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园烟雨迟(4)爱情是一个个遗憾

记录人生 记录爱情 记录美好
打印 (被阅读 次)

 

第四章   爱情是一个个遗憾

 

              毕业后几年竹青感觉总算脱离书山苦海,挣脱束缚肆意遨游的感觉。投行的工作身体上累了点,但精神是自由富足的。高薪的工作也带给她自信独立,可以彻底把日子过成自己想象中的模样,不再受任何人的摆布,父母爱人也不行。

              她买了个7万迈的二手车,没事可以拿钥匙就走,心态变了,这个城市似乎也对她展现了更多面的精彩;在最贵的林肯公园区买了个1 bedtownhouse 复式小公寓,周围环境也是没话说,靠近十几亩地的绿植森森的动物园,靠近沙滩阳光大花园,靠近美食、shopping mall、剧院,博物馆,靠近各种消遣娱乐,夫复何求?拎包入住就马上开始一段幸福生活的即视感。而这一切都是靠她双手赚来的,想想自己当初人生地不熟,孤身行走天涯,如今终于有些回报,怎能不让她油然而生自豪感。

 

         在这个城市她也认识了很多人,有很多好友,不知不觉中已熟悉很多家餐馆的主打美食,了解需要买chic的手袋衣服要去哪家小店;对艺术博物馆里的画如数家珍;对建筑大师Frank Lloyd Wright的设计理念和作品熟到比他自己还熟;很清楚带第一次来的国内亲友一定要去Millennium Parkcloud gate;两日游三日游亲子游该如何安排最值;很了然今天某个区又出了什么新闻,最近有什么特展什么音乐会。。。。

        就这样似乎一点一滴得,她和这个城市有了某种联系,好似一颗干枯的漂洋过海的种子,无所谓,反正落到哪是哪,最后却不经意间,已经把根扎进了这远方。一点点生根发芽,肆意生长成为鲜活开心的小树,这个远方成为一个她叫做家的地方。

 

       年轻的心又总是骚动奔放的,廖少逸总说她简直过着疯子似的任性放肆夜生活。如果难得有不用加班的周五,竹青、安恪、Claire夫妻俩、同事Julia和男朋友,偶尔还有另一个美女同事小C 多数是混迹于各家酒吧,party,或是参加城里各种有趣又奇特的活动,女生风姿绰约、性感撩人,男士光鲜绅士、幽默感十足,一个个海聊开怀大笑、喝到爽就再换一家,直至凌晨,乐此不疲。如果更难得等着她的是个悠闲周末,十有八九竹青补觉三两个小时,还要马不停蹄去赶某个早间航班,各地旅行,颇有种时不我待、不及时挥霍怎么行的不管不顾。

 

       至于serious的感情,虽有遗憾,但总不至于凄惨,她和安恪好了,照Claire的话说不试一下怎么知道鞋子合不合脚,可别相信一见钟情、你不是我的type之类,那是另一种歧视和偏见!不服请参考Pride and Prejudice!”.

 

        他俩也算共同从让人又爱又恨的学生时代过来,竹青在投行,安恪在麦肯锡咨询,相似的行业也有共同语言,两人正正经经拍拖了一年,约会,看电影,泡吧、看剧、滑雪。。。共同逛超市买菜做饭,偶尔喝高了竹青也会在他家里亲密过夜。

        可只有一件事,竹青从来都是独自一人,旅行。她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似乎只有在路上的她才是最自由如风的,她不想勉强自己去迁就任何人、磨合任何事。

她自己的家也很少让安恪留宿,同样的,只是她觉得,这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天地。

           廖少逸倒是蹭过她家几晚沙发,多数是感恩节或是圣诞节时,不过和一个脸皮相当厚、又是柔道黑段的男人讲道理,她实在是心塞沮丧,就随他去了,全当是可怜这个家伙,装穷人装过了头,又被某个白莲花伤到了的玻璃心,最关键他还带来了煮饭老阿姨的一桌好菜,私藏的美酒,她又何必和自己的胃过不去。

 

            日子就这样有惊无险,直到一个感恩节前晚,安恪突然心血来潮,想念竹青,十一点多又折回去找她,车刚在她家前的block停稳,远远就看到了廖少逸,睡衣睡裤抱着手臂,站竹青楼下抽烟,这个他认为总是冤魂不散、横亘在他和竹青之间的讨厌鬼。尤其这讨厌鬼还比他有钱有势,有颜、有型,怎能不让人气短,竹青当然总说两人之间就是纯粹友情,无他。可年轻男女之间有友谊吗?尤其和竹青这样的大美女?年轻肉体?除非那男的是瞎子他就信!

