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上灰》(4)闺蜜

人生感悟,讲述平凡人的故事。
打印 (被阅读 次)

 

 

(4)闺蜜

 

与王家宝的妈妈杨慧结束视频,张兰找出王家宝以前留的手机号,果然打不通。张兰又给沈丽英打电话。沈丽英是张兰的朋友,通过张兰介绍,王家宝在沈丽英家住了半年,直到沈丽英的父母来美国探亲,王家宝才搬出去。虽然王家宝不在沈丽英家住了,但是张兰寄望通过沈丽英多少能获取点王家宝的信息,否则毫无线索怎么找人?

当年刘朝阳和沈丽英的丈夫孙梦扬同一时间从北京来美国加州留学,只不过刘朝阳拿的是经济系的奖学金,孙梦扬拿的是伯克利大学计算机系的奖学金。计算机专业好找工作,孙浩的导师又是业界大牛,孙梦扬用了五年拿到博士学位,幸运的在加州大学分校找到终身教授职位。

沈丽英北大法律系本科毕业,本来计划来美国读法学院当律师,结果刚来美国就怀孕了。沈丽英怀孕后孕吐反应很厉害,严重到喝水都吐,不得不长期卧床靠打营养液保胎。

沈丽英的儿子Jack过敏体质,湿疹十分严重,沈丽英为了照顾儿子,放弃了学业,全职做了家庭主妇。现在Jack已是高中生,沈丽英每天只有上午有空,儿子下午三点半放学后沈丽英就是儿子的专职司机,接送儿子参加不同的课外活动,家里的客房出租给中国留学生,刚好贴补家用。

张兰家和沈丽英家住的不算太远,不堵车开车只需要半个小时,两人约在一家泰国餐馆见面,一起吃午饭。

她们都是家庭主妇不上班,但接送孩子做家务买菜做饭琐碎繁杂耗费时间,加上要送孩子参加各种课外活动,妈妈们的空闲时间零打碎敲,想天天见面却也不太容易。

张兰打完电话随便收拾打扮一番就急匆匆地出门,家里没米了,也需要买些蔬菜水果。张兰为王家宝的事情临时约了沈丽英见面吃饭,原来中午安排的购物计划只能提前了,还好大华超市离那家泰国餐馆很近,所以张兰必须赶在两人约定的午餐时间之前完成采买任务。孩子两点放学,打出路上堵车的时间,张兰和沈丽英吃饭聊天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只有一个小时。

加州最不缺的就是阳光,六月的朝阳热情似火,似乎试图照亮世上每一个晦暗的角落,原本心情沉郁的张兰,在走出前门的瞬间看见自己精心种植的鲜花绿草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生机勃勃,心情一下子开朗了许多。

张兰想起丰子恺老先生的名言,“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人生旅途,总是要经历高低起伏,每个生命都有其独特的绚丽。只要坚持,活着就有绽放的时刻,哪怕卑微如野草,也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肆意。

张兰不是温室里的花朵,也没时间多愁善感。张兰是个急性子,遇到难题,就想马上解决,拖泥带水,不是她的风格。

大华超市里上午的顾客大多数是家庭主妇,年轻或年迈,衣着精致或朴素,脚步匆匆或悠闲,挑挑拣拣,认真从容......洗洗刷刷,煎炒蒸煮,青春年华流逝在日复一日的琐碎家务里,岁月馈赠她们的是沉静淡然。主妇们以女性特有的柔韧与丈夫撑起小家的一方天地,是一家的温暖庇护所在。

张兰最喜欢逛中国人开的食品超市,因为有烟火气,让她想起国内家乡的菜市场。新鲜的瓜果蔬菜、生猛海鲜,同胞们的熟悉面孔,熙熙攘攘,热热闹闹,让她感到了生之乐趣,也很享受返璞归真的愉悦。年纪越大,她越认同这一句话:我们的大多数烦恼都源自永无止尽的欲望。其实,人最基本的需求不过是一饭一蔬一物一塌一个家......简单平凡而实在。

