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欧游漫记(五) 永恒的罗马 (三)

打印 (被阅读 次)

因为我们错过了古罗马竞技场旁边到罗马废墟的入口,而是沿着废墟的西南方向转,所以我们是从国会山旁边的入口进去的。这个入口不是很明显,很容易错过。从卡拉卡拉浴场出来就有些累了,沿着街道走了一阵子有些搞不准是否走错了。看到附近一个广场上停了旅游大巴和出租车,我们就想省省力气座出租到罗马废墟的入口。和一个出租司机说了我们的打算,他说我们就在附近,几分钟就走到了,不需要打出租。我们谢过他就继续向国会山方向走,果然没多久就到了。天气有些热,加上又走了很多路,胃口就不很好,除了喝水,冷饮什么的也不想吃。

正面的建筑是国会广场上的元老宫,在新宫和保守宫之间。现在是罗马市政府的办公地。罗马的市长可以在工作之余隔窗眺望古罗马广场。

中间的雕塑是马可奥来里欧皇帝骑马的铜像,据说这座雕塑是罗马骑马铜像中保存的最好的一座。只不过它是复制品,真品被存在新宫的博物馆里。这个广场最开始是由米开朗基罗设计并建造的,所有的设计细节包括几何型地面的铺设。工程浩大费时,直到17世纪才由其他的建筑师完成全部的工程。

从国会广场的入口看到的古罗马废墟。同样,这个场景在不同的场合,时间,以不同的方式看到过很多次了。最记忆犹新的一次是在十五,六年前,当年读研究生时,同事到罗马旅游后制作了PPT,并给组里的同事们作了一个讲座。许多照片我都记不清了,但唯有古罗马废墟的照片一直深深的留在我的记忆里。当时就在想自己亲身站在那里会是什么感想呢?不过那时的学生签证,学习的压力,和到欧洲的费用,使得我们根本无暇考虑出国旅游。即使后来工作了,费用,签证都不是问题,但假期和其他的各种事情的限制也让我们不能随心所欲的计划出行。也许正因为来之不易,所以才能心存感激,倍加珍惜。

此时真到自己亲眼所见,回想当年的画面,震撼,激动的心情是很难描述的。照片左手处是塞维鲁凯旋门,有三个拱道,建于公元203年。后来的康斯坦丁和提图斯凯旋门的设计都受到塞维鲁的影响。塞维鲁凯旋门是塞维鲁皇帝为了纪念自己的两个儿子,卡拉卡拉和盖塔两次战胜波斯而建的。他的二个儿子曾一起统治古罗马,后来卡拉卡拉谋害了自己的亲兄弟,并将所有盖塔的痕迹统统抹去。这片废墟无声的见证了古罗马历经的千年历史沧桑。

拱门上方的浮雕细节,那时的雕刻工艺已经非常考究了。

清晰可见的拱门顶部的浮雕花纹,我常常在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们现代人的审美比古人有多大的进步呢,无论从美学的角度,还是从几何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可能太深刻,或是太肤浅,抑或太沉重,还是留给哲学家,或是美学家们,或是历史学家们去研究吧。我还是只管自己欣赏好了。

这片废墟的故事太多了,每一块砖,每一片残石,每一节断柱,无一不记载着古罗马曾经的辉煌。如果我们能把每个细节所记录的故事描述出来,那我们可以称得上是古罗马历史的专家了。

维斯帕先和提图斯神庙遗址,这个所剩无几的几根圆柱是用来纪念古罗马皇帝维斯帕先和他的儿子提图斯的一座神庙。维斯帕先是古罗马四帝之年的最后一任皇帝,他结束了罗马的内乱纷扰,并积极的和元老院合作,整顿,重建社会秩序,整理财政等举措。他过世后,他的儿子提图斯得以顺利即位。

凯撒神庙始建于公元42年,在罗马元老院追封凯撒为神之后,他的养子屋大维为了纪念凯撒而修建的爱奥尼柱式的建筑。凯撒是第一位被神化并尊享伺庙供奉的罗马公民。他的火葬地点就在神庙旁边,至今还有人在他的火葬地献花祭奠。

科林斯式的佛卡斯圆柱建于公元608年,是用于纪念拜战庭国王佛卡斯的。柱顶的佛卡斯镀金雕像在他被杀之后也被销毁了。这座废墟真的是古罗马的兴衰,战乱的纪念册。

这座只剩下三根圆柱,一节屋顶的,半截墙体的建筑就是建于公元前3世纪的灶神庙的遗址。庙内供奉圣火因为罗马人相信灶神圣火和一个城市的命运密切相关。

一个不知名的遗迹。

一座无头的半身雕像,但是看上去像是女性。

好像是有关灶神什么的介绍。

古罗马广场最东面,紧邻竞技场的维纳斯和罗马神庙。据称这是已知古罗马最大的神庙,是由颇具建筑才能的哈良德皇帝于公元121年开始修建的。神庙崇拜幸运女神维纳斯和永恒的罗马。

从维纳斯和罗马神庙前看古罗马竞技场。

在国会广场上从高处看到的古罗马废墟和远处的竞技场。

"Rick Steves -- After several dozens visits, I still have a healthy list of excuses to return"  

甜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谢谢来访,你的描述非常准确,我一直在找一个词来描述它而不得。
甜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ilovefriday' 的评论 : 谢谢!非常同意!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罗马真是有气派,而是是阳刚之气。
ilovefriday 发表评论于
罗马,读她千遍也不厌倦。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