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教堂大火-天灾与人祸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打印 (被阅读 次)

巴黎圣母院被烧是近代史上的一大悲剧,因为它有800年的历史,代表着当时建筑文明的顶级水平。也就是说,它是人类文明的产物。这与它属于哪个宗教无关,因为它是整个人类文明的遗产。

 

圣母大教堂起火的原因还不明朗,也许成为永远都无法搞清楚的悬案,这可能性是存在的。当然,大家都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越快越好。然而,政治太复杂,真相能否撇开政治的影响而被揭露出来,还需要我们耐心等待。今天的新闻报道纽约天主教大教堂有拿着两桶汽油和打火机进入了教堂还没放火之前被警察抓捕了,他最近在新泽西天主教教堂当圣歌音乐指挥,会不会是基督徒?原文:Marc Lamparello, the 37-year-old man police say was arrested with gas, lighter fluid and lighters outside St. Patrick's Cathedral in Manhattan, is a philosophy professor, Boston College grad and recently the music director at a New Jersey Catholic church.

 

如果他是基督徒,那基督徒为何要放火烧基督教教堂?这叫誓死一搏。最简单的解释就是:他恨透了穆斯林进入美国,他把基督教教堂给烧了,美国人民大众就会理所当然地认为是穆斯林干的,就会惹怒反穆斯林的团体,那穆斯林想移民美国就难上加难了,那他就认为烧一个教堂的代价是值得的,总比将来被修改成清真寺强得多。就好比在美国解密文件之前,全世界都认为美国打越南是应该的,谁让你北越共产党炸了美国军舰呢!在那个年代,因为有金日成突然进攻南韩的历史事实,谁都会认为胡志明跟金日成是一丘之貉,想“解放南越“就需要给美国军队一个下马威。那时候谁要是说民主灯塔国(美国)的中情局会造谣,人人都认为他是精神病患者才这么胡思乱想。直到美国2005年解密了历史文件,交代了北部湾事件的真相就是“美国马多克斯号率先开火警告而引起;8月4日美国军舰遭受轰炸则“有很大可能”在附近根本没有北越军舰”,那时没有其它国家的军舰炸美国的军舰,也就是说是美国自导自演然后栽赃给北越的。政治就是这样好玩也如此无情。

 

(一)大事件的时代标志

撇开东西方文化差异,仅从唯心主义角度谈谈天灾人祸酿成大事的启示作用。基督徒放过的两次大火也标志了两个历史时代的结束:基督徒毁掉古希腊神殿,代表了古希腊民主文明被独裁制度所终结;英法联军基督徒毁掉了圆明园,敲响了清朝帝制走向灭亡的丧钟。这说的是人祸。让我们看看天灾。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爆炸,以400颗广岛原子弹的辐射力,宣告了苏联进入垮台程序,虽然后来又挣扎了五年才退出历史舞台。唐山大地震,预示毛泽东时代进入结束期。这类大的事件发生后会导致人们的思维产生大转弯,不是说老天爷真的要干预人类的活动。

法国圣母大教堂失火,不管是天灾(电线漏电)还是人祸,都会导致欧洲基督教与穆斯林的较量在思维上进入新的阶段。别说法国,就是全人类都会思考欧洲穆斯林人口增加会对基督教产生致命后果的议题。常去欧洲的随便看看就可发现,很多基督教的教堂都空出来了,有的甚至成了出租房或丧葬殡仪馆。别说北欧的挪威、瑞典、丹麦,就是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你看到的是基督教教堂早已挪为他用,因为没有什么教徒了,年轻人更不去教堂。新建的宗教建筑,那是清真寺。再说人口。法国信仰穆斯林的信徒有600万,占总人口十分之一,然而,穆斯林的出生率是基督徒的3倍左右。再过两三代人,穆斯林就占据总人口的半数以上。到那时,即使基督教的大教堂依然矗立在法国,里边也会重新装修,变成清真寺。土耳其的历史就是这么过来的,那里的基督教教堂都变成了清真寺。

 

美国从最大债权国变成最大债务国是有个缓慢的过程,从体制上讲,是从里根经济学(给亿万富豪减税、寅吃卯粮提前消费)开始的。然而,双子塔的倒掉,诱发小布什找到理由“大规模”开打伊拉克阿富汗八年战争,同时给亿万富豪减税,是令美国变成债台高筑并进入衰退通道的象征性事件。

 

关于圣母大教堂的重建。我不怀疑法国总统说一定重建的誓言当真。然而,重建后的大教堂不再具有原来的意义了,哪怕为了防火改用钢材并且样式保持一致,那在参观者心中也是新的建筑,800年的古迹价值大打折扣。这是心理上的。在历史定位上讲,重建的意义已经不大了。就好比重建古希腊神殿,古希腊也回不到从前了。重建圆明园,哪怕跟原来的一模一样,社会照样回不到晚清了。重建了世贸大厦,美国也回不到小布什前美国没有竞争对手、唯一霸权的时代了。

 

(二)科技落后的穆斯林为何大踏步扩张?

在近代史上,科学从欧洲诞生后扩散到美洲、亚洲甚至非洲,扩散到穆斯林世界是最慢的也是受到最大阻碍的。穆斯林也没能力靠小米加步枪的军力入侵欧洲、北美(美国加拿大)、黄种人的亚洲。穆斯林的特征是:同是穆斯林的两大派:逊尼派与什叶派你死我活的死缠烂打上千年不停。在近代,穆斯林之间的打杀一样不亦乐乎,根本就惹不到其它国家。当然,个别冲突总是有的,比如俄罗斯有车臣闹事,中国有新疆闹事,印度有穆斯林闹事,等等。

 

那么,是谁去中东、北非等穆斯林世界捅马蜂窝来着?

