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人圈为何“逢左必反”

冷眼看世界 热心过人生
打印 (被阅读 次)
 

 

很讽刺,国际妇女节在中文世界过成了另一个“消费日”。这个日子的初衷是什么,男人和女人似乎都不这么在乎了。好在还是有媒体在三月八日当天给读者们做了些常识普及教育 —— 三八妇女节是左翼人士抗争和女权运动的产物。

 

有趣的是,就在笔者生活的温哥华,不少大陆新移民正在抗议流浪汉避难屋的安置,其中华裔女性为主力军。她们在抗争的同时,不忘在媒体和微信群组里一口一个唾弃“左派”。中国(或华人世界)的女权运动亦有长远的历史,同样也是左派人士为先锋,当年的左翼若得知自己念兹在兹的妇女同胞百多年后就如此污名化左派阵营,不知九泉之下作何感想?

 

大温哥华地区的流浪汉避难屋问题在技术层面笔者不做“应该安置”或者“不应该安置”的讨论,关键在于部分华裔移民在价值层面的态度。不论抗争团体的对外论述多么强调“我们不歧视弱势群体”,但在他们的微信群组内部的讨论或者私底下言论,都在强调一个逻辑:个体的弱势是因为本身的道德缺陷如懒惰,或者能力缺陷如无能,所以他们弱势的命运可用“活该”总结,于是反对救助他们就在道德逻辑上成立了。而这批人士还有个很有意思的逻辑那就是认为西方所有主流媒体都是“极左媒体”。

 

为什么那么多海外华人会认为主流社会所认知的偏左和偏右媒体都是“极端左翼”媒体?为什么“左”的标签就等同于负面?而价值上为什么鄙视弱势群体的思维方式就那么能得到共鸣?左派是如何被一步步污名化的呢?

 

 

1914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的德国海报(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这些问题笔者也问了周围的朋友,各有各的说法。先谈谈什么叫做“左”,什么叫做“右”。其实这个话题没有想象那么简单,也不是笼统地说左派强调平等,右派强调自由,因为这不代表一个偏左的人不在乎自由或者一个偏右的人不在乎平等。经济的光谱上讲,左派更强调大政府及经济利益分配,右派更强调小政府及保障市场经济自由不受政府干涉。从社会及议题的角度看,左派更强调尊重多元,保护弱势群体与少数族裔,政治上更趋于世界主义。而右派在同性恋,堕胎等问题上更趋于反对,文化上更保守传统,政治上更偏向民族主义。

 

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在有些问题上思想偏左,有些问题上思想偏右,更宏观看没有所谓的绝对性的对与错,而是在具体议题面向上个人的价值及利益趋向罢了。事实上,在西方(在中国也有类似现象)左右是互相渗透的。一个偏左的媒体不会认为应该消灭市场经济,而一个偏右的媒体也认同族群歧视是错误的。换言之,左派和右派的一些价值已经成为了全社会的共识。所以当一些华裔移民认为加拿大和美国所有主流媒体都是极端左翼的时候,不禁要怀疑是否在北美主流偏左和主流偏右的价值对于新移民来说都太“极端”了?而只有“极端右翼”的思维才符合部分新移民对于正常社会的期待?

 

笔友的朋友们有不同看法。一派是文化决定论,认为中国传统儒家的意识形态里面是合理化等级制度的,所以文化上就是几千年的“右翼意识”为主体思维定式。这个思路多少有些五四时期知识分子要打破千年封建社会的逻辑,但同时多少有些逆向文化歧视的嫌疑。还有朋友觉得其实就是屁股决定脑袋。左派政府更喜欢加税,对于华人社区的产业结构来说这是触及了利益,那么经济问题上反对左派那就顺便把左派认同的一切价值都给反对了。类似的逻辑就是因为很多人在同性恋议题上站在保守主义一边,所以一切左派的东西都要反对。这个可能是部分人的现象,但不足以说明海外华人圈那种“逢左必反”现象。

 

政治学普及媒体“政见”的发起人方可成在一次讲座里表达了一个观点:中文世界如此鄙视“白左”主要是因为社会达尔文主义作祟。所谓社会达尔文主义,核心就在于认定弱肉强食是唯一真理,丛林法则本质上不应该受到人为干涉。而社会达尔文主义发展到一定境界那就会出现类似于纳粹德国这样的历史悲剧。笔者认为除了社会达尔文主义某种程度是中文世界主流价值观之一外,还有三个现象要注意。

 

首先,海外华裔移民社区缺乏公民意识。公民意识的关键在于权利与责任对等,以及自身为社会的一份子。所以光展现自身权利,而不考虑自身的社会责任是不行的。华裔新移民选民在做政治表达的时候还停留于“我为了孩子”,“我的房价要跌了”和“我很害怕”,而很少从全社会的角度看这么做是否更节省社会成本及巩固全民安全。事实上,谁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战,但如何将自身利益和社会利益做结合是个值得思考的地方。再退一步说,当其他人某种程度“狡猾地”论述自己的立场符合全民利益的时候,部分华裔移民还在自鸣得意地展现“真小人”式的洒脱。