等张兰买完东西完赶到泰国餐馆,推开店门就瞥见早到的沈丽英端着一杯清凉的薄荷柠檬茶安静地坐在窗前欣赏风景。

这家餐馆的布置简单却清爽怡人,纯白色墙壁,墨灰色的地砖,桌椅是纯粹的丹红,墙上只有几幅色彩鲜明的泰国风景名胜照片,角落里摆放着几株翠绿的龟背竹,风姿绰约的沈丽英置身其中,宛如一幅赏心悦目的画。

宝蓝的短袖衫,白色的棉麻阔腿裤,白色高跟尖头细带凉鞋,翡翠镯子,蓝白相间的圆点薄纱巾,咖啡色的太阳镜,利落的盘发。沈丽英比张兰大几岁,但是张兰觉得沈丽英看上去比自己更显年轻。每次张兰见到沈丽英,或多或少都有点自卑的感觉,沈丽英的优雅风姿,让她自愧不如。

其实今天张兰穿的也不差,Talbot出品的暗纹蓝条的纯棉七分裤配淡滋色的Ralph Lauren纯棉体恤,白色坡跟牛皮凉鞋,简洁大方。

张兰生妞妞的时候才30岁,那时年轻再加上学业繁忙,产后不到一年,身材就恢复苗条。等到生小宝,张兰已是高龄产妇,家里没有来人,也舍不得花钱雇月子保姆,刘朝阳请了两个周的假就恢复正常上班。张兰每天晚上要起来几次给儿子喂奶,白天还要照顾两个孩子料理简单家务,出了月子也有坚持锻炼,但是身材再也没恢复到以前的苗条模样。

张兰生了两个孩子后体重比以前增了20磅,身材丰盈圆润,曾经平坦如旺仔小馒头的胸部也有了迷人的曲线。每当张兰自嘲丰乳肥臀嚷着要节食减肥,刘朝阳总是宽慰她:你根本不胖,有曲线才算女性美,现在的好多女人都瘦的变态了,哪个男人喜欢抱扇干巴巴的排骨?温水煮青蛙,张兰渐渐接受了自己丰满的身材。

张兰虽然不是漂亮夺目的大美女,其实也清秀可人,俗话说的好“三分长相,七分打扮”。张兰的孩子还小,仍处于人生奋斗阶段,而沈丽英的儿子马上要上大学,快到悠哉享乐的时候。沈丽英长在大城市,张兰出生在小县城,两人生活经历迥然,又处于不同的人生阶段,穿衣打扮自然不同,只不过如今张兰做了家庭主妇没有收入经济上不独立,心思敏感想的也就就多了些。

沈丽英做事不紧不慢,张兰大大咧咧,两个性格互补,做了十几年的有朋友,是真正的闺蜜,绝对不是塑料姐妹情,所以张兰在电话里大致一说,沈丽英马上放下手头事跑来赴约。

    泰国餐馆的位置有点偏僻,生意不是很兴隆,快中午12点了,也没几个人,舒适干净不喧闹,最适合朋友们聚在一起吃饭聊天。

张兰走近,沈丽英听到动静,马上摘掉墨镜笑着对张兰说:“我已经给咱们点了红咖喱椰奶海鲜汤,牛肉炒粉,要不要来份炸春卷?”

     “不要春卷,咱们来个炸青椒鱿鱼,好不好?这几天我老公回国探亲,我天天跟孩子瞎混,嘴里能淡出个鸟来,辣菜解馋。”

    “没问题。”沈丽英招呼服务生加菜。沈丽英摘掉墨镜,张兰发现好友的下巴又尖了不少,近看黑眼圈很明显,玫色的口红薄施的脂粉都遮不住倦色。

    “大美人,最近在忙什么?怎么看上去很累的模样?”

