病突发,时年45岁。他87岁的父亲这时正远在伦敦,听说了儿子的死讯后,顿时悲恸欲绝,从住处跳楼身亡。为老贝瑟尔运送灵柩的马车则在路上撞死了一位行人。

  同样,1929年的受害者卡那冯伯爵的妻子阿尔米娜夫人也死去了。据说,她也是被一只毒虫叮咬后死去的,整个过程甚至包括叮咬的部位,都和她的丈夫几乎一模一样。

  截止1930年,和图坦卡蒙王陵直接或间接扯上关系的人死于非命的人就有22人,其中直接参与过陵墓挖掘的有13人――这是一个全欧洲人最忌讳、最恐慌的数字。

  让人对“诅咒”之说觉得不可靠的最关键因素,就在霍华德・卡特身上。这个打开图坦卡蒙陵墓的第一人、挖掘王陵的始作俑者,在发掘图坦卡蒙陵墓后,又一直平平安安地活了27年。更何况在这27年里,卡特还再接再厉,又发现并挖掘了哈特舍普苏特女王、图特摩西斯四世的陵墓。

  但是,法老的诅咒能够被如此大范围的人们相信,确实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早在图坦卡蒙陵墓被发掘之前,就已经发生过一系列与古埃及遗迹相关的死亡事件。

  在日见兴旺的传媒作用下,“法老的诅咒”一时间风传世界,令人们恐慌不已。在这种情况下,对图坦卡蒙陵墓的研究不得不被迫放慢。并且在不久之后,在各方面的大力要求下,图坦卡蒙法老的木乃伊又重新拼合起来,妥为保存,不再暴露在众多人们好奇的眼光之中。此后,死亡事件似乎变得少了,直到1966年。

  这一年,埃及同意了英国的要求,决定在伦敦举行古埃及珍宝展。为了满足人们的好奇心,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图坦卡蒙陵墓中的珍宝。

  埃及主管文物的官员穆罕默德・亚伯拉罕,在进行讨论的那段时候,做了一个梦,这奇异的梦中,有人警告他,如果他让图坦卡蒙陵墓中的珍宝远离埃及,他必将死于非命。穆罕默德多年从事文物工作,作为土生土长的埃及人,他对沸沸扬扬的“诅咒”之说有着天生的畏惧。在做了这个梦之后,他再三向政府上层陈词,极力阻止图坦卡蒙陵墓中的珍宝的出游。

  然而上面已经做出了决定,他的理由显得苍白无力,最后,他只得在文件上签字同意。在签字会议结束,离开会场的时候,他被汽车撞倒,重伤昏迷,两天后死去。

  图坦卡蒙陵墓中的珍宝出游计划,从一开始就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但是,当局的决定是不能更改的,穆罕默德死了,工作还在按部就班地进行。

  1972年的一天,工人们开始将开罗博物馆中的文物依次打包装箱,准备上路。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图坦卡蒙法老的那副最著名的黄金面罩。就在这一天稍晚些的时候,52岁的开罗博物馆馆长加麦尔・梅赫莱尔死于心脏病突发。但是,珍宝展览仍然不可逆转地如期举行。

  珍宝来到英国,这个国家,就是打扰法老睡眠和来世之路的始作俑者的故乡。在这里,英国展区的承包商,也在珍宝展出正式开始的前夕,忽然猝死。

  这些充满神秘色彩的事件,不但令大众议论纷纷、充满好奇,也引来了无数专家的注意力。他们综合所有的事件,从各个层面,进行了一系列地探索和研究。

  1989年,美国考古学家肯特・威尼斯在帝王谷中,主持发掘了一座编号为K-V5的陵墓。在这座陵墓里,埋葬着十九王朝拉美西斯二世的四十八位王子。陵墓早已被盗掘一空,但是它仍然留给发掘者们一个意外收获:这是一座黑暗而潮湿的陵墓,墓中随处可见一团一团奇怪的东西。它们以木乃伊和陪葬的食物为食,渗入的尼罗河河水又给它们带来了更多的食物。更重要的是,这些家伙不需要氧气。这些致命真菌的发现,与图坦卡蒙陵墓发掘记录中的一条讯息十分吻合。

  图坦卡蒙王陵在最初被开启的时候,墓中也发现了许多成团的“莫名其妙的东西”。它们很可能就是和王子墓中同样的致命真菌。也就是卡那冯爵士,以及更多受害者致死的重要原因之一。

  为什么发掘K-V5陵墓的考古者们没有一个死于非命呢?那是因为,现代日益发达的科学技术,已经让人们明白了隔离的重要性。考古队员们在最初进入墓室的时候,都会穿戴上防护的服装,以及面罩、手套等等。而在发掘图坦卡蒙王陵,以及更早以前其他的发掘时,人们还没有这种保护意识。

  那位在精神狂乱状态中死去的德国人杜米切恩教授,他那个时代的防护装置,仅仅是将一块橘皮绑在鼻子下面,用以冲淡一些墓穴的异味而已,根本不可能将致命的真菌孢子与人体隔离。至此为止,法老的诅咒,才被告白于天下。

  
更多

编辑推荐

1中国股民、基民...
2青少年不可不知...
3章泽
4周秦汉唐文明简...
5从日记到作文
6西安古镇
7共产国际和中国...
8历史上最具影响...
9西安文物考古研...
10西安文物考古研...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浙江抗战损失初步研究

    作者:袁成毅  

    科普教育 【已完结】

    Preface Scholars could wish that American students and the public at large were more familiar with ...

  • 中国古代皇家礼仪

    作者:孙福喜  

    科普教育 【已完结】

    本书内容包括尊君肃臣话朝仪;演军用兵礼仪;尊长敬老礼仪;尊崇备至的皇亲国戚礼仪;任官礼仪;交聘礼仪等...

  • 中国古代丧葬习俗

    作者:周苏平  

    科普教育 【已完结】

    该书勾勒了古代丧葬习俗的主要内容,包括繁缛的丧仪、丧服与守孝、追悼亡灵的祭祀、等级鲜明的墓葬制度、形...

  • 建国以来刘志丹研究文集

    作者:中共陕西省委党史研究室  

    科普教育 【已完结】

    本书收录对刘志丹同志的研究文章,包括《论刘志丹对中国革命的重大贡献》、《刘志丹在创建西北革命根据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