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有了新居

打印 (被阅读 次)

小靖谈朋友的事,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向我们说了,对方是他的同班同学,名叫高瞻,年龄也与他同岁,小靖说,她本是高他一届的学生,因为生病,回家休学一年,这样就到了一个班上,还说,她很能干,是学生会的干部,学习成绩也不错,他们在大四时就已经相互有意了,听这口气,完全不是征求我们意见的意思,这叫我们很感意外,心里也有点儿不是滋味。但又一想,这毕竟是孩子自己的选择,大学同窗数年,选上她,自有他的理由,我们也不好过多干涉,只好做个开明的父母,默认了,之后一年多的相处,感到她为人挺朴实,做事也挺麻利的,心里这才慢慢有了她的位置。

两个孩子商量好了,打算明年结婚,这可是家里的一椿大事,虽说对方并没有提出更多、更高的要求,但起码一套家具还是要准备的,好在大弟德林在几年前就通过兴化的关系户给我们弄来了一批木料,现今正好派上用场。于是趁着放暑假,在学校借了一间空教室,请了两个木工,开始了打家具的紧张任务。

正巧这年暑假勇华学校组织老师去桂林旅游,这是我们俩都没有去过的地方,怎奈要打家具,不能脱身,只好忍痛割舍,等以后的机会了。

家具是我参照商场的样品画的图样,并征得了孩子的同意,木工就照着施工,我和小靖则帮着购买三合板、油漆以及一些需要的零配件,勇华除了忙我们的一日三餐外,还要为两个工人的加餐忙碌,一家人都围着这件事转,整整忙了两个月左右,终于按设想的图纸,把一套家具打成了。

小强军校毕业后,分配到南京空军通信教导队,任分队长,这也是我们两口子按老传统、老观念请人帮忙安排的。当时有两个单位可选,一是近处的通信修配厂,一是远郊的通信教导队,因为当时有传言说修配厂可能马上要转为地方工厂,我们觉得还是在部队对孩子的成长比较好,便选了教导队。这一选择,如果从后来的福利待遇上来看,可能是错了,因为当时一起分配的另一个同志,不久在修配厂就分到了新住房,我们也曾为此惋惜过。但从锻炼一个人的领导能力上来说,在基层连队干起,应该还是有收获的,即所谓有失有得吧!后来的事实也证明,这工作对他蛮合适,各方面的反映都不错,一年以后,他就升任有线连副连长、连长了。

孝陵卫的住房已经建好了,市民政局通知每个干部按要求去确定一下住房层次,给我的选择是二楼或五楼,我看楼幢间距不大,怕二楼到冬天时没阳光,便选了五楼,虽说楼层高了一些,权作锻炼身体吧!钥匙拿到手后,便计划着怎么装修一下,那年月没有装璜公司,只是各家按自己的想法,请马路装修工贴贴瓷砖、刷刷墙面,稍微把屋子整得象样一点罢了。而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地面要铺上拼花地板,这是当年很时兴的做法,我也曾很羡慕,以前出差去上海时,在宾馆里看到的那被擦得蹭亮、拼出各种花纹的木地板,如若今天自己家里也能这么装饰一下,那该是很漂亮的一招!于是便骑着自行车四处转悠,看有没有既便宜又质量上乘的拼木地板,转了一个多月,终于在挹江门外,靠近渡江纪念碑附近的一家木材商店里,看到了一种东北完达山生产的柞木拼花板,板材比较干燥、平整,价钱也算合理,每平方米30元,估算了一下,两大一小三间房约需要四十平方米,于是花了一千二百元钱,买了整整五麻袋板子。第二天带小靖、小强蹬着三轮车去运回来,从挹江门到小营这段路可不近,他们两人吃力地轮番着骑车,总算把地板运回了家。这使我深深感受到:两个孩子长大了,能帮家里分担些事情了,这是值得自豪和欣慰的。

参加华东军大校友活动,是我晚年生活的重要内容之一。今年是华东军大建校三十八周年,校友们通过相互联系,联络到了我,并邀我去参加在南京金陵饭店召开的校庆茶话会。茶话会盛况空前,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校友一千多人济济一堂,宴会厅里气氛热烈,老教育长聂风智,在会上即席讲话,感慨颇深。我也在会上朗诵了一段祝词:“三十八年征途,三十八年风雨,牢纪陈毅校长教诲之情,不忘军大熔炉培育之恩……”会后,与老首长们在金陵饭店后花园合影留念,我在合影上题曰:“工农商学兵,百业百行;东西南北中,欢聚一堂!当年血气方刚,如今两鬓染霜。走过多少次坷路,夕阳依旧辉煌!”从此,我便多了一处活动的好地方,每星期一去参加“军大老战士艺术团”的活动,并由此而结识了许多老校友、新朋友,最令人激动的是,一次开会竟然见到了当年参军之初,同在军大三总十一团一大队四中队六班的老同学张晓齐!还由此知道了班上一些同学的近况,真是:四十多年晃如昨天,今朝重见感慨万千!这些新发现、新故事,为自己的退休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后来“军大老战士艺术团”还参加了许多次南京市举办的“夕阳红歌会”和省老年文艺会演,在南京可以说是小有名气。再后来,又参与了“军大校史研究”的编辑工作,出版《校友通讯》和《雄风永存》,真是忙得不亦乐乎!这也好,专家们说,充实的退休生活,有益于健康养生。这不正是我们所追求的吗?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