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之旅 (21)向马赛马拉进发

云游四方,一路风尘。云烟人生若白驹过隙。随心所欲地涂鸦乃人生之梦。静心赏音乐练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种修炼。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为原创,本人保留著作权。禁止一切商业化转载及盗用行为。
打印 (被阅读 次)

非洲之旅 (21)向马赛马拉进发


快乐玉子
2017年8月21日星期一

“你尝尝,这个羊肉肠好吃。“先生说。
纳瓦夏湖乡村俱乐部的餐厅品种多样,但早餐我一般不吃肉食。
没想到一试羊肠就停不下来了,一口气吃了好几条。非洲的羊天然喂养,羊肉实在鲜美。
“今天去马赛马拉(Massai Mara ),四个多小时车程呢,大家多吃些。”
Stephen挨个关照。他的导游风格属于妈妈型。行程旅行社事先已定,具体活动由地陪安排。他最关心得是游人的心情和安全,是大家吃得满意住得舒适玩得高兴。他鞍前马后照顾每一个人,为各个家庭造相留影,一路过来哄得大家都蛮开心。
马赛马拉保护区有野生动物天堂之誉。那里动物种类多数量大,乃非洲之旅的重头戏,也是此行的高潮。惊心动魄的动物迁徙牵动我的期待。
把行李放进车时,艾吉尔问,“你们带口罩了吗?马赛马拉的土路灰尘太大。”
得知我们早有准备,他说,“不急,到地方了我通知你们。“
今早阴天。天空团团絮絮灰色的云。光线不好,失了拍照的兴致。我坐在车里写游记,时而望一眼窗外风景。
有一搭无一搭地与司机艾吉尔聊天。
“这是什么山?
“左边是阿布戴尔山脉,右手边是活火山,大约海拔二千米。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爆发。”
一路上零零落落的活火山。火山土是橘红色的,看上去很松软。山上的树木长得不高,金合欢树好像也比别处矮了一节。树叶稀稀拉拉,没有丰满婆娑的大伞。大概是地旱缺水吧?
车行到一个交叉路口,路牌标志着去Nakuru,Naivasha,和Nairobi三个不同方向的距离。
突然来了辆横冲直闯的车,正在打手机的艾吉尔差点被擦到。我的心不由自主地提起来,小心驾驶,千万别有意外。
还好艾吉尔及时避让,免了一场车祸。
非洲行车与英国一样,司机坐在车的右面,行的是左道。
“内罗毕在山上,马赛马拉在山下,我们正在下山。”艾吉尔说。
熟悉的中国字条幅“人人把好安全关”,又是中国人的建筑工地!中国字想必是写给中国劳工看的。
建筑物上挂着英语缩写CRBC(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是在为肯尼亚造桥还是筑铁路呢?
听说非洲人不够勤快,又会钻法律空子想法子少干活。中国公司宁可千方百计带中国的劳工来,中国人能吃苦啊。
在非洲的中国人,有人腰缠万贯财大气粗地挥霍,有人绞尽脑汁挖空心思地淘金,也有人离乡背井孤单寂寞地在异乡拼搏… ,非洲人一概而论把中国人当作有钱人,对中国的了解太少太少。
眼前一亮,金黄色的漂亮麦地,望不到边的一大片。
“麦地主人是英国人”艾吉尔说,“它是非洲的有机农作物基地之一,产品出口欧洲。”
大概是晚小麦,饱满的麦穗在风中摇曳,该是收割的时候了。
“纳若克(Narok)到了。”艾吉尔说,“她是这个地区的首府城市(capital city)。不过没有纳瓦夏城富裕。”
的确纳若克与纳瓦夏的雅致没法相比。商店街市旧乱不整。
我们在一个礼品集市下车休息。
集市的黑木雕挺别致,雕塑造型形象而有神韵。大大的耳环、层层叠叠的项链珠珠装点的妇女孩子,手持木棍和皮盾的马赛猎人,和生龙活虎的各种动物,每一件都生动逼真。
一群游人围着古朴的皮盾和各种尖利的标枪。
就凭这点武器就敢与数千斤重的野兽搏斗?地道的四两拨千斤。马赛汉子够英武智慧。
“我有没有猎人的威武霸气?“先生拿起盾和标枪舞起来,架势不错。若面对豺狼虎豹时还能有面不改色的潇洒,那才是真正的好汉。
艾吉尔要在此加油,进马赛马拉草原后,找油站就没有城市那么方便了。
出产石油的非洲,汽油也不算便宜。96美分一加仑。
