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的故事:家乡篇 (16)…(我的老家大亚湾妈廟的故事)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的老家妈廟的故事

“妈廟铜墙铁壁、虎头山离天三尺、村前有个浪钉壩、两边还有河相隔”,我的老家妈庙从建村至今己有三百多四年历史,妈廟地势很低是个大海壩,建村前涨潮时海壩几乎全部淹没在海水中,只露出几个比较高的地方长期露出水面,其中有一处水上人拜神的地方叫“妈娘”水上人长年和海打交道初一、十五必拜妈娘,后来越来越多人移居到这一地方,建了一个廟所以把这个地方叫妈廟,妈廟名称是不是这样这是我猜的,但原先是有妈娘这一地方的,现在这个位置还有,建了一间廟叫名“天后宮”,我小孩时已很少人去妈娘位置烧香拜神了全去“天后宮”拜神。

还有个一个小土山名叫“嶺顶头”,最先进來建屋居住的是苏姓水上人“漁民”,这批苏姓水上人家老弱出不了海必须找地方安居,这一批苏姓人相中露出水面小土山,把老弱小孩在山顶建屋安居,起了一个名叫“嶺顶头”山嶺山顶的意思。后来妈廟这个地方地势慢慢抬高,涨潮也对它没有影响,所以慢慢有其它姓氏移居进来,我小孩时发大水打台风海水还是会小两条小河涌上来,如果遇见大台风全村除了比较高的地方外,大部分还会被水浸,低的地方村屋会被水浸到半米深。

三百多年沿续到我离开止已有六姓人固定居住下来,按姓氏排名先后进村有(苏何李吳蔡张),吳蔡张所处地势最低打风遭水淹最利害,妈廟人来自四面八方,光姓李的也來自不同地方,最初各有自己方言,有讲学佬话的、有讲兴宁话的、但后来慢慢全村变为客家人全部讲客家话。妈廟这种地方耕地很少,所以前期村民借地势低涨潮海水能涌上来之故开辟了很多盐田,我在家时已经没有盐田了,小孩时还一些,到公社时一塊盐田都没,可能地势抬高有关系吧。

妈廟村在公社时一共分为三排(和军队一样分排連),一共六、七千人(外出不计),妈廟由于耕地少盐田也不多所以迫使男人出外谋生特别多,远至欧美近有南洋港澳,香港的特别多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出到外面的人发达的也不少,赚到钱的回家买田买地建大屋,所以妈廟三、四层的楼房很多,这些楼房全是沙砖建的,沙砖比泥砖坚固多了,虽然楼房不少,但全村只有一间钢筋水泥西洋式建筑,那就是我写的妈廟小池塘养出条大鲨魚的李天存独一无二的“存廬”。

军阀时期陈济棠为了对付蒋介石,怕蒋介石派海军从妈廟登陆,妈廟河成了陈济棠重点防护区域,在两河沿岸筑了大批品字型重机枪堡垒,这些堡垒用钢筋水泥筑成,半圆形堡垒筑有高高的通风口,堡垒与战壕相连重机枪射口长长半圆形封锁着河道,附近还建有钢筋水泥救护所,救护所后来成了叫化子住所。

那些堡垒在大炼钢铁时被炸取铁,每个堡垒用三大包炸药炸开,取下铁枝和“存廬”三对大门一起拿来炼钢,抗战时期日本军由大亚湾澳头登陆,妈廟附近很多国共两党游击队,日本军为了对付游击队在妈廟驻扎了很长一段时间,游击队除了对抗日本军外国共两方还互相残杀,队長一个是徐东来一个是肖天來。国民党游击队在澳头半夜三更伏击共产党,两党游击队互相残杀不齐心对抗日本军,导致游击队损失惨重,附近山头埋葬大批战死的游击队员,此处后来被人称为“葬顶”。

妈廟在香港有钱人很多,我知道的有太古船坞一个是包工头还是管工头,妈廟行船(海员)的人大部分与他有关,妈廟人进太古船坞或当学徒(机电)的特别多,能进太古船坞的后门很重要,“朝里无人莫做官,厨下无人莫去串”有人好办事。香港九龙上海街过去的“李家园”百货公司也是妈廟人开的,我到香港时“李家园”百货公司很有名(我家乡人看法),“李家园”百货公司是卖成衣的,过去衫裤都是到裁缝店做的,那时沒有中国国货公司。

妈廟人还有一去处就是“李竹林堂”,李竹林堂有两处地方,一处在香港九龙土瓜湾鹤明街,另一处在老家妈廟村,李竹林堂是在香港的妈廟有钱人出资建的和买的,九龙土瓜湾鹤明街李竹林堂是供妈廟人临时找不到工作、或临时找不到地方居住提供暂时住宿的地方,有点像会所性质。还有我在洗衣房工作的老板娘也是妈廟人,全香港警察和小贩管理陆衣服都由她包起洗烫,过去的周边围村女子都想嫁到妈廟,由于妈廟有钱人多建的楼房也比其它地方好所以被人叫“小金山”。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