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百合也有春天、做志愿者也会快乐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 ...
打印 (被阅读 次)

野百合也有春天、做志愿者也会快乐
 
在过去这两三年间,身体原因免不了频频光顾各种医院或诊所, 见过不少在那里工作的志愿者。他们中: 有的优雅坐在医院前厅花坛侧的钢琴旁,用柔指奏出委婉、明亮、或宽广;有的慈祥站在将要手术或手术后的病床前,用信仰给出宽慰、鼓励、和关怀;还有的默默制作出各式精巧温馨的小礼品,无言的传送出温暖、友爱、和陪伴。 然而,见的最多的志愿者,是那些微笑着为人提供帮助和便利的一群人。他们或为入院者作登记,或推着轮椅接送被手术者入院或出院,或引导来医院造访人到需要去的科室,或为在手术室外等候的亲友准备饮料零食, … … 。当时, 我就无不向往地许下心愿: 等病好了,我也来医院当志愿者。
 
今年伊始,“万象更新”,感觉自己身体允许了、更感觉应该干点什么了。于是,我进了一医院网站,申请登记到那里做志愿者。我曾在此院做过两个主要手术, 曾被在此院工作的志愿者们帮助过、感动过。
 
网上登记后的第二天, 就收到了医院来的电话,算是第一个电话“面试”吧。之后不久就收到更多电话及电邮件,说我很适合这个工作和这个群体,希望我能尽早加入他们。我还以为是我在“面试”时说的哪一句或哪几句话“打动了”对方,多少有点小激动哟。后来才知道,当时医院志愿者急缺。大概是个人都应该被他们接受吧? 我猜。嘻嘻
 
正式上岗之前,需作体检和打各种预防针,外加出席一个持续数小时的定向培训会(Orientation)。方闻知来这里做志愿者的人员中,有高中生,也有大学生,而其主体是退休人员。 在医院的人力资源部门作登记时,看到自己的“年龄”被归到 18岁至64岁这一栏。有点意外: 我居然属于志愿者中最年轻力壮这一族? 呵呵!得意
 
在医院做志愿者的第一天,感到事事新鲜!我读美国人和外国人的姓有困难, 又多少有点“脸盲症”,亏得同事们的耐心和包容。工作四个小时下来,身体有点累, 可精神十分愉悦,也学了不少东西,应了那句“处处留心皆学问”也!下班回来后,第一时间就在微信朋友圈晒自己的“工作服”和“腰牌”, 心中的那点小兴奋小得意,不知不觉溢于言表!
 
我每周到此医院工作四小时,工作内容主要是医院前台的迎来送往。我们服务的三个前台正对着医院的三个大门: 一是主厅入口, 二是妇幼部入口, 三是急诊部入口。 志愿者每一至两小时轮换一次服务地点。此外,志愿者还会服务于手术室外的等候室, 为手术室里面的医护人员和手术室外面的病人亲友之间的相互链接,铺路搭桥。我这样描述,是不是显得我们志愿者的工作很重要啊?呵呵, 呵呵!加油
 
数月下来,我很喜欢我作为志愿者所做的工作,也觉得志愿者同事们大多很真挚很可爱,比较易于相处。有位同事曾多次去中国旅游,她对于一些中华国粹(如“太极”、“麻将”等) 的知识和理解,能把我这个土生土长的纯中国人, 远远甩出好几条街。另外一位同事在她的脚踝外侧纹了个歪歪扭扭的中国字“勇”, 问我其意思是“Encourage”吗?
 
每隔数月,同组志愿者们还会相约外出聚餐。参加这种聚餐会的除了在职的志愿者成员之外,还会邀请过去在同组工作过的、但现已“退休”的老成员。脑补一下:在职的志愿者大多是退休人员,那么从志愿者中再“退休”的人员,该是个什么年龄段的呢?
 
在上一个小组聚餐会上,坐在我旁边的是一对精神矍铄的耄耋老人。老太太温和典雅,是从我们组“退休”的老志愿者。而老爷爷幽默健谈,自我介绍是“志愿者家属”。餐前, 老人颤巍巍地从口袋中掏出一把口琴,惬意而认真地演奏起来。一曲吹罢,同事们以及餐厅中邻桌素不相识的人们都鼓起掌来。他一高兴,变戏法儿似的,一次一把,从口袋里相继掏出大大小小一组口琴, 最小的仅长一寸。见我怀疑这“迷你”口琴的表现能力,老人用它吹奏起美国乡村老歌“哦,苏珊娜”(Oh,Susanna),音正调全。好个快乐的老人!
 
交谈中,我惊讶地得知他不仅与我同行同专业,而且还在不同的时间段,为同一公司工作过,应该算是“老校友”吧? 他告诉我,他曾和诺贝尔物理奖的得主杰克.科尔比(Jack Kilby) 同组工作数年。我知道公司中的专业小组一般十来个人, 所以老人应该和杰克很熟悉。 杰克在2000年被颁发诺贝尔奖时, 我才刚刚进入公司。 在公司为杰克举办的庆功会上, 我只远远见到过杰克。当老人提到他这一生共获得了75项美国专利, 并问我取得过多少专利时,我实觉相形自惭。多年努力,成绩平庸,我获得的专利还不及眼前这位老人获得数量的一个零头, 何足挂齿?
 
参加志愿者不久,就赶上医院为“犒劳”志愿者而办的年度总结聚餐会。在那里, 我终于见到了在同一个医院工作的251位志愿者中的大多数。除少数学生之外,我还真是其中的“年轻人”。不过, 看到他们志愿工作的时间, 我彻底汗颜了!许多人已经在此工作了上千小时,少数人上万小时,工作时间最长的简女士(Jane)已达25300小时。粗略估算了一下: 按我现在的进度每周四小时,每年有52周,即使一年到头我从不误工,还需要继续志愿工作至少121年,方可与她比肩。… … 灰心了,这辈子没指望了!急
 
在这个医院做志愿者,除了在工作日免费享用一顿午餐之外,是完全无偿的, 就连工作服都需要自费购置。为何仍有许许多多人前来参与?每个志愿者的出发点可能不尽相同。我自己丝毫没有什么“高大上”的情怀,更别提什么“无疆大爱”,仅仅由于心里的那份感恩之情和身体的“走出去、动起来”之需要。参与后才发现,自己的一个举手之劳,可以带给他人方便和帮助,也是件十分快乐的事儿。正如同春天里的野百合,默默在一角绽放, 快乐地妆点着这一角的无尽春色。
 
**********
初稿于 2017年5月18日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