 

大规模的穆斯林难民涌向欧洲是从小布什、布莱尔打伊拉克阿富汗开始的,尤其是吊死萨达姆后又杀了卡扎菲,然后导致伊拉克的ISIS借助美国撤军和叙利亚内乱就出现了。有萨达姆,伊拉克就不会有ISIS。有卡扎菲,就不担心利比亚乌泱乌泱的难民外逃。这些独裁者才是恐怖分子们的克星,也是原教旨主义者们的镇压者,因为他们想永远独裁,就必须让国民信仰崇拜独裁者活人,而非只崇拜死了的先知穆罕默德。这是为何原教旨主义者恐怖分子头目本拉登当年无法到萨达姆的伊拉克招收恐怖分子的原因。即使今天,穆斯林人口最多的两个大国--印度与印度尼西亚(都超过2亿),没去欧洲折腾,因为没基督徒打搅他们。被马蜂蜇的人基本上都是捅马蜂窝的人。法国带头灭了卡扎菲,乌泱乌泱的利比亚穆斯林逃入法国。布莱尔伙同小布什灭了萨达姆,英国玩脱欧,让穆斯林难民去德国而非英国,是违反天理的,将来也有还债的那一天。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此话题讲到这里就够了。无须详细论述。唯一需要强调的是:哈佛大学的亨廷顿教授公开出版了的《文明的冲突》令穆斯林世界读后毛骨悚然,当即有了将被基督教世界消灭掉的恐惧。虽然亨廷顿在书中介绍了所有的文明之间的冲突,然而,在穆斯林世界的眼里,穆斯林与基督教之间的斗争从十字军东征就无比血腥,直到二战后被共产主义阵营与资本主义阵营的冷战取代。苏联垮台、东欧剧变后,亨廷顿的理论等于让穆斯林世界做好宣战而且是你死我活的冲突战争准备。尤其是小布什打与911毫无关系的伊拉克,并非是以“灭掉独裁者”的说法而是扬言“新十字军东征”并在全世界喊叫。这不仅仅是共和党干的事,民主党的克林顿科索奥战争的结局是:科索沃战后被穆斯林彻底占据。今天那里的基督教教徒塞族人口比例已经下降到了1%左右,教堂一个个被烧掉,即使深山老林里没被烧掉的也没塞族的教徒了。基督教国家在招惹亚洲人的韩战越战没占到便宜就又改成捅穆斯林世界的马蜂窝了。

 

(三)东方人不到外国放火的文化基础

基督徒烧掉古希腊神殿、烧掉圆明园,都是到外国放火。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这种事不会发生。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造成的。孔子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且人人懂得“不怕今天咋得欢,就怕明天拉清单。”的道理,认可“报应不爽”、“天理不可违”、“替天行道”等人生处世哲学。任何国家发生放火烧宫殿、教堂等事,都不会是中国人去干的。

 

那为何中国人烧了阿房宫等无数中国境内的宫殿?因为他们认为这是替天行道。统治者压迫百姓到了忍无可忍地步,推翻他们的政权杀光他们九族都无法达到泄愤公平了的地步,才烧宫殿的。中国人不会跟十字军东征一样到中东去杀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只因宗教信仰的原因去烧外国教堂、宫殿。中国人没那个传统文化。这包括整个东方人,比如日本韩国越南等黄种人。

 

由于没有宗教信仰,东方人天生就是世俗化到极致的民族,或者说只看利益的民族。而信仰一神教的民族则不同。

 

世俗的人是讲理的,而信仰一神教的人讲的是圣经而非人理。打个比方。在基督徒毁掉希腊神殿时就对希腊人讲:你们的神连神殿都保佑不了,他们怎么可能有能力保佑崇拜他们的信徒?这令希腊人哑口无言。然而,这些基督徒不会想到有一天基督教教堂也会被烧。如果他们能有东方人的符合人理的思维,那就会想到:将来有一天基督教大教堂被烧被毁,人家用同样的话问基督徒:圣母是上帝耶稣的母亲,上帝无所不在,在大火烧起来的那一刻上帝就在那里,你们说上帝无所不能,可他连母亲的殿堂都保佑不了,他怎么有能力保佑崇拜他的信徒?那基督徒该如何回答?同理,当基督徒英法联军烧圆明园的时候,他们不会想到这行为是违背天理违背人伦的。而东方人在干这事前会根据中国的传统文化思考这是否符合天理。

 

中国人相信“天人感应”,其思维就有了定式:一旦发生违背天理人伦的大事,包括天灾人祸(比如地震海啸),当即就会自然地想:这是不是报应?这令东方人不会跑到外国去放火烧教堂、毁宫殿干这类丧尽天良的事。

 

(四)为何现代文明没能让穆斯林世界进入宗教改革?

基督教经历了文艺复兴的伟大改革,用人民定的法律代替了上帝律法、用人权代替了神权,并引导人类走向民主、法治、科学之路。现代文明,是建立在基督教改革后的基础上的,然后传播到全世界,虽然至今还有一些国家依然未进入司法独立的民主法治社会。然而,就是这类专制体制,也不存在政教合一、抵制科学技术的政权了,除了信仰伊斯兰教的一些国家还是政教合一甚至王室世袭制度外。

 

都是一神教,不论是犹太教、基督教,还是伊斯兰教,信的都是同一个神---耶和华,只是称呼不同:上帝与真主。然而,伊斯兰教很多国家至今拒绝世俗化宗教改革,依然不能摆脱掉圣经旧约,被称为原教旨主义。

 

世俗化的基督教国家和本来就没有宗教信仰的世俗国家,由于女性的解放,很多女人不再愿意多生孩子,而没世俗化的原教旨主义国家的妇女没权力对生孩子说不,导致穆斯林人口比例的持续增加。他们的统治者就看到了未来统治世界的希望,那就是多生孩子。为了多生孩子,就不能搞宗教世俗化改革,妇女也就不能拒绝多生孩子。

 

然而,这只是暂时的现象。凭伊斯兰世界的勤奋程度和劳动生产率水平,他们所在的地盘不论是中东还是北非甚或其它洲,都养不活那么多人。是因为中东和北非的石油成了天赐的黑色黄金、牛奶、面包。当石油用光或被其它可再生能源取代后,他们就没有了多生孩子的经济基础了。扩散到欧洲等地的原教旨主义者,要么入乡随俗,世俗化,要么在文明冲突中发生内战。另一与之对垒的阵营未必是靠基督教联合起来,而是天理人伦和现代文明理念把他们联合起来。联合的阵地不是教堂,而是课堂,是教育。所以,不用担心原教旨主义的穆斯林会真的统治欧洲。

 

(五)东方人的小规模宗教

由于东亚基本上没有宗教的冲突,战争即使发生,也是世俗人之间为了利益而发生冲突,其长期性很难维持。而宗教冲突,是以千年为单位的。由于中国人不去占领其它国家,一神教又无法统治中国人的大脑,中国的历史扩张就是被外敌侵略后把他们同化掉一步步扩大领土的。信奉犹太教的犹太人就有一拨当年到了中国,现在河南还有他们的后裔,也都被同化了,他们也都不知道上帝律法是什么了。

 

一神教里的任何教派都别想让中国人信奉,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一点。

 

润涛阎的旧作里专门介绍了当年犹太人的以色列国不论地盘还是人口都与同时期的中国人差不多,然而,一部圣经就限制了犹太人无法因势利导,最后逃亡到各地流浪了千年以上。今天的以色列人口和经济总量,跟华人的新加坡差不多。把所有的犹太人都算上,也比不上大陆之外的华人总数,更别说大陆地盘和人口了。跟穆斯林对垒的基督教国家总想把穆斯林的仇恨引到中国,其难度可想而知,因为中国只有新疆维吾尔族人还信仰回教,内地的回民连什么是可兰经都不知道了,除了不吃猪肉外基本上被同化掉了,包括文化传统。

 

那么,为何印度的佛教能进入中国并在中国持续了上千年而基督教伊斯兰教则办不到?

