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了个全专业第一

记下心的历程 纪录当下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的考研路之三

   报了名之后,我才搞清楚,我报考的是哲学所,不是政法系的研究生。我也找到了几位教授的名单,在图书馆找了一些他们发表的论文,然后分别给张教授、王教授和余教授写了信,套套近乎,想弄一点考试范围和复习重点。他们三位都给我回了信,但都是官式的,除了招生目录介绍的,没有更多的东西。但至少我知道了,除了认真复习,没有捷径可走,我必须为考试扎实准备。

   当时,考研究生为五门课程:外语、政治理论课、专业课和两门专业基础课。外语和政治理论课是所有研究生必考的公共课,尤其外语可谓是考研的拦路虎,只要外语过了,大多数人的考研都没有问题,如果外语基础太差,那就尽早放弃吧。因为研究生主要是培养研究型专门人才,看懂外文资料是必须的。我的英语是聋子、哑巴英语,属中等或中上水平。感谢当时的英语不考听力,我的英语通过研究生考试有一搏,属于可过可不过的水平。所以,在复习迎考这段时间,英语是每天都要学的必修课,但也不能投入过多的精力,毕竟是攻专业课的关键阶段。至于政治理论课,由于我是学这专业的,也就基本上放弃复习了。上年考研时,文老师问我复习重点,我当时针对十三大理论的突破,我毫不犹豫地指出,好好弄清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结果考试的论述题果真出自此处。这一年,由于经历了“六四”事件,我还真抓不到重点,不能在此花太多时间,反正基本功还是有的。专业课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哲学原理,由于我是从事这门课的教学,只是教的是公共课,程度要浅得多,也不能在这门课上浪费我宝贵的时间。马克思主义哲学原著这门课,我在大学就学过,当时把它简化为三篇文章:马克思的《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和列宁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当然现在这门课应该覆盖范围更广,但我也没有时间去涉猎更多的原著,只能将大学的资料拿出来重温一下。当时我唯一的想法是,不要出现有关列宁《哲学笔记》的考题,其他原著还可以胡诌一通。最头痛的是西方哲学这门课,它涵盖西方哲学史和现代西方哲学的范围。大学时选修过《欧洲哲学史》,当时觉得这门课很难,因为西方人的思维是同我们有很大不同,很难去理解。主讲这门课的刘老师,为帮助我们更好地学好这门课,专门编了一本书(书名忘了)作为教学辅导教材发给我们。当时有同学为了省下教材费,抵制了这本书,把它退回了(现在想来很不应该,应该尊重老师,尊重他的劳动成果)。可惜呀,我手头除了一本教材外,没有任何辅导教材,所以我在这门课上花的时间最多。至于《现代西方哲学》这门课,大学时张老师开选修课时,我也曾选修过它,只是当时连教材都没有,只有张老师自己编写的一本油印册子。对于纷繁复杂、学派林立的现代西方哲学,这种学法只能骗自己,到现在考研只能去另辟途径。于是我去图书馆找资料,终于找了一本王老师主编的《现代西方哲学》。我把它借回家,如获至宝,花了很多时间,算是把它阅读完了,至于理解了多少,能否应付考试,鬼才知道。

   报考以后一个月,学校开始放寒假了。为了复习迎考,这个春节我决定不回家探视母亲,但心意是必须要回的。我写了封信,说明我不能回家过春节的原因,希望能得到母亲的谅解,并且汇了点钱给母亲和祖母。同时,我还附带寄了点给我那新出生的侄子,以示祝贺。总之,就这样,那一个月几百大毛的工资就不见了,就靠那可怜的年终奖金来过年了。年关将近了,单身同事一个一个地离校回家探亲,在食堂就餐的老师越来越少了,校园变得越来越冷清了。校园里已成家的老师也在忙着准备年货,学校工会给职工发了最后一点年货——鲜鱼。毕竟是一个人第一次在老家以外的地方过春节,赖不住寂寞,我拎着学校发的年货,再买一点手信,我就直奔马田墟的女朋友家去,当然不能忘了那令我头痛且还要花很多时间复习的欧洲哲学史资料。

  马田墟是一个位于郴州市和耒阳市之间、以产煤闻名的小镇。这里虽地处湘南,由于没有高山峻岭的阻隔,北方的冷空气仍可以直灌到这里,再加上罕见地下了一场小雪,这个冬季相当湿冷,人们都在围着煤炉烤火。我的同事,一位校组织部的干事,带他的女朋友回家过春节,顺道到我女友所在的医院拜访。我女友让出了正在烘她在上班返宿舍途中被雪水泡湿皮鞋的火炉。他们围着火炉烤了半个多小时的火,待鞋子烤干之后,他们就起身告辞了。我的女友说:“这哪是来拜访,分明是来烤被雪泡湿的鞋子!”后来,我女朋友发现患有风湿,也怪罪于这次受了风寒。介于同事关系,春节之后,我专程去这位同事的老家拜年,但在他结婚时,给很多同事发了请柬,我却在缺席之列。

