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下一站幸福

打印 (被阅读 次)

下一站幸福

“小石头,快点儿。咱们要迟到了。”周六的中午,小石头还在午睡。叶好被闹钟吵醒,慌忙唤醒儿子,让他穿戴好衣服。叶好提上事先准备好的游泳包,小石头揉着朦胧的睡眼,胳膊夹着桔黄色的游泳浮板,母子二人有些迷迷瞪瞪地朝游泳池走去。离婚之后,叶好在原来租房的地方买了间小屋子,离上游泳课的地方不远,走二十分钟就能到。盛夏的骄阳热辣辣地烘烤着地面,叶好撑着银色的遮阳伞,两人听着浓荫深处传来的阵阵“只了,只了”的蝉鸣,匆匆赶到了游泳池。

蔚蓝色的池水,散发着一股“氯化铜”消毒剂的气息,叶好把游泳包递给小石头,让他自己进了男生更衣室。“换游泳衣之前,记得要先小便喔。”妈妈在门外提醒他。更衣室里湿漉漉的,灰色的瓷砖地面很滑,一不当心就会摔倒。小石头穿着人字拖鞋小心翼翼地找到一间空的更衣室,照着妈妈的吩咐换上了蓝色的连体泳衣,戴上泳帽。一会儿功夫,他拉扯着身上新买的游泳衣,手里拿着游泳镜走了出来。

“妈妈,这件泳衣会不会太大了?”小石头仰着头天真地问等在更衣室外面的妈妈。

“小石头,这件游泳衣是有点大。不过,等你明年、后年过完生日,也都还能穿呢。”叶好微笑着告诉他。

教练已经在游泳池边吹口哨集合点名,小石头套上游泳镜,让妈妈帮忙整理了一下,冲妈妈挥挥手,就赶快走了过去。

泳池旁边是开放式的餐厅,外面散放着一圈白色藤椅。叶好找了把藤椅坐了下来,拿出自己带来的水壶,里面是在家里灌好的白开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周围也有其他一些家长,有的拿着平板电脑玩游戏,有的在看手机,有的在聊天。也有几个妈妈,和叶好一样,认真地看着教练上课,把孩子们的训练内容暗暗记在心里。

小石头不是个勇敢的孩子,甚至有些胆小。他虽然不怕水,可是学起来很慢。教练教的动作,他要么是心不在焉没看明白,即便是看明白了也做不对。在同组八个同龄孩子里,是属于最落后的。教练让大家在水池边排好了队一个个练习跳水,小石头夹在队伍中间,嘻嘻哈哈地和前后的孩子们聊得热火朝天。在水池里泡了大半天辛苦教课的瑞德教练,早就被这群淘气孩子闹得窝了一肚子无名火,看见小石头还在旁边添乱,一怒之下吼了他一声:“你的进度已经比别人慢了,你还在这里捣乱。”冲过去把他拎了出来,站在一旁罚站。小石头吓得顿时收住了满脸笑容,乖乖地呆在一旁,蔫蔫地耷拉着头,看着同组的孩子们继续上课。

“课间休息五分钟,解散。”小石头朝妈妈走过来,叶好递过水壶:“来,喝口水吧。”“妈妈,我想喝可乐。”小石头转头看了看正在自动贩卖机前面排队买饮料的孩子们。

“冷冻可乐太冰了,喝了会咳嗽,还是喝白开水最健康。”叶好告诉儿子。

说话间,皮肤黝黑的教练朝两人走了过来。小石头一见,扮了个鬼脸,一下子闪到了妈妈身后。

“叶女士,真对不起。我刚才一时心急,吼了孩子,他没被吓坏吧?”瑞德教练流露出一丝歉意。

“瑞德教练,您教育得对。小石头太顽皮了,上课不专心,还影响同学。真是对不起,我已经提醒过他很多次了。”叶好面露尴尬。“如果下次再发现他捣蛋,请您该就怎么教就怎么样,我完全没意见。”

瑞德教练露出洁白的牙齿,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小石头剃得光溜溜的脑袋:“这孩子,其实挺聪明,就是爱走神,爱说话,不够上心。”小石头抬头冲教练抿嘴一笑,一溜烟跑开了。