这个疑问是我在上高中时发现的。我们县高中的所有建筑除了食堂是新建的外,全部是晚清教会学堂的西洋式建筑,里边的房梁木头都是四方的,跟我们当地用圆木完全不同,顶也不是瓦,而是铅板(据说是铅板,太高,我没上去过,不知道真假。有两点:一个是很重,大风刮不下来。也许是钉上的。另一个是不生锈)。到了美国我才知道那应该是合金,不是什么铅板。我爸当年也是在这个教会学堂读书的,可他没跟我介绍过教会学堂的事,怕我说出去犯错误惹麻烦。我就问我爷爷教会学堂的来历,他告诉我义和团的事。

 

说起巴黎圣母院被烧,必然想到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也就必然想到杀教徒烧教堂的义和团。润涛阎旧作里谈到过义和团,今天就简单说一点以前没写到的地方,那就是:是谁杀的基督教信徒。

 

义和团杀洋人传教士是真,烧了所有的教堂也是真,然而,杀中国人教徒则有说头在里边。我们那里就是义和团最热闹的地方,因为在京津一带,传教士比较多,教堂盖的多,基督教教徒也多。其次就是山东一带,因为那里德国在胶州湾建很多工厂的缘故,洋人比较多。据我爷爷讲,五里三村被杀的基督教教徒大多是信徒的家人干的。比如孙老头有三个儿子,二儿子最聪明,可不知何故信了基督教。仨儿子都已成家,都有几亩地,可以自给自足。有自己的牛耕地,孙老头有一匹马,这挂马车就是老头子的命根子。靠倒买卖自己养活自己。因为是单独过日子,二儿子信什么别人管不着,他老婆也只能是唠叨而已。可问题很快就出来了:二儿子总是劝哥哥弟弟也信上帝,说可以得到保佑。老爷子不干,需要检验这神显不显灵,然后再说。就等于胡耀邦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先得看效果。二儿子周末两天去县大教堂,这就耽误了农活。几亩地的杂草靠自己除草,那年头没有除草剂。除草不及时,就是野草丛生,庄稼收成大减。到青黄不接的时候,老婆孩子就挨饿,不得不求老爷子和哥哥弟弟施舍。哥哥弟弟答应,媳妇们不干了,就找老爷子哭闹。老爷子劝二儿子,说事实证明你信的这神没有显灵,你必须放弃。二儿子不干,非信不可,他说上帝保佑要等时间。老爷子给了他三年时间,最后基本上一贫如洗,因为卖羊的钱他都捐给教堂大部分。老爷子一看这是邪教,儿子中了魔,便把儿子的舅舅招来一起商量。根据我们那里的习惯,老婆死了,孩子的舅舅代表娘家,二人一起做出是否处死孽种的决定。舅舅听完介绍,认可处死孽种。就是把绳子挂在房梁,全家一起动手就把二儿子给吊死了。这类事在农村是千年习俗。所以,当年基督教信徒被杀,不都是义和团干的,往往是自己家人动手干的。当年彭德怀就是他爸和长老们商量决定处死他,当晚,他妈妈悄悄告诉了他第二天吊死他:你趁夜逃跑,永远别回家。彭德怀就跑了,找国军当兵去了。彭德怀被当成孽种的原因是祸从口出:他爹总是打他,家暴。他猜测父亲不爱他。他就说父亲不是为了有他才跟妈嘿咻的,他是性乐趣的副产品,他才如此狠毒对待儿子的。老爹一听就认为出了孽种,必须杀掉。彭德怀的妈妈认可儿子的说法,决定救他。

 

我上高中时明白了教堂的事,从爷爷那里得知了义和团只烧了教堂不烧学堂,虽然都是教会建的。那我就问他为何和尚庙不被烧,佛教也是外国来的。他说,佛教的和尚到村里化缘,等于乞丐讨饭,老百姓不能不给口吃的。就算是不显灵的欺骗,那也是用几句好话换口吃的,不是邪门的事。而基督教则不同,传教士不到乡下乞讨,又不显灵,还耽误教徒谋生的时间,等于白送钱。我明白了因为农村害怕邪教,就死死盯着各家各户,没有隐私权。谁家有几窝耗子都一清二楚。信了什么教,结果如何,第二年就得出了结论。西方之所以有隐私权,是跟宗教离不开的。宗教大佬们早就偷偷查过了:谁信谁穷。所以,必须有隐私权,让人们无法比较。要是反过来,谁信谁变得富裕,那教廷会大力宣传攀比的好处,绝不会有隐私权的规则诞生。当今到了信息时代,再也隐瞒不住了。欧洲哪个国家去教堂的多,哪个国家穷。所以,欧洲人纷纷从教堂走了出来。

 

我就问我爷我大姨夫当年自创宗教,为何被乡亲们认可,那不也是邪教?他告诉我,我大姨夫那类人自创宗教,的确是邪教。那为何被乡亲们认可呢?因为两点:一是事实证明他的教显灵;二是规模控制在几十个人。我大姨夫只招50个信徒,多了不收,人要是多了,政府就担心闹事,就会以邪教抓捕。那他的邪教是怎么显灵的呢?我爷爷说是骗术,别打听没用的。我上高中时常常想起这事,就问我爸,我大姨夫是怎么骗信徒还显灵的。他告诉我两条:一是他教的是武术,每天练习到大汗淋漓地步。他收的徒弟就是比较懒或者不参加体力劳动的人比如教师啊地主儿子啊账房先生啊这类人,吃了不动,就容易生病。他的药丸子极可能就是什么板蓝根捣碎后加蜂蜜,吃了没用,但心理作用是有的。第二条就是“升级”。他把人分成很多级,他自己是9级。一开始自私自利的是0级,跟着他学做好人,帮老乡亲的忙,他就给升到1级。每过一两年就给信徒升一级。这样,暴打老婆孩子的、自私自利之心强的、争权夺利的,都改好了,有进步,县太爷一看对社会有稳定功能,就默许了,不按邪教对待。信徒的家人也认为显灵了,经过双修,人变得壮实了,心灵美化了也不打老婆孩子了。我听后对我大姨夫很是赞扬呢,能自创双修的宗教。我爸说:“这有什么值得你佩服的?这类练武双修骗子打从有人类那一天起就应该有,遍地的这类小规模邪教从没断过。因为骗术太简单,会组织打猎的人都应该知道这玩意可以骗人。只要控制规模,就没事。一旦走火入魔,大力扩张信徒规模,就是跟政府唱对台戏了,就被剿灭。你大姨夫自律,吃50个有钱人的捐款就满足了,可以不劳而获吃香喝辣。即使兵荒马乱政府失控时他也控制住贪婪之心,信徒规模不增加,就躲过了民国政府的取缔、镇压。”

