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打朝鲜,至少要到2018年(中):公司式思维的运用

1. 就社会热点问题发表看法; 2. 介绍澳大利亚的市场和投资机会。
打印 (被阅读 次)

内容要点:

1. 此文首要目的:通过讨论朝鲜乱局,再次测试和检验本人的国际投资环境分析新方法,即H公司式思维。

2.  目的之二:把对朝鲜半岛局势的分析作为我写“新时代的大国关系及国际投资环境”系列文章的引子。

3.  解释:为什么美国要打朝鲜,至少要在2018年1月下旬以后 

--------------------------------------------------

(接上期)

本文的目的是,通过对朝鲜半岛局势的分析再一次验证我自己总结的“H公司式思维”(后面有解释)。近两年,我通过对多起重大事件进行预测,初步确认用我的H公司式思维对国际投资环境(政治变革及稳定性等)进行预测不但结论非常准确,而且方法极为简单,特别适合于有公司工作经验的朋友。

另一个目的是,将对朝鲜局势的分析作为我的“新时代的大国关系及国际投资环境”系列文章的引子。“新时代的大国关系及国际投资环境”这一议题有助于当今企业界人士认识国际投资环境即将发生的新巨变,有利于海外投资决策。

1. 写此文的背景

很多认识我的朋友看到我近两年来写一些关于国际时政评论的文章,都问我是不是已经改行?我的这些朋友绝大多数是企业界的,在他们看来,我对时政的点评及所写的国际时政评论文章太准确、太有见地了。

其实最近两年来,我是通过不断发声或写文章对世界时政进行预测和评论,以便测试自己对国际投资环境的分析能力——检验我30年来积累的企业经营经验,并将这种企业经营经验和阅力运用于国际环境分析中……

很多年以来,我一直坚信大型企业的经营管理与国家的管理技能是完全相通的,这对中国企业家和企业经营管理人员有极其重大的意义——他们只需要花很少的时间开启思路,就可以把自己在国内企业工作积累的经验直接运用到国际环境,这样就能很好地适应企业业务的国际化、海外投资项目等。近两年我做的就是检验企业经验在国际问题上的运用。

另外,我认为当今受人欢迎的文章,大多数都属于“以小民之心度总统之腹型”或“瞎子摸象型”。表面看,这些文章也都是在摆事实、讲道理、有逻辑、有推理,其实这些文章不但

结论是错误的,而且在方法论上也是错误的。

因此,上个月当我看到全球主要媒体都在热议美国三大航母汇集朝鲜半岛、12月4-8号美韩两国举行史上最强大的空中联合军演“警戒王牌”、中国在中朝边境建设难民收容站……很多媒体都认为美国将于2017年12月18日到1月中旬(即从金正日忌日12月17日起,到金正恩生日1月8日前后)展开对金正恩的斩首行动……我认为这些媒体文章的预测和判断完全不顾组织(包括公司、国家、军队)运作的基本常识,不仅滑天下之大稽,而且是在消费大众,误导读者,谋杀大众的宝贵时间。

于是我赶忙于12月17日发了文章《美国要打朝鲜,至少要到2018年(上)》,文中对朝鲜局势提出了三点预判。由于我的文章运用的 H公司式思维方法与众不同,是全新的思维方法和视角,需要一些简要说明,文章篇幅较长,因此我将文章分上、中、下三部分(三次)完成。我先在文章(上)把我的结论的三个要点发表出来锁定12月18日至1月20日这个时间点,然后再写中、下两部分。

2. H公司式思维

什么是H公司式思维?H公司式思维,指集团公司(大型公司)顶层的经营管理方法和技能,比如公司战略制定、产业投资项目论证、项目实施、组织变革、风险管理、绩效考核和干部考核,也包括董事会与经营班子的君臣斗等方面。H即high,指公司的高层/顶层。

在公司管理理论中有一种大家熟悉的说法,即“管理一家大公司就如同管理一个国家。”我想做的事就是把这个说法颠倒过来:“管理一个国家就如同管理一个大公司”或“理解一个国家就如同理解一个大公司。”所以,我的“H公司式思维”其实就是“管理一家大公司就如同管理一个国家”这一公理的反向运用。

 我写这篇文章的第一个目的,也是最根本的目的是,通过讨论朝鲜乱局,再一次测试和验证“H公司式思维”在国际投资环境分析方面运用的有效性,向读者展示如何抓住川普政府本质特征、不被乱七八糟的非关键信息(甚至是非相关信息)所迷惑的新的分析方法。

