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我生命中遇见的第一个天堂

打印 (被阅读 次)
          
   1985年,我还是一位风华正茂的年轻教师。那年暑假,学校发了100元旅游费,我们自己添了100元。怀揣着两百多元人民币,从重庆出发,饱览了成都、峨眉、九寨沟的美景。    那时的九寨沟,绝对是原汁原味的原始风貌。没有几个游客、没有机场、没有围栏、没有酒店、没有商店、没有餐厅、甚至厕所都很难找到。当然,也不需要买门票。          
   
   同事张嘉和我结伴而行。个头近1.7米的她是一个酷爱篮球,勇于冒险的“健康美”,在她的介绍和鼓动下,我们选择了九寨沟这个鲜为人知、连附近的成都人大多没有涉足的景点。事过之后,我的五姐夫这个地道的成都人还常常对我姐念叨说,六妹真不简单,那个年代就敢去闯九寨沟!殊不知,正是这一闯,让我看到了平生以来见到的最美天堂。

  长途汽车在盘山公路上艰难地爬行,坐在汽车上看不到路沿,仿佛每一刻都会掉下去。我一路上都提心吊胆,而“健康美”却兴致盎然地在颠颠簸簸中与几个旅客打起扑克牌来。车程两天一夜,我们终于到达了神秘的九寨沟。记得车子即将开进九寨沟的时候,天下着阵雨,沟外的水全是褐色浑浊的。我们沮丧说,运气太不好,花那么大的力气来到这里,结果……但情况完全出乎意料。汽车一进九寨沟,蓝绿的清澈见底的海子一个个跃然眼前,似明镜如宝石。
啊呜……啊呜……好漂亮!……

游客们在车上就按捺不住激动与喜悦,开始尖叫惊呼起来。一下车,更是疯狂。有几位外国游客,居然在地上打起滚来,全然不顾那地还是湿漉漉的。我和张嘉也情不自禁地欢呼雀跃。我们把行李放在藏族同胞的小客栈,迫不及待地就下了海子。那个时候是可以脱了鞋子到水里玩耍的。水很凉爽,是透明的。可以看见盘根错节的树根,以及形态各异的石头和自由自在地翱翔的小鱼儿。

  
                                                     
次日清晨,旭日东升。我们早早来到了诺日朗瀑布前。在朝阳的映照下,瀑布像闪闪发光的缎带,从半空中飞洒而下,在光芒万丈中彰显它粗犷的歌喉。一时间我们就像站在姚明身边的小矮人,用一种不知所措的崇拜去亲近它依靠着它,久久都不忍离去。

下午,去了五彩池。游客只有我们两位。我们坐在湖边用小石子打水漂,只听见石子落水的声音:“冬菇冬菇”,好像青蛙在敲鼓;我们从午后坐到傍晚,目睹了五彩的变幻。黄的,红的,绿的,蓝的……这变幻莫测的色彩,让湖水静中有动,动中含静。在微风中我想起了“静静的顿河”,我们长时间地坐在那里和湖水默默地对话,我们由衷赞美它,又由衷地向它倾诉心里话。
   
                                                 

接下来安排的节目是到珍珠滩踏浪、去原始森林采蘑菇。印象中珍珠滩有五六位游客。我们是早上去的,打着赤脚与“珍珠”嬉戏追逐,被洁白调皮的水珍珠牵着鼻子奔跑,沉浸在与水同乐的忘我境地。不一会儿竟有些觉得不胜凉风了。于是,赶紧穿上鞋,向原始森林进发。
  偌大的原始森林,遮天蔽日,一望无际。我俩到底不敢往深处去,大约只走了六七百米,采了一些野蘑菇和黑木耳,同车的一位男士采集了好一大包野山珍,上车后喜不自禁,令客人们羡慕不已。


再后来,我们去了黄龙。啧啧啧……鳞次栉比的波光粼粼的瑶池令人咋舌,莫不是上帝派出的天使下凡来挥毫而就的?                                           

                                               

    在黄龙寺前,我们看到了身着盛装庆贺藏族节日的康巴汉子和姑娘。在蓝天白云、雪山哈达、骏马草地的陪衬下,显出一种自然的野性美来。此情此景,好像在某一部电影里见过。
  九寨景致卓尔不凡,美不胜收,偶尔遇见几个本土藏民,他们会浅浅一笑……这一切着实让人怦然心动,难以忘怀。
   


  

   