 

(六)宗教冲突会让西方败给东方

不论是亨廷顿宗教冲突为核心的理论还是小布什十字军东征的实践,都是在让西方衰退下去的根源。什么东西最令人痴迷并为之疯狂?西方的历史表明:不同宗教教派之间的冲突。

 

罗马帝国大不大?厉害不厉害?相当于差不多现在整个欧洲、北非的大部分还有西亚的大部分。然而,罗马帝国崩溃的原因不仅仅是基督教两大教派天主教与东正教的厮杀(这类似于未来基督教与穆斯林的绞杀),还有另外两大因素:一是罗马政府能制造出的金属货币(铜、银、金),其总量的一半用于购买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等货物和印度的辣椒等农产品,另一半用于罗马帝国本身。现在的美国早已放弃了黄金与纸币挂钩,然而,性质是一样的:美国每年国债的一万亿美元,一半用于购买中国货物和其它国家的货物。跟罗马帝国一样,这一半是去除出口后的贸易逆差。吊诡的是:跟罗马帝国类似,美国贸易逆差的钱主要的送给的也是中国。二是罗马帝国的财富一步步集中于少数富豪既得利益集团手中。今天,美国80%的人口占有的财富加起来还不足总财富的10%,跟当年罗马帝国崩溃前的水平类似。相同点还有:罗马帝国也是让底层人民恨底层人民。美国共和党一直也在误导底层人民,让他们误以为是比他们更穷的人拿走了他们的财富。而事实是:你就是把穷人从最穷的人开始赶走,一直赶走总人口的80%,你还是拿不到总财富的10%,因为80%的人口拥有的财富加起来才占总财富的8%。

 

如果站在东方各国的立场,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厮杀越激烈越好,等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当然,站在美国一方为美国的长远利益着想,绝不能再次陷入宗教冲突而不能自拔,否则,败给东方是不需要东方军队入侵到西方的。就好比罗马帝国的崩溃不是东方人入侵的结果,也与中国印度卖东西给西方无关。你自己的财团富豪们不想用本土的人民造东西,除了去买,能怎么办?当罗马帝国再也造不出足够的金属货币购买东方产品的时候,靠举债是会走到头的,那就是还不起利息的那一天。

 

今天的数字:美国平均每个家庭的债务是 $87万1597,点击进入美国政府网站,中间有一栏:total dept per family

https://www.usdebtclock.org/

当我们为巴黎圣母院被烧毁而痛苦的时刻,我们需要知道,这个世界不仅仅有一神教不同教派之间互相厮杀的西方,还有从来不信一神教的东方。人类的文明史表明:创新历来跟着制造业走,这与信仰、种族无关。当年阿拉伯世界的建筑业领先人类。同样是一神教,制造业从英国转到德国,科学技术创新也同时到了德国;随着制造业从德国转到美国,科学技术创新也到了美国。波音出事不是偶然的,在美国制造业外移之前,波音飞机的零部件90%以上由美国制造,今天,90%由外国制造。一个只造10%零部件的公司,不论软件是否是外包给印度,公司把精力放在如何快速赚到现金上,研发就只能跟随零部件制造者离开美国了,因为美国的工程师无法闭门造车。

 

大教堂被烧,是我们可以看到的悲痛之处。看不到的隐性的坍塌,其危险更大。一棵木桩,头上被刀砍了一块下来,的确令人痛心;然而,木头根基朽了,那是一有风吹哪怕是草动级别,都可能呼啦啦倾倒。当年英国蒸蒸日上时,是最大的债权国。美国蒸蒸日上时,也是最大债权国。让美国再次伟大?其实很简单:再次变成最大债权国就可以了。那就先把所有债务还上,制造的产品不仅能自给自足,还要出口大于进口,而非寅吃卯粮靠举债度日。

 

最重要的是心理强大。就两个女川粉,一个胖老鸨接近了川普,一个网红女自掏腰包13万想跟川普照个相,就把国务卿吓得魂不守舍,说是间谍,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俩女川粉就把国务卿吓成草木皆兵,看谁都是间谍,多么可怜又威武的两个女川粉啊,尤其是自掏腰包的张女士,风风火火从上海跑到美国想跟川普合个影没达到目的还被关入监狱了。漏了破绽就是因为没带泳衣。

网上看到报道是这样的:

保安:May I help you?

张川粉:I would like to see Te-Long-Pu!

保安:What?The pool?

张川粉:Yes, Yes!

保安一想这可是私人家的游泳池,客人大庭广众之下到总统自己家的泳池游泳?那至少需要检查她的泳衣,会不会放毒?

保安:Do you have a swimsuit?

张川粉:No, I don't.

保安:What?

张川粉内衬:见特朗普还需要穿比基尼?我这身材不穿比基尼也看得出风韵犹存啊!

保安一琢磨不对头:她打算裸泳?为何对游泳池感兴趣?赶紧跟上级联系,上级立刻上告国务卿:“有上海来的一女人要接近总统,她说是到海湖公园游泳,可她没带泳衣。”间谍?一定是间谍!事关国家安全,抓捕!

