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二 明月几时有 风定落花深

爱到深处,才明白“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打印 (被阅读 次)

二 明月几时有 风定落花深

自从呱呱坠地有记忆的那一天起,黄悦一直生活在北京城里的西城一栋四合院里。老四合院离繁华的西单大街不远,大概是几百年历史了,青石板路磨得很光滑,胡同两旁都是砖瓦四合院。有些已经老旧了,斑驳之余,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偶尔有讲究的人家也在院里金属防盗门雕花窗之类的大肆改装。
 黄悦七十年代中出生在北京,祖籍江苏常州。从小学她就是一个不言不语的安静的小姑娘。偶尔与姑姑们的孩子相聚,发出稍微出挑一点的声音,就听到非常低沉的声音:“悦悦”。悦悦马上退到后边悄悄地看着爸爸。姑姑赶快搂住小女孩,说:“大哥,别这麽严厉,把孩子都吓的胆子小了。”大哥却说:“响鼓不用重锤。”
 悦悦爱学习,高中毕业开家长会时,老师送她一个外号-——考试专业户。初中时考上了北京八中,后又保送本校高中。高考时,她考上了清华。后来作为交换生去了瑞典。虽然也是独生女,却锻炼出独立自主的性格。二十一岁。没教过男朋友。她喜欢古典音乐,爱读西方古典小说。英语很出色。数理化也过硬。就是没有美貌。长相一般。单眼皮,小鼻子,小嘴。可取之处就是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
悦悦在清华完成大学本科,计算机软件专业。就去澳洲悉尼大学继续读硕士博士。也开始寻找自己的恋情之路。。
 本以为美好的花语开启了一段梦幻故事,却未想到绽放的是痛苦与折磨; 是瞬间,那缕笑,渐渐转成淡淡的涩意,同样是瞬间,她的鼻尖微微一酸,忍了半天都忍不住眼角几乎无法压抑的抽搐般的痛。她低下头去,自嘲,怪不得有人说,一过二十五岁,就算人不老,心也会快速苍老。
当姑姑从墨尔本打电话问她怎样时,她的回答:“姑姑那边有没有合适我的男朋友?”让姑姑吃了一惊,以为打错了电话。“何时悦悦变成如此的饥渴的想交男朋友了?”
悦悦完成她在澳洲的学习,拿了博士学位。却忽然觉得人生没有一丝趣味,拿了博士又怎样?钱多了又怎样,最终还不是一个老姑婆?她后悔在自己花样的年华时,为什麽不考虑身边的是否有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后悔为什麽自己如此不修边幅,没有一点女人味?她埋怨父母对他终身大事不够关心。其实她忘了,无论妈妈还有爸爸都劝她先交了男朋友,再一起去澳洲。那时,她是多么得不屑?她是独立女性,甚麽都靠自己。但如今,她是多么需要一个伴侣,一个可以与她一起走完这条人生的路。婚姻对于悦悦来说就像一扇门,她很渴望走进去,可她必须找到打开门的钥匙,这把钥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在遇见张岫江之之前,悦悦一度觉得能够修得正果的爱情是限量版,而她,拿不到号码牌。
这时小姑姑给在北京科学院的大姑姑发出警示,请她给这个侄女介绍个男朋友。天不负人,在悦悦拿到澳洲国籍后,回国探亲时,大姑姑介绍她一个日本定居的中国医学博士,他们相处了三个月,彼此觉的对方就是他/她想要的Mr, Right and Miss. Right 于是他们决定闪电结婚。那年,悦悦三十一岁张岫江三十三岁。之后悦悦暂时留在国内,找了一份工作。她的先生张岫江继续回日本工作。不久传来了黄悦怀孕,竟然是龙凤胎。张岫江在悦悦生产时回到国内,两个娃娃出生了,悦悦的父母帮忙照顾。
张岫江从此日本中国两边跑。转眼五年过去了,孩子们该上小学了。悦悦的父母帮助带着孩子回到澳洲。孩子虽然出生在中国,但是,妈妈是澳籍,所以孩子也是澳洲人。张岫江也以丈夫身份从日本移民到澳洲。
黄悦,这个北京姑娘,是一个幸运儿,她不仅找到了那个对的他,也把自己的生活过得丰富多彩!愿他们全家在澳洲快乐幸福!

lilac_北美77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她没有交过男朋友,自己认识,有时容易上当。所以长辈介绍还是好办法。谢谢清漪园君。新年快乐!
lilac_北美77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riteItOut' 的评论 : 谢谢WriteltOut君留评。谢谢建议和意见。大概我对语言的研究不够深刻。一定努力学习。问好。新年快乐!
WriteItOut 发表评论于
很有意思的博文。谢谢分享。一些反馈:为什么选一个不伦不类的配图?故事的女主应该很知性,而图中的女人很野性。似乎与中国人搭不上边儿。另外北京姑娘的语言应该很京腔,不会说出:“姑姑那边有没有合适我的男朋友?”,而应该是:您那儿有没有......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长辈介绍的还是靠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