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人 我的自述53:在大浪中奋进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打印 (被阅读 次)

游泳与天奋斗

 

 

    暑假来了,三三姐每天在他们爸爸带领下去颐和园游泳,我很羡慕。

    我就问:我能和你们一起去吗?

    她说:如果你妈爸同意。

    我回来就问爸爸,他说可以。并把他的黑色纯羊毛泳衣递给我。他说过去他可以游泳,后来腿老抽筋,就不敢游。他大姐就死于腿抽筋。他不可能教我们游,如果有可靠的人教,就可以去学。三三爸爸是体育专家,跟他学一定安全,不会出事。

    我打开这件泳衣一看是上下联体的,很合身,但被虫子咬了。我自己补好后,就对三三姐说,我爸爸同意,感谢你们愿意教我。如果能带我,我和你们一起去。

     一个下午三点半以后太阳已不像中午那样炎热,我和他们家一起在她爸的带领下,出了西校门穿过稻田埂直插铜牛的侧门。我们都已穿着泳衣,就踩着石头下到水里。她们让我练习在水中走。然后扶着石头学漂。这时他们的爸爸教他们返身,一曲身,脚就蹬这个墙边冲出去。

      我自己慢慢练漂,不久可以漂了。在夕阳西下的时候,踏着归程,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我们姊妹中第一个学游泳的。

     这个暑假他们去游就带上我,三三和她姐轮流来教我,先托着我肚子让我直腿打水,腿不可弯,不可追求水花高。我可以做了,又教我自由泳手滑水,可以做了,但学换气不容易。又改教蛙泳,这个姿势腿手动作难、配和难,但呼吸时头易出水面。

     我又开始先学蛙腿,翻脚掌总也作不好,所以游不快。直到上大学教游泳的王龙生老师也是小哥哥的冰球朋友才帮我改正。但除翻脚掌外我可配合好,也可换气,我高兴之极,至少淹不死。从这时开始就靠自已练了,这个暑假收获真大。

    我家住城里后的第一个暑假,为了向他们多学一点我又打搅他们,住在他们家一周多,巩固了蛙泳,也练了自由泳换气。虽然都游不快,但有两种姿势可轮换游,更安全了。于是我开始练习游长距。在长游中改正姿势。

     后来在城里泳池,我躺在水上,一手抓池边,体会仰游,很快我可松手,不喝水。能漂就可学姿势了。从这时起有了这几种姿势,我可勇敢的在池里、湖里、河里、江里、海里游泳。

    记得在八十年代株洲出差,那时厂里没泳池,厂里人告诉我在一个地方可下到湘江游。我自己一个人在下班后坐公共汽车到了这个地方。这是鱼船停靠点。太阳已经下山,这边是阴面,没阳光,一位老船夫正坐在船上抽烟袋锅,看来他已吃过晚饭,正在休息。

     我就在他面前下船,请他帮我看一下衣服。一下船看水流很急,如果顺水下,就不知要到多远,肯定游不回来,但穿着湿的泳衣是没法上大街去坐公交车返回到这里的。

     我想向对岸游就不会跑太远。开始还可以,越到中间,水流越急,似乎跟本不能往对岸前进。我想奋斗一下,心想毛主席当年可在湘江桔子洲头游,我怎么就不行呢?挣扎了好一阵,实在筋疲力尽,我想如果来个大浪,没劲就会淹死。

    只好往回游,太累了,不可能逆水游,心想就顺水漂吧,能漂到岸边就行,甭管是什么地方,保命回到岸边是第一。顺水漂了一段时间,体力有点好转,我抬头一看,上帝保佑,正在刚才下水的附近。马上朝着这个岸边游,这时才看到那位鱼夫正焦急的站在船边看我。

    我大喘气,心蹦蹦直跳,可算到岸。

    他说:你是我所见最勇敢,向对岸游的最远的。没有一个人可在这里横渡到对面,这里是一个拐弯的河道,水流极快,不能在这横渡。如果横渡必须宽水面,水流缓的江面。我担心你回不来没体力淹死,所以我一直盯着你。

   啊!他太好了。我和他素不相识,他如此关心我,实在令我感动。

   我赶忙说:谢谢。我几乎要累死回不来了,漂了一段后把体力恢复一点,才游了回来。

    其实我太蛮干,太傻,太自不量力了。怎么忘了在江、河,不同地段水流速是不同的。桔子洲头水面宽,才有可能横渡。通过这次我知道我太不知天高地厚,对大自然太轻视了。我应当多请教,要作调查研究,清楚了再下水,不能如此乱来。后来再也没做这种傻事。

     我这一辈子除了在许多国家正规的海滩游过外,在前夫老家四川木洞从没人游过的河里游过,引起当地老乡站在山头看热闹;在钱塘江不是规定的江面游过;在旅顺口的一个非泳区也游过,那水非常干净,极深。为什么总去非泳区游?就是贪图水干净。中国许多泳区,人多的像煮饺子,水脏、游不开。

       总之三三姐搬来后我身体大大好转,学习也变得灵活了,让我一辈子受益,真是感激不尽。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