 

Grace Lee Boggs (1915年6月27日 – 2015年10月5日)是一位美国作家,社会活动家,哲学家和女权主义者(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其二,海外华裔移民社区缺乏历史常识和“历史感”。相信大多数华裔移民是基本认同童工不合理,男女是平等的,华人不该被歧视,雇员不能无休止加班。但这些我们看来的常识他们可能不知道历史上有左派努力的功劳。当他们在某种程度合理化对其他少数族裔歧视的时候,可能忘却了华裔是如何被歧视的。而民权运动对于北美亚裔的重要性。几乎没有人会晓得民权运动里面也包括了像Grace Lee Boggs这样的华裔女性左翼运动先驱的努力。另外,上个世纪后叶,因为冷战和香港局势的关系,海外华人社区里面港台背景人士里面的确有“逢左必反”的情绪。或许而后进入西方的大陆移民,也被这样的标签所影响,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一开始“反左就是反大陆”的意思。

 

其三,海外华裔移民社区缺乏人文学科的逻辑训练。当然学科鄙视链也是个有意思的话题,人文学科本身或许在华人心目中就是失败者的代名词。但实际上,面对社会问题,如果一整个社区都缺乏专业人文学科训练人才的时候,的确容易产生看问题只看表面的思维惯性。“黑人社区就是犯罪率高啊,所以黑人......”。类似于这种不懂得去思考历史脉络和社会政治经济结构对于个体和一个群体影响的思维方式的确在网络上是一种主流。如果一个圈子或社区思考社会问题永远停留在“看山是山”的阶段,那么“逢左必反”也就成了自然。

 

纵观历史,不论左派,右派,还是“苹果派”都有先驱和群体为人类作出贡献。如何理性看待不同的价值体系和意识形态,我们有机会进一步探讨。

作者:赵一昉
本文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ID: ChineseAmericans)。

jndydkt 发表评论于
就是有了LZ这种low 左,华人才逢左必反
jkerry11 发表评论于
赵美心judy chu, 支持华裔细分,这细分表上除了港台大陆等等,还有一个族裔是台山人。
台山,一个广东的小城市,以前从来都没听说过。
就因为她的老公和崽子是这个“族裔”。
抛开左右之分,就说这个华人民主党的典型赵美心,我说她是人渣,各位有意见吗?
飞来寺 发表评论于
“看山是山”是俗谛,你以为“看山不是山”就是真谛,再站高点看,“看山还是山”。
就拿温哥华来说,哪里建流浪汉之家的建设地点之争只是表面现象,为什么从不追究流浪汉是怎么造成的。帅哥市长上台时誓言几年消除流浪汉,结果流浪汉越来越多。事实说明他活在幻想中,药不对症。Homeless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左派理念对家庭价值的破坏,海外华人反对治标不治本,反对庸医乱用药,并非“逢左必反”。最近左派省政府保护省民利益,反对把大温房市搞成国际市场的做法,打击投机,也深获本地华人赞同,哪里“逢左必反”了?
作者以抽象理念代替现实生活,以集体名义代替个人权利,幼稚的书卷气应付不了社会的复杂。
Sam大树 发表评论于
跟风罢了,有川总作榜样。
牵涉到自身小利益,马上就不分左右了
Tern 发表评论于
中肯。这个现象在文学城里就很普遍。
穿越云端 发表评论于
哈哈,老农民说的好。博主这不是给人贴标签是什么?什么叫"海外华人逢左必反"? 海外华人反的是那些明显不合逻辑,祸国殃民的政策。比如大麻合法,毒品注射屋,奖懒罚勤的福利,大肆引进价值观不合的所谓难民。
ahhhh 发表评论于
左派讲逻辑?笑死个人了。
左派最擅长的就是贴标签和煽情,这篇文章就是个好例子。
大号蚂蚁 发表评论于
NZND。出来混总要还的。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
东升公社 发表评论于
博主说到点子上了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华裔大多数人混到了高收入阶层,政治上只能跟右派混。左派相当于抢别人的东西,把homeless shelter建在稍有钱一点的中产阶级边上,而真正的富豪根本动不了。我自己思想上是左派,但很理解他们为什么投共和党。博主的分析,说实话,太肤浅了。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左也好,右也好,各有各的烦恼,如再扯上肤色信仰,那就更乱了,看看下面链接就明白了,至于华人嘛,中港台来的本来就不一致,不说也罢。
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18/03/nation-of-islam/555332/
老农民说两句 发表评论于
作者说话居高临下,一付脱胎换骨后的高等人形象,可惜,附图上的三只手是白人,拉丁裔和黑人。唯独忘记了亚裔。大概细分后就更不用记住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