 我的文章今后将陆续在《公司式思维》微信公众号上发表。我想向大家介绍这种全新的分析方法,即“H公司式思维”。

H公司式思维的运用及检验

我从2016年起就将自己过去30年的工作经验运用到重大国际时政分析与预测中,并取得很好效果。比如,2016年我在当时全世界都把川普视为奸商、调戏妇女的流氓、希特勒式的人类公敌,舆论一致认为川普不可能胜选。而我运用H公司式思维推断出川普是一个美国非常罕见政治家型人物(改天换地的革命性人物)。2016年2月—11月8日我不下10次在我读研的校友微信群(340多名校友)中发言,断定选民会选择川普为美国总统,可是屡屡得到的是不赞同的声音,并多次发生热烈争论。我为此还发表了文章《美国大选:政治家战行政管理专家》。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连美国政坛元老、前国务卿基辛格都说“我原来以为希拉里会赢。”我的判断和推论一旦出错,以后怎么好意思见老熟人、老同学和校友?他们都会怀疑我的思想甚至人品有问题,不然怎么会一再坚持在340人的校友群中把一个奸商流氓小丑说成世界第一强国的未来总统?嘿嘿,现在还真有点后怕。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看我2016年的文章《美国大选:政治家战行政管理专家》。

又比如,2016年6月下旬,也是在这个校友微信群,我对万科王石与宝能姚振华控股权之争的准确判断。我在澳洲,不在中国,这事对我而言也是国际时政问题。当时宝能姚振华(第一大股东)联合第二大股东华润集团反对万科管理层引进深圳地铁集团。华润集团是著名央企啊,众人都认为代表资本力量的姚员外已经胜券在握,王石被赶出万科已成定局!但是我说:“事情没这么简单,还有重要角色没有出台!”众人不以为然。我与众人争论了一个多小时。事后证明真的还有两个狠角色后来登台了:1.恒大地产的许家印;2.中国证券会。这是我运用H公司式思维的另一实例。

 

3. 作为写“新时代的大国关系及国际投资环境”系列文章的引子

新时代的大国关系是我2018年想谈论的议题之一,也是我运用H公司式思维对国际投资环境进行分析的一个大作业。

这个作业的来源是,2016年11月9日(北京时间),也就是川普胜选总统当天,一个企业管理微信群的群主邀请我和他的微信群朋友们谈谈川普上任后的大国关系。当时我没有响应,其原因在稍后的文章再细说。

我认为对“新时代(2017年以后)的大国关系及国际投资环境”的讨论极有意义——与中国企业家、大中型公司和投资经理们交流有关海外投资环境分析的角度、方法和心得,有利于与希望向海外拓展业务的企业家及企业高管们一同活跃思维。

 

4. 我的H公司式思维推论:美国要打朝鲜至少要在2018年1月下旬以后

为什么说 美国要打朝鲜至少要在2018年1月下旬以后?我在《美国打朝鲜,至少要到2018年(上)》中说过,读者都不可能猜到我的推论方法。因为广大读者多年以来习惯了读“瞎子摸象法”或专门“以小民之心度国家元首之腹”之类的误导读者或纯娱乐读者的文章,真的不可能想到有我这种“怪人”想到的怪异而简单、有效的方法。

下面我简述我的方法和逻辑。

 在下文中,我主要是运用到组织变革与新项目领导班子建设所需时间、公司战略制定及实施等公司管理的元素进行思考和推理。这是抓住川普政府本质特征、不被乱七八糟的非主要信息所迷惑的最根本的观察预测方法。

第一层面,我先假定川普从任总统之日起就下定决心要消灭金正恩。

这样就能最简洁地分析出上个月全世界的媒体都在日本媒体的引导下瞎起哄。

在假定川普一定要消灭金正恩之后,我要思考的核心问题是:川普作为一个新领导,他适应组织(公司、企业、政党或国家等)需要多长的时间?规划及准备这梓重大的决策需要多长时间?

下面分3步简单描述我的推论。

第1步,判断打朝鲜这一事件重大到什么程度?

我认为这是目前全球国际事件中最重大的事件。因为它涉及美国、中国、俄罗斯和日本这全球最大的四大强国切身利益,它是从根本上改变世界格局的最重大事件。美国当年反恐、打阿富汗和伊拉克等等事件的重要性都不能与打朝鲜相提并论。

如果打朝鲜,那将是从1955年越战以来近62年来全球最重大的事件!(从1989年苏联解体事件的性质与此不同,不是国家间发生的事件。)

这是我推断美国政府在朝核问题的逻辑起点。

第2步,推断川普为运作此等世界历史性大事最少需要多长时间作准备?

2017年1月20日川普上任总统,川普为运作此等世界历史性大事,就从他上任总统算起,最少要1年的准备时间

试想一下,一个集团公司领导班子的构建(磨合)没有半年以上的时间根本进入不了好状态。

再看我国的国家机构,从北京调一个干部去某地当一个市长都要先让他当半年或一年的副市长或副书记,当年派朱镕基去上海当市长就是这样。如果是当国家第一领导人,这个准备期可能长达5年。因为这个新的政府第一领导人要构建一个全新的政府。

现在看川普,一个政治素人,没有从政经验,不但没有政治人脉班底,还反传统,是一个类似于靠反革命政变上台的新总统。川普政府是逆美国政治潮流而动、以美国两党主要势力为敌,更是自上而下撕裂美国社会。这样一个公众认为极不得各路精英(上层建筑)人心的“奸商政权”、草台班子,在干全球62年不遇一次的历史性大事之前,不筹备一年半截是无法上阵的。

所以,那些写文章说川普会在2017年12月对朝鲜动手的作者,一定是认定川普是个老糊涂、疯子。不过,我倒是认为疯的不一定只是文章作者,可能还包括一部分读者。

 

第3步,如何考察川普白宫“班子建设”的进程——用什么作为考核指标?

