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骑之旅 (二)

最近迷上诗文,我愿意 用我的诗, 给你一段遐想,片刻宁静。
打印 (被阅读 次)

飞骑之旅 (二)

 

莫笑【原创】

 

        不久就到了水库。这水库在上世纪50年代末动工,1961年建成。坝高30米并留有可再增高17.4米的余地。2015年完成了防地震的加固工程。水库的水经我们停车处旁边的水过滤厂的物理过滤等程序进一步处理后才使用。该厂一天可处理18亿公升的水。过滤厂还处理来自卡皮兰诺水库(Capilano)的水。这水是由在180米深的地下的7公里长的两个直径为90英寸的并行的管路输送并在处理后按重力原理返回的。没想到,在我们经过的宁静的山林的下面竞有这样一个在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水处理工程。

 

 

        西蒙水库是闲人免入的重地,隔着围栏,有一圆木构筑的典雅的办公室。在办公室后面围栏外的一高处,有一木亭。在这可看到水库的全貌。三面都是高峻的、被重重树木复盖的森郁的山峦,如果没有大坝的话,这里应该是一个幽深的山谷。大坝巍然矗立,隔出了一个浩淼的、水光潋滟的湖面。从大坝上方喷薄而出的水,在绿色的簇拥中,如一条条白色的缎带,秀媚无比。别看这么大的一个工程,在细节上的还是很注意的。如亭子旁的一个原木造的厕所,门楣的上方居然镂空出一轮弯月,顿生情趣。

 


 

        Patricia在这与一当地西人闲聊得知,沿河流通向水库的路临时关闭,是由于春天水大时有三座木桥在大水的冲击下发生了小小的位移、水库管理部门出于安全的考虑采取的措施。真走的话,没什么大碍,最近他还走了几次。他还说:“这是真正的温带雨林。”

 

     

     本来还要看三文鱼养殖厂,但已过3点,该厂关闭了,只好作罢。

     在回程的路上经过那个我们曾经犹豫的地方时,为了不留遗憾,虽然过了4点,经队长Patricia提议、大家一致赞成,决定走一趟。就这样,我们大胆地跨过了那个我们曾望而却步的地方。这一跨不要紧,我们进入了一个令我们大为惊叹的林区。

 


 

        林内树木稠密,树上都披满绿绿的苔藓,毛绒绒的。地面上除了我们常见的叶状、灌木状植物外,更有很多蕨类植物,叶面宽大,婆娑。这里空气湿润、沉闷,除了不燥热外,几乎就是热带雨林的感觉。在两棵树上,我们发现了舌芝,比我们在别的地方看到的长得都更有型,更密集、周正。

 


 

 

       林内水源丰富,一公里多的路,有10多座木桥。不远处就是静静流淌的西蒙河,有时听到几声鸟鸣,在潮湿的空气中显得幽幽的,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自然生态。我们知道,树是会交流的,他们的交流,不是由枝叶的摇摆致意,而是在下面,在根系。地下面根连着根,盘根错结,形成巨大的植物社区。老树会给小树输送营养,甚至传送抵御害虫的密方,在其小区内有时还能达到无远弗届的程度。这种相互支持,不仅限于同品种的树。在每个树林的小区内,都会有一个被称为母树的区内树的主心骨。如果不懂,砍伐了母树,对这一小区是致命的。正是地下这一紧密联系的植物社区,支持了上面的让我们叹为观至的温带雨林,在这一小小的局部形成了独特的自然生态,呈现出基因、物种和环境的多样性。我们边骑边看,经常停下来观赏。

 

 

正是:

温林滋苔藓,

曲径跨流泉,

近鸟时幽鸣,

远流常静喧。

 

 

        一路上,Havelook照了不少花。山里的花,朵都不大,不象培育的花,灼灼其华,比较夸张,而且多悠然独处,含珠带露,自有一种灵气,让蜂也消魂,蝶也漫舞。

      幸亏我们及时杀了个回马枪,这一温带雨林为我们的旅程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我们8点才到家。日渐西沉,此行不虚。

 

(在此谨向优秀的摄影师Havelook致谢)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