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尼泊尔行---徒步珠峰大本营和其他(六)

没有一定的套路,随时的杂感
打印 (被阅读 次)

五)向前向前进,走进大本营!

咳,昨天高兴一切顺利得太早了。夜里一直没有睡好,乏力口苦喉痛还有点小咳嗽,怕是中招受了汤姆的传染,真是不能有猪队友啊!早上起来,赶紧要了柠檬姜茶放了好多的糖,第一希望把这可能的感冒捏杀在萌芽状态第二是因为没有食欲不想吃饭但是走路需要能量,干脆吃糖直接上能量了。

今天的目的地是洛波切距离不远海拔上升也就几百米。途中经过一个玛尼堆群,这是建了意在纪念在登山中不幸遇难的夏尔巴人和登山者,包括著名的高山向导斯考特·费舍和罗伯特郝尔(他俩去于1996年那场著名风暴中)、登顶珠峰10次的巴布·次仁·夏尔巴等。那儿也有为纪念好几个中国人在不同的攀登努力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而建的玛尼堆。我们在那儿停了一阵,对这些人们/英雄缅怀唏嘘,好些人走得真年轻!我们已经开始接近昆布冰川,这时普莫里(7165米)已知在我们的前方像是引路。在她的右方,可以看到 林阡(Lingtren, 6749米)和昆布子(Khumbutse, 6665米)雪峰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大家走的比较悠闲,几步一停乱摆浦士各种拍照,直到吃中饭处。这个茶屋是这一路来差不多很贵的一个了,一个巴掌大的炸油饼(当地叫作西藏面包)也要400卢比。吃完午饭后例行的又是上坡,这时一段比较陡的爬升,好在有时间,我们的步幅比较缓慢,一点也不吃力,也能从容欣赏前方的普莫里和近距离地膜拜Nuptse的锯齿般的山峰们。两点一刻我们就到了洛波切。 为了调动我们的积极性(其实不需要),导游还带着我们花了四十来分钟攀dao到右面的一座小山峰上,遥遥地指向那大本营所在之处。看上去不是很远的样子麽,可是导游说,明天你们就知道了,走起来还是要五六个小时的。明天咱们就要去大本营啦!啦啦啦啦啦!

我们又开始游说导游,从EBC下来后,我们再去卡拉帕莎看金色的雪山:日落照在珠峰上。这样我们后天就不起大早忍受寒冷去看日出了。这时大家基本上都同意去看日落,他们也看到了那些澳洲队友的美照,不用我多鼓动都想去看日落。同时几个年轻的还说要明天看日落,后天看日出。此时导游说,咱们现在说还有点早,要等到明天到了EBC以后再看当时的身体状况和天气情况,因为山里的天气很难预测,有人今天就没能去看日落因为山上起了云遮住了太阳。如果我们从EBC回来的够早,且天气许可,就可以歇息一下登卡拉帕莎看日落。看导游松口了,我们很高兴,就照着看日落的打算了。我还煞有其事地将所有可能想到的神祗祷告了一遍请他们帮忙,明天务必好天气。这儿茶屋的火炉没有木炭好烧了,是用的干牛粪饼取暖,所以到处是淡淡的干牛粪的味道,闻惯了也还好,只是稍有些呛。晚上如常花了750卢比买了一暖壶开水灌起来暖手脚。

这两天我们已经到达了快到5000米的高度,这儿的氧气含量只有海平面的百分之五六十。我们的肌体呼吸氧气供给大脑运作想事儿,胃肠运作消化食儿,肌肉群运作有劲儿,可如今没有这么多的氧气供给,尽管这出来爬山大脑不需想事儿(睡不着的时候别论),可是每天吃完了饭就走路,那点氧气忙着供给大腿肌肉走路顾不上肠胃,那么肠胃就不大愿意了。我的还好,仅仅是抗议,不要再吃东西,表现为一直感觉饱,还有打嗝排气,而其他就有人感觉恶心想吐种种,还有拉肚子的,不一而足了。糟糕的是,这山上的各个茶屋,尽管菜单都是玲琅满目,可是做出来的东西都是一个味道,大家都够了。开始做精神聚餐想着下了山回到家要吃什么。既然不想吃东西吃不下也就吃的少,那爬山走路还是需要有能量的,现在外界的能量跟不上,肌体就消耗自身的储存了。首先当然是各种体内储存的糖原,如今血糖原肝糖原是肯定没有了,那么就消耗肌肉糖原和肌肉蛋白了,自己就感觉着我那些二头肌三头肌在变小,哇哇哇!当然也开始慢慢地消耗储存的脂肪,感觉肚子上的肥膘层也在往薄的趋势走,裤腰变松,这倒是正能量,当然我还是不要减重的,减成个干巴老太太有什么好看?!所以当下为了明天的成功要补充能量!只是我发现这次可真的是感冒了!我已经有多年没感冒头痛了,以为自己就是金刚无敌百毒不侵的有木有!!!可这一夜鼻塞咽痛鼻涕喷嚏不断如抽大烟的一般,很是难看难受有木有!还有口干舌燥一直得不停的喝水一直的睡不着几乎一夜折腾的没睡有木有!这感冒使得我更加的不想吃东西,有木有!

