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在中国的土地上宣誓主权

用文字留住岁月的芬芳
打印 (被阅读 次)

这是一篇旧文,我个人认为同样关乎旅行修养。韩国大妈在长白天池的所作所为,比屡遭诟病的中国大妈霸气的多。重贴这篇文章,是想提一个问题,当我们讨论修养的时候,种族和国籍该不该作为主要的考量因素。为此,我还贴了另外一篇旧文。

旅行修养,无关种族国籍

听到过这样地说法:韩国人说,中秋节是韩国人的传统节日。韩国人说,孔子是韩国人的祖先。我从来没有追究过这些段子的真假,个人认为玩笑的成分居多,韩国人再自尊,也不至于意淫到自取其辱的地步。可是最近的一次亲耳所闻,让我相信这些说法真不是空穴来风。

我的工作隔间和一个韩国同事的隔间的背靠着背,中间是一条过道。前几天,一个同事路过时和韩国同事聊了几句。他说,你有没有注意到,川普和习近平会面后说韩国原来是属于中国的。这个同事真是没事找事,先不说川普有没有说这种话,这个韩国同事很爱国,这么敏感的话不是明摆着刺激他吗。
 
韩国同事笑眯眯的说,韩国从来没有属于过中国,相反的,中国在一千五百年前是属于韩国的。什么?中国曾经属于韩国, 我怎么不知道。他的话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转过椅子面向他,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听明白了,原来韩国人是蒙古人的后代,成吉思汗征服过中国,所以,中国曾经属于过韩国。


事实是,韩国人和蒙古族人的关系不会比汉人与蒙古人更近。其次,成吉思汗的元朝是七百多年前的事,他老兄顺口就给提前了八百年。最后,元朝大都与韩国首尔也隔着十万八千里呢。时间地点人物没有一个对的上号的,但是人家就是敢大言不惭地放话,自信的目光几次与我相遇。本着在办公室不谈政治的信条,我温和地看着他,我倒像是那个理屈词穷的人了。

我曾听到过一些关于他的风言风语。我们公司大部分的产品都出自中国的生产商,在他负责的项目中,他多会抱怨中国工厂的生产质量不过关,建议把产品转到韩国生产。产品在哪里里生产是集体讨论的结果,主要因素是成本和时间,工程师可以起的作用相当有限。项目经理视这种不懈地坚持为越权。
 
我也想起了两年前的夏天去长白山天池游玩的经历。那天下着雨,我们沿着通往长白山西坡的石阶上行走向天池,路上不时遇到乘滑杆拾级而上的中老年韩国妇女,她们神情肃穆,与其他快乐轻松的游客形成了鲜明对照。天雨路滑,我们走得小心翼翼。挑夫们熟门熟路又赶着做生意,自是一路飞奔。我们常常不留心档了挑夫的道,居然几次遭遇这些韩国女人的白眼和听不懂的吆喝。后来我才意识到,西坡上有一个界碑,是中朝两国的分界线,与其说是游玩,这些韩国女人更像是去朝圣和宣誓主权的。
 
到了坡顶,云开雾散,天池像蓝宝石般宁静幽深。游人们对那座一边中文一边韩文的界碑充满兴趣,争相在两边与界碑合影,我们几个也排在了韩文这边等候合影的队伍里。这时,几个韩国女人直接站在了界碑下,目光凶狠地对正在照相和排队的人打手势,要求大家让开。嘟囔着不稀罕,人们抛开她们,又开心地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了。
 
这些韩国女人的蛮横与愤怒完全找不到发泄的对象。经过几十年的开放和发展,国人的心态已经变得自信和宽容。历史的脚步不可阻挡,没有人和那些凶神恶煞的韩国大妈计较,除了不屑以外,一定也觉得她们可笑与可悲。
 
政治不是我的菜,但我还是要说韩国人在民族自尊这条路上走的太过了,或者说是剑走偏锋了。这种偏激不能提升一个民族真正的自信,却只会落下笑柄。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谢谢九月惦记,刚回来。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夏溪秋安。谢谢你惦记,刚旅行回来。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来看看迪儿,想你啦。:)
xiaxi 发表评论于
这些人真厉害!
迪儿中秋快乐!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问好一凡。韩国大妈不累的,那是她们想做的事:-)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这些韩国大妈也真是的,累不累啊!问候迪儿!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hiyan' 的评论 : 子燕说得有道理,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九月妹妹冰雪聪明,你提出一个非常有趣的假设。个人认为,在对待外国人方面,中国老百姓和警察一定做得更有人情味:-)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说得对,这点我是深有体会了。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问好五湖。每个民族都有它的长处和缺点,我们中国人也一样,想以温和的方式发出一点不同的声音。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边来个喇嘛' 的评论 : 问好喇嘛,你这故事也好玩,你这是准寻古训,好男不跟女斗。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冬妹妹好。最近网上到处都是曽家的事,我贴个韩国的,捣一点乱。
zhiyan 发表评论于
迪儿的韩国同事很搞笑。强盗逻辑还有脸那么认真告诉你:)韩国大妈也是叹为观止。
不过他们这种畸形民族自豪感也一定程度帮助他们得到了今天的地位,你说有没有一点可能?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几个韩国女人直接站在了界碑下,目光凶狠地对正在照相和排队的人打手势,要求大家让开。"—— 哈哈,迪儿描写的栩栩如生,我在想假如大家不让开,她们会不会“扑地”,然后警察把她们扔到荒郊野外去呀?:))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韩国人特别的爱国:)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韩国人素质低。CTV上一个韩国大姐,两只斜眼,看白人满脸笑容,其它人横眉冷对
东边来个喇嘛 发表评论于
韩国女人到处宣示主权。我在健身房游泳,俩韩国大妈根本无视,直接进我泳道蹦跳互相嚷嚷 “长吃米大。。。”。

我只好说:“米大米大,算你大’: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沙发!就是,韩国人恨不能什么都是缘于韩国,连普通的瓜也要标上“韩国瓜”,还有在韩国的韩国小孩基本韩语很流畅的,要学习他们这种霸道,呵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