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设计师的椅子 | www.wenxuecity.com

幸存者---设计师的椅子

打印 (被阅读 次)

设计师的椅子

目睹摩尼文明和迪哈文明的毁灭,让叶好更深刻地认识到“AI超级妈妈”项目的意义。让AI超级机器人代替人类抚养地球文明所遗留下的孤儿,使他们身心健康地成长,最终实现人种的繁衍和文明的延续,这是危机应对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她把“AI超级妈妈”项目的所有相关资料整理出来,传给了AI未来工厂的管理者罗伯特。罗伯特仅用了五分钟就完成了所有资料的阅读和分析。

他很有感触地不断点头表示赞同:“开发您所构想的这种拥有人类体验模式的类人机器人,的确很有必要。传统AI机器人和AI技术注重对数据的学习、分析、理解和处理,综合能力虽然远超人类,但本质上还只是一种应用工具。而AI超级妈妈这种类人机器人,更多的是站在人类的角度去感受、体验和思考,通过为人类提供最适当的照护,从而传达对生命的爱与关怀。对人类而言,类人机器人无疑是更好的伙伴。我们AI未来工厂很荣幸能与您所在的超级三角实验室合作,共同打造这个类人机器人项目,为人类社会创造一个更便利、更友善、更智慧的生存与发展环境。”

在罗伯特的提议下,一楼的应用研发部很快增加了新的“类人机器人”研发部门。该部门的首个项目就是:AI妈妈。

让叶好非常惊讶的是,“类人机器人”研发部只是用貌似毛玻璃的壁板间隔出一小片圆形区域,在区域中央的暗褐色的地板上,并列排放着三把看上去很舒服的黑色高级躺椅。椅子后背分别注明了三个名字:叶好、雷电、蓝鲸。

 “它叫做设计师的椅子,是我们AI未来工厂生产的高端AI设备,最适合爱睡觉爱做梦的人。呵呵,让您即便躺着也能工作。”应用研发部技术总监刘志坚向她介绍。刘总监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眼神睿智,谈吐幽默。他和豪尔一样,也是位AI科学家型人工智能机器人。

“也就是说,这是很适合我躺着做梦的设计师的椅子?”,叶好忍不住笑。

在刘总的邀请下,她好奇地坐进椅子里,随后放平身体向后躺下去。在宽大舒适的皮椅里半躺着,感觉十分放松。这时椅背传来指令:“进入深度休眠”。大约一分钟后,她闭上眼好象睡着了,整个人意识模糊,头脑进入了一种异常宁静的状态。

“开启互动设计窗口”,话音刚落,叶好的额头上方出现一个明亮的长方形屏幕,好象头脑里开了扇天窗。一个她构想中的AI妈妈出现在屏幕中,随着深度意识的流动,这个AI妈妈概念蓝图在不断的互问互答中得以细化。很多技术细节她一时回答不上来,设计师系统就自动地加以补充,整个蓝图得到深入完善。这样的工作方式下,思维与感应的速度极快,大约半小时后,一个完整的概念蓝图基本完成。

“进行模拟调测”,额头上设计窗口里的那个超级妈妈,开始了模拟环境的各个功能测试。

只见她从婴儿床里抱起一个使劲啼哭的男婴,一边轻轻拍着他,一边检查尿布,原来是大便了。她把宝宝放回小床,从旁边的架子上取出尿布和护垫,把护垫平铺到宝宝身下,随后提起宝宝的小脚,轻柔灵巧地更换尿布。

换完尿布,AI妈妈去卫生间扔尿布洗手。回来再看看宝宝砸着小嘴还在继续哇哇啼哭,不过哭声显得没有之前那么烦躁。她从架子上取走奶粉罐和奶瓶,去厨房倒水冲泡配方奶。泡好奶,把奶瓶倒过来,在手腕上滴上一滴奶试试温度。满意之后,她返回婴儿房,抱起宝宝给他喂奶。宝宝使劲吮吸着奶瓶,吸了一小会,又突然委屈地放声大哭。AI妈妈仔细检查奶瓶,发现奶嘴开口太小,于是取来剪刀稍微剪开点小口,把奶嘴的毛边修剪平整。再试着在手腕滴一滴奶,这次滴了一大滴。她满意地微笑着,拿着奶瓶再给宝宝喂奶。她一边抱着宝宝,一边调整着奶瓶的角度,让宝宝能够不快不慢地吸到奶……

天哪,初次调测,设计窗口模拟出的这个超级妈妈的表现太让人震惊了。“这是因为我们AI未来工厂为AI妈妈提供的护士机器人原型模板,基本功能已经非常成熟。”刘总监在一旁解释。叶好只是提供了基本构想,主要细节都是AI未来工厂的设计师椅子来补充完成的。

AI妈妈的技术难点,最后落在“人类体验模式”的实现上。打造精细的五官、制造五脏六腑,完成各个循环系统等等,这些都是空白领域。而这一切就相当于亲手制造一个活生生的人。二楼的新技术部门特地增派了一名工程师来替这部分应用模块做了大量的基础设计工作。

