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飘地主》 第十三章 (5)说服,傲慢的银行代表

打印 (被阅读 次)

从餐馆出来时,梁慈已经开着车等在门口。

他今天负责交通和导游,确保我能准时到达各个会议地点之外,还带着我的电脑、文件资料及其他所有和会议相关的东西。他甚至还专门准备了一个大背包,装上了瓶装水和我的鞋子。漂亮的高跟鞋是职业女性进入高级办公楼必不可少的装备,马虎不得。但在纽约,一双舒适的平底鞋也是非常必要的。

梁慈也是20世纪80年代初到美国来的留学生。他和我、阿梅都曾就读于曼哈顿的亨特学院。毕业后,梁慈和阿梅结了婚,说起他俩的结婚过程非常有意思。

在亨特学院的时候,梁慈和我其实并没有同过班。阿梅才是我的同班同学,而且我们都是从广州过来的,因此更是熟络。

阿梅的哥哥来美定居后,申请了阿梅过来。只是阿梅在哥哥嫂子家住着总觉得不大方便,就想搬出来自己住。可要找个价格合适又安全放心的房子也不容易。

梁慈知道后,就叫她搬到他那里去住。但阿梅是个比较传统的女生,觉得和男生合住不太好。梁慈不知道是认真考虑过,还是开玩笑地说:“那就干脆嫁给我吧!”

阿梅觉得同学之间挺熟悉,梁慈人也不错,跟他结婚似乎没有什么不好。就这样,他们俩竟然就真的打算去结婚了。

我当时总觉得他们这样对待婚姻太儿戏,太不慎重了。如果他们将来后悔,到时候连朋友也没得做,因此很不赞同。

当梁慈和阿梅搭地铁去注册时,我就跟他们一块儿上了地铁,然后还一路劝说他们要慎重,但最终俩人还是登记结婚了。

之后,我也高高兴兴地买了两只大龙虾送给他们当是庆祝。双方父母都不在身边,年轻人不懂也不在乎婚礼仪式,穷留学生,所以一切从简。

后来,梁慈就一直在曼哈顿工作,对曼哈顿十分熟悉。他在一家不错的公司做了20多年的电脑主管。领导能力和观察力都是一流的,我十分敬佩他。

每当遇到诸如换工作、升迁、投资等大事情时我都会找他商量,听听他的意见。这一次的项目就在曼哈顿,自然更少不了他。因此早在两个星期前,我就请他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与这一天的活动。

在梁慈熟门熟路的带领下,我们很快赶到了曼哈顿最南端的一家老牌财务公司——麦瑞德。它代表着30多家银行,每年能做3000个以上的贷款项目。

银行职员夏摩是一位身高1.85米以上、魁梧壮实的犹太小伙子。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是通过灰石银行的另一位犹太小伙子乔伊介绍认识的。

乔伊这两年每月都跟我联系,讨论项目重贷的事。接触多了,也就无话不谈了。我去年看到莱克星顿的一栋商业住宅楼时,他就向我引荐了夏摩和物业经理查尔斯。 

纽约人的关系学一点儿也不亚于中国人,他们真诚守信用,擅长用时间来和你建立友谊关系,在生意中虽然渗透着私人的信任,却不会因为顾及情面而损失一分钱。

夏摩带我们来到一间事先预定好的会议室,乔伊早就到了。大家一通寒暄自我介绍之后,就进入了正式话题。

夏摩和乔伊这一大一小两个犹太小伙子坐在我们三人的对面。

我们首先讨论了澳大利亚银行贷款的条件,将提前付清贷款的罚款率条款做了改变。保持5年利率为2.875%,分期付款年限是30年。

我一想到100多万美元的无退款押金条件就有点喘不过气来,弄不好这些钱可就打水漂了。乔伊和夏摩见我的面色不大好,了解了我的担忧和紧张后,把正在麦瑞德兜售贷款的银行代表陈先生叫进了会议室。

陈先生是一位香港老移民,从小在美国长大,看上去有近60岁的样子。他交叉着双臂,上半身靠在椅背上,听着夏摩介绍我们这个项目的详细情况,双眼始终冷冷地望着我们。

我觉得不妙,心想这人可能不喜欢亚洲人!也许有什么原因令他对中国人的印象不好?又或者是中国人投资这种物业的不多?

这是我打开曼哈顿市场的第一个项目,做好了自然好,做不好可能会令我一败涂地。所以从第一天接触到这笔交易开始,我就在尽可能地将风险最小化。如果能找到低利率的贷款,数目越大,我们的风险就会越小。

面对这样一个看起来十分不友善的银行代表,怎么样才能取得他的信任呢?我从梁慈带来的背包里将各种文件、报表和数据材料拿出来,整齐地排开在桌面上。文件上有密密麻麻的注译,红色的圈圈点点在10尺之外都能看见。

那些产业的彩色图片也能让这位表情严苛的银行代表一目了然。在征得对方同意之后,我用英语介绍起我们公司的资历和我的个人背景。

“思普林物业是一家具有战略性的地产和专业管理的物业公司。10年前我创办了该公司,与俄亥俄州哥伦布市各大地产公司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并从他们那里学到许多宝贵的实际理论和成功经验。过去的几年里,思普林物业在俄亥俄州中部飞速发展,从2007年的一个办公室发展到现在的6个不同的办公地点。公司的物业从不到300套发展到现在的近2000套豪华公寓。我们的专业知识使我们在较短的时期内收集了本市学区最好、发展最快、地段最好的物业。作为思普林物业公司的董事长,公司成功就是我追求的目标。

“我是20世纪80年代从中国来曼哈顿的留学生,获得了MBA学位,期间经营了几家中餐馆,曾在船业公司的财务部门任职,最后成为世界500强之一的美国电力公司的股市能源交易分析员。

“在次贷危机中,我们以超人的勇气和毅力低价购得大量的顶端豪华物业,成为当地经营有效的物业公司的典范。

“地产上的成功,让我们有能力回馈社会。在2013年我们开办了一所中文学校,并得到了社区的强烈反响和好评。目前拥有400多名学生和60多位老师。

“我们思普林物业进军曼哈顿物业的第一步就是购买这栋商业住宅大楼。我们有足够的头期款、顶级的信用和优秀的管理团队。我们有能力经营管理这栋物业并按时偿还银行贷款!”

会议室鸦雀无声。银行代表的傲慢神态不见了,身体开始前倾,目光也变得柔和。交叉在胸前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放到了膝盖上,两个犹太小伙子也听得出神。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我的个人背景和公司介绍。

奇迹发生了,银行代表陈先生向我递出了名片:“我来自香港,我们银行愿意给你们发放贷款,如果需要的话,60天内款项就可以到达你们的账上。”

我喜悦地看向同伴,虽然有着各种担忧,可是一旦进入职场,我便气定神闲有如神助,英语也异常流利了,表述清晰,语气自信,神态大方。因此才获得了银行代表的认同,这是个了不起的时刻。

夏摩立刻帮我填好了贷款申请表,当我在表格上郑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留下1万美元支票作为押金,顺利拿下这笔银行贷款的时候,那种激动是无以言表的。

澳大利亚银行这边的贷款已经确定,我便以时间紧迫为由,婉言取消了与大通银行代表下午1点钟的会议。

离开麦瑞德的办公室,来到大厅之后,我才笑容满面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丽莎在会议室一直安静地做听众,这时迅速从背包里取出我的平跟鞋,好让我把高跟皮鞋换下来,因为我们时间紧迫,必须直奔下一个目的地。

 
微信公众号:meipiaodizhu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