     “嗨,别逗我了,美什么美,最近没睡够,我都觉得自己老了,今天早晨,居然发现鬓角有好几根白发,大受刺激,全拔了,哎,岁月催人老,谁都逃不掉。”

     “跟你家老徐夜夜笙歌?”张兰调侃道。

    “哪有,儿子夏季要参加全国游泳比赛,每天早晨5点半到学校训练,我天天早起送他。我一周还有两晚上陪要儿子去Teen Court(青少年法庭)做志愿者,昨天回家的路上遇到车祸堵住了马路,到家都11点了,12点半才睡下,早上5点又得爬起来,你算算,没睡几个小时嘛。“沈丽英说话间抬手罩着嘴打了个哈欠。

    “Jack16岁了吧?可以考驾照自己开车了。”张兰问。

    “儿子当然想开,是我不让他开。上周Jack的一个女同学出车祸死了,据说是车速太快撞到路边的树上,也是家里的独苗。我跟老公商量再等一年,等他成熟稳重些再学开车,最近我知道的几个追尾事故,肇事司机都是高中生,我告诉儿子等他自己攒够了钱再买车。”

    “他一个高中生,哪有什么挣钱的机会?岂不是要等到猴年马月?”张兰打抱不平。

     “你孩子还小,可能还体会不到家长跟孩子也要斗智斗勇,不能光耍家长权威硬碰硬。我这是缓兵之计,就是找个借口再拖一年,省得儿子跟我闹。不过你可别小看,Jack帮邻居遛狗取包裹,到游泳馆当救生员,一年能挣两三千块,攒两年就能买辆二手车,我们计划到时再添点,给他买辆结实点的车。我隔壁老美邻居说她的孩子的朋友,凡是爹妈出钱帮买第一辆车的,没过多久都报废了。凡是自己攒钱买车的孩子,都很爱惜自己的车,开起来也特小心谨慎。老太太的大女儿今年30岁了,前不久才把自己18岁买的第一辆车处理掉,所以物质方面最好别太宠孩子,得到的太容易,不会珍惜。”

    “那是,你看现在来的这些小留学生,互相攀比,穿的用的都要讲究名牌,反正都是爹妈的钱,花起来不心疼。哪里像我们以前的老留学生,都是靠申请奖学金过来的,一边上学一边当助教,自力更生,出来都是业界精英。你说说像王家宝这样的,钱花了,时间也浪费了五年多,文凭还没捞到,还不如不出国呢?”张兰感叹。

     “王家宝到底怎么了?挺老实的孩子,在我家住的时候学习也挺认真,不像是个混日子的孩子,他从我家搬出去住到一个老美家里,据说也是想逼着自己多练英语口语,怎么会被学校开除呢?”沈丽英问。

     “我也不清楚,家里找不到人,才找我帮忙,说起来这孩子也怪可怜的,初中三年经常放学回家的路上被小地痞堵住抢钱,警察都不管。你看看国内网上那些校园暴力,有些画面极其血腥暴力,好怕人。前两天我看到一个视频,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前面跑,后面几个人在追,其中一个举起手里碗口粗的木棒,正对着前头跑的孩子的后脑勺敲过去,当时人就倒了,也不知那孩子最后怎么样,隔着屏幕我吓得都浑身发抖,感觉腿都软了。”张兰说。

    “中国人太多,这类小事警察根本管不过来,美国这边也有孩子被欺负的,看你住在什么地方。我们Jack的学区好,家长孩子老师的素质都比较高,16岁的男孩子,都没见过人打架,更不要说被人打了,加州有些贫民区的孩子,可就没他这么幸运了,更不要说芝加哥底特律的那些黑人聚居区,中学生抢劫杀人都不算新鲜。不过我觉得中国在青少年管教方面应该多向美国学学,比如我们Jack每周去做义工的Teen Court,就值得借鉴。”

    “什么是Teen Court?”张兰好奇。

    “Teen Court是美国民间组织发起的少年管教机构,类似正式审判法庭,但是除了法官由当地的法官,律师,检察官志愿者担任,其他/书记员/辩护律师/陪审团成员都由经过训练的青少年志愿者担任,审判的对象都是当地轻微犯罪的青少年,如果被告认罪,就按Teen Court的判决执行,不走正式法律程序,也不留案底。说白了该组织就是惩戒并预防青少年犯罪,并减轻正式司法机构的工作负担。”

