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醉春风(17)—— 受气小媳妇 | www.wenxuecity.com

何处醉春风(17)—— 受气小媳妇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用青蛙的姿势趴在维扬的胸口,他双手扶着我的腰,沿着身体的弧度上下缓缓滑动,每一根手指的触感都这么清晰.我闭着眼睛想象他手指的细微动作和性感的姿势,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挟着笑意。

维扬问我:“笑什么呢?”

“这样抱着你,摸你,感觉特别不真切,这是大学里做梦都很难梦到的场景。”我把下巴搁在他胸口看着他说:“你说,日子怎么就能过得这么快,一转眼就是十几年。你和我,各自在不同的地方,经历不同的生活。像走在一个圆圈上那样,虽然方向看似相反,其实最终还是走到相遇的那个点。”

“我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你会不会觉得不好受?”维扬问道。

“别这么说,”我试图替他找一个台阶:“在维加斯你那么主动,或许就是因为我看起来有几分眼熟呢?”

“不是,根本没有觉得眼熟,”维扬的手在我腰后按摩,丝毫不掩饰地说:“我是觉得你非常漂亮,而且到了眼前一亮非要认识一下不可的程度。不过,惊艳和惊讶一样,不是一种能持续保持的状态,最多就是在某个时间点上能让我做一个大胆的决定而已。之后我们的发展,其实远远出乎我的意料。这是第一次,我觉得完全摸不透女人的心思,甚至步步都猜错结果。什么欲迎还拒,什么以退为进,什么假装生涩娇羞,你几乎全是反着来的。”

“是不是让你觉得新鲜了?好奇了?有意思了?”我笑了笑,伸出舌头舔舔他的胸口,说:“也许你对我没有印象了,但是我对你却恰好相反。换一个位置想想,若是你兜兜转转十多年后某天跟当年心里的那个人遇上,她朝着你张开双臂的时候,你会选择绕着圈子走过去,还是大步流星迈过去,紧紧拥抱她?”

维扬微微皱眉:“拥抱完之后呢,你跑什么跑?不懂。”

“女人心思比较婉转嘛!”我想了下,说:“我们的故事好比是一部长篇连续剧,我是从头开始看的,而你是下半部才开始看的。错过了很多来龙去脉,所以你不懂是正常。”

“那你给我补补课,”维扬忽然问我:“你是怎么认识维琬的?她为什么会对你有印象?”

我摇摇头,说:“真的想不起来了,更何况,我根本不知道你有一个姐姐。”

“没关系,”维扬打了一个哈欠,含糊地说:“以后会想起来的,或者,她会挖根刨底地帮助你想起来。”

我看他的眼睛有些朦胧的意思,问:“要不,你休息吧,我打车回去。”

“不行,”维扬收紧了胳膊圈住我,低声说:“睡这儿,明天早上我送你回去换衣服。”

我愣愣地看着他好一会儿,忍不住问:“维扬,我的情况你都知道。年纪不小,历史不清,还带着一个十岁的儿子。咱们一回两回的算是新鲜好奇,可现在这个发展方向,难不成你真的喜欢上我了?”

“不瞒你说,很有可能,”维扬特别痛快地承认:“不仅仅是喜欢,我发现好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比如?”

“比如开会开到一半,有个女人在玻璃门外经过,我突然就认为是你来找我了,站起来就推门出去看,结果发现那人跟你一点都不像;再比如报表看到一半,我突然想约你吃一顿日本料理,然后琢磨着你会不会爱吃日本料理,如果你爱吃,我应该带你去哪一家。想着我该怎么约你,想着你又会怎么回答,而你的回答总是出乎我的想象。”维扬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正色道:“我不是想说我干活的时候从来不去想女人,只不过,过去什么时候想都是我能决定的,想的东西也很实际具体。晚上几点吃,吃什么,睡在哪儿,抓紧时间做决定然后让助理去安排。而不是像现在,想的事情很抽象甚至没有目标,还无法控制它肆意钻进我的脑子里。好几次,我不得不停下手里的工作,专心致志地想你一会儿。”

我咧开嘴笑:“我喜欢你‘专心致志’地想我。”

说着,我把手探下去撩拨他,随后用小腹去摩擦挤压转圈。

“你能不能不要误解我的意思?”维扬按住我不让我动,说:“我想的不是这个。”

尽管他在努力控制自己,但是身体给出了最诚实的反应,我贴着他的耳朵说:“还是想这个好,简单实际又有可操作性,比想其他的东西来得容易得多,不是么?”

维扬知道我在有意把话题向性爱上引导,想要再说点什么,我立刻把胸口送到他嘴边,在他嘴唇上蹭了蹭。他看着我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屈服,张嘴含住了我开始吸吮。

我抱着他的脑袋哼哼,很快,维扬松开唇舌,试图把我朝下推,嗓音饱含情欲的沙哑:“该轮到我了吧?你还没有给我用过你这张能说会道的嘴呢。”

我缓缓下滑,直到面对他悸动着的欲望中心,迟疑着。

“快点儿,”维扬急躁地把自己送到我嘴边:“我要看你含着我。”

“我不喜欢做这个,”我抬眼看他,在周围落下轻柔的亲吻,说:“我有心理障碍。”

维扬愣了一下,反问:“难道你从来都不做?”

“从来都不。”我垂下眼睛道:“也从来没有人强迫过我。”

“给我也不行吗?”维扬不肯死心,伸手摸我的嘴唇,撒娇一般地说:“莱迩,你说过你无法拒绝我,我真的很想看。要不,就含一下意思意思?”

我张嘴含住他的手指,维扬舒服得闭上眼再睁开,催促我:“再墨迹一会儿,我可要没感觉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乱动,好吧?”

半逼迫半哄骗的,我被他撺掇得没办法,勉为其难地含了一口。维扬很兴奋,伸手就固定住我的脑袋要往下按,说:“看,不难受吧?再试试。”

我整个人跳了起来挣脱他,抓了衣服就要跑。维扬眼疾手快按住我的脚踝,一使力给我拽回床上再翻身压住我,安抚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

“我不拒绝你,不代表你想怎么样我就得怎么样!”我推开他一些,冷冷地说:“麻烦你放开,我要起来。你一定要做这个,找别人吧,反正你的女人多得是。”

维扬眼神里的温度飞速下降,几乎透出来一丝凉意,问我:“至于么?”

“对你来说?”我绷紧了身体:“肯定不至于,这才多大的事儿,对吧?”

温存的气息荡然无存,维扬一冷下来,四周的空气都似乎随之发冷。我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好一会儿后才松了口气,说:“我不会跟你闹脾气,干那些大半夜的要往外跑之类的事,你也没有义务要来求我哄我什么的。我只是想喝口热水,早点睡。”

维扬松开我起身去厨房,我听到倒水的声音,还有打火机轻轻的发出一声“叮”。很快,他叼着烟回来,递给我一个水杯。

我示意他躺回我旁边来,然后靠紧他的胳膊,就着他的手也吸了一口烟。他一丝不挂地半躺着,坦然大方的让我看他的身体,完全对我敞开的姿势。我悄悄地挤了挤他,他索性张开一条胳膊让我贴进去。

最后维扬一口喝干我剩下的水,揽住我说:“好了,别装受气小媳妇样,睡吧。”

 

(未完待续)

 

28年华 发表评论于
诱人的互动!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哈哈,这个小媳妇儿可不会受气,只会气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