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贵州过年记 | www.wenxuecity.com

童年贵州过年记

打印 (被阅读 次)

刚刚发的那篇文章把老公看哭了。倒不是我写得有多感人,冬天天气不好,又过春节,我觉得可以理解。我还是写更欢快的记忆吧,那就说说小时候过年的事吧。小时候最喜欢去外公外婆家过年,家里人口多,哥哥姐姐弟弟好多人,过年特别热闹。

在妈妈的家乡吃年夜饭有个习俗,就是年夜饭钱在厨房的窗口用一根长长的竹竿放一串几百挂的巨长的鞭炮,谁家鞭炮声长代表来年越好,所以这串鞭炮大家都是很舍得可劲儿往长了买。放了这串鞭炮就是像全世界宣布:嘿,我们家开始吃年夜饭了哈。这个项目当然会让所有的小孩都特别激动,胆小的我就算再怕鞭炮也会和姐姐弟弟处在窗边看舅舅们和哥哥们放,那时候就觉得特别自豪。现在想来这就是仪式的魅力吧。

冬天天气冷,那时候家家都有个火炉,火炉上摆个铁板子可以冬天当桌子用,菜放在板子上吃饭久了也不会凉。我以前特别喜欢趴在火炉的铁板上写作业,特别暧和,当然也有坏处,吃完饭,暖呵呵在那趴着写,写着写着就睡着了。好,接着回来说过年,平时的铁板子平时吃饭是大小合适,可是一旦过年,一大家子人吃饭可就太小了。人民的智慧是无限的,舅舅这时就会拿出过年专门吃饭的大铁板架在火炉上,一家人就可以暖呵呵的围着吃年夜饭。

外公外婆在的时候,过年大家聚得齐,人多力量大,每次都是大席面儿二三十个菜摆在桌上特别气派,外婆和舅妈们都很能干很会做菜,平时不常吃费时费工的菜都会出现在饭桌上。红彤彤的辣子鸡,余香满口的腊肉香肠,糯软的小米炸,喷香血豆腐,爽脆的折耳根,米粑,我最爱的清香满口的蛋卷,鲜香的盐菜肉,还少不了浓郁软滑的夹沙肉,当然肉这么多,最后一定会有一盆萝卜排骨汤和一碗青白碧绿的青菜豆腐。记得有一年过年,外婆没有蒸很多腊肉香肠,因为想着菜多也吃不到那去。结果上桌的时候,外公说怎么香肠这么少,好吧,我规定一人只准吃两片。小舅舅马上说不要这么小气嘛,我的两片让出来,你们想吃多吃点,三妹姐马上也说我的也让出来,大家都纷纷说让出来,外公也就作罢。于是我默默的吃了好多片香肠,现在想想那个味道,那才叫香肠啊,真是香啊。

年夜饭后大家一家人散在家里各个角落,有看春节联欢晚会的。弟弟那时还小,哥哥也很激动,终于有比他大的哥哥们一起跑进跑出放鞭炮。有打麻将的,我不怎么会打贵州麻将,但我居然现在还能依稀记得很多麻将口诀,虽然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啥意思-七八一十五,拿起不用数,十一,三家拿归一,一十三,两把就抓干,一十七,直接拿隔壁。我想我能记得这些口诀,一是语言太可爱生动,二是在我脑海里它们代表过年的热闹。而我喜欢抱着外婆家里那只大白猫给它梳毛。

我喜欢妈妈家的过年不仅是年夜饭,而且因为年过的特别长。过年的时候,记不得是年前还是年后了,我的老胖哥,光黔哥会叫好多力气大的同学到家里来打糍粑,我更喜欢叫锤糍粑,真的是锤啊。就是好大好大一个大石缸或者说石碗,然后把蒸熟的糯米放进去,用好几根很粗的木棍把糯米锤成糍粑。哥哥们用打糍粑是一件力气活,先要把糯米用粑锤揉烂,才开始轮番上阵反复捶打,直到糯米变成黏黏的糍粑为止。打糍粑看起来很简单,其实是一件又费力气又考技术的差事,不过还好我们家大哥哥多。打糍粑是很欢快的,我和哥哥,弟弟喜欢在旁边守嘴吃,刚打出的那个糍粑真是人间美味。把锤好的糍粑包上炒熟的红豆沙,就叫包豆粑,也可以把糍粑做成扁扁的圆形,放在簸箕里渐渐变凉变硬,就可以长时间储存了,想吃的时候可以烤,可以炸,甜的咸的都好吃,最喜欢听烤糍粑烤泡了破了发出的噗噗声,那是冬天的声音,也是过年的声音。所以后来我在美国吃到日本的点心红豆大福的时候,我心说这不就是包豆粑嘛,只不过小一点,软一点。比起冰凉的大福,我还是更喜欢吃热乎乎的包豆粑。我和哥哥同样喜欢的吃的不多,他喜欢吃花菜,我不喜欢。我喜欢吃皮蛋,他好像不咋喜欢。但我们都喜欢包豆粑。

以前还有土灶的时候,手巧的小舅妈还会给我们烤红薯吃,一边烤一边教我们小孩子猜谜语,千条线万条线落进水里看不见,一块白石头掉进锅里头,童年的歌谣全记住了。虽然我现在也会用锡箔纸包着红薯在烤箱里烤,可是我还是觉得小舅妈用火钳从土灶里夹出的红薯更香。过年时间多,我最爱的还有米豆腐,最喜欢看舅妈推米豆腐的样子,米豆腐被推的一弹一弹的,舅妈小心异异,像在对待一件艺术品,我喜欢这种特别温柔的感觉。米豆腐,佐料丰富,我记得有辣椒,蒜泥,姜末,葱花,腐乳,炸黄豆,脆臊,折耳根,哎,这么多佐料不好吃也难。记得有一年,我大概9岁,弟弟四岁,三妹姐给我们买了一碗米豆腐,我们俩守着一碗米豆腐吃,弟弟吃一块我吃一块,太辣了,弟弟的鼻涕都被辣出来了,滴出来好大一截,然后他又吸回去,再滴出一截,他又再吸回去,如此反复。米豆腐好吃,自己的弟弟,我觉的很自然,一切完美。这时刚进来大舅妈,吸着气啧者嘴忍着看我们俩吃了一会儿,压着脾气说道:这要不是我们家的孩子,我就丢出去了。你给我过来,把鼻涕醒了再吃,你这个当姐姐的完全看不到吗。我很无辜的回答:醒了还有,吃完一起醒。

我的亲人们非常想念,过年愉快,健康平安。我的下一篇可能还要写,重庆,成都,因为我的亲人五湖四海。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