     “听上去蛮有意思的。”张兰对此评论道。

“昨天晚上他们审理了两起案件,一名被告是16岁的高中男生,在公共汽车站卖含大麻的香烟被警察当场抓住。另一名被告是个14岁的女生,在商店偷了一小包价值2.49美金的巧克力。昨天的主审法官是一位退休的老律师,他已经在Teen Court做了17年的志愿者,其他法庭工作人员和陪审团成员都是来自当地的12-18的中学生,我家Jack被派去给卖大麻的当辩护律师,因为那个男孩跟他是同班同学。卖大麻的被告是跟奶奶一起来的,被罚了20个小时的社区劳动服务,到Teen Court做三次陪审团成员,要给奶奶写一封500字的道歉信,还必须在十天内写一万字的论文阐述大麻对青少年的危害性。偷糖的女生是爸爸陪着来的,被罚了8小时的社区服务,到Teen Court做两次陪审团成员,还必须给父母和商店经理各写一封500字的道歉信。”

    “哇,都是当地的学生,岂不是在学校里被传的路人皆知。偷两块多也会被抓?这在中国估计被逮住骂两句也就放走了。”

     “不会,所有志愿者都签了保密协议承诺保护被告的隐私,否则会丧失做志愿者的资格。即使是偷了两块钱的糖,也是小偷,是违法行为。昨天那老法官的最后陈述说的非常好,他和善地告诉女孩子,他一辈子为许多罪犯辩护,最大的体会就是小错不纠正,将来就会酿出大祸,所以他告诫女孩子以后做事三思而行,要花时间想想爱她的父母和自己的人生,要学会自律。”

     “昨天最让我感动的是Jack学校的校长,他亲自来Teen Court,念了他自己写给法官和陪审团成员的一封信,还有一位数学老师为学生求情的信,两封信的大意都是他们认为男生是个追求上进的学生,只是受人诱惑误入歧途。信中也提到男生已认识到错误,在学校按时上课,学习成绩有明显提高,各方面表现都不错,请求陪审团从轻发落......那校长说到动情之处甚至摘掉眼镜抹眼泪,男孩子原本还有些满不在乎,但是看到自己的进步被老师们看在眼里,加以肯定,也感动地掉泪了,老法官对男孩子最后的陈述以鼓励为主,强调人人都会犯错误,但是改了就是好孩子之类的话。”

沈丽英喝了口水,接着感叹道:“不知别的人怎么想,反正我作为家长在旁边听得都热血沸腾了,中国要是有这样的机构多好,防患于未然,给误入歧途的青少年们重新做人的机会,教育引导爱护多于单一惩罚管教。国内现在的情况是人太多,司法机关负担重,对青少年轻微犯罪行为管不过来,放任失足青年一步步走向深渊。当初我鼓励Jack去Teen Court 做志愿者主要是希望他以同龄人的错误为鉴,避免自己犯同样的错误。当然,如果他因为这份社会实践经历将来想考法学院,我也会全力支持。有些孩子在疏于监督管教的环境中成长就容易走弯路。关键在于防微杜渐,家长学校司法机构和社会团体密切合作,将坏苗头扼杀在摇篮里。有报道说美国的Teen Court创立以来有效地遏制了不良少年成长为囚犯危害社会的势头,研究数据表面,凡是设立Teen Court的社区,青少年犯罪复发率比过去降低了6-9%,更不要说青少年志愿者参与其中学法守法等其他积极的社会影响,非常有成效的组织,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中国的法律工作者也能创建类似的帮助教育青少年,造福整个社会。”

    “啧啧,你不亏是学法律出身,说起来头头是道。来,来,我们点的菜都上齐了趁热吃。”张兰知道老朋友先喝汤后吃饭的习惯,站起身麻利地盛了一小碗浓汤放在了沈丽英的盘子里。

     “谢谢,嗯,今天的汤不错,虾很新鲜,你也多吃点。”沈丽英喝了一口汤,正是自己喜欢的口味,眉开眼笑。

     中国人,吃饭的事最大,泰国餐馆的饭菜还是一如既往的精致可口,两个女人细嚼慢咽,吃得心满意足,等张兰放下筷子,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吃撑了。

     “啊呀,我们俩今天见面是为了王家宝的事,结果聊着聊着,差点忘了正事。姐帮忙想想办法,怎么才能找到王家宝呢?他在你家住了半年,你对他的了解比我多。”张兰问沈丽英。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