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内涵段子”被下架的歌曲《在人间》

打印 (被阅读 次)

虽然曲子是翻唱,但歌词写得震撼入骨,嘉宾闻之动容。

查百度相关词条,确实已经被404了,

在人间(王建房演唱歌曲)_百度百科

https://baike.baidu.com/item/在人间/16049176
Translate this page
会有柏林墙出不去. 一生与苦难做邻居. 伟大时光已夺走你什么. 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 我不哭我已经没有尊严能放弃. 当某天那些梦啊溺死在人海里. 别难过让他去这首歌就当是葬礼. 挂在脸孔上是面具. 流言比刀箭还锋利. 金钱的脚下有太多奴隶. 人心有多深不见底. 灵魂在逃亡无处去. 现实像车轮我是只蚂蚁. 在人间有谁活着 ...

歌词:

也许争不过天与地 , 也许低下头会哭泣

也许六月雪要飞进心里 会有柏林墙出不去

一生与苦难做邻居 伟大时光已夺走你什么

在人间 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

我不哭 我已经没有尊严能放弃

当某天那些梦啊 ,溺死在人海里

别难过,让他去 这首歌就当是葬礼。

挂在脸孔上是面具 流言比刀箭还锋利

金钱的脚下又太多奴隶 人心有多深不见底

灵魂在逃亡无处去 现实像车轮我是只蚂蚁

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

我不哭我已经没有尊严能放弃 当

某天那些梦啊 溺死在人海里

别难过让他去 这首歌就当是葬礼

也许争不过天与地 也许低下头会哭泣

也许六月雪要飞进心里 会有柏林墙出不去

一生与苦难做邻居 伟大时光已夺走你什么

谁能证明你在人间来过

 

go123 发表评论于
中共不怕低俗,甚至鼓励低俗。中共怕的是猪报团结队,中共对猪还是有挺多规矩的。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 是呀,如今连花花公子都见贤思齐啦,哈,其实再不济,把段子玩意看成精神厕所不就完了。:))

阿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哈哈,捷克总统和作家哈维尔,当年就是 低俗堕落的西方摇滚乐的爱好者。这样看来,TG惧怕低俗不无道理。:)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下架理由是低俗,可没准再过多少年,这些东东时来运转,又成艺术瑰宝都说不定,哈,那元曲当初不也是看成不登大雅之堂。
阿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梅' 的评论 :

多谢您雅临点评,说得中肯。

物质生活越丰富,对精神自由的追求就越迫切。

看着90、00后的小段友们开着车围攻广电总局,俺在想,也许中国的资产阶级革命终于露出苗头了,尽管比西方晚了300年。
阿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问候园姐,敲错个字,刚改了。“不肯做幸福的猪必然要付出痛彻心扉的苦痛,特别是在中国。”,赞您的妙评!
阿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加成' 的评论 :

问候加成兄!

我估计习听不到,手下尽是溜须拍马的,他大概自我感觉相当不错,自信满满,根本没意识到包子馅不过是膨胀起来的空气。“王之蔽甚矣!”,几千年走不出的循环哪。

周末愉快!
阿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田间地垄' 的评论 :

揖谢您留言共鸣!

俺们舌尖上的天朝,蒸制(政治)局蒸出大大包子是早晚的事情。。。去年四月,也就是庆丰负一年的时候,俺涂鸦了一首歪诗:

马姓如今改“赵”“钱”,
梦中丝路可通连?
摩登禅让尤堪虑,
尧舜难求五代传。

果然,禅让制戛然而止,庆丰元年到了。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这得有多深沉的痛苦才能写出这么绝望的呐喊。不肯做幸福的猪必然要付出痛彻心扉的苦痛,特别是在中国。

阿留老弟,好久不见!“尧舜难求五代船”的“船”是不是“传”字呀?如果不是,“尧舜难求五代船”是啥意思?
五梅 发表评论于
老一代的人总觉得当代的年轻人生长在物质丰富、思想自由的时代,被宠坏了。其实他们有他们这一代的痛苦。不应该剥夺他们表达内心情感的权利。
加成 发表评论于
“某天那些梦啊 溺死在人海里

别难过让他去 这首歌就当是葬礼”

习某某听到80后与90后唱这首歌,当作何想?
田间地垄 发表评论于
很沧桑、低沉,但很真实。混的差的是这样,混的好的又何尝没有他们的苦恼呢!中国今后就只允许唱“包子大大”了,怎么就出了这么个脑残还当上了#1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