读者都知道什么叫班子建设吧?我们只要象公司考核业务一样对川普白宫班子建设的进度进行考核,就能知道白宫的班子建设进度,从而大致知道它有条件指挥全球性重大战争的时间点。

我们用什么作为考核指标?我看的是川普对约翰·凯利的任命。

2017年7月底川普任命前海军陆战队上将约翰·凯利接替仅上任189天的普利巴斯出任白宫办公厅主任(又称白宫幕僚长)。关于这一人事任命的意义我就是写两三千字也不过分。在此我不多写。此文我只说两点:

第一,2017年7月底,当时的白宫办公厅主任普利巴斯和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几乎同时“辞职”,按川普的说法,他们两人是“平等的合作伙伴关系”。也就是说约翰·凯利实质上是接过了这两个人的担子。第二,美国从1946年设立一职以来,从来没有军队将领担任过这一职务。我们是否能从这个任命嗅出一些什么?

另外我想,如果川普要干定点清除金正恩之类的超级大事,至少也要给约翰·凯利等一众白宫要员半年以上的时间协调国内和国外关系。约翰·凯利是7月31日上任的,半年之后也就是2018年1月31日!

如果再考虑到开战之前川普可能需要取得韩国政府的同意,而韩国总统文要寅很可能是希拉里或奥巴马式的总统(以后的文章再细说)……; 或者川普还想在国际和国内占据道德和正义的制高点;或者利用上兵伐谋之类的计策,那么,肯定还需要更长的考虑和准备时间。

经以上分析, 我就凭川普2017年2月上任、2017年7月换白宫办公厅主任这两个硬指标(2件事),不再需要其它信息,就能断定美国打朝鲜至少在2018年1月20日以后,这是万无一失的推断——不需要看什么美军三艘航空母舰、240架飞机汇聚朝鲜半岛,不需在意金正恩不接见中国特使、中国主要媒体说“我们已经尽力了”、中国俄国联手反制、中国在中朝边境建难民收容站等泡沫性信息——我们就能断定日本带动全球媒体炒作的美国于2017年12月18日对朝鲜动武完全不合逻辑,荒唐透顶。

 

我的推理方法很简单吧?我不用在意和收集那些看似重要,实质上无关宏旨的信息,很省事吧?

如果我再有第4、5…步,再选择多几件白宫发生的重要事件作为考核指标,结果就更精确;这就相当于数学思维——找出(根据)各种不同的约束条件建立一个线性代数方程组的思维方式……。我写得有些偏题了,打住。

 

第二层面分析: 解决朝核问题有多少种选择?最好的选择一定是对金正恩动武吗?(待续)

请看下回:《美国打朝鲜,至少要到2018年(下):朝核问题有多种选择》

 

 

 

 

旅行者-jas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前面的回复第3点出差错了,现补充如下:

3. 再说一点,如果我说得不对请您包涵、原谅——您说的那种写作思路应该是写论文或给某单位写有偿报告的思路。那是按别人的要求写,是为了交作业或领取酬金而写,但那种套路不合适我这种文章的文风(没有报酬、不是为了学术目的),也不合适我要表达的思想、逻辑和目的。总之我觉得,写作思路应该与内容(思想)和目的相呼应。
也来凑热闹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至少要等到2108年比较靠谱。
旅行者-jaso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您好,感谢您的留言。让我作三点解释:
1.关于美国会不会打朝鲜?——我在前一文的开篇“要点”里已经有说明:平解决和战争解决的概率大致相当,即各占50%。请看《美国打朝鲜,至少要到2018年(上)》
2.您的建议很好,以后我会另外写文章谈我对“美国在什么状况下会向乡朝鲜开战”这个问题。这是我正在考虑“新时代的大国关系及国际投资环境”系列文章所要考虑的问题之一。
但是我不能按您的建议(令人信服地)先讲明白“美国在什么状况下会向朝鲜开战, 然后才回答什么时间会打” 。因为,一方面这样写的工作量会很大,文章也很长;另一方面这样写完全也不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我不是为了学术、不是为某一组织写报告……。我已经明确写了我 写此文的2个目的:(1)向读者介绍我自创的论证方法(H公司式思维);(2)作为我写“新时代的大国关系及国际投资环境”系列文章的引子。也就是说,您的目标和我的目标不一致,所以我展开的写作思路与您期盼的思路必然会不同。
那么我要做的事是按标题写,只要不跑题、能达到我设定的2个目标就OK。 对吧?
3. 再说一点,如果我说得不对请您包涵、原谅——应该是写论文,或给某工作单位写的有偿报告的思路,那是一种规定套路;但不是我现在这种文风(没有报酬的),也不是我要达到的目的。暂写到这。
再次感谢您的关注、您的建议!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您首先需要说明的是,美国会不会打朝鲜,或者,美国在什么状况下会向乡朝鲜开战。
然后才需要回答什么时间会打。

没有谈论第一个问题,谈论第二个问题没有实际意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