 

       看着廖少逸大摇大摆进了竹青家门,他的心一沉,当晚他一夜未眠,在车里心灰意冷坐了一宿。

第二天他看着还有些睡眼朦胧的竹青挽着廖少逸走出来,抑制不住,冲出来和竹青大吵了一架。竹青解释半天后来也沉默了,他已经在心里判定了她俩有奸情,说什么呢?他来强制性下判书,又不是来听解释的。

最后竹青怔怔看着他,不敢相信一直以来都是温柔体贴的安恪,这样粗暴无理的一面。

廖少逸拉过竹青欲走,让她不要理这种疯子,更是激起了安恪千丈怒火,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唇枪暗剑

看着安恪明显不敌,她又气廖少逸越发给她添乱。

最后看她赌气说:你们吵吧,我走还不行嘛!

两个人才噤声停手。

安恪,我今天要去San Francesco ,飞机快来不及了,有话微信上再说吧

安恪怒指廖少逸,高声质问道 你和他一起???

廖少逸无语得向竹青摊手,讽刺得对她说:呢啲咁噶货色你边度择番来噶??没脑咯?(翻译:这种货色你哪里捡回来的啊?怎么没脑的啊?),我什么行李都没带,看着像去度几天假期的吗?

没有你慌什么?谁知道你个孙子有没有早放进车里?我告诉你,你TM离青青远一点!我才是她男朋友!

“What did you just say? You piece of shit!” ,大概都是气头上,两个人又动手推推搡搡。

竹青拉也拉不住,最后也头疼不已,无奈得说了一句:打起来会有人打911的,警告你们了哈,看着也没人听到,叫的出租车又来了,她心一横随他们打去吧,反正老娘度假去了,打出人命也给老子撑着!回来再死!

 

       不过四天的假期让竹青清醒了不少,她感觉同安恪的感情还是缺少了点什么,似乎像是可以让飞蛾扑火的那股原始蛊惑的东西,别人也许觉得这不重要,可她不是别人,就乘此机会分了吧,她做下那个劈腿坏女人的角色又有什么所谓,对她只是名誉上一点点损失,拖越久对他伤害才深。不如就此放手,各自寻找自己的幸福,毕竟都还年轻。

 

想来Claire的话不全对,谈恋爱不似买鞋,试不得,一旦试的过程有一方用情过深,你再说不合适?伤害已经造成。

 

回来后也许是安恪刻意回避,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一如既往还是对她很好。可竹青不能再自欺欺人,决定放弃了就不可以拖泥带水,一个周四,她约了安恪参加Adler天文馆的after dark活动,

原本看星星应该很浪漫的事,结果心不在焉的两人一直很少交流。隔岸观着繁华都市灯火阑珊时,竹青犹豫不决想开口,没想到安恪示意她不要说。

带着祈求似得问她:青青,我知道你今天一直想说什么,但你可不可以先听我说完?

竹青点头。

 

安恪依着栏杆,幽幽得眺望远方的湖水,黯然说道:那天你走后,我也没心情在那再待下去了,心里难受,跟那行尸走肉一样的心态,什么都无所谓了,你不爱我了,死都无所谓了,一整天东西也没吃,狂开了三个小时,停下来坐在一个小公园呆呆得看了一小时草,就又开三个小时回来了。

青青,你不知道,我开回来的路上睡着了,前一天一晚上没合眼困的,你知道我当时的绝望吗?

幸亏睡着的路段是乡间小路,开到路边去了,石头颠来颠去把我震醒了,我醒来一个激灵,赶紧急转方向盘,车又马上冲向马路上,幸亏当时后面的货车有自动停车功能,没有的话我早就。。早就死了

 

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儿,竹青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好,准备好的分手说辞也狠不下心再说出口。

除死生外,无大事,在这个沉重话题下,什么都显得无力,矫情。

我很庆幸你没事

青青,你知道我当时一闪而过什么念头吗?

竹青摇头。

我就想着一定要和你结婚一起生活,我放心不下你一个人

我也知道你没有那么爱我,起码没有我爱你那么多,可我不在乎,让我站在你身边喜欢你就行

竹青看安恪坚定的眼神里有泪光闪烁,不禁有一丝动容。哪个女孩不希望有这样一个优秀的男生对自己情深如此?

在竹青愣神的空档,只见安恪已经单膝跪下,手捧一枚小小的红宝石钻戒,明晃晃在她眼前,伴随着周围看热闹人群的喔声、笑声、口哨声、评论声。。。

我知道那件事是我误会

安恪紧张到极点,直接切入正题大声说道:嫁给我!竹青,我会给你幸福的!相信我

许是周围的浪漫气息感染了她,突然感觉生活可以如此美丽,而多个人一起欢声笑语也未尝不好。第一次竹青想到也许她还可以有自己的家庭,有一个小宝宝,她会给他全部的爱。

竹青接受了安恪的浓浓爱意,两个人在众人的祝福声中紧紧拥抱。

 

 

御宅的风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开花落_CA' 的评论 : 感谢阅读和夸赞
花开花落_CA 发表评论于
爱情是一个个遗憾!写的真好!
御宅的风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湘雨潇潇2018' 的评论 : 额。。 连载小说,此前还有1、2、3集。请读,另廖少逸只是留宿一楼沙发,两人没啥,而且两人还有另一层关系,以后会写道
湘雨潇潇2018 发表评论于
这女人太随便,不能要。小说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