第二天早上起来,可真冷的可以,发现我的水袋吸水管居然都冻住了,因为我没有从里面喝水忘了把水吹回去! 在火炉旁暖了好久才化冻。为了今天的成功,我喝了一杯加了好几大勺糖的柠檬姜茶(这儿的糖可真的不甜),吞了一颗800毫克的处方Ibuprofen, 当然加上diamox 。早餐要了一份油饼,也就是他们称的西藏面包加煎鸡蛋饼,这时目前唯一还想着有点食欲可以吃的东西,可只塞下去一半。不管它了,反正怎么着也要走到EBC。餐厅里,咳嗽的声音此起彼伏,看来病的不少。那个宾州北部来的凯丽,因为必须得和汤姆合住一室(房间不够)自然也是被传染了,也是咳嗽鼻涕不断。但是大家都是一个信念,咱们要走到EBC,一定的!

因为今天的路程远,六点半吃饭七点就出发了。这一路基本上就是走在了那昆布大冰川之上。前方还是那宏伟的普莫瑞雪峰雄立,右手是靓丽的Nuptse闪着银光,而高傲的珠穆朗玛时不时地会从众雪峰中探出头来看看我们,一路风景无限!只是这冰川上遍布沙石,常有劲风吹过,漫天飞沙走石,有的地方我们还得快速通过不能停留以防山体滑坡。这风沙用头巾也挡不住,满嘴沙砾砾的,衣服背包更加是全蒙上了一层细沙。我们先到了戈瑞克·夏普的茶屋,这时刚过十点。这里是我们的午饭之处也是今晚住宿所在。这儿和下面的那些茶屋不同,所有用的水都是背过来的,因此没有地方洗手,因为水是非常宝贵的。这是目前我们遇到的唯一的茶屋吃中饭是以buffet的形式。这对于我们很好,可以吃多少拿多少,不用怕吃剩下。而对于我,最好的就是他们的蔬菜汤,里面有花菜,绿花菜,胡萝卜,还有蘑菇!不像前两天除了土豆就是土豆还是土豆!我趁机只喝汤,补充水分盐分和蔬菜!然后又喝了杯柠檬姜茶补能量,要把这段路坚持下来!这一天里,我除去鼻塞喉痛鼻涕不断,也咳嗽不断。若干次咳到喘不过气来似有东西堵在喉咙口。终于有一次咳出了两块黄豆大小的硬物,看来是感冒引起的细菌/病毒正在作崇,吹起的灰尘进到了肺里,被粘液包围了,而这灰尘太多,如同滚雪球越来越大,现在终于被排出来了!这可是从未有过的经历!后来又咳出过若干次如此硬物。反正已经到了这儿了,再坚持一下就行了。