  畅游九寨沟的那些天,我们吃的全是从成都带去的罐头、面包、牛肉干,因为水果带得少,又没有蔬菜可吃,最后,我们的嘴唇干裂了。那个时候,游客太少,藏民们好像根本没有想到卖些什么东西来赚钱。这种伙食和后来的游客可以吃香喝辣的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尽管如此,那种原始美的享受,却是后来再也无法找回的了。可惜,那个年代很少有彩照,我们只拍了几张黑白照。不过,这倒成全了我们全副身心的投入到世外桃源中去,用心地感受、用心地享受上帝赐予人类的天堂美景。


   

  2012年的夏天,我和一帮朋友故地重游.这里已然出现了四通八达、轰轰作响的飞机场,沟外沟内人山人海,景区附近到处是密集的酒店、商家、小贩,每一个景点都由围栏围住,大门外有军人站岗,景区还有容上千人吃饭的大食堂,原始森林也不能涉足了,人们根本无法和大自然融为一体。但是似乎这种限制又是必须的,因为游客实在太多,否则会混乱无序。

  




   


 这次重游九寨沟,我发现除了五彩池和珍珠滩的水明显浅薄了一些以外,其它景色没有大的变化。众多的海子依然是蓝绿透明的,诺日朗依然容光焕发,神采飘逸……夜晚的月亮还是那么大那么圆,星星依然是那么多那么亮。
成千上万的游客,按规定路线游览景点和进餐,基本上是井然有序的,我惊叹九寨沟名不虚传的管理,据说,当今世界的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国家公园还专程来到九寨沟来取经呢。作为中国公民,为上帝赐给我们的这颗璀璨的明珠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人说,九寨归来不看水。哦,九寨沟,几十年来你一直是我深藏于心的天堂。

  
 

  

  

   

  


   


   然而,就在前日(2017年88日)不幸的消息从天而降:九寨沟发生了7:00级地震。据凤凰资讯报道:九寨沟7级地震已致20人遇难。

   

  “接九寨沟县应急办书面报告,经初步核查,截至81012时,“8·8”九寨沟7.0级地震已致20人死亡(其中游客6人,本地群众2人,未查明身份12人,新增1人未查明身份),431人受伤(重伤18人,其中17人重症伤员已转移至成都、绵阳救治,1名重伤员暂在松潘县医院救治。注:431名受伤人员中,369名为九寨沟县境内受伤人员,其中重伤13人(危重2人),较重21人,轻伤33人,已转院53人。另62名伤员为松潘等县出现的伤员,主要在松潘县医院治疗)。相关情况续报。(阿坝州政府应急办)”

        
    余震还在继续,尽管有所缓解。  
    蓦然,我想到一个问题。地震的发生,到底是否和过度开发有关?上网搜索,找到这样的答案:“大部分地震属于构造地震。构造地震与地质构造有关。人类过度开采地下矿产资源会引发塌陷地震……”既然挖矿可能导致地震,那么移山填海修建机场和酒店,挖掘那么深的地基,是否会带来事与愿违的恶果呢?上帝创造了宇宙和人类。大自然的河流山川一草一木,人体的器官、神经和骨骼乃至于每一个细胞所在,都是上帝精心设计好的,因而是不可以随心所欲更改的。时下人们纷纷评述,三峡大坝就是因为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建,所以很可能导致后患无穷,且已经开始显现。

    四川确实有断裂带,1933年阿坝州曾经发生过地震,但最近十来年,这里发生过好几次地震了。过度开发会不会起推波助澜的作用呢?  当然, 这些是政府和专家应该去思考和总结的问题。俺一介草民,只能到此为止了。

   总之,全国人民都在为九寨沟揪心,为丧生和受伤的同胞落泪。 
愿上帝可怜九寨沟,帮助它尽快平复这场灾难,让九寨沟尽快恢复原来的美貌!让我们为死难的同胞祈祷,愿他们一路走好!让我们为受伤的同胞祈祷,愿他们尽快康复!让我们为救援人员祈祷,愿他们平安无事!
 
(图片来自网络/鸣谢)
 
 


 

老幺六六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狗2014' 的评论 : 四川确实有断裂带,1933年阿坝州曾经发生过地震,但最近十多年,这里发生了好几次地震了。过度开发会不会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呢?
老幺六六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多谢来访与欣赏!更新了图片,不知是否可以看见了?我发布之后,自己可以看见。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看不到图,但文字生动,很有感染力!
雪狗2014 发表评论于
加州在断裂带上 会有地震。四川那有断裂带吗
老幺六六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是的,很难过。让我们一起祈祷!
老幺六六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z4591' 的评论 : 多谢欣赏和点赞!
az4591 发表评论于
哇,楼主的文笔似神,画面感十足,比看照片更过瘾。比我当初的中学课本还好些。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为灾区难过.为灾区祈福.那么美丽的风景,就这么被毁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