   女友的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教师,按照当时填表的标准,也算干部家庭,过年的习俗相对比较简单,所以在马田过春节,我看不出同老家有多大不同,都是大吃大喝,看春晚,放鞭炮。春节过后,女友的父母去走亲戚,我们也借着给她姨妈拜年的机会,回郴州了。

  一周之后,回家过年的同事陆陆续续返校,带来一些家乡土特产,如郴州的油炸类,邵阳照例就是猪血粑粑,但更多的是节日的喜气,校园又恢复了以往的热闹。我没有心情来分享这些,心里一直想着的是考研。开学后,主任为了照顾我的复习,有意把我的课安排在后半个学期,这就意味着考前这两个月,我可以专注于我的复习。这段时间,我的作息时间是紊乱的,别人睡觉时,我在认真复习,别人工作时,我又在睡觉,真可谓是“黑白颠倒”,就连2月14日,西方的情人节的日子,我也是等到晚上翻日历时才意识过来。于是,我连夜写了一封信给女友,祝她情人节快乐。收到我的信,女朋友委实高兴了好一阵。看来女人更多的注重精神,你只要在很细小的地方都想着她,她们的感觉就很好。

  时间这东西很怪,你越需要时间时,它过得越快。 尽管还有很多书没看,可两个月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考试的时间就不知不觉地来到了跟前。这一年的考研由于“六四”事件的影响,推迟到4月份举行。第一堂是英语考试,看到试卷,我感觉不难,特别是阅读理解的题,我全看懂了。我想也许今年的考研有戏。紧接着的专业考试也算发挥正常,唯一担忧的是西方哲学这门课,因为有一道大题是考当代西方哲学有关弗罗姆人本主义思想,我知之甚少,也不敢胡诌,留下大片空白。最后的政治理论课是星期天进行的,还是按照老规矩,我提前半个小时到达考场。可到达考场时,考试已经开始,因为我没有意识到新的夏令时从当日开始实行,结果我的提前半小时变成了迟到将近半小时。谢天谢地,我的迟到不到30分钟,否则,根据考场规则,我被拒绝进入考场。经历了此惊险,事后我曾问起住在我楼上一同参加考试的伍老师,为什么不提醒我,因为前面几堂考试,都是我叫上他,然后一起骑车去。

  一个多月后的5月下旬或6月中旬(记不太清楚了),我收到了文老师第一时间给我带来的惊人好消息,我不仅考上了,还居然考了专业的第一名:总分360多分,英语69的好成绩(对于我的水平来说)。通常录取线为300分,英语为50分,真记不起那年的分数线是多少,因为我压根就不用去关心了,更不像高考的分数是那么刻骨铭心。高考是改变命运,跳农门,考研是百尺竿头更进一尺。87年我的一位申姓室友考研,同年他弟弟参加高考,他曾说宁可自己考不上研究生,也要让弟弟考上大学。但结果是他考上了研究生,他弟弟落榜于高考。但无论怎样,郴州无愧为“天下第十八福地”的称号,在这里我圆了上研究生的梦想。

柳溪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命运真很难说,说不定你留在国内早发达了。
田野maomao 发表评论于
我考研时,政治课也迟到了29分钟,还好老师让我进考场了!要不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会在哪里呢
柳溪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明海蓝天' 的评论 : 谢谢欣赏。也无所谓逆境,只是生有一颗不安分的心,但成功又非一蹴而就。
明海蓝天 发表评论于
写的生动、實在。能在逆境中成長并走向成功很值得驕傲。
柳溪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巍巍太行' 的评论 : 老兄是能人,文学城里亦能人云集。作为一个从大山里走出的放了5年牛的放牛娃,我写这些,只是回忆走过的路,激励下一代。
巍巍太行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柳溪郎' 的评论 :
考研的时候,我的政治课刚及格。但英文,数学全校第一。总分全校第二。本来应该工费留学的,但在大学毕业时要年满21周岁。我大学毕业时才20岁多一点。
教委给了我校十个工费留学名额。满足分数要求的加我正好十个。但因我的年龄不合格,最后退了一名额给教委。
柳溪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巍巍太行' 的评论 : 考试也难,主要是难在我们本科学的杂,什么哲学、经济学、党史、法学、科学社会主义、共运史都是我们的专业,都没有深入,因为培养目标就是中等学校老师,所以,考研时那些课程要自学。但更难的是,体制的条条框框束缚太多,这也不许,那也不给。这不?即便考上研究生,也要戴一顶定向回原单位的帽子。
巍巍太行 发表评论于
没想到您考研那么难!我考研如儿戏,但别的方面难!各人有各人的难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