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小鸭的春天—高砂樱的传说

打印 (被阅读 次)

当我看到盛开的高砂樱(Takasago)时,不由想起丑小鸭的故事,我默诵这个故事的美好结尾:

春天的阳光真好,暖融融地照在丑小鸭的身上,使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舒畅。他扇了扇翅膀,突然就飞上了天空,一直飞进一個大花园里。
三只美丽的天鹅——他曾经那么羡慕过的鸟儿正向他游来,于是他也向他们游去。他在這些高贵的鸟儿面前谦卑地低下头去,卻惊讶地发现水中的自己竟然是一只天鹅......  

他不好意思地将头藏在翅膀底下,感到太快活了,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说:当我还是一只丑小鸭的时候,做梦也沒有想到过我会有这么多的幸福!”但是他一点儿也不骄傲,因为,一颗好的心是永远也不会骄傲的。

曾经有一棵树形不高的高砂樱长在我的分行旁边的小道上,树上有几根少数的长枝和许多短的侧枝。树干漆黑如碳,笨拙地蜷曲着,乌黑的树枝四周裹着深綠色的苔蘚,丑陋无比,一看就知道是被严重的褐腐病“毁容”了。我经过时,总是鄙夷地瞪了它一眼,心里暗自嘀咕:如此不美观的小树,怎么可以堂而皇之地作为绿化树,栽种在热闹的温哥华富人区。

一整個寒冬,丑树光禿禿的,落寞地立在萧瑟的街头,更加令人不屑一顾。

我当然不会注意到它已经悄然打苞,一夜春风拂来,忽然开花了。因为花茎极短,粉色的花朵几乎是贴着长满青苔的丑枝长出的,花朵八至十三瓣,十几多花相拥着结成球状,远远看去,像雍容华贵的牡丹,惊艳了时光。

我赶忙翻阅英文版的《温哥华赏樱攻》,发现这是极其娇美的高砂櫻。而它的树形树干却是所有樱花中最丑的。它是樱树中的“丑小鸭”,饱受讥笑嘲讽却坚持不懈,终于绽放出一树惊世骇俗的美。它的花娇艳饱满,无须刻意霸气,却有着掩饰不住的高贵,明丽脱俗。

如果用高砂樱来形容爱情,它与爱人的对话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我没有此刻的明艳,是不是你会永远失落?如果我没有追问,是不是你就不会向我表明心事?如果我假装没有听见,是不是你还会默默守候?如果我粗心一点,是不是你就此拂袖而去?可是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彷惶和猜测。爱人,谢谢你给了我爱的机会,我们终于等到了一树花开……

注:高砂樱(也叫Naden cherry南殿樱, 学名Prunus sieboldii),是产于18世纪中期的一种非同寻常的佐藤樱(Sato-zakura,即日本乡村樱)。花朵直径3.5至4厘米,每朵花的背后经常有六个或更多的萼片,所有发育中的梗,茎和叶都被柔软的细毛,很容易识别。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