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吃货情怀 – 煎饼果子

故事,关于人或物,或是其他
打印 (被阅读 次)

说我一个台湾甜心,怎么会对煎饼果子有情怀呢?这一切就要回溯到N+1年前,本菇第3次去上海探亲度假。

前两次去上海,马云不知道在哪里,房子是分配的,路上自行车很猛,街边通行语言是桑埃言哦。第三次去就天翻地覆不一样了!房价仰之弥高,自行车濒临灭绝,街边通行普通话,还有很多台湾腔的普通话哈哈哈。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各种餐馆各种小吃各种发胖的神存在,让本菇实在搞不清楚,为什么有人回国能瘦十斤?为什么!

这一年,我初识煎饼果子,美食啊!那时候叫杂粮饼,因为摊主是对东北夫妻,所以又称东北杂粮饼。当时是公公带着我和儿子去买油条,油条摊子旁边就是煎饼果子;瞧那东北太太熟练的舀起一勺面倒在平底锅上,随即用一个铲子哗哗哗的画成一个大圆饼,“几个蛋?脆饼还是油条?”买主也很熟练,“一个蛋,油条榨菜,不要葱,不要辣,酱多一点。”

公公看我和儿子一脸馋,就说明天来买,今天已经有萝卜丝饼了。萝卜丝饼也是好吃的不要不要的,两对湖南夫妻开的,另开一篇细说。

第二天,我就照着昨天听到的台词,“我要三个,都是一个蛋,一个油条两个脆饼,都要葱花和榨菜,要油条的不要酱要辣,要脆饼的,一个要酱不要辣,一个不要酱也不要辣。”很厉害吧!本菇拿着讲稿读哒!

东北太太不含糊,一边煎饼一边复读,跟唱歌儿似的,居然没错。嗯,明天再多买几个考考你。给她10块钱,“自己桌上拿四块钱!”我没听见,我想10块很便宜啦!人家老公拿着钱追上来,路人看我像没学过数学的白痴。

直到回美,我们只再去了一次,主要是好吃的东西太多,重样的话就浪费体重了。

回来后跟邻居聊起这食物,她说那学名叫煎饼果子,接着说起当年她在天津工作时,早晨买一个煎饼果子可以解决早餐和午餐,还提起自带鸡蛋的趣事。那时候我们好像都没想到要自己做,光顾着回忆了。

老公再回去上海,他提起那块早餐小摊区已经全部改建,说真的,干净敞亮的厨房和进餐区,人感觉舒服了,可似乎就少了那么点家乡味。

儿子去亚特兰大就学,我们也去尝了几次煎饼果子,也就那样了。去纽约游荡,专门找到一家煎饼侠,老公是吃不厌吃不烦的天天要吃,贵嘛贵点儿,但是解馋虫;好不好吃?也就那样了。

是啊,我家楼下那摊煎饼果子最好吃!可是,我家楼下却再也找不着了。

紫色海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usan71' 的评论 : 海纳百川咩~~~
紫色海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aoniangao' 的评论 : 得找个时间去
chaoniangao 发表评论于
煎饼果子还是得去天津吃
Susan71 发表评论于
以前在上海不是每个區有煎饼卖的。在一些区、在菜?附近有一些原籍山东、苏北的妇女摆亇摊子边做边卖。很简单只有包油条、加些酱。不像现在到处有卖。
鲁钝 发表评论于
有了煎饼铺子的却不是上海了,老底子上海是没有煎饼铺子的。
紫色海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嗯。。。。很多很多时候,我们想念的只是那段时光
紫色海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eefaye' 的评论 :在韩国城那个地方,34街Macy那附近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台湾来的甜心啊,你这最后一句让大陆来的掉眼泪了。
可不是嘛,盖了好多楼,楼下却找不着了。
yeefaye 发表评论于
纽约的煎饼侠在哪里?
紫色海洋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豆青' 的评论 : 嗯嗯
豆青 发表评论于
能够既包括了五味又不缺软硬脆滑,非它莫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