“叶女士,游泳课上教的内容,需要平时反复练习。小石头进度慢,可能是练习得不够。有空就让他爸爸带他去多玩玩水、游游泳吧。”瑞德教练嘱咐叶好。

“瑞德教练,您提醒得很对。只是,石头的爸爸在外国工作,很少在家。我自己又不会游泳,所以……”叶好有些遗憾地微笑。

“喔,是这样啊。”瑞德教练客气地笑了笑,转身离开,去招呼其他的学生家长。

半小时后,教练一声哨响,游泳课结束了。孩子们三三两两地散开,走向各自的父母。家长们纷纷给孩子递上一些零食补充体力,再带着孩子去更衣室。叶好拿出游泳包里的白底蓝边的小饭盒,取出几块马里饼干,递给小石头。马里饼,在中国也叫“早茶奶饼”,是叶好记忆中最好吃的饼干。有淡淡的回甘,有淡淡的奶香,百吃不厌。

小石头和妈妈坐在藤椅里,看着同组的孩子们从更衣室里出来,纷纷打招呼再见后,坐进了各自爸爸的车里。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来看我啊?我也想坐爸爸开的车,去动物园玩。”看着同学们的车一一开过身旁,小石头一边吃着马里饼,一边问妈妈。

“爸爸很忙,等你过生日的时候,他会来看你的。现在,你先去更衣室换游泳衣吧。”叶好眼圈一红,笑着吩咐儿子。

“妈妈,我想吃汉堡包。”小石头夹着游泳板兴冲冲地牵着妈妈的手,两人顺着人行道走路回家。经过那间M打头的快餐店,招牌依旧,物是人非。快餐店旁新开了一家SUBWAY,看上去十分热闹。“小石头,我们去试试这家新开的SUBWAY吧,热狗也很好吃喔。”叶好提议。

排了很久的队,叶好从外卖柜台给儿子买了一个热乎乎的夏威夷热狗,他果然吃得很香。母子俩牵着手说说笑笑地往家里走。到了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小石头开心地念起了幼儿园里学来的儿歌:

交通灯,会说话。

黄灯说,请注意,

红灯说,快停下,

绿灯说,请走吧。

牢牢记住它们的话,

按照红绿灯行动吧。

“儿子,你的记性真好。”叶好笑呵呵地夸小石头。

周末时段,十字路口很拥挤。小石头说说笑笑间,不小心一抬手碰到了右边一个女孩的胳膊。道歉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啪”的一下,那女孩的爸爸狠狠地扇了小石头一记耳光。“臭婆娘,看好你儿子。”那个纹着一条花臂,五大三粗的中年汉子,怒气冲冲地向叶好嚷嚷。

叶好和孩子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啪”的一下,一团鸟粪从天而降,不偏不倚正好掉在那汉子的头顶上。他“刷”地一下吓白了脸,气焰全无,讪讪地摸摸小石头的脸:“哎呀,真不好意思,叔叔脾气太坏,刚才没打疼你吧?真对不起。”

叶好仔细查看了儿子的脸,红红的脸蛋上浮着五个手指印,心疼得不行:“小石头,疼吗?”

小石头满眼泪花,平静地扬起头:“妈妈,我认识这位叔叔。他是我同学瑶瑶的爸爸。那是我幼儿园新来的同学,瑶瑶。”小石头冲那女孩点点头。

“原来你俩是同班同学呀。这真是的,太对不住啦。”那男人看看女儿,又看看小石头,窘得不行,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

四岁的瑶瑶搂着布娃娃,晶莹的泪水挂在长长的睫毛上,大大的眼睛委屈地看着小石头:“小石头,是我爸爸不对,他不该动手打人。你还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眼见宝贝女儿这么伤心,瑶瑶的爸爸脸色陡变:“对不起,对不起,小朋友,是叔叔不对。叔叔这就向你赔罪。”那男人“啪、啪、啪”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周围人都看呆了,大家顿时无话可说。

“绿灯亮了,咱们走吧。”叶好牵着儿子往前走。小石头向瑶瑶挥挥手,跟着妈妈回家去了。

叶好和儿子的日常,周磊都悄悄地看在眼里,却无法接近。这条回家的路,真难走啊。

这一幕幕场景象一片片叶子,静静地飘落在晓笙的心湖上,泛起层层涟漪。他心绪黯然地回忆起当年和叶好不得不分开的情形。

2002年9月9日7点整,任重身穿黑色羊皮夹克、深灰色马裤、足蹬皮靴坐进小飞机的驾驶舱。他把手里的两个银灰色布质衣袋小心地平放进身后的储物箱,锁上后盖,袋子里面是两套订制的新郎礼服。机窗外天气晴朗,碧空如洗,地面能见度和飞行能见度都很高。大喜之日,眼见天公作美,任重心情大好。检查完各个仪表盘,他扣紧飞行安全帽,放下护目镜,飞机在跑道上开始滑行。

在自动飞行状态,按照常规路线和飞行速度,飞机二十分钟后即将抵达威尔士W郡的停机坪, 7点35分,任重就能出现在小教堂门口。想到和叶好即将举行的婚礼,任重面露微笑。

