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掰红楼 - 小人物也有春天

英伦生活,王室历史,风土人情,大千世界,生活物语,女人心境,音乐绘画,中国文学,歪批红楼,即兴随笔。
打印 (被阅读 次)
白乐天有诗曰:“荠花榆荚深村里,亦道春风为我来。”爱情有如春风的慷慨,它并不只是有钱、有闲阶层的特权,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也有爱的权力或欲望。林妹妹和宝哥哥可以精致地去爱到飘飘若仙、欲生欲死,戏子奴婢这样的小人物也可以爱到情殇、无怨无悔。

《红楼梦》的伟大就在于它的包罗万象,细致到每一个小人物都可以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感动你。林妹妹和宝哥哥的爱情固然伟大,但这些小人物的故事则更接地气。今天就想说说书中几则小人物的爱情故事。

戏子龄官的爱情故事
红楼梦里元春省亲的时候,贾府花了大本钱打造一座精美绝伦的大观园,可光有园子没有戏子也美中不足,所以这贾珍呢(鉴于贾政是个儒官,在世俗事务上不太精通,所以虽然是荣国府的女儿省亲,但贾政把一切与大观园建造有关的俗事都交给堂侄贾珍主管),就派贾蔷去苏州采办女孩子,组成自家的戏班子,在梨香院里学戏,准备在贵妃回家的时候演给贵妃看。

先说说这位贾蔷的背景吧。这贾蔷只有16岁,他是宁国府的嫡亲玄孙,就是说他是宁国府从贾珍往上数四代,贾珍>贾敬>贾代化>宁国公贾演的非长房第四代直系孙。可他父母早亡,从小被贾珍放在自己家里和儿子贾蓉一块儿抚养。书上说他长得比贾蓉还英俊,贾珍带他和待自己的儿子贾蓉一样,吃穿用度,上学读书。后来就有流言蜚语了,书中没仔细说到底是什么流言蜚语。宁国府那点事儿,这流言蜚语无非就是说贾蔷是贾珍的私生子吧。所以贾珍呢,就在府外给贾蔷买了房子,让他自己分开过了。
 
(关于书中焦大骂宁国府后代的那句话,“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扒灰指的当然是贾珍和他儿媳妇秦可卿,但好多人对这个养小叔子的人找不到嫌疑人。这肯定不是指王熙凤和贾蓉,因为他们是婶子和侄子的关系,也不会是指王熙凤和贾宝玉,因为王熙凤再浪荡,也不会去惹贾宝玉,他们之间的姐弟关系应该是清白的。所以这个养小叔子的,归根结底还是和贾珍有关,说得是贾珍和贾蔷母亲之间的关系。跑题了,回到贾蔷。)

这贾蔷外相既美,内性又聪敏,上有贾珍溺爱,下有贾蓉匡助,因此在族中也是个无人敢碰的主,很得上面的赏识,贾府有什么大排场的事情他都有一份儿,比方说贾敬的寿宴啦、元妃加封时护送贾母、王夫人进宫朝拜啦、等等。

您也许觉得这没啥,可你知道贾氏家族这草字头一辈儿的有多少人吗?有名有姓的就有十几位,这些个年龄大一点的,都巴巴地想要找个采办啦、监工啦之类油水丰厚的差事来做做,好捞上它一笔。就说那贾芸,十八岁了,也是独子,家里挺穷的,和寡母一起生活,也想在贾府找个差事。可他没干爹撑腰啊,所以就得前前后后巴结完了贾琏再去巴结王熙凤,完了还去拜比自己小五六岁的贾宝玉做干爹。贾蔷就不用活得那么累啦,有贾珍护着,好差事都让他办了。

就这样,贾蔷领着从姑苏买来的这十二个女孩子,安顿在梨香院里,每日跟着教习学戏。她们的学习和生活就由这个16岁的贾蔷来负责。
 
这戏班子里有个清秀的小姑娘,艺名叫做龄官,做小旦的,不光清秀、戏唱得也好,还蛮有一点孤傲的小脾气。省亲那天晚上,龄官戏做得好,得到贵妃的赏赐,贵妃说让她无论啥戏再演两出吧。贾蔷得令,赶紧让龄官演《牡丹亭》的游园、惊梦这两折子。龄官偏不,说这不是她的擅长,偏要演《荆钗记》里的相约、相骂,贾蔷到底拗不过她。小小年纪的龄官,倒很有个性。

这龄官虽说性子烈些,但她和贾蔷一来二去的就爱上了。这贾蔷呢,虽说跟着贾蓉干了不少调皮捣蛋的事儿,闹学啦、帮着王熙凤折腾贾瑞啦、都有他的份儿,可他也还算难能可贵,在贾珍这个大黑染缸里长大,却也没变得和贾珍一样龌龊,倒是真心真意地爱这个戏子龄官。小儿女吗,除了恩恩爱爱海誓山盟,难免也有互相怄气的时候。