女川粉悲剧了。后悔来时匆匆,没带比基尼。要是带来了,保安就不怀疑她了。冤枉啊,女川粉!她是要见川普,粉丝见偶像如同杨丽娟要见刘德华,游泳个球啊!花13万不远万里来到美国不是为了享受一下“The Pool”,是为了享受见一见“特愣普”好吗?
sidekickoff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小教头' 的评论 : 老阎这个判断他在这里只是一提,我记得以前有更丰富的分析。
1.情感上我当然希望不要发生。保持稳定富强耐心改良。象英国一样,来个四五百年稳定最好。
2.但理智上觉得方向不太妙。可以持续二十年,三十年,或者更长。这么大的人才库,市场,世上少有,潜力无穷。但习再干10,15年之后呢?之后的之后呢?不解决权力继承又要出幺蛾子。上,下易乱。就是希望不要大乱,小乱社会还可以承受,无论是自由派保守派权贵底层互相让步,不断改良。
小小教头 发表评论于
根据中国的历史来看,中国也到了乱世之前的盛世最后阶段了,要么政府主动杀肥猪,要么是暴乱,无论如何根据中国的历史来看,中国也到了乱世之前的盛世最后阶段了,要么政府主动杀肥猪,要么是暴乱,无论如何必须实现富不过三代的铁律。在帝制时,靠一朝天子一朝臣来实现,因为一下台就被抄家。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那时候皇帝的平均寿命很短。寿命长的皇帝不多,也是经常更换朝廷大臣,在派系斗争中反复抄家。在任何国家,都不能搞阶级固化。秦始皇想让赢家世代掌权,导致秦二世灭亡。如果他不称秦始皇,就叫秦皇,结局反而会好很多。当下层的人发现孩子没有了希望,那就只有造反一途了。社会必须提供底层的上升通道。
中国还在上升期,怎么就被你老预言到了快崩溃的时期了呢,可以说习大说的2049年才是中国盛世的开端,然后会有差不多100年的繁荣期,最后才会进入帝国衰退期,美国开国至今也有200年出头了,的确到衰退期了
miranda031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水一隅' 的评论 : 什么叫“妃人忧天”?
yunong2012 发表评论于
文学城数据造假,山菊花的文章根本就没多少人看
old-dream 发表评论于
老阎这是在文学城博客人气榜第一名的位置多年后坐够了,开始退隐?
old-dream 发表评论于
Is this the first time in many years?
山菊知秋 山菊花
润涛阎的小天地 润涛阎
neshershahor 发表评论于
更正下错字:尾大不掉
——该死的微软拼音
neshershahor 发表评论于
我无意与老阎作对,也同意老阎的观点。只是说些小细节:

切诺贝利的核泄漏并不是天灾而是纯粹由苏联当局自己做死做出来的人祸,同时无能的党务官僚体系以及无效应急方案多米诺效应最终成千上万生命丧失!

而值得一提的是乌克兰首都基辅就在事发地点南部不远处数百公里,而事发地点今天大部分位于乌克兰境内。

沙皇俄国时代的乌克兰是欧洲的粮仓——苏联给乌克兰带来了两大卫大不了的民族记忆:一个是斯大林时代的Holodomor(跟Holocaust一样楔入词典的乌克兰大饥荒屠杀),另一个就是切诺贝利核泄漏。

核棺材是老欧洲出钱建的,因为如果不建核棺材的话又有核辐射的物质会扩散到欧洲——这是为什么欧洲在俄国和乌克兰之间作选择时一定乌克兰。同时这也是为什么当代的乌克兰人(东乌克兰那些母语是俄语的俄裔令说)恨极了苏联和代表了苏联的俄联邦(毕竟俄联邦前苏联共党集团统治)。
旧日云中守 发表评论于
我也相信闫先生不是拿了谁的钱在写文章,他无论民主党、共和党、共产党都逮住一阵打,因言获罪的话,谁都有充足的理由不放过他,如此反而证明他只是写出他的看法而已。
HBW 发表评论于
去投资公司去谈401K的事情。金融顾问是个犹太人。说起美元价值,他说大家都在“骗局游戏”中而已。犹太人既对细节认真,又对大势想得开。不似中国人对金钱的态度,绝对的屈服崇拜。
liuwenxu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国外的人可能好一点吧, 比如我就绝对相信阎兄对真理和事实真相的兴趣大于对金钱利益的兴趣,因为我自己也是这样的。“虽千万人吾往矣”是一种勇气,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所以不必计较其他人怎么说怎么看。打中别人我就一笑,打中自己我就忍痛,鲁迅当年就是这样的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人一般选择相信和自己看法一致的说法,让自己开心,也许是进化的结果。忠言逆耳,忠言未必都逆耳,逆耳的未必都是忠言。站在旁观者角度看自己需要开放的思维,很多人做不到,才有自己是自己的最大敌人一说。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文化不同,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在任何国家任何民族任何文化的地球人,你只要探索真理,一定被人怀疑你是为了钱为了利益。如果是探索社会科学真理,一定被人怀疑你是拿了谁的钱,在为谁说话。这不是说说而已,人们真的会严肃地仔细地推敲琢磨甚至调查你到底是拿了谁的钱,因为地球人基本上都不相信你在探索真理,肯定是为了钱。
liuwenxu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诚哉斯言,宗教讲得是信不信不信的问题, 而不是真不真的问题,而追求真理更似乎是科学家的事。中国人缺乏宗教情怀,但绝对崇拜实力,包括权势和金钱。口头上拥毛的,表面上喊扎根的,可能更是一种在高压下的生存智慧,而不是真的相信。这和北韩那些哭丧的人一样,更多的是表现出来的一种求生技能,而不是真正的信仰。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求真,对地球人来说,是非常痛苦的,因为绝大多数人是对真理不屑一顾的。比如我小时候村里天天都有饿死的儿童,就是自己的孩子饿死了,老人饿死了,可他们照样喊毛主席万岁。你如果认为他们是假的,那你的判断是错的。那你问他们怎么可能亩产万斤粮?他们不管这是否是事实,只要是毛主席说的就是对的。文革都那样了,毛粉红卫兵连大学都读不了还得取农村,可他们照样兴高采烈地去修地球。一个物理博士,我问他李大师如何能阻止了地球爆炸30年,他不答复我,只是说李大师说的就是对的,别问为什么。他对真理不感兴趣。川普谎话连篇,可川粉们不认为那是个事。新上帝的说上帝无所不在,就是说在巴黎圣母院被烧的那一刻上帝就在旁边、教堂里,可你要问基督徒上帝连自己母亲的教堂大火都扑不灭,保佑不了,他是怎么万能的?教徒们不会思考这问题,而是指责你思维乱了,问不该问的问题。对绝大多数地球人来说,探索真理与他们没有一毛钱关系。
ZWM421 发表评论于
老阎,你的文章写乱了。思绪也乱了吗?
liuwenxu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哈哈哈,原来已经有这么多神功了呀!不过不碍事,咱们就叫“求真功”,-专门追求真理,美不美,善不善都无所谓,此功不但不忽悠,还专门反忽悠,这样一定能火。信徒穷也不要紧,当年耶稣基督也是为穷人治病开始的啊。而且,一旦掌握了真理,在当今世界,恐怕很快就会财源滚滚了。你似乎还由此激活了一个科研项目,叫做 宗教的经济基础,好像过去对此的研究还不是很多,却很值得关注。
cloudhk 发表评论于
记得王林当时都跑到香港了。买了个3000万的豪宅,怎么最后还是被抓了?
润涛迷弟 发表评论于
说到润涛大哥收信徒,我有可能会加入的。
原因很简单:
看完润涛大哥的文章和后续评论 挺解惑的
我就是你说的那种 有崇拜基因的吧…
天主教神父性侵男童,说实话,在看你的评论之前 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这样,我自己有两个儿子,小孩是很可爱,皮肤比女人的皮肤还要光滑,但作为神职人员 平时教导信徒遵守教义,而自己确做出性侵男童。
看了你的评论后,解惑,毕竟神父也是人,需要发泄,而为了不留痕迹,确实性侵男童是成本最小的,趋利避害吧。
看了润涛大哥的文章,多个角度去思考问题,特别是在现在这个 看不清的世界。
谢谢润涛大哥的文章,本人读书少,也不喜欢读书,但特别喜欢你的文章,千万千万不要停更。
润涛大哥,有时间把 “直把人生付戏中” 结尾了吧,谢谢????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楼下:

时代不同了,信徒数量不那么重要了。我收50个信徒,都是穷人,我还得照顾他们啊。王林就收十来个:江泽慧、胡锦涛的小姨子、马云等,当然给女明星赵薇等开光一次收费少不了。可惜王林没跑成,严新大师李大师都跑成了。网上当年披露张宏堡强奸20多女人,不知真假。有那么多盼望着被他开光的女信徒,还需要强奸?有点扯淡,基本上不可信。不过,王林张宏堡都归天了。李大师很久不出来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王林有《万法归宗》,可没保住性命,比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中国梦还是差点火候。

海灯(一指禅);
严新(九步功);
张宝胜(抖药片);
张维祥(人宇特能功);
张香玉(大自然中心功,宇宙语);
张宏堡(益智功、麒麟);
张小平(万法归一功);
田瑞生(香功);
沈昌(信息茶);
狄玉明(菩提法门);
义云高(三世多杰羌佛);
宋七力(宇宙光);
张兰君(清海无上师,观音法门);
李大师(转法轮);
宋记平(气功令蚊子不咬人);
张宝胜(超人;当代济公);
傅起凤(惊世奇功);
唐雨(耳朵识字)....

还有很多吧?这都是信徒十万、百万、千万之众的一代“半人半神”、“亦人亦神”玩不过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中国梦。论忽悠能力,跟马列邪教毛泽东思想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中国梦比,还是弱爆了。

这些人就是生错了时代。如果早生两三千年,都能成为Python、Delphi、耶和华、耶稣、穆罕默德、释迦摩尼等级别的神人,信徒乌泱乌泱的,经久不衰。生错了年代就不行,在历史上连创造义和团的朱红灯都比不上。

我大姨夫那类人,只是吃几十个“人”,而非“户”。户指土豪大户。县太爷哪怕管着十几万人口,也就是吃十户左右,一个县没有几个大户人家供他吃。吃百户千户的都是高官了,能吃万家大户的那是侯爵级别的。现在平民也有点闲钱了,就出来了乌泱乌泱的半人半神的大忽悠,吃百姓。王林是专吃大户的,还有点古风,算个人物,在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中国梦面前敢建“王府”。活腻歪了的就这样子。不过,人生反正就是一瞬,早死早超生。二十年后又一大忽悠独步当代。帝王将相能有种乎?答案多数有种,儿孙继位,有的无种(比如李自成毛泽东);大忽悠靠转世,转世后还是忽悠。忽悠的方式、套路不变,被忽悠的都是由羊群转世过来的人群---崇拜基因不发生突变。
liuwenxue 发表评论于
又是好文一篇,有许多独到之处,比如 穆斯林不会真的统治欧洲, 创新历来跟着制造业走 等等,都独出心裁,也很有见地。要不阎兄自己也成立个宗教得了,我估计凑50个忠实信徒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xiaob' 的评论 : 你说对了。斯里兰卡已经定性了。估计圣母院也是。
lxiaob 发表评论于
斯里兰卡袭击加上巴黎圣母院,很大可能是MSL在反击新西兰枪击MSL事件的系列策划,现在西方主流媒体根本都不敢谈MSL放火烧巴黎圣母院的可能性,斯里兰卡嫌疑人已经非常明确的情况下根本不敢谈嫌疑人的MSL身份,推上有个MSL模样的人在起火后出现在圣母院塔楼的视频,另外有个圣母院退休的前工程主管采访视频,很快就被推特给限制封锁了,白左就跟铲子党差不多,不把自己人整死完不算完
wuliwa 发表评论于
我昨天去看巴黎圣母院。好多警察封了路,警车到处都是果然让狭窄的街道更拥挤。各种机动车人力车乱窜,景物没看到多少,看到一个摩托壮汉停车手撕路人的场景。也算没白来。堵在路上时我想如果发生火灾,救火车会在我烧成灰之前挤进现场吧。灾难片总是有很多铺陈的。我不能掉以轻心。随时准备弃车而逃。
清水一隅 发表评论于
阎先生不愧是学识广博。
但对你的逻辑不能苟同---
二战之后帝王教宗消隐西方民主国家不以宗教立国,天主基督如同中日的佛道只是生活文化的一部份,统一在民主文化生活方式中。有多少教堂不再重要。
欧州对msl可没有惊慌失措,90%哪的msl 是Turkish 印巴.中国人妃人忧天。
历史是靠战争下的改朝换代和革命断层式发展,有联系没逻辑。你拿历史来推断现在的算法没道理。
让美国懒人打仗可以,勤奋是不能的,MAGA只能让别人变坏来实现。
右边 发表评论于
重整旗鼓,看似是制造业的问题,其实不久的未来的隐患,是日趋成熟的5G带来的生产力在两国之间的巨大差距。而5G能否实现它应有或预期的价值,取决于国民教育水平,仅在这一点上,美国肯定是输给了中国,好比好的引擎连在泥作的车轮子上。
右边 发表评论于
“欧洲哪个国家去教堂的多,哪个国家穷。所以,欧洲人纷纷从教堂走了出来。”,这是对基督教的误解,是人的问题,而不是信仰的本身。如果一个基督徒完全按上帝的教导去做事,也许发展慢些,但绝对是好的结果。可惜,很多人,心太急。国家进步,社会发展,商业利润,发展结果与时间成正比,但品质与时间也是成正比的,就是时间越短,养分越少。像转基因农作物,看似又大又实惠,但里面的营养是”you get what you paid”
右边 发表评论于
有一点说“不用担心原教旨主义的穆斯林会真的统治欧洲”,但白蚁是可以吃掉一座城池的 。
右边 发表评论于
论到美国和古罗马在衰落上的惊人相似,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兴衰轨迹,想到轮回,“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犹太教,伊斯兰和基督教是一脉传承。自家人矛盾深深而已。三大宗教天上都是神,地下都是亚伯拉罕。以色列的先祖雅阁是亚伯拉罕和大老婆生的,伊斯兰先祖以撒是亚伯拉罕和妾生的。到了基督是雅阁第四个儿子犹大的后人大卫的后人。三大宗教诞生地都是耶路撒冷,帮派互斗,和我们远东人真没什么关系。
基督教最远传到英国,北欧没传过去,北欧自己有北欧神话,北欧的神是欧丁。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闯王的出发点是想让制造业回归,可他做不到。制造业外流的根本原因是资本大佬要利润最大化,给中国加关税壁垒,资本最终会流到越南,老挝,孟加拉甚至非洲,也不可能把劳动密集产业回归美国。闯王其实是破坏了美国财团的利益,让本土财团再次选择非美国加工地而已。比如沃尔玛为了利润要去越南采购低劳动成本的廉价货而放弃中国。闯王动机和效果是反的。另外,闯王这么做也是不想再让中国受美国益,从而单边从美国方面遏制中国发展,可是这也会逼着中国自立更生。现在抓间谍,遏制中国,为时已晚。中国有那么多人口和内需,更重要,中国已经不是生产力低下的社会主义时期了。人的眼界都开了,资本也能运作了,还需要美国指点迷津么?花开花落,有谁永远是盛世? 相信政客能救世,还不如相信男人会妊娠。
lzh0007 2019-04-19 19:34:39 回复 悄悄话 制造业回归,这不就是闯王在做的吗?其实不只是MAGA,这个世界格局都会变化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在罗斯福任上,最高税率是94%。是一步步从75%到94%。
maccabia 发表评论于
当看到巴黎圣母院被烧,感到人类要被文明抛弃,或人类要抛弃文明了
hola! 发表评论于
哇 精辟!分析得好精采!解释了很多现象
笑薇. 发表评论于
罗斯福的Revenue Act of 1935 的最高税率是75%。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Te-Long-Pu - 特龙普,说Te-Lang-Pu或许特工能听懂。