7:09分,报警灯突然亮起,红灯不断闪烁,提示警告。任重仔细一看,高度表、空速表、垂直速率、姿态仪和航向表等常规仪表突然全部失灵,各组导航系统、飞行辅助系统一片静默。报警灯一直闪烁,飞机瞬间丢失了所有信号。

迷航之中,机窗外忽然弥漫着古怪的灰色物质,整架飞机好象冲进了一个灰色的大雾团里。

虽然信号已经消失,飞机依旧保持着同样的速度往前飞行。任重凭借长期飞行经验养成的警觉,迅速切换到手动操作,果断让飞机停止向前。一分钟后,飞机悬浮在空中,维持原地飞行。

任重屏住呼吸,让自己的头脑进入绝对的空白和宁静,这是他在屡屡遭遇险情后训练出的特殊能力。意外时刻,恐惧和慌乱是一种本能,让人们只能看见眼前的危险。沉着与冷静却允许人思考,让人们从危机中发现线索,寻求生路。英国电影里的超级间谍007虽然训练有素,比一般人拥有更强大的武器,更丰富的经验和应急策略,但是最大的不同之处,还是他面对死神的从容淡定。

任重一直相信:任何时候,合理的解决方案都是存在的。哪怕有些时候,它并不合情,又或者,它也许只能是个笨办法。

他没有莽撞行事,而是立刻停止行动,静静思索,尝试着做出判断:这是一种什么攻击?

时间流逝,四周浓雾不散,迷迷蒙蒙的灰色空间中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信号。任重按下面前的一个绿色按钮,打开激光暗波探测仪,试探着往前方照了照。整个空间霎那布满高强绿光,那种强烈和炽热,似乎能一下子把人烧死。如果不是戴着特制的护目镜,双眼会立刻失明。任重赶紧关闭探测仪,绿光消失,周围依旧一片寂静。

毫无疑问,自己中了埋伏,撞进了一个密闭的大口袋。360度的隐形壁垒,没有明枪明弹,只有包围和迷航。

用这种方式,敌人,在期待什么呢?

不会仅仅是中途拦截他,耽误和破坏他的婚礼这么简单。

如果飞机继续往前冲,会怎么样呢?会撞击隐形壁垒,机毁人亡。能不能对外发射弹药,打破壁垒,冲出包围呢?绝对不行,任重已经判断出:这是一个“镜像逆火”系统。

进入“镜像逆火”系统,就好象进入一个内侧全是镜子的球体。如果对着任何一个地方开火,都会遭受四面八方的回击。镜像系统会捕捉火力点,以同等火力进行“球形逆向反击”。如果自己的火力越猛,遭受的反击就越厉害。如果根本不开火,这个系统最多也就是把你闷在口袋里困上一阵子,不会有其他任何动作。

一句话,这是一个“自作自受”系统。终结者的子弹,来自开火者自己。

任重知道:“镜像逆火”系统,是夜海研制的秘密武器。这种阴险的武器,专门用于解决集团中的内部矛盾。

虽然每一个首领麾下都是精锐部队,天狼星暴力团的行事作风更接近于黑帮组织。魔道集团内部势力的各种混战,一向难辨是非曲直。各个山头每每发生内讧时,为了息事宁人,集团最高层只追究两件事:一是肇事者,二是行凶者。

所谓肇事者,就是谁开了第一枪?

所谓行凶者,就是最后干掉人的那颗子弹是从哪支枪口出来的?

处罚的手段,也和江湖帮派类似,讲究“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你砍了人一条腿,就自断一条腿赔上;你折了人胳膊,自己就乖乖舍条胳膊;你取走人脑袋,自己去把头还上。

这个 “镜像逆火”一旦困住对手,只是围而不攻。只等对方沉不住气,丧失冷静和判断,贸然动用武器对外开火,然后,自己倒在自己的枪口下。

用这个伎俩,就算事后追查起来,大家伙儿一时半会也不好说什么。我不爽你,给你下个套,我也没真动手,你忍一忍,这事儿就算过了。你自己憋不住要动手,那怨不了别人,自己的枪子儿自己挨。肇事者和凶手,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

为了逃避追责,夜海捣鼓出这么个古怪的系统。

张任重知道,这个“镜像逆火”系统虽然是夜海手里的秘密武器。但是,偷偷对他布防这个系统设下圈套的,绝对不会是夜海。

在天狼星战斗团,张任重也就是贝罕扮演的角色格外吃重。

除了对外逞凶,天狼星集团各大山头之间少也不了各种内斗。这种内斗往轻里讲,就好比黑社会的帮派内讧,遇到武力解决不了的争端,往往需要找个中间人来摆张桌子,请大家一起坐下来喝茶。一碗水甭管端不端得平,总归要让各家心服口服。越是污七八糟的地方,越需要这么一两个众望所归的调停人,遇上事儿谁都少不了他。