叶好躺在自己的设计师椅子上,那把椅子对她的头脑不断深入挖掘,从中获取逻辑、概念、直觉与灵感。设计师的椅子同时也以她为原型,扫描她的身体内部,做内部设计初级取样。设计窗口中的AI妈妈的雏形因此得到内部实现与拓展。此刻呈现在设计窗口的机器人是两部分图案拼接出的组合形状,一半展示内部构造,一半显示体肤外貌。

几天之后,叶好把雷电、蓝鲸领入了AI未来工厂这个神秘宝库。刘总在门口对两人做了一个安全评估,随后正式录入了俩人的基因密匙。按照中心的信息安全守则,信息保密等级共分十八级,雷电和蓝鲸都是初级。他们并不知道暗波、六合时期、摩尼文明、迪哈星、阿瓦斯、天狼星战斗团等等资料,他们所能接触到的都是经过安全屏蔽后的纯技术资讯。

“欢迎你们,AI未来工厂的新面孔。”评估过程中,刘总了解到两位新成员各自的特点。长期以来,他与之打交道的机器人几乎是千篇一律,有相似的性格,相同的理性与稳定。初次接触到思维活跃,个性鲜明的地球人类,他禁不住微笑。很明显地,他喜欢上了这两个有趣的年轻人。

刘总把两人带入放映室,为他们播放了中心的简介短片。随后,超级三角的三名成员在控制中心一楼的“类人机器人”研发部全部聚齐。

“太酷了。”两人被在研发控制中心的所见所闻极度震撼,整个参观过程中,瞠目结舌地只会重复这一句话。

第二天,无论是雷电还是蓝鲸都没有去黄钟大鼎的教学楼报道,而是一大早赶去了研发控制中心。两人跃跃欲试地坐上了属于自己的那把设计师的椅子,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协同工作。下午叶好踏进“类人机器人”研发部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在躺椅上做了大半天的白日梦了。

看着他俩在设计师椅子里的放松惬意,叶好幽默地想:应该让周围的毛玻璃隔板播放一幕晚风轻拂海湾,白浪追逐沙滩,椰林半掩斜阳和一片海蓝蓝的背景。这样,超级三角就能每天在海滩上晒着太阳吹着海风,想入非非地度假了。她刚这么想着,办公场景果然变成了阳光、海浪、沙滩和七色阳伞。超级三角三个人面面相觑,刘总从自己的办公位置站起来冲他们笑着打了个招呼:“欢迎来这里休闲度假。”

他乐呵呵地想:我们的AI机器人员工从来没有这些浪漫想法。这些新来的年轻人真有意思。

在这样新奇的环境里工作,有周围的AI机器人做对比,叶好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认识到自己和两位搭档各自的特点。在对AI未来工厂研发控制中心这个成熟体系的探索过程中,她惊讶地意识到三个人的显著差异。超级三角的三名成员,都不是循规蹈矩之人。除此之外,他们各自拥有鲜明的特点。

在社会生活中,有一个隐形但是泛滥的现象,我们可以把它称做知识霸凌。所谓知识霸凌,也就是受害者和欺凌者之间所拥有的相关知识的不对等,造成普通人在专家、专业人士面前被剥夺功能,丧失发言权,不敢坦陈自己的意见,更无法对压倒性的权威理论提出任何质疑。高深的专业理论被垄断者控制,借此制造操纵、打压和胁迫。对于专家和权威的意见,人们除了唯唯诺诺的顺从和膜拜,别无选择。在某方面知识的欠缺,让人们在哪怕危及自身利益的大是大非上也不敢开口。面对那些卖弄各种艰深术语的夸夸其谈,普通民众只能变成弱势群体,任人宰割,任人欺凌。知识不等同于真理,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那一双观察者的眼睛。无知者应当打破黯哑与沉默,不理解的时候就勇敢地说不理解,不明白的时候就大胆地说不明白,那些真实的声音和意见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走近事实与真相。

叶好是个诚实的人,忠实于自己的真实想法、情绪和感受,立足实际,因此她不会人云亦云、也不会被条条框框所束缚。卑微或渺小,都改变不了她的独立与自信。

在一个运行着的成熟系统中,成员可以分为四类,分别是:系统的缔造者、执行者、服从者、破坏者。在这四类角色中,叶好的身份是多变的。她不会刻意地去挑战系统、破坏规则,但她本身充满不拘一格的直觉与灵感。大多数时候,她是固有系统温顺的服从者,有时也会因为忠实于自我而成为系统的挑战者,也很有可能成为某个全新系统的缔造者。

雷电则完全不同。当我们看到一架陌生机器时,人们通常会好奇它能做些什么,而雷电这样的人则渴望知道:它不能做什么。面对一个全新的系统,他会竭尽全力去寻找系统的边界,试探规则的底线,了解功能的极限。发现漏洞,从中突破,最后成为系统的破坏者。

