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现象?

打印 (被阅读 次)

话说不清楚是黑格尔的一大缺陷,乃至明明他的现象学是对“现象学”一词的最佳解释,今天世界最权威的哲学网站,包括斯坦福的哲学网站和维基网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henomenology_(philosophy),https://plato.stanford.edu/entries/phenomenology/)在介绍现象学时居然可以只字不提黑格尔的名字!

谁也不怪,只能怪黑格尔自己,谁让他那么大的一个教授,话都说不清楚?一篇试图把传统形而上学与形式逻辑统一的文章被解释为用辩证逻辑取代形而上学和形式逻辑,并因此而误导了世界上百年,结果为此被波普尔骂得狗血喷头,只能怪黑格尔自己话说不清楚!一篇最配得上“现象学”一词的文章,几百年后的权威们在谈论现象学时可以对它只字不提,只能怪黑格尔没把话说清楚!

那么到底什么是“现象”呢?其实,康德已经感受到了这一点,他说我们看到的都是现象,而真实的世界我们是看不到的。这句话没错,而且被现代心理学验证了。可问题是,当时还没有现代心理学,所以,康先生显得不够自信,还花费大篇幅去从逻辑上论证我们看不到那个真实世界。

黑格尔比康德进了一步,或许因为那时的心理学可能比康德的时候又进了一步。黑格尔比康德对于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意识作用的结果更有信心,因此,他就进行了一场艰难的思想实验,实验的内容是反观自己的意识是如何产生“现象”的。

说到这里,我有必要点出本文题目所提问题的答案:所谓现象就是我们的意识让我们知道的外界的状况!因此,所谓“现象”不是外界的状况,而是“被意识包装了的外界的状况”。康德指出了这一点,而黑格尔则进一步考察了意识是如何产生“现象”的,并把它写成了《思维现象学》(Phenomenology of Mind)一书。

但是,黑格尔显然有着画蛇添足而造成他人误会的毛病,他延续了康德所说的“我们看到的都是现象”这一观点并对现象产生的过程进行考察,这是很积极有意义的,但他同时又对康德的下半句话“我们看不到真实的世界”进行了批判,那就莫名奇妙了。因为“我们看到的都是现象”与“我们看不到真实的世界”其实是一回事儿。本来他说话就喜欢说车轱辘的话,搞得别人读不懂,再弄些个一边发展“我们看到的都是现象”却另一边批判“我们看不到真实的世界”这样的莫名奇妙的事儿,就难怪别人几百年后不甩他了。

当然,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他没有想到几百年后的哲学已经堕落到了只挑文章中的关键词来判断文章意思的地步!!!

人们看到他批康德所说的“我们看不到真实的世界”就以为他连“我们看到的都是现象”也不懂了,加上没有一个人读懂他的《思维现象学》“Phenomenology of Mind”在扯什么,所以也就不会把他的现象学与“现象学”连在一起了。

那么,为什么黑格尔会做出明明是已经接受了“我们看到的都是现象”而且费了老大的力去反观意识是如何产生“现象”的,却还要对康德所说的“我们看不到真实的世界”批上两句呢?其实,我琢磨着那就是个人的“ego”在作怪!你如果仔细琢磨他批康德的话,可以发现他的意思实际上是在说“既然我们看到都是现象,你还扯什么真实世界,让人们平添幻想,以为他们还可以通过什么魔法来窥探那个真实世界的奥秘?”,这就好比在世界各地的政治运动中总有人要把话说的比别人更极端更火辣才能显出他在那个运动中的立场比谁都坚定。当时的黑格尔应该就是类似那样的心态在作祟。

其实,除了让后人因此而加重了因为读不懂他的文章而对他产生的误解之外,黑格尔对康德的“我们看不到真实的世界”的批判也因当时知识的欠缺而犯了逻辑的错误:现代科学表明并非所有的人的感官功能都完全一样,有些人确实可表现出一些特异的状况。比如有些人可以生活在狼群中还被选为狼的首脑,有些人可以和很多动物进行沟通,有些人能闻出别人闻不到的气味。所以,并非所有的人的意识产生的“现象”都属于同一集合。这使得黑格尔对康德的“我们看不到真实的世界”的批判不但加重别人对他的误解,而且就他那不要由于提到“真实的世界”而让读者想入非非的初衷也是有着逻辑上的缺陷的------尽管其实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很有道理的。

最后,还是要为黑格尔说句公道话:他的表达能力还是很强的,只不过他的《思维现象学》对思维进行的反观在当时(以及现在)来说应该是一种高难度的科学实验(至少是假象科学实验),因此需要用科学的语言来描述,而他却因当时缺少相关的语言而试图用哲学的语言进行描述因而给读者造成很大的困惑;同样地,他的《逻辑学》在当时来说也是史无前例的,因此由于没有同类的作品可以参照而使得表述起来相当困难,所以那本书的文字也显得很晦涩(还引入了逻辑缺陷,如本博客已指出的);但是,他的其它作品(比如《历史哲学》)读起来是很畅顺的。

当然,虽然黑格尔在研究“现象”是如何产生的以及形而上学与形式逻辑的统一之后有什么共性这些方面做了开创性的工作,并不等于他的工作就是完美的。除了表达方式晦涩这一致命缺点之外,他的内容也不见得就不存在错误。但是,但是,但是,这也不等于说几百年后的人们,大师们,权威们,专家们,可以因为黑格尔的文章的表达不漂亮而读不懂他的文章就把他的文章当空气,也不应该以他的文章不完美来否定他的文章曾经存在过,曾经起过积极的作用这一点!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