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崇高我不懂 | www.wenxuecity.com

你的崇高我不懂

无意名利权色,只想弄明白些道道
打印 (被阅读 次)

你的崇高我不懂

大概是我生性愚笨,许多事情,他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学会做好,而我是活到老学到老,照样学不会做不好。

譬如,对崇高的理解。

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坐飞机摔死了。据说是叛国。于是,公社的领导和社员,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前一天还都在热泪盈眶地高唱“敬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立马变了嘴脸,义愤填膺地声讨起“叛徒林彪孔老二”了。

我对叛国啦叛徒啦这样崇高的概念理解不了,倒是觉得毛主席很不够义气。昨天还是自己的亲密战友接班人,怎么隔天就要全国人民把他打翻在地批倒批臭呢?人死了,已经够悲哀的了。我也觉得,我周围的领导们同学们太像阴险的小人,说翻脸就翻脸。于是,从那时起,我就对毛没了好感,更不用说崇拜了。

到了初中,学校的团书记三番五次来要我上团课,写入团申请,争取入团(因为我是班长?因为我的“亲密战友”和死党助手是他的亲戚?因为我父亲是我们学校所在地的书记大队长?我不知道)。可我又犯糊涂了。为什么要入团呢?为共产主义奋斗之类的崇高东西,我理解不了。如果是为了更好地为他人服务,你默默无闻地做,不就好了吗?干嘛要说出来?干嘛要戴一枚闪闪发光的团员的徽章去做好事?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吗?于是我想方设法逃团课。

现在想想,如果当时的团委书记聪明一点,许诺我们上团课时和入团以后,每天给我发一个免费的馒头,我肯定第一个就写入团申请书了。要是能免费发包子,我肯定一天写十遍的申请书。馒头包子,我能理解,我需要。我每天都和大家一样,饿得头昏眼花四肢无力。我知道它们的价值。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我不仅一点也理解不了,还觉得十分的荒唐。

后来又学到,古代的圣贤们要我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说这是读书人的境界。我倒是蛮喜欢看书的,但对这样的崇高我也理解不了,觉得是忽悠人的。真按圣贤的话去做,那人不就得一辈子忧,忧到死,也不能乐一乐?假设,哪天团委书记真的发给我一个免费的馒头,但因为我读了书,我就不能吃,得等到天下人都有了馒头以后我才能吃?于是,我便十分怀疑,圣贤们的崇高,就是想从我手里抢走那个免费的馒头。

再说近一点的事。德州那位徒手夺枪的黑人说,他奋起夺枪,就是为了救自己一命。这样说,好像不很崇高,但我能懂,我能理解他说的和做的。在我眼里,他是崇高的。

前篇文章里我说过,即使施一公教授真的是为了赚更多的钱来养家活口而去了西湖大学,我是能理解的,我懂。我觉得这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崇高。

但他说:“办好西湖大学是我肩上义不容辞的责任。人生为一件大事而来。西湖大学就是我生命中的这件大事,我已经做好准备,毫无保留地付出我的全部心力,以不忘初心、无问西东的务实态度,带着全社会、国家、政府和全体师生员工的重托,使西湖大学成为国家和民族的骄傲。”

我又弄不懂了。我肩上义不容辞的责任”是什么?谁赋予了你的这个责任?“不忘初心,无问西东”是啥意思?每个人的初心都不一样吧?有的人就是为了睡睡地主家小老婆,到皇帝的龙床上滚一滚,才发起革命的初心的。施教授不是这个初心吧?至于说“带着全社会、国家、政府和全体师生员工的重托,使西湖大学成为国家和民族的骄傲”,这样的崇高就远远超出我的理解能力了。我不知道美国有哪所大学是带着这样沉重的重托而成为美国的骄傲的。