吃完了饭就继续往EBC进发。原来想着可以把一些东西放在这儿轻装走,可是从这儿到EBC还有两个多小时的路,那儿会冷,会有狂风,所有准备的御寒的东西还是得带着。只好继续背着背包上路,唯一的就是一上午喝去的水没有再添,少了有两升的重量。好在这一路也没有什么太陡峭难走的路,走起来不艰苦。还是沿着冰川走,还是时不时地飞沙吹得睁不开眼睛。每个人的衣裤,特别是裤子都不能看,全是土,个个如同土行孙!渐渐地看到EBC遥遥在望了,看到那儿云集的人们了,终于,在约一点二十分,我们一行十二人全部顺利到达EBC!咱们成功了!大家相互拥抱庆祝,又集体拍照留念,又各自拍照不一而足,都兴奋得很。那儿还是很冷,停下来感觉身上的热气很快就流失了,赶紧地穿挡风裤和加外套。忙乱了约二十分钟,一阵大风吹来把大家吹得东倒西歪,导游赶紧地赶着我们往回走。 回到戈瑞克·夏普的茶屋时不到三点半。这回来的一段路老伴走的有点费劲。他也好像中招了,昨夜一点多钟醒来说是喘不过气来头痛。我这次失策,想着好久不生病头痛,拿起Tylenor 又放下了。好在想起还有两粒Advil翻出给他服下。他后来睡不好,又咳嗽,也是折腾到天亮。所以他觉得累是正常,加上风沙太大,他的眼睛里也进了沙子,通红。不仅是他,其他的年轻人们也个个都有点蔫:汤姆和凯莉是病着的,劳伦高山反应也不知是恶心还是饿,弗兰姆和凯希走不动了,茂若拉肚子。如今咱们大功告成,回到茶屋,都坐那儿不想动了。可是可是,我们还是要去看日落的啊!朋友夫妇是情况最好的一对。特别是那先生,一路能吃能睡能走,没有任何的不适反应。所以当朋友夫妇和导游说要去看日落,我是唯一举手说也去的。我知道我只要咬着这口气不松,就能坚持下来。老伴也想去,但是他的状况实在是不好,而这要去之处是一出门就要爬约上升三百米的陡坡。所以他把他的手机和相机都给了我让我拍照,这让我这个不会拍照的顿时感觉亚历山大阿!再问其他的队友则全都摇头说动不了了,不去。我咬着牙食不知味地吞下了半块能量棒,只觉满嘴的沙牙碜,但是我要补充能量,不管这些了。又吃了两片200毫克的ibuprofen后,准备好了!我们仨由小添金领着出门就奔着那卡塔帕莎峰攀去。

在这五千多米的海拔向上走陡坡确实有点费劲。那些澳洲的年轻人就说三步一喘。咱们几个还是有点走高海拔的经验:小步子,匀速,一步步地慢慢走,一直走不停息,这样不累。就这样,我们很快地走上了这段极陡的坡。可以看到如同金字塔一般的珠穆朗玛峰了!我们原来也没有打算登到峰顶看日落照珠峰,因为我们的时间不够。这时,我们决定往上走到哪儿是哪儿,就这样走了约2/3的路程,发现了一处挺好的地方。此时已经看到阳光照在珠峰上的颜色已经慢慢地变向金黄, 这景色太震撼漂亮了!看着这名副其实的金字塔金光万道地立于世界之地巅,让人有着顶礼膜拜的冲动,也感慨这造物主的杰作。难怪她的藏语珠穆朗玛名的意思是雪山女神!于是三人赶紧地各种拍照要抓下这美景。只是这山上实在地是风吹得冷,没几秒钟手就冻僵了。好在这日照金顶的时间也持续的不长,我没有坚持到全部峰尖的金色没去就收工了。然后我们仨加上小添金又是一路小跑往回走,赶在天黑透前回到了茶屋,正好赶上吃晚饭!这真又是完美的一天啊!此行要称圆满了!!!后来老伴跟我说,他们从窗户可以看见我们往上走,都在感叹说我们如机器一般不知疲倦啊。这是有些谬赞了。不过跟他们比,咱们倒真是老而弥坚啊。拍拍自己的肩膀说。

吃晚饭的时候,导游说他做了5年的导游带过47个团,除了2013年的四月份的一个团九人全部抵达EBC,我们是第二个团队全体抵达的。其他的一般成功率是百分之七十。他很是为我们骄傲!我们自己更加骄傲自豪!我们做到了!大家都很开心,热热闹闹地吃饭说话。只是大家也都疲劳,一致决定明早不去受冻看日出,直接下山!餐厅里烧着牛粪饼外加一个烤炉。在这儿,电力是靠太阳能供给的,所以晚上十点以后会断电。餐厅里有电灯但也都是瓦数很低的节能灯,看得见人就行。年轻人们还在利用餐厅的温暖在那儿玩游戏。老伴今天觉得不好,加上疲累,我们就如常,花了1100 卢比买了一暖瓶开水回房间休息,准备明天下山!

在洛卡拉旁边的山坡上遥望EBC

走进大本营!

大本营周围

 

在卡拉帕莎看日落照金山,以及转首看戈瑞克·夏普方向。左下图中间的那个鸭蛋黄(朋友点评的)就是珠峰。

shangxin_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川晔' 的评论 : 谢谢!当时看到这景色,就觉得上来的值得!劳累和寒冷都不算是什么了。
shangxin_n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川晔' 的评论 : 是呢!所以我们一定要走这一次的。
.川晔 发表评论于
一生中有一次这样的体验真好!
.川晔 发表评论于
最后一张实在是美极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