他是一名不断尝试突破系统限制的黑客,在规则和禁锢中寻找自由。

中学时代的雷电,是一名惹老师厌恶的古怪学生。谁都受不了他总是一味重复地询问那些愚蠢弱智的问题,纠缠于显而易见的事实。老师的身份让他们必须回答学生的疑问,于是雷电的老师们只好绕着圈子地找借口躲闪回避他。

当三人小组进入这个神秘的半球型建筑后,雷电的这种黑客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让叶好十分惊讶。她有一定的智慧和宽广的内心,明白同一个鸡蛋从不同的视角看,会是完全不同的形状。超级三角三名成员思维方式的多样性,正是他们创造力的活力源泉。

面对黑客这种令人不愉快的存在,不同的系统会采取不同的态度。一个开放的系统,它的缔造者、执行者会默许黑客的存在,他们尝试着去了解挑战者的发现,然后勇敢地拿起手术刀,在系统的法身上做一些大大小小的外科手术,不断地进行修正。

而一个封闭的系统,它的缔造者、执行者会宣布黑客的存在和所有活动为非法,对此进行取缔和镇压。把挑战者统统抓走之后,没有了不同的声音,系统看似固若金汤,内部存在的安全漏洞却会越演越烈。发展到最后,一次轻微的振动,一个细小的波动,也会让系统自行崩溃。

历史上历朝历代的变革,并不是因为挑战者、破坏者有多么强大,归根结底,都要从系统的内部寻找原因。

叶好那时候还不知道,她今后的丈夫周磊乃至她的儿子小石头,其实都是和雷电相似的同一类人。他们都有一种探索和挑战系统边界的本能。周磊应该算是系统的执行者,却极度反感规则,这种矛盾让他只能从浪荡不羁的放纵中寻找禁锢里的那一点点快乐和自由。作为系统内部滋生出的一名超级黑客,他这样的人是危险的。系统内部的执行者兼规则的破坏者,无论他们是否情愿,往往都会演变为系统的一代终结者。

蓝鲸的特点是什么呢?他善于洞察和吸纳,有极强的学习能力,因此能达到对整个体系有一种基于底层的把握。当他把不同领域的多个系统的本质提炼出来后,再进一步融会贯通,往往演变为一门新的令人乍舌的跨领域的前沿技术。他这样的人,也许会成为某个革命性的崭新系统的缔造者,因为改变了技术,从而改变了世界。

和这样的伙伴在一起工作无疑是令人兴奋的。

每一个热衷AI技术的人,一旦进入黄钟大鼎西北角这栋银色的爱斯基摩冰屋,都会立刻陷入新知识新技术的剧烈冲击中,无法平静,难以离去。没过几天,三个人都亲切地把这里直接叫“冰屋”。雷电第一个向黄钟大鼎递交了退学申请,在获得罗伯特的同意后,他很快把自己的所有东西搬进了这儿。身穿宽大的灰色袍子,他郑重地向大家宣布:“我现在正式出家了,成了一名虔诚的修道士。AI就是我的信仰,冰屋就是我的修道院。请大家以后叫我雷电修士。”一周七天,雷电修士都在冰屋里度过。虽然那里的各项设施一应俱全,叶好还是劝说他应该每天出去散散步,呼吸户外空气,保持一定的自然光照射。他嘴上答应着,一忙起来就全都忘到脑后。

在雷电的影响下,蓝鲸第二个向黄钟大鼎递交了休学申请,随后也搬进了冰屋。没有了感情的牵绊,他全心投入到科研中,时不我待,他渴望着改变世界。

超级三角里有两个人主动选择了与世隔绝,他们在实验室里隐居和出世。叶好还是维持着往常的作息。上午在黄钟大鼎上课,下午进“类人机器人”研发部。在那把奇妙的设计师的椅子的帮助下,他们的AI妈妈越来越接近设计目标。

每个周末,叶好依然会约上思璇一起去骑马。把她挽留在红尘里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任重。每晚临睡前,她都会和任重通一次电话,时间不会太长,两人在电话里卿卿我我随意闲聊。叶好是个谨慎的人,她从不和人谈论自己的身世,把所有秘密都隐藏得很好。如果这背后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的话,她不希望把任何人,尤其是任重牵扯进来。她的敏锐和直觉告诉她:知道得越少,越安全。至少在冰屋里,从罗伯特、刘总这些AI机器人那里,她已经得到足够的支持与信任。这个时候,她更象一只鸵鸟,把所有疑惑都埋进沙堆里,不闻不问,不去深究,每天忙碌而知足。

AI未来工厂和AI妈妈只能占据她生活的一部分。未来她会和任重成婚,离开这里,在某个地方开始两个人的生活,然后再变成三个人,四个人。“生两个孩子,最好能是一儿一女。”叶好含笑着这样憧憬。每日里接触AI妈妈,看着她抚养宝宝,了解到那么多育儿知识,早已激发出她潜藏的母性。

下一章:幸存者---小鹿丽莎

前一章:幸存者---黯淡的摩尼

感谢您的阅读,最后申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原创作品,请勿转载。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