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球场的故事(六)

打印 (被阅读 次)

周五晚上的球馆,一如往常的人头济济。有些下了班就早早赶来的上班族们,已经打了两三个钟头。工作的压力和烦躁已抛在脑后,有一部分逐渐开始离开。而像奇诺和智子这种在家吃完晚餐,安排妥当了家事才赶来的,夜晚的热闹和亢奋才刚刚开始。

他们俩在2号场边碰头后,照例先做热身运动。智子喜欢先从伸展的动作开始。奇诺以前一向并没有热身的概念。这几周来却每次在智子旁边,装模作样地甩动扭转着,其实眼神却主要集中在智子身上。他喜欢看她弓长了腿,或压下了腰。她细长又富有弹性的身材,让他的眼光留连不已,却又要避免过份明显,过份专注。

智子的体力不错,一晚上常常可以不停歇地打上十多局。有时候还喜欢跑到17号挑战场上去叫板。相对来说,奇诺其实斗志并不那么高。他比较喜欢玩球,情愿跟不是那么凶猛的对手,有点从容的打吊拉扯。自从与智子搭档之后,他渐渐地一方面打起精神体力来打多些局数,一方面时不时地也要跟着斗志满满的智子,去应付挑战场上更强的对手们。今晚因为有心事和计划,他有一点不专心,误差比平时多了一些。让智子惊讶的眼神扫过两回后,他赶紧提醒自己收起心神,先对付住场上的局面再说。

打到一半,只见球馆的老板娘罗思带着一个年轻人走来各个场边,招呼着球友们。原来是球馆最近从马来西亚招聘来的新教练到了。一个白净的小伙子,跟球友们腼腆地打着招呼。奇诺这里虽然见到了,却因着自己的小心事,没有太留神,都没记住新教练的名字。

打过几局之后,他不停地瞄着墙上的钟。指针指向九点半时,他终于鼓起勇气,对场上一起下来擦汗喝水的智子说道:“昨晚没睡好,今天估计体力有限,要不要就此收兵,出去吃点宵夜吧。”智子有一点点意外,眼神里疑惑犹豫了一小会儿,点头答应了。两个人分头去冲澡换衣后,一起走出了球馆。“开我车吧,”奇诺说。智子犹豫了只一秒,就背着球包一起走去了。

夜宵是在奇诺之前想好的那家,他甚至那天下午已经在网页上研究过菜单了。周五的生意还不错。两人吃着特色小吃喝着奶茶,谈兴浓郁。不知不觉已近午夜。智子瞥了一眼手表,赶紧催奇诺载她回馆取车。这一阵匆忙,让奇诺措手不及,在停车场智子取了包径直奔向自己的座驾。只留下奇诺一人坐在车里,后悔没有掌握好时间。原来他是想今晚尝试着握上她的小手,或许,还可以进一步。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