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王败寇 ——我和自家妹夫的悠悠往事 (上)

在北美漂泊,有时心理很累,梦里不知身是客,总把他乡当故乡.。想找个地方说说话,在烦闷的工作之余,诗情画意,陶冶情操。也许人到中年,有了经历和阅历.万事看的很淡了,也许自己活的很精彩,也许自己活的很平庸,但大体上我都无法有了很大的改变了,活的自由些没有野心做
打印 (被阅读 次)

       一九九四年春节前夕,自家妹夫的房地产公司在申城的浦东金桥新区开张起步,“创业伊始,财务先行”,妹夫知道一个企业的60%以上的管理决策信息,来源于会计信息。而一个经验丰富、专业水品扎实的财务老法师可以为企业省下来好多费用……

       恰逢自己在拿到了加拿大永久居住权的三年以后第一次从蒙特利尔返回上海陪同自家母亲老人家一起过年。

       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初中国全面改革开放了,大家才了解发觉美国、加拿大的经济状况和生活水平不仅仅是甩开中国几条马路大街,而是不在一个档次,中国不要说欧美相比,就是在亚洲,连“四小龙”仿佛都比中国强。

       那时我持有加拿大的绿卡,在左右邻舍的眼里是非常荣耀的,我自己也有一点点衣锦归乡的感觉。

       在这样的情况下妹夫非常理智,没有好意思直接自己出面,而是通过他的妻子、自家老妹一而再,再而三的诚恳我加盟他们公司,担任财务总管。

       自家妹夫是和我同是七四届的中学毕业生,虽然彼此兴趣爱好大相径庭,却也惺惺相惜,彼此都相互尊重。妹夫知道我的文章和毛笔字写得不错,为此他的政治思想总结报告之类的共产党内流行的官样文章基本都是出自我的手笔,他当时工作的房管所的宣传栏的设计和美化也是我利用自己的工余时间为他们描绘和绘制的,而且常常在市区局里的评选名列前茅。

       我在上海的时候,收藏名人墨宝的嗜好在朋友圈中是远近闻名的,一旦知道谁谁谁和上海的哪位书画大家有些交情或者藏有他们的真迹,便会绞尽脑汁想法设法甚至不惜一切代价的采取死缠烂打求爹爹拜奶奶的方式不达目的,决不收兵。所以妹夫等亲朋好友都戏称我是“墨痴画呆子”。
       那时经过若干年的苦心经营,自己的手里也确实收藏了不少大师级别的书画作品:
       有前任上海中国画院院长、海派书画大师程十发得力于秦汉木简及怀素狂草珍贵小幅对联;
       有深受国内外书法爱好者赞赏、楷书法初唐,行草宗二王,分隶书两汉,在继承优秀传统基础上,推陈出新,创出自己风格,雄健挺拔,工整秀丽,以后又作为“书写标准模本”进入了全国规范的电脑汉字行楷常用字库的兰斋任政书录李白“下江陵”书法条幅;
       有系当代著名书画家,得张大千、唐云、陈秋草等名家真传,被张大千先生誉为“ 我非常得意的女学生”厉国香的清丽泼墨山水;
       有善正、行、隶诸体,尤以隶书蜚声书坛的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的张森书写的毛泽东诗句:“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隶书横幅;
       有上溯二周,下垂明,清,涉猎广泛,所作隶书用笔姿肆,掺入篆意,古拙雄迈,魏书朴茂遒劲,有自然之意趣,变偶作草书的书法大家王宽鹏书写的七绝《春晓》一米上的条幅; 
       更有和当代大师刘海粟齐名的西冷沈石伽特意为祥哥精心绘制的题为“龙飞凤舞”的水墨青竹珍品 ……等等等等。
       自家妹夫是山东泰安人,祖辈的木工手艺传承与滋养,从小赋予他“曲尺能成方圆器,直线调就栋梁材”的本能天分,已经融入自己的血液。文化大革命方兴未艾时学校上课不正常,他就抄起锛凿斧锯跟着父亲学徒木工,刨、凿、锯、钉等样样精通,在局里和所里是有名的“超鲁班”。如果我一旦索取到上海知名书画家的墨迹,他闻讯后就会不邀而到的为我精心制作一个画框。虽然我居住的是简陋狭小的石库门弄堂房子的灶披间,却因四周墙上挂满的名人字画翰墨飘香和雅韵传情,我坐在藤椅上时常魂已出窍,穿过时空,仿佛回到了那心驰神往唐宋盛朝,与李白喝洒,和陆羽饮茶,共辛弃疾看剑,听李清照谈相思,白居易弹琵琶,柳永论风月,杜甫说人生,苏轼讲古今……

       我大学四年读得是工业会计专业,毕业以后又在上海的一家两千人的国有企业做会计工作,一步一个脚印的先从现金和银行出纳做起(这两年期间内帐目清楚,借贷分明,从来没有出过一分一厘的差错)而后销售,最后成本,来加拿大以前是助理会计师的职称,毫不谦虚的以为倘若当年不折腾来加拿大,在上海滩上跌打滚爬,至今在沪上开个“朱东东会计事务所”应该没有问题的吧,呵呵呵呵!只是历史从来是没有假设的啊。

       妹夫质朴稳重,处事冷静、沉着内敛、有独特的商业敏感,只是不擅长言谈,文化程度也是初中毕业。因此当时我对他的房地产公司不屑一顾,以为象《沙家浜》里胡传魁的所谓“抗日救国军”一样“ 拢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是成不了什么大气候的。最主要我来蒙特利尔没有多久,就幸运的获得了加拿大的绿卡,雄心壮志冲云天的正摩拳擦掌的准备在枫叶国度大干一场呢,再加上我那“宁愿鸡头,不做凤尾”的独特个性,也就婉约谢绝了妹夫和老妹的屡次盛情邀请,只是推荐了自己大学里的一位成绩一般般的女同学做他们的财务大臣。(我的这位同学50岁就退休安享天颐之年了,在她退休之前妹夫公司出资为其在上海的闹市中心购置了一套两室一厅的住房。)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