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脖一日

打印 (被阅读 次)

  整个夏天,一直憋在家里,快长出了霉菌。秋凉桂花香,终于有机会出去透口气——跟随初级户外活动群去爬山!回来之后,意犹未尽。这次要去的地方叫Breakneck,纽约市往北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附近有著名的大熊山。群里有人已经去过多次,我则被这个名字吓到而未能成行。

  其实想爬山的话,周围大大小小的公园多得很,自由进出,随便去;但是,鱼儿离不开水,花儿离不开秧,孤单的人儿离不开群组织;只要心中有群,平淡的生活也有诗意,路边的野花也可以灿烂夺目。

  关于断脖山的名字来源,听说有两个。

  从前,山上有一头野牛,经常下山骚扰村民。终于有一天,村里猎户们决心联手除掉这个祸害。他们派出了打狼的阵势,集体上山打牛。野牛在村民的追赶之下,一路狂奔,慌不择路,一头栽下悬崖,折颈而亡。于是,一头野牛,造就了两座山:Mount Taurus, Breakneck。

  另有一种说法是,这里曾经生活着成群的野牛,终日游荡在林间。每年,土著印第安人会有一次规模宏大的、针对野牛的秋猎。这种秋猎很有讲究,不能斩尽杀绝,要留下母牛和小牛。打猎之前,先派“赶牛人”当侦察兵,再扮成狼或狐狸的样子,引诱野牛进入靠近悬崖的包围区。等牛群一进入,埋伏好的众人立刻跳出,大呼小叫,把受惊的野牛赶下悬崖。众牛纷纷落崖丧命,成为印第安人的冬储食物。

  第一个故事听上去略显单薄,我比较倾向于相信第二种传说。不管怎样,如此草率、直白的命名法,倒是符合老美的风格。

  领队为了帮助大家做思想准备,在网上找了一段概况视频。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跟我同样胆小的人不止一个,大家议论,看这悬崖峭壁,美则美已,就算能爬上去,怎么下来啊?如果卡在中间,岂不为难。

  这让我想起有个朋友在深圳的地址:上步区,下步庙;大家戏称:上不去,下不妙。中国人嘛,凡事讲究个吉利,后来改名成福田区。看看福田现在的房价就知道名字对命运是多么的重要了。类似的还有深圳机场,原来叫黄田。从黄田想到美玉吗?我只想到明日黄花蝶也愁。现在改叫宝安机场。

  出发的日子到了,阴天,飘点小雨。本来正遗憾,拍不到蓝天衬青山碧水红叶了,不料车往山里开,穿过哈德逊河,惊喜地发现,山峰逶迤, 云雾环山腰,也自有妖娆。

  队伍稀稀落落聚齐了,一如既往,女多男少,所以一路都会叽叽喳喳。人的缘分这件事有点意思,有的人一见如故,有的人见百面还形同陌路。即使爬山一天游这样的临时小江湖,也是一句问候一个眼神就能找到自己的同类,很快就形成三三两两的小团伙。十几个人的队伍刚刚好,既不会太多让领队瞻前顾后的为难——虽然为了一个共同目标,毕竟来自五湖四海,程度参差不齐;也不会少得逼迫几个陌生人拉近距离——连在微信上点赞的交情都还没有呢。天性害羞或孤傲的人,尽可以把自己藏在墨镜、棒球帽后面,不必有任何社交压力。

  这座断脖山不徒有虚名,全长四英里,高度不到一千五百英尺,但是山势陡峭,一路向上的乱石坡里不乏嶙峋怪石。昨晚和今早都下了小雨,山石有点滑,更增加了难度。

  今天活动的宗旨是:慢了再慢,一个都不能少!之前有过两次教训。大家开始时乘兴攀爬,冲得有点猛,结果刚刚升高了四百尺,就有人开始出现了“高山反应”——心跳加速,憋闷,脸色发白,头冒虚汗,好像得了心脏病。虽然后来经过休息都没出大事,但着实把领队吓得有些心慌慌。

  我们沿白线一路向上攀爬。手脚并用谓之爬,相比之下,以前登山只是远足,拼体力而已。基本上爬几步就要抬头看一下地形,有时一块光溜溜的巨石拦在眼前,勇敢的人拿出了攀岩走避的本事,体力稍逊的则聪明地趋利避害,从旁边绕行。有时腿迈不上去,膝盖直接下跪;或者像背了厚壳的壁虎一样,整个人趴在大石头上。怪不得有经验的人都穿戴了护膝——随时准备下跪。猫有猫道,狗有狗道,无论何种摸爬滚打,丧尽形象,最终把一块块石头踩在脚下,感觉就是:酸爽!

   

  到了山顶,借王旭 《西溪》形容泰山的一句,一川(州)烟景合,三面画屏开。

  老美在开发旅游资源方面实在是缺根筋。像这样规模的山,要在我们家乡,别说沿路挂灯笼飘彩旗,各个山头都被命名,一棵奇松一块怪石也都不能白占一块地,一定自带典故。没有典故的,创造一点还难吗? 情人断肠崖,仙人谷,连心锁,张口就来呀。比如看到这个旗杆,我就想这倒方便改成一座庙,旗杆就是孙悟空的尾巴变的。建了庙,收收香火钱,替人消灾,多么有功德的事情。

  不客气地说,老美跟我们五千年文化古国比,从思想到外形,都少了那么一点“精致”。

  幸运的是,老天没有给我们更多的考验,下山的时候,天放晴了。脚下的路也平坦了许多,基本是碎石和枯叶,主要注意防滑。大家也恢复了直立行走,重新享受做人的快乐。有人喜欢为了锻炼去爬山,其实爬山应该被当作一种娱乐方式,调剂日常运动的枯燥,顺便检验一下效果。我们沿红线转黄线,说说笑笑下了山。全程历时五个小时。

 

 

 

qiaobiangu 发表评论于
文笔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