在一个充斥着牛鬼蛇神、邪门歪道的形形色色的魔道大集团中,要产生出这样一个人物,还真不容易。首先,大家都得信服他。其次,他必须要有足够的智慧洞察各方面复杂的利害关系。最后,他还要有足够的魄力拿出解决方案,协调各方势力,维系微妙平衡。

在天狼星里,任重就扮演着这样的调停人的角色,因此,谁也不敢轻易去开罪他。干掉任重,损害的是大家共同的利益。魔头们再厉害,谁也不会嚣张到公开与之对抗。夜海这样精明的大魔王,绝对不会看不到这一点儿。

那么,到底是什么人会对任重使用这个极其阴险的“镜像逆火”系统呢?当然也还是“自己人”。敢这样铤而走险的,想必是孤注一掷不怕死的狠角色。

任重默默盘算着,最后推测到了一个人:登云。

除了带领战斗军团的各大首领,天狼星还有一些独来独往的游击力量,他们被称为“天狼星孤狼”。这些孤狼,也是魔道中的枭雄人物,野心勃勃,少不了对天狼星大首领们的位置虎视眈眈,盼望有朝一日能取而代之。

登云就是这样一个极具野心和胆量的孤狼。

因为自己善于笼络人心,任重素知夜海对他深为嫉恨。忌惮于任重的影响力,害怕被人报复和清算,夜海当然不会亲自出手加害他。这招借刀杀人的计划当然只可意会,不能言传。夜海想必是睁只眼闭只眼,佯装“镜像逆火”系统被盗,让登云轻轻松松地偷走这个秘密武器。如果登云逆袭成功,他就可以从一匹游击孤狼摇身成为天狼星排名前十的大首领。

任重坐在驾驶舱里一动不动,阵阵冷笑:这两人真是煞费苦心,终于等到自己最有可能沉不住气的节骨眼上,把这个系统布防在他必经之地,变成个布袋张了个大口等着他。自己毫无觉察,径直冲入了埋伏,布袋迅速收口,形成包围之势。

眼下,他在“镜像逆火”系统里迷航,轻举妄动都是死路一条。此刻,他什么都不能做,唯一的策略就是束手等待。他知道,夜海和登云就是盼着他急着赶去结婚,遭到围困后一时急躁间丧失了冷静,试图开火突围,从而自寻死路。

眼见时间一点一滴溜走,自己只能困在原地,任重索性闭上眼睛假寐,静静等待一切错过。

错过婚礼,错过叶好,错过,一切都错过。

伦敦卫星的人会发现自己有状况,但是,顾及到任重隐秘的双重身份,不会冒险前来打探消息,只能保持沉默。

自己在伦敦卫星的活动,天狼星NO.4的手下一无所知。一段时间联系不上自己,他们一定会追查过来。从发现失联,再从天狼星搜寻到这儿,估计需要大约三天的时间。他们一旦探查到这个镜像逆火系统,登云要么是死,要么是逃。这架穿梭机有足够的能源支撑三天,三天之后,自己肯定能够获救。

三天之内,叶好那边会发生什么?想到叶好,任重的心“砰砰”乱跳,全是不祥的预感。虽然他知道,荣叔叔会尽可能地保障她的人身安全。

三天,很漫长。在婚礼上失去任重的音讯,和新郎彻底失联的新娘,怀着身孕,想必是度日如年。

任重停止思考叶好那边可能会发生的状况,他中断了所有浮想,静止在宁静与空白中……

三天后,任重位于天狼星NO.4的心腹锐恩,排除万难终于搜寻到了这个地方。登云放弃“镜像逆火”系统赶快逃跑,这一小股流窜兵力很快被锐恩彻底歼灭。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锐恩假装不会处理这套系统,大张旗鼓地前往天狼星集团最高层恳请增援,协助自己解除这套“镜像逆火”系统。一时间,天狼星人尽皆知,贝罕被夜海的“镜像逆火”系统在地球附近围困了三天三夜。夜海原本就是众人敢怒不敢言的大魔王,这下落下个极其难看的把柄,背后说什么闲话的都有,人心尽失。