这个火灾的原因还在猜测,有说是电线短路的火花引发的。警方说没有人死亡。

天灾或人祸还有待时日。

HBW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angtora' 的评论 :
看一次新闻联播就知道国人怎么念总统大号了。博主在调侃可你当真了。爆粗口,不识逗。
old-dream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angtora' 的评论 :
厉害国的人和媒体还真是都说特而非川
cloudhk 发表评论于
关于回族的同化,我想讲讲我的经历。中学时我有个同学(叫她小花好了)刚好是回族,有次她跟我们几个同学一起去参加比赛。因为她要吃清真餐,所以我们其他同学和老师都得找清真餐馆。很远,也不是很干净(当时餐馆也不多)那时年纪小,不懂事,就抱怨了2句。我的另外一个同学就说,在小花的村里,也有汉族,他们的东西如果去汉族家里绕了一圈,出来他们就不会再用。如果有人去挑水,这桶水被不知情的汉族人以为是自己的拎回家里去了,即便汉族碰都没碰这个水,他们发现以后,这个桶他们不会再用,水他们也不会再喝。我这小花同学在旁边插嘴说,这个水,她还会喝。但是她妈妈是绝对不会再喝的。我当时惊得合不拢嘴。那情境历历在目,至今难忘。忘了说,我们在河南。

我同意博主的观点,但我觉得他们严格地区分着我们和他们。这种算是同化了吗?也许是吧,但这种区分的弦只要还绷着,一有风吹草动,可就不好说了。
wangtora 发表评论于
这就是扯JB蛋了。特朗普是日语发音,中国人都说的是川普。
墙根儿 发表评论于
分析的挺有意思滴!
自私自利 ---〉贪图安逸 ---〉不生或少数生孩子 ---〉人口不足 ---〉制造业萎缩 ---〉研发跟着减少 ---〉科研资金短缺 ---〉借债 ---〉贫困 ---〉独裁 ---〉新政 ---〉福利 ---〉信教---〉生孩子 ---〉有人口 ---〉经济 ---〉致富 ---〉学校教育 ---〉自由民主爱国 ---〉脱离宗教 ---〉个人主义 ---〉
润涛迷弟 发表评论于
好文!精彩!解惑的文章!
说说我个人的信仰经历:
小时候跟着爸妈 逢庙必拜
到美国读书 教会学校,周末跟着寄宿家庭去安息日教会,觉得基督教挺好的,入乡随俗吧,选择相信了基督教,但一直没受洗。
毕业后,回国上班,没再去教会,慢慢地也就淡了吧。
移民澳洲,偶尔带走小孩也去教会,但再也找不到faith了。
跌跌撞撞的,自己找不到信仰。
去年也私信过润涛大哥,基督教 佛教 等问题,润涛大哥回复我的是: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
解惑的文章!谢谢润涛大师!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如果站在东方各国的立场,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厮杀越激烈越好,等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当然,站在美国一方为美国的长远利益着想,绝不能再次陷入宗教冲突而不能自拔,否则,败给东方是不需要东方军队入侵到西方的。就好比罗马帝国的崩溃不是东方人入侵的结果,也与中国印度卖东西到西方无关。你自己的财团富豪们不想用本土的人民造东西,除了去买,能怎么办?当罗马帝国再也造不成足够的金属货币购买东方产品的时候,靠举债是会走到头的,那就是还不起利息的那一天。”

赞!

信仰和宗教不是一回事。有信仰是好事,但宗教的狂热很可怕。

楼下说川普让制造业回归的,是没看见福特和通用汽车公司停产关厂吧。最近一年的事,汽车工人被川忽悠的不是少数。
歪伯 发表评论于
人类社会越是发展,人口越多,维系的成本就越高,直到科技的进步也维持不了,就只能轰然倒塌!社会顶层的人,为了自己的贪欲,总是会利用宗教冲突,阶层冲突,来维持自己奢华的生活,可难道他们看不到会引火上身么?可芸芸众生就是如此,哪怕出现几个智者也是无济于事。什么是人类文明?这种人类社会的自相残杀算的上什么文明?人类自相残杀从旧石器时代就存在,可对比现代人类死亡的人数,那些被各种超级武器,科技产物(汽车,飞机,火车,轮船)造成的死亡,旧石器时代的人类岂不是更文明吗?看来人类文明的发展就是一步步自我毁灭的过程!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当年如果不是胡佛打贸易战并持续给富豪减税导致大萧条,罗斯福新政是无法推行的。罗斯福新政当即把美国从大萧条拯救过来,靠的是给亿万富豪加税到94%。富豪们早有准备,把钱换成金砖藏起来或把钱移到国外隐藏。罗斯福新政非常有效:胆敢隐藏金砖金条或转移财富到国外的,查出一个法办一个,全部没收并治罪。必须换成现金,然后根据税率缴税。为何税率高到94%?因为美国税率是晋级的,比如你只有一万美元收入,不交税或税率很低。你如果有一个亿,10万以上的比如30%,20万以上40%,100万以上70%,500万以上的94%。这样,你如果有一个亿,就总税率就超过90%了。这样,你有100个米,90个米上交。国家一下子就富裕起来了,有的是钱修高速公路建桥,工作机会立刻就来了。没私人买得起飞机浪费资源了,因为大钱都上税了。罗斯福新政的钱还打赢了二战,造了200多艘航母,几万架战机,几千搜军舰。美国再次伟大。如果没有大萧条,那罗斯福新政就被骂成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了,根本办不到。其实罗斯福新政让富豪90%的收入上税,比当年毛泽东搞的公私合营一开始时还狠。公私合营是资本家拿一半。当然,那只是开始,等工人阶级不答应资本家剥削工人必须跟工人一样待遇,有的资本家就跳楼,最后还是资本家被没收了所有资产。如果毛泽东走罗斯福新政的办法,给资本家留下10%,他们就不会跳楼,而是继续管理企业。10%也不少了。那时候公司总裁的收入包括股票和工资是公司工人平均收入的40倍,上税后,还是比工人收入高一点。

