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到雅典,踏着菲哥的足迹跑过

出发时还是一个少年,回首时被问路人称叔叔。我们为什么漂洋过海,我们为什么远走他乡?蓝天白云下,让我写几行为我们那代人做证。
打印 (被阅读 次)

马拉松到雅典,踏着菲哥的足迹跑过

 

早上一睁眼,刚从梦中醒来,喔,怎么刚才在跑步?又一天早上醒来,怎么又梦到跑步了?转眼之间,像许多做过的梦一样,细节都不记得了。

 

深蓝的天空,繁星点点,北斗,南斗,浅褐色的条状云彩,飞机飞过的闪闪灯光。在星空下奔跑,用手一摸,汗水滴答流下。在太阳下狂跑,把跑的人的身影洒在身前身后身旁,用手一摸,盐晶粒粒落下。

 

雅典的秋天,阳光明媚,空气依然带着温暖。从机场搭上一辆黄色出租车,告诉司机有五十公里远的体育会展中心关闭只差一个小时了,司机一路狂奔,左右超车,许多时与前面或左右的车距只有几指的宽度。好险,再差十分钟,可能会拿不到号码牌,只能去裸跑了。旅馆旁的希腊小饭馆,菜的味道不错,老板说做饭的二个大妈的手艺与他的祖母一样,让人难以罢口,忘记了第二天还要跑马!住的旅馆也想到了跑马的人,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就开始供应早餐。

 

一大早在市中心搭乘大巴,走过还在睡觉的建筑,在晨曦中坐车近一个小时开到马拉松运动场。马拉松是当年马拉松战役的地方,二千五百年前雅典军队以一敌十在这里大败波斯军队。派菲哥跑回雅典城去报信,也就是二十五英里的距离,菲哥跑到城里报告完胜利的消息后竟当场晕倒死去。来到马拉松运动场时,人山人海,号称有一万八千人参赛。这个出发点就是当年第一个跑马拉松的菲笛普斯出发的地方。震天的音乐声中,组织者与义工发出阵阵鼓叫声,体育场里出发处左边的圣火熊熊燃烧。约九点时,随着阵阵枪响,有十几个梯队的参跑者分批出发。

 

参加跑步的人绝大部分是本地人加上欧洲许多国家的人,许多人在背上印有国家的名字,个别远方来的有来自南非,巴西,中国,日本等等。当然从美国来跑步的人,应该也算是从远方来的人了。并沒有特别留意跑步的人们背心后面的励志短语,有几个容易记的,中文的有一个叫"世界马帮",英文的有一个叫"Rough Murder”,还有一个大概是"If you see I run and collapse, stop my Garmin”

 

随着浩浩荡荡的人流,跑在从马拉松通向雅典的路上,刚开始时二边是山头或农场,一二层的建筑稀稀拉拉。当局出动了三千警力,一个个荷枪实弹身着深蓝色警服,沿途全部关闭了公路。路边有许多着红衣的急救人员待命,偶尔有救护车鸣笛驶过。有路过小镇时居民在路边鼓励叫好,除了一个字之外 - Bravo ,也不知他们叫喊什么,倒是有许多小小孩子在路边伸手击掌鼓励跑者。跑程中途左边看到有不远处的海滩,连接着蓝色的海水。只是觉得一路山坡不少,似乎缓缓的上坡却没完没了。到后边的十几公里时,有更多的乐队,鼓队,哨声,号声,有在路边跳希腊民族舞拉拉队。一路上,有站在路边发放橄榄枝的义工人员,更多的是那些看起来不知所云的希腊文店名路标街牌,偶尔看到的让人想起3.14的丌和其它希腊字母,尽管大路上有路标是蓝底白边金字的雅典一字用希腊文与英文标示。供水站除了水之外,有味道稍怪的等张力运动饮料,有小段香焦,还有水淋淋的海绵块。这个从水盆中捞出的海绵块还真是不错,擦擦脑袋脖子臂腿瞬间可以让人凉爽许多。另一点新鲜的体验是每公里有一路标,这个比起每英里一个路标无益增加了不少痛苦。每一公里跑过,期待着下一公里路标的出现,多出来许多次的引颈期盼。跑到后来,觉得这每一公里的距离好远。再后来,进入雅典市内,经过一个个政府部门的大楼。彩色充气拱门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有穿鲜艳蓝色衣服的工作人员和许多路人在为跑者加油。

 

在最后十二公里时,感觉上到了类似撞墙期",看看手表上的心率比平时快出一倍半,在补水站一边多走了几步,心想别像菲哥或刚才在路边躺在地上被急救人员围着的那个哥们学,悠着点比较好。这时左边一个没有戴表的白色中年汉子与我搭话,问从开跑到现在过了多久了,这些上坡跑步很累人啊,你以前跑了几次等。他说他来自伦敦,当会计师,在英国跑过几次,伦敦马拉松报名报了七次还沒报上名。从此以后,我们二个人并肩跑起,遇补水站走几步喝上几小口,接着再跑,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拱门。有一个如此同行伴跑的人一起跑,还真让人忘记了不少疲惫。看他还有余力与加油的人用简单的希腊文喊话,到最后二公里时,我告他说你要能跑,你先快跑吧。他回答说,我们一起跑来就一起跑完。他又说他的家人在终点的地方等着他呢,又问我。我说,我儿子在前边跑,全家也在终点。进入体育场的路二边有成排的长着浅黄色酸桔子的树,雅典马拉松的终点是在举行过第一次奥运会的全部用大理石建成的Panathenaic Stadium,马拉松42195米剩下的最后195米是在体育场内。伴着呼吸与脚步的节奏,抬头挺胸终于跑到了终点,回头看时一路同跑的伦敦大叔也跑过了终点。伦敦大叔走过来与我拥抱握手,这才互换名字,彼此祝贺,他叫达思科!

 

绿色的橄榄枝,金黄色的奖牌,飞行五千英里来跑一马,个中甘苦,跑者才知。跑马如人生,英语亦是如此讲。有时,跑马如梦,跑得多了,做梦也会想到跑马拉松的,即使没有真的去跑。

 
 
雪花飘 发表评论于
真棒!佩服!
老汉扯蛋 发表评论于
说说用了多少时间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