一个大热天里,这对小情人就闹起别扭了,可巧贾宝玉这时候想听戏,听说龄官的牡丹亭唱得好,就跑到梨香院找龄官来了。可龄官偏说,唱不了,嗓子哑了,贵妃叫我去唱我还没去呢!这贾宝玉一看,哎,这不是我前几天在园子里看到在地上写了一大堆“蔷”字得那个丫头吗?其他女孩子说,宝二爷别急,等蔷哥儿回来,她就会唱的。这贾宝玉,原本觉得这个世界上的女孩儿都得爱他自己才对,所以看到龄官对他那么冷淡,着实有点不受用。

没多会儿,那贾蔷兴冲冲地回来了,手里拎了一个鸟笼子,笼子里搭了一个小戏台,有一只玉顶小雀儿,贾蔷说它会衔旗子唱戏,特地买来给龄官玩的。宝玉问多少钱买的啊,回答说一两八钱银子。有钱就是任性啊!

没想到触到了龄官的心痛之处,说:你这是存心啊,把我买来关在这院子里做戏还不够,还要化一二两银子再买个小鸟关在笼子里演戏打趣形容我!还问我好不好玩!你把这小鸟弄来关在笼子里,这小鸟也有爹娘的啊,你怎么忍心?!这贾蔷,原本是真心要让龄官开心,却没想到在这一层上疏忽了。于是赶紧把笼子拆了,鸟儿放了。

龄官接着说,我今天咳嗽都咳出血来了,你也不想着去找医生,只知道去买个什么鸟儿来笑话我。贾蔷赶紧说,那大夫先看过,说你没事儿的,吃两剂药就好了,我这就去再把那大夫叫来给你看看。正要出门,那龄官却说:你站住,这么毒的大日头,你去叫来大夫我也不看。心疼贾蔷晒坏了。

这边把个贾宝玉看痴呆了,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其他的男人也有人爱啊,原来这全世界女孩儿的眼泪不全归我收啊!
 
别说宝玉了,我每次读到这一段,也都有一种如痴如醉的感觉,为曹翁的生化妙笔而感叹,从心眼儿里同情这个龄官。

后来宫里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太妃去世了,发国丧,全国禁止娱乐三个月,所以贾府就把戏班子解散了,让这些姑娘们各自回家。可其中大多数都不愿意回乡,说家里没人了,就是有人也不回去,当初他们为了银子卖我们,回去保不定还得被卖掉,所以大部分都进了大观园做奴婢了,只有四五个离开的。不过这些戏子也没能在大观园住长久,大观园抄捡的时候全被王夫人打发回她们的干娘那儿去了。书中没说龄官是否离开,但留下的人里面没她,所以我们希望她是和贾蔷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戏子藕官的"假凤虚凰"
这藕官,戏班子解散的时候被分配到潇湘馆给林黛玉做丫鬟,有一天在园子里烧纸,被一个老婆子看到,要到李纨、熙凤那儿去告他。恰好被贾宝玉碰到,一来怜香惜玉,二来知道她是林妹妹的人、怕给林妹妹添堵,就对那老婆子说,是我让她替我烧的纸,你少在这里多管闲事。把这个老妈子吓跑后,宝玉问藕官,你给谁烧纸啊,哭得这么伤心?藕官说,你去问你屋里的芳官吧。

贾宝玉晚上问了芳官,原来这藕官祭奠的是死去的药官。这两个小女子,药官是演小旦的,藕官是演小生的,两个人在台上亲热多了,亲热糊涂了,假戏真做,在生活里也成了一对儿。可这药官死了,藕官又和蕊官搭档,两个人也要好。芳官就问藕官,你怎么得了新人忘旧人啊。藕官说,这你就不懂了,这男人死了女人也还可以再娶,就是不要把故人忘了就好了。 这就是红楼梦里“假凤泣虚凰”的故事。

丫鬟司棋的爱情悲剧
再说说丫鬟司棋的伤心故事。司棋是贾府二小姐迎春的大丫鬟,迎春是荣国府大老爷贾赦庶出的女儿,性格软弱。这司棋生得高大丰满,脾气不大好,特别是对大观园里的管事媳妇们,经常和她们争吵,还为了一碗蒸蛋羹,带着小丫鬟们大闹厨房,是出了名的“付小姐”,平时不懂得收敛,得罪很多人。加上她又是那个三八婆王善保家的外孙女,王善保家的是邢夫人的陪房丫鬟,也蛮不得人心的。