美国还会出现罗斯福新政吗?那要看下一次经济危机的程度了,一旦债务危机爆发,罗斯福新政重新来的可能性是板上钉钉的。历史往往是重复。现在的贫富差距已经超过大萧条前了。罗斯福在美国总统排名里现在是排在林肯华盛顿老罗斯福之后,以后会排在老罗斯福之前,仅在林肯华盛顿之后历史上的第三名。

根据中国的历史来看,中国也到了乱世之前的盛世最后阶段了,要么政府主动杀肥猪,要么是暴乱,无论如何必须实现富不过三代的铁律。在帝制时,靠一朝天子一朝臣来实现,因为一下台就被抄家。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那时候皇帝的平均寿命很短。寿命长的皇帝不多,也是经常更换朝廷大臣,在派系斗争中反复抄家。在任何国家,都不能搞阶级固化。秦始皇想让赢家世代掌权,导致秦二世灭亡。如果他不称秦始皇,就叫秦皇,结局反而会好很多。当下层的人发现孩子没有了希望,那就只有造反一途了。社会必须提供底层的上升通道。

在西方,政教合一时,教廷的权力大到天的地步,然而,神父不能结婚,不能有后代,财富只能自己挥霍掉。这就堵死了代代地位固化的路,社会才能稳定。神父不能找女人偷情,因为没避孕措施,一旦有了孩子证据就确凿了。他们就想到玩男童,因为没有DNA技术,证据就无法确凿,反正不怀孕就算没证据。就是堵死阶级固化的路。到了新教出来后,牧师可以结婚,但教堂的权力跟政府分开了,不存在阶级固化了。后来,富豪的遗产税开征,继续堵死阶级固化的路。在不能阶级固化、贫富差距不能过大这一点上,东西方是相通的。
ZTM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寓教于乐 举重若轻 每文必有惊人处。又都有实例支持论点 远见卓识。 楼主能预测一下台湾大选吗?
HBW 发表评论于
看到巴黎圣母院的尖顶倒掉,想到世贸中心的坍塌。第一感觉是式微的基督教会借机反弹,穆斯林在欧洲将面临抑制。可是阎先生有不同的见解。大火意味基督教在欧洲真正衰亡的开始。起火原因等等会不了了之。细思这场灾难的起点或许在新西兰穆斯林教堂枪击案。双方报复的升级就在眼前了。
lzh0007 发表评论于
制造业回归,这不就是闯王在做的吗?其实不只是MAGA,这个世界格局都会变化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是不是应该把这段单独拿出来反复说三遍?

“如果站在东方各国的立场,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厮杀越激烈越好,等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当然,站在美国一方为美国的长远利益着想,绝不能再次陷入宗教冲突而不能自拔,否则,败给东方是不需要东方军队入侵到西方的。就好比罗马帝国的崩溃不是东方人入侵的结果,也与中国印度卖东西到西方无关。你自己的财团富豪们不想用本土的人民造东西,除了去买,能怎么办?当罗马帝国再也造不成足够的金属货币购买东方产品的时候,靠举债是会走到头的,那就是还不起利息的那一天。”
何仙姑 发表评论于
赞!
锦上添花ca 发表评论于
不知道作者到底想说什么?是想批判美国和川普呢,还是为穆斯林作恶找历史借口。如果作者真有和穆斯林多有接触,不知道会不会发出不同的声音。穆斯林整体是比较aggressive, 如果在一个群体中有5%的population,他们就一定要改变现有规定法规,让别人去适应他们。不会有入乡随俗或融入。
五次郎 发表评论于
据末代皇帝溥仪交代,他的太监们偷卖文物严重得不行,他下令彻查,当晚,建福宫就着火了,于是都报了灾损,不用查了。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阎兄的文章读得我心里哇凉哇凉的。
欲借嵯峨 发表评论于
老乡大侠:我在法国工作过一段时间,父母都是河北农村人,所以我是天生的天主教徒,我带父母去过那里,对圣母院的火灾感到非常痛心,记得圣母院,卢浮宫,凡尔赛宫精美绝伦的建筑艺术让我对中华文明产生了巨大的怀疑,我甚至认为除了秦俑之外,中国的建筑绘画科技等完全只是技术层面的技巧,根本无法和古希腊罗马等文明相提并论。大侠怎么看?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润涛阎: “”一个只造10%零部件的公司,不论软件是否是外包给印度,公司把精力放在如何快速赚到现金上,研发就只能跟随零部件制造者离开美国了。“”
--------------------------------

多年前,记得Allan Greenspan说过, (大意)”美国不需要制造业(实业),只要有金融业就可以了“。 现在看,是多么荒谬!
可制造业如何才能回归呢? 制造业要回归,要和中国,越南等竞争,需要大量低成本的产业工人,可把移民一挡,那里有那么多低成本的产业工人? 可如果不挡移民,Rust Belt摇摆州的工人和工会不干! 两难!
总之,制造业回归美国非常艰难! 除非照阎先生的办法,把墨西哥给吞并了? :)
Fisherman8 发表评论于
不管对不对, 说的有道理!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润涛阎:”让美国再次伟大?其实很简单:再次变成最大债权国就可以了。那就先把所有债务还上,制造的产品不仅能自给自足,还要出口大于进口,而非寅吃卯粮靠举债度日。“
---------------------------

记得阎先生说过:美国和中国要求”贸易对等, 我买你多少,你买我多少(大意)“。 似乎达不到。

制造业回归,似乎也达不到。 华尔街/资本家要牟利,在那里生产成本低,就在那里生产。记得阎先生说过:(记得大意是)“华尔街对美国产业工会来了个釜底抽薪,到外国去生产。。。“

无解! :(
瑞得 发表评论于
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