我们的车渐渐驶进草原地区。阳光在灰蒙蒙的云中时隐时现。团团絮絮的云笼罩大地。一望无际的黄土地苍茫荒芜少见人烟。草原地区显得比阿布戴尔高原贫瘠荒凉许多。
原始空旷之景,乍一看新奇震惊,久而久之地重复让人生出无聊寂寞的审美疲劳,车上的同行者一个个进入睡眠状态。
咚!车身被重物砸到了。不知道从哪里钻出一群孩子,朝我们的车扔石头。老实寡言的艾吉尔发火了。
一脚刹车熄了火,蹭地跳下车。
“谁砸的?无法无天了!站出来我看看,谁敢砸车?”
艾吉尔在这一带跑了好几年,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孩子被他几声咋乎,有点害怕,一哄而散。
“这些孩子爱捣蛋,游人没有给糖,居然敢砸车子。”
草原上的乡村孩子,生活视野有限。南来北往的游车给原本简单纯朴的童心带来快乐,也带来期待和欲望。得不到满足后的失望情绪和破坏行为完全符合调皮孩子的心性。面对这些两手空空的穷孩子,无奈也很无助,贫富不均正在一点点扭曲童心的纯真和善良。
教训了捣蛋鬼,继续赶路。
路面渐行渐差。石头路,有一段还是没有修好的土路。车在坑坑洼洼的路上颠簸,我们在车里东摇西晃地起舞。
前方开来一辆车,卷起漫天的灰土,风烟滚滚的尘埃扑面而来。难怪让我们戴口罩。
越野车停在坐落在马拉河(Mara River)边的马赛河度假村(Masa River Lodge)门前。
马拉河起源于肯尼亚高原,流经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草原和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大草原最终注入维多利亚湖,河长395公里。她是这片大草原的生命河,有“非洲血脉河”(Africa's Blood River)之称。马拉河和它的众多支流滋润着这片广袤无垠的土地。
恰是午餐时刻,一行人坐在餐厅吃饭赏景。
马赛河度假村以河马鳄鱼著称。
马赛河度假村旁的河里河马很多,据说有数百头。
河岸周围竖着一圈电栅栏,以防这些庞然大物走进度假村来。
此刻河马们躺在水里睡觉,黑黢黢的一大坨。几头河马在岸边泥潭打滚。
“大家注意,这里的电和热水有时间限制。早上7:30-8:30,中午2:30-3:30,和晚上7:30-10:00你们的房间才有电和热水。晚上要抓紧时间充电洗澡。”Stephen叮嘱大家。
一路五星级宾馆舒服惯了,突然说电和热水受限制不能24小时供应,有些紧张忙乱。还好我带了多孔插头,充电没有问题。
房间有蜡烛,没敢点。床头柜紧贴蚊帐,烛火很容易撩着帐子。
这是此行我们住过的条件最简陋的房间。没有电视,没有Wi-Fi,没有电话,夜里还没有电。唯一可以称道的是马赛人热情淳朴的服务态度。
每个工作人员都会说上几句中国话。除了你好,谢谢,还会用中文说牛奶、茶、吃饭、早上好等。不论遇到什么困难他们都会热心为你想办法。
下雨时我们正愁怎么出门去餐厅,工作人员把雨伞送到我们房门前。早上,工作人员挨家挨户地上门叫早。没有一点哄小费的意思,听到我们一有动静,就离开去敲下一家的门了。条件差的地方,人相对简单淳朴一些。
在餐厅与工作人员聊天,他们教我和先生说肯尼亚的斯瓦西里语,我们教他们说中文。借英文为中介在非洲语和中文里穿梭。
记性不好啊,前学后忘,赶紧用汉语拼音记下来。学几句当地语言也算“到此一游”的一个收获。
Jang bo—Hello--你好,
Run li Sang na—Very good--很好
Ha ba yi , su zu yi –Good Morning--早晨你好
Ka ri bo—welcome--欢迎
Choo—Washroom--洗手间
Po le Sa na—Sorry--对不起
Ha ba yi ,shang na—Thank you-- 谢谢你
Ke wa he li—goodbye--再见。
一个马赛人翘起大拇指说,“中国人,肯尼亚的好兄弟,肯尼亚是你们的家。”
“是的,好兄弟。”先生一旁符合。
不能白白地称兄道弟吧,送了他们几罐清凉油,大家皆大欢喜。
“快上车。我们要去马赛马拉公园越野車猎游(Game Drive Safari)”地陪毕纳德过来叫我们。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