你的崇高,我真的不懂。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raker999' 的评论 : 看来,你非常在意我的在意啊。谢谢关心。
braker999 发表评论于
一把年纪了还对文宣的东东这么在意,无论是中美国家级,无论是公司政党,组织还是宗教,文宣的内容都是不现实的极端思想。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你是哪个朝代哪个年代的?我们班第一位入团的就是在初中啊。
可别小看了初中生。当今博士皇上也是初中毕业。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初中有團?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新地-北美88' 的评论 : 活好自己,不害人,就是崇高!赞同。
新地-北美88 发表评论于
我小时候一直有崇高的理想,后来才知道被骗了。人还是尽自己的能力,活好自己的人生,就是崇高。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肥肥乖乖' 的评论 : 是啊,因为社会就喜好这套路,大家就拼命往这套路上走,形成了正反馈(自激)而不可收拾。
肥肥乖乖 发表评论于
因为中国吃这一套 - 既要当XX, 又要立牌坊 :)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高尚,从来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除了思想家。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回复 'OutOf_Africa' 的评论 : 你的话,让我想起了胡主席对日本小朋友说的,是全国人民要我当主席的。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angtsz' 的评论 : 我也想,也许大概可能如此。只是神州大地,十四亿人都在鹦鹉学舌“不忘初心”,连施校长这样的大碗都落在了官话套话奴才话里,不免让人扼腕叹息。
OutOf_Africa 发表评论于
“办好西湖大学是我肩上义不容辞的责任。......带着全社会、国家、政府和全体师生员工的重托,...... 国家和民族的骄傲。” That’s simply not true!他太看重自己了。
施教授能自己把自己抬这么高,跟在美国受过学术训练的一般人真不一样。
Yangtsz 发表评论于
这不难懂。他的初心就是常说的雄心,野心。无问西东,就是要全心全意地干。翻译一下就是我施一公豁出一切, 不管不顾,要办一个世界前沿的大学,留名青史。这是主观动机。客观上为国为民都有好处。只要他是真心去努力,乐见其成。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如果有一天我们受益于别人的崇高,或许会懂。我们不需要崇高,懂得感恩就好。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解释一下,题目里的“你”并不是专指施一公教授。对施教授去西湖,我想我懂他的做法,只是不懂他的说法。就像我懂那些积极要求入团入党的同学们的做法,但不懂他们的说法一样。死脑子的人,认为心里想的口里说的和手脚做的,永远应该是一致的。如此而已。
日本好后山 发表评论于
日本好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更多的钱也好,更多的自主也好,是不喜欢北京的仙境也好,或者是喜欢西湖边上的妹子也好,等等,只要说的和心里想的是真实一致的,便是好的。国内遍地都是“不忘初心”,人人都在说“不忘初心”。恰如鹦鹉学舌。
Rosaline 发表评论于
我理解他办“西湖大学”是否有更多的自主?

我喜欢“窗外细雨”的,“人生百态。人各有志。我懂你的不懂,也懂得施一公先生。”

谁知道?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皇帝家的事,皇帝操碎心,屁民看好戏。到那一天,也许会说,两会呆表,无一是男儿。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胡思乱想起崇祯帝的遗嘱: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 。 意思是:我亡国,固然是因为我德行不足,上天的作对(是指当时自然灾害持续十几年),但也是这些大臣也害了我....。
后人又造出一句“朕非亡国之君,臣乃亡国之臣”。不知未来的某位大大是否也会套用同样的词句。还有“文臣人人可杀”,现在可翻译为“9千万党员人人可,,”,当然最近10年自杀的不少。呵呵。

借宝地胡思乱想一番,都是“满腔热血”惹的祸啊。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我也这么想呢。把全国第一的清华大学办得更好,不是更有意义吗?还有,西湖大学有没有党委书记?校长书记是什么级别?每个班是不是有党支部?是不是党员优先入学?哎呀呀,我这么胡思乱想下去,就离崇高越来越远了。
诚信 发表评论于
“办好西湖大学是我肩上义不容辞的责任。人生为一件大事而来。西湖大学就是我生命中的这件大事”,

难道办好清华大学不是一件更大的事吗? 办好清华大学不比办好西湖大学意义大一万倍? 施一公的逻辑很不通,很难懂。

空话说太多, 狠话说太满, 后悔自烧栈道,落个坐牢结局也有可能。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ightrider' 的评论 : 你的英语,我的不懂!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ophie308' 的评论 : 如果利他,就把那个校长位置让给我吧。保证做得比他好。但我不会说,不忘初心,无问西东。因为我实在弄不明白,这个人人都在说也好像人人都懂的套话,是啥意思。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窗外细雨' 的评论 : 比我聪明!
窗外细雨 发表评论于
人生百态。人各有志。我懂你的不懂,也懂得施一公先生。
nightrider 发表评论于
@Sophie308:

You should read Richard Dawkin's The Selfish Gene. All apparent altruism in biology is the manifestation of the selfishness of the genes.
nightrider 发表评论于
Good article!
Sophie308 发表评论于
也不能完全排除人有时候需要把自己做的事情想得崇高一些,利它主义(Altruism)在生物进化中还是占有一席之地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