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二部berry指南:川西荚迷

打印 (被阅读 次)

2. 川西荚蒾(David's viburnum)

川西荚蒾(学名:Viburnum davidii)是中国特有的植物,分布于四川境内海拔1,800米至2,400米的山地,在国内尚未由人工引种栽培。

可是早在19世纪六七十年代, 一个名叫Jean Pierre Armand David 的欧洲人在川西发现了它,将它引为园艺花木。为了纪念他,川西荚蒾在西方被称为大卫的荚蒾(David's viburnum)。从此,这个在荚蒾属中最低贱的品种被广泛栽培。它们是一种常青的地被植物,有效抑制了杂草的生长。

川西荚蒾的外表形态在荚蒾属的植物中也是很奇特的,植株大约一米多高,枝叶茂盛牵牵扯扯,织成一个“拱顶”。革质的叶片狭长,叶面上有三条清晰骨感的叶脉,整片叶子大约10厘米长,如一枚暗绿色的飞镖。是否可以用它来做暗器,直刺敌人的心脏?

它的白色小花非常朴素,几十朵上百朵团成一个扁扁的花盘,淹没在暗绿色的枝叶间,一点也不张扬。但这种卑贱的植物可以生存在最阴暗的角落,不挑土壤,一到春末,即使气候再恶劣,也照常开花,如雪的小花用最一身素白耀亮了丑陋的世界。望着它,你的内心是否有一点点的感动?

最吸睛的是它的果实,小小的椭圆形的,一簇簇挂在枝叶顶端,闪耀着金属特质的蓝黑光泽。果实从夏天一直挂到来年的春天,是鸟儿们的美餐,也是萧瑟寒冬里一道美丽的风景。你可能错过了川西荚蒾的芽和花,却绝不可能错过它的果。川西荚蒾是否可以代表一种迟来的爱情呢?至少,它让我想起劳伦斯的那首《迟来的爱情》:

“我不知道爱情已居于我的身上:/他像海鸥一样来临,以扬起的双翼掠过悠悠呼吸的大海,/几乎没有惊动摇曳的落日余晖,/但不知不觉已融进玫瑰的色彩。/它轻柔地降临,我丝毫没有觉察,/红光消隐,它深入黑暗;我睡着,仍然不知爱情来到这里,/直到一个梦在夜间颤抖地经过我的肉体,于是我醒来,不知道是谁以如此的恐惧和喜悦将我触击……”

川西荚蒾还有一个非常独特的地方:它是雌雄异株的。据说雄花与雌花有些许差别,可是谁也无法用肉眼分辨出来。为了让它结果,最便捷的方法是一次性地买上几株种在一起,把它们稍稍修剪一下,就可以整成一排郁郁葱葱的篱笆。

爱情会开花,会结果,什么时候开花,什么时候结果,上天已经做了最好的安排,只是分个早晚而已。只有单纯执着的男女才会等来迟到的爱情。就像当初我们买来一堆雌雄难辨的川西荚蒾,悉心栽下,看着它们开花后,不知是否能结果,于是还要耐心地等,甚至想方设法招来蜂蝶为花儿授粉。直到有一天,枝头开始冒出青色的小果实,我们才终于确定:幸福来了。

为了这一天,我们已经等了好多年,也许还要等一生一世。

小三儿她姐 发表评论于
清新好文, 存下来细细读。 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