夜海为什么宁肯冒“天狼星之大不韪”而敢于以身犯险呢?他其实是受到了一个极其隐秘的大魔王“恐怖的大魔王撒旦”在身后的暗中影响。

哪怕在魔道之中,依然遵循着一个天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象对任重采用“镜像逆火”偷袭这种出自内部的点滴事件,日积月累,最终导致了夜海在若干年后的覆灭。

锐恩解除重围后,任重知道自己错过了与叶好的婚礼,他得知叶好已经随同荣叔叔返回了伦敦卫星的蓝房子。当他第一时间赶到那里,无比震惊地看到:伦敦卫星,已经发生了一场被称为“空城计”的屠城性生化突袭。万幸的是:他最心爱的女人,独自藏在地下核堡里,苦苦等待着自己。任重推测出这个阴毒的连锁攻击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个大阴谋。

为了查明真相,他偷偷地潜入地堡为受了重伤的叶好做了手术,取走她腹中即将流产的双胞胎后,悄悄隐匿了起来。

任重放弃结婚,没有出现在婚礼现场,荣叔叔以为这只是任重和叶好之间的个人私事,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会是个联动的阴谋,更没有料想到一个小小的婚礼会带来一场巨大的灾难。

因为私人恩怨从而挑动一场没顶之灾,除了旦妲,谁还会有这么大的怨毒呢?任重根本想不到,两百多年前的一点儿陈年往事,能酝酿出这么大的动静。这里面,牵涉了夜海、登云、以及黑摩罗的手下:绿魔顿格巴。能够精心组织策划出这样一场劫难,自己最后又能悄无声息地逃之夭夭,旦妲真不愧是一代女魔头,巾帼不让须眉。

对于大规模的核武和其他类型的攻击,作为天一教阿瓦斯的第二使徒“白雪流沙”的武器研发重镇,伦敦卫星有相应的防御设施,却没有料到敌人会另辟蹊径。生化核弹是黑摩罗研制的新型武器,对伦敦卫星发动突袭,冲锋陷阵的是旦妲的前夫:绿魔顿格巴。

作为驻守伦敦卫星的“白雪流沙系统”的最高指挥长,荣叔叔第一个被攻击,变成了一团烟火。失去领导者,防御系统对生化核弹完全不管用,整个伦敦卫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驻军首先被消灭,毫不知情的市民们也相继爆裂。

战场上所谓的“出奇制胜”,就是这个意思。

为了一个人,毁了一座城,谁都猜不到这其中的恩怨爱恨。等“白雪流沙系统”的援军赶来,随着绿魔顿格巴的自尽,白雪流沙查不到更多线索。连张任重也误以为,这是天狼星和阿瓦斯两大阵营之间的一次正面冲突。

旦妲嘱咐顿格巴特意选择三天以后才对伦敦卫星城发动突袭,一是时间上可以凸显突袭与任重的婚礼无关。二是这个时候,叶好已经彻底绝望,“哀莫大于心死”,先从精神上打垮她,再从肉体上毁灭她。旦妲盘算得很好。

没想到结果却是:该死的,都没死;不该死的,却都死了。

伦敦卫星大轰炸几个月之后,躲得远远的旦妲悄悄前来探听消息:前夫顿格巴和情夫登云全都完蛋了,张任重和叶好居然躲过了一劫!旦妲心里很恨很恨。

当她随后发现张任重到底还是被这次伏击吓到了,居然忍痛割爱,没有再去找叶好。而是改变主意,很快和别的女人结婚有了孩子。她终于笑了,觉得很解气。

这次大冲突,死的死,散的散,旦妲也沉寂下来,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她悄悄观察着任重和叶好,眼看着DAO把叶好抹去记忆带到了G国,眼看着他们各自成家,形同陌路,“永隔一江水”,旦妲越来越满意这样的结局。

而真正安排着,影响着这一切悲剧的那只无形的手,其实是“恐怖的大魔王撒旦”。它躲在背后导演了整个剧情。它很可能是比黑摩罗还要更厉害的“银河系第一大导演”。

2002年,9月12日,恐怖的大魔王撒旦精心布置了这个“毁灭银河系”的连锁计划。他原以为,让旦妲挑动登云伏击了贝罕之后,怀有身孕的叶好必定会死于伦敦卫星大轰炸。丧妻丧子之痛会让大情圣贝罕(任重)彻底失去冷静,疯狂地去找夜海报仇雪恨。介时,天狼星战斗团势必掀起一片血雨腥风,在整个银河系燃起熊熊战火。

事隔多年,晓笙(贝罕)才查明整个事件复杂的真相。往事不堪回首,回首,都是泪。晓笙不胜唏嘘,收回了看向叶好的目光。

前一章:幸存者---十点半的地铁

感谢您的阅读,最后申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原创作品,请勿转载。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