司棋有个姑表弟弟,叫潘又安,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小子貌似潘安,两人青梅竹马,打小就要好。后来大一点,两人竟在司棋公休回家的时候私定了终身。潘又安买通了大观园看门的,经常来园子和司棋约会。

不巧有一个晚上被鸳鸯撞上了,把两人吓得半死,这潘又安一害怕,就躲到外地去了,真正是中看不中用。这司棋在家里也是吓得惊慌失措,找不到潘又安,又怕鸳鸯把事情说出去,一来二去,就病了。幸亏鸳鸯及时来安慰她,说你倒不用担心我坏你的好事,只是你自己胆子也太大了点。

后来大观园抄捡,搜出司棋箱子里潘又安写给司棋的情书和送给她的一个香囊,还说你上回送给我的两串香珠我收到了,你上次来我家的时候被我爸妈看到,怀疑我俩的事情,所以不能在家里见面了,你安排我们在园子里见面吧。
 
这份情书被王熙凤拿到手里,王熙凤因为看不惯王善保家的那仗势欺人的模样,要出出她得丑,就当着众人的面将情书高声朗读。

事到如今,司棋反倒不害怕了。王熙凤看到司棋并无畏惧,倒也刮目相看。司棋后来被关了三天,原以为主子迎春可以保住她,结果当然可想而知了,司棋被赶出大观园,送回她父母那儿。那个年代,不管她是不是清白的,她的名声也都毁了。
 
贾芸小红的换帕定情
这贾芸,是“廊下住的五嫂子的儿子”,就是前面说的拜贾宝玉做干爹的那位,父亲去世了,和母亲相依为命。这贾芸也有十八九岁了,在凤姐麾下办事,想承接大观园种花种树那单项目,就想着买点麝香冰片等名贵中药材去给王熙凤送礼,可又没钱。他舅舅卜世仁(不是人)开药店,所以就去找舅舅赊账,结果被卜世仁一顿奚落,还被他舅母一顿寒碜,气的堵心。幸亏碰到仗义疏财的邻居醉金刚倪二,从怀里掏出一包银子,整整十五两三钱,不仅不收利息,连借据都不要,就借给贾芸了。

这贾芸是个孝子,怕他娘不高兴,便没说他舅舅的事儿。第二天把药材买来,送给了王熙凤,怕丢面子,没说是买的,就说朋友给他的。这才把项目拿到手。因为种花种树,常在大观园里行走。

怡红院里有个小丫鬟,原叫红玉的,后来改名小红,生的有几分姿色,想攀个高枝,所以总想找机会在贾宝玉面前出现,好引起贾宝玉的注意。无奈自己职位很低,加上贾宝玉这些个大丫鬟们一个个如狼似虎般地防范她,所以不得手,有点失落。

后来来了个贾芸,小红在假山上丢了一条手绢,让小丫鬟坠儿帮她去园里找找。这手绢被贾芸拾到,他把自己的手绢给了坠儿,说这是他拾到的,让还给小红。这小红心里自然明白。贾宝玉离她的距离可望不可及,但这贾芸是实实在在触手可得,而且真心喜欢她。所以小红也就认了命了。

后来贾府抄家,王熙凤落难,小红贾芸一直跟着王熙凤,倒也算是忠心为主。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鸽哨' 的评论 : 应该是,续书我也好久没看了,记不太清了,偷懒一会,没去查证,所以没写。
鸽哨 发表评论于
司棋是否最后撞墙自杀了?
四则旧舍 发表评论于
又是一篇好文。赞!
miranda0318 发表评论于
赞勤奋!

龄官画蔷一回,对宝玉的爱情观有很大影响。

关于五儿,“侯芳魂五儿承错爱”一回写得很不错。

关于贾蔷是贾珍私生子一说,也只是一说而已。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谢谢鼓励。是勤奋还是偏执我自己也分辨不清了,总之是有点着魔了。呵呵。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萨兰乌2' 的评论 : 谢谢指正。疏忽了,这就改过来。
萨兰乌2 发表评论于
文章开始的第三自然段中:“但贾政把一切与大观园建造有关的俗事都交给堂弟(?)贾珍主管”,这句话是否有笔误?因为贾珍是宁国府贾敬的儿子,贾敬与贾政同辈,都是“文”字辈,既名中的“字”都有反文旁,例如:贾敬、贾赦、贾政、贾敏(林黛玉的母亲)等。而下一辈都是“玉”字旁,例如:贾珠、贾链、贾瑞、贾宝玉、贾环等。在下一辈是草字辈,既草字头。例如贾蓉、贾蔷、贾芹等。所以,賈珍应该是贾政的堂侄子。
polebear 发表评论于
分析得很到位,赞勤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