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经济学所有的心灵美(八) | www.wenxuecity.com

那些年经济学所有的心灵美(八)

破帽遮颜过闹市,管他冬夏与春秋。
打印 (被阅读 次)



博弈论是个好平台。为什么呢?因为它的例子举得好,上来就是“囚徒困境”。囚徒不是正常人,正因为如此,比“经济人”要强。为什么呢?滚俅!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还“经济人”呢,听起来像是高大上,可我一点都不觉得是句好话,尤其是在炒股赔了钱的时候。不如说我是“经济动物”倒更有几分像是在夸人。


任何概念都有历史烙印。经济学起家于资本主义初期,还在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中。经济人这个概念,包含着平等思想,人人都是理性的,有充分的自主决策能力。既然天赋人权,顺便就天赋了经济理性。不需要由“贵人”来指导代理。它是自由经济的逻辑基础。但是事过境迁,在后现代思维下,这个曾经充满自豪感的称谓,被闻出了隐隐约约的歧视味。。。只有理性的人才能做经济决策吗?做错了是不是要被开除出理性的队伍?


这也是一个怎么解释都不对,什么时候都不讨好的经济学基本范畴。连经济学自家队伍里都有怨言,因为经济理论失灵的时候太多,能找到的借口快用光了。怪罪一下人类不理性,倒也不失是个万能灵丹。当初是谁搞出这么个前提的?经济人何苦为难经济人么。。。几乎所有外行都质疑经济人的理性假设。好吧,我承认我现在就是个疯子,居然在网上谈纳什;大多数经济系的本科生在上经济理论课时都是白痴。可我们都是经济人呢!教授,你既做了这假设,就不能再怪我们。


解决这个难题也要靠纳什均衡?答案:可能!因为博弈论的条件和过程都很简单:成本小于收益:Yes;成本大于收益:No。我家黑背只要能点头和摇头,就可以毫无违和地参与到我们的均衡中来。它坐在人群中你都不会多看一眼。正常人能,囚犯能,黑背二哈能,疯子和傻子一样能。


让我们举个例子,从费城旅行到纽约。正常人(理性人)可能会选择走路、开车、坐火车或者轮船飞机等。疯子呢:我一定要造一个光子炮,把自己发射过去。傻子呢,你告诉他纽约在北边,他掉头就向南走了。。。这不都乱套了么?博弈论说,不急。疯子他花了冤枉钱,然后废了三年时间,最终还是被送进了纽约的疯人院了。傻子呢,他能到纽约,只是比别人多绕了地球一圈而已。疯子傻子和聪明人其实一样,只是做事成本有点儿差异。


这也能行?讲理不?是的,好像是有点拐,但这个道理未必比经济人的假设更不讲理,对吧。不对?昨天宋疯子拿来一颗玉皇大帝钦赐的金印,非要卖给我,你怎么作价?不不不不,价格没问题,是你数学学多了。其实你只要比较一下,与到苏富比去拍卖一颗类似的,哪一边更合算一些,就足够作决定了,不必精确到圆角分。这样一来,统一在成本基础上,就可以计算,可以包括进均衡中,或者说:我的模型就能Handle。。。这个词的中文是什么?哦,让我把这些聪明人、正常人、傻子、疯子、半疯子、似疯子,还有驴子。。。都一锅烩了吧。


疯子和蠢货,他们也能做成事,只是他们做同样事的成本要比正常人大。你看,我们已经不经意间给出了疯子和傻子的定义,经济学上的定义。完全地没有人种歧视,没有智力歧视,没有教育歧视,没有理性歧视,也没有残疾歧视。所以,经济学是能够完全不涉及道德伦理来完成分析的。其实经济学一直在偷偷地助人为乐,帮助道德解决难题。只不过在帮忙的同时,把道德的信条基础一起消解了。所以道德不仅不感激,反而格外光火。


也许经济学很委屈,她只是“稍微屈从了一下数学处理的需要”而已。。。但博弈论这次确实有些变本加厉了。总算提上了日程:“经济人”,这个概念即使还没彻底地进博物馆,其“理性”的内裤大可以脱掉了。如果博弈论能成为经济学的基础平台的话。


 


待续。。。。。。


 


常如 发表评论于
写得很有趣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