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游记之二:文明的颜色

打印 (被阅读 次)

在旅行社的游览行程表中,本来没有吕贝克这个城市的安排,是漂亮的女导游员告诉大家,在距离汉堡东北约六十公里,有一个历史悠久的城市名叫吕贝克,吕贝克的意思就是“迷人的地方”,这是一个非常值得一去的文化古城。但是,如果大家有兴趣愿意去游览一番的话,每人要交六十欧元的额外费用。看着女导游员那双会说话的如秋波一般的眼睛,我欣然前往。

 

那天在从汉堡去吕贝克的火车上,乘客出奇的多,在我的座位对面是一对德国青年情侣,两个人衣着朴素,不言不语,紧挨着坐在一起,面容始终呈现着腼腆的微笑,洋溢着幸福的感觉。从他们的眼睛里,你体会到德国青年人特有的那种热情与单纯,我用英语跟那个男青年交流了几句,得知火车上的人大多是赶去另一个城市观看一场足球比赛,他们要为自己喜欢的球队去加油助威。

 

在吕贝克车站下车之后,走出车站不远,就看到了霍尔斯腾特尔城门,那巨大的双圆塔建筑看起来古朴而庄重,这是吕贝克的象征。

 

导游员告诉我们,吕贝克城始建于十二世纪,是德国历史上“汉萨同盟”的首府,在十六世纪,它成为北欧重要的商业中心,“汉萨同盟”是指德意志北部城市之间形成的商业和政治联盟。时至今日,吕贝克仍是海上重要的商贸中心,尤其是在北欧国家之间。除去二战期间受到的毁损,这个古城的结构依旧保持了十五世纪到十六世纪的原貌,完好无损。在一九八七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行走在吕贝克城,就是行走在数百年前的历史古道上。

 

在吕贝克,我们参观了建于1240年左右的市政厅和圣灵医院,市政厅是哥特式建筑,其正面装饰着彩色瓷砖,显得极为巍峨壮丽。圣灵医院是德国保存最完好的的中世纪僧侣宿舍,现被用作养老院。霍尔斯腾特尔城门之上现在是吕贝克历史博物馆,里面陈列的展示品具有极高的历史研究价值。

 

我们还参观了著名的圣玛丽亚教堂,这是一座拥有40米高的中堂和125米高的双塔砖结构建筑,为德国第三大教堂,拥有世界最高的砖结构拱顶。这是人类第一次用本地烧制的砖替代天然石料建造的哥特式教堂。圣玛丽亚教堂因此成为整个波罗的海区域众多哥特式砖结构教堂的典范。导游员说这座教堂的建筑时间用了一百多年。走出圣玛丽亚教堂,我回首仰望那两座高耸入云的尖塔,它仿佛无声地诉说着昔日的文明和辉煌。

 

在浏览参观了吕贝克古城之后,因为时间尚早,导游员带我们来到一家临近河边的酒吧,我们每人点了自己要喝的饮料,休憩着,等待回汉堡的火车时刻。我点了一杯黑啤酒,观赏着窗外那条河水的清澈秀丽。几艘木桅风帆船静静地停泊在河水里,构成一副绝美的风景。我情不自禁地起身,变换角度,拍了几张照片。我喜欢摄影,特别喜欢拍摄风景,我不喜欢有人出现在我的风景照里。我认为人是大煞风景的动物。

 

登上返回汉堡的火车,向吕贝克城告别,圣玛丽亚教堂的那一块块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墙砖却总是在我眼前浮现。我突然感悟到,在人类的生存发展历史上,或者文化发展史上,绝大多数民族始终以经济活动为主要内容,而我们中国人却恰恰相反,我们好像始终从事着政治活动。我这里所说的经济活动是特指商品贸易经济,政治活动是特指中国农业经济基础之上的阴谋诡计。

 

其实,在二十年前就有热衷于中西文化比较的学者意识到了这一点,把西方的这种因海洋商业贸易而发展起来的文化称其为蓝色文明。我记不清楚这些学者把中国的古代文明比喻为什么颜色了。大概是黄色吧?

 

两种不同颜色的文明,使中华民族的历史发展方向与西方国家背道而驰,一方面是向着更加进步更加民主更加自由的方向发展另一方面却是向着更加落后更加专制更加愚昧的深渊堕落。

 

在西方,每一次政治上的变革都是民主基础的一次扩大,自由精神的一次伸张。而在中国却恰恰相反,历代王朝的每一次动作,都是集权专制的一次加强,人民百姓自由度的一次收缩。

 

在商品贸易经济活动中,人民呼唤民主的制度,公正的法律,诚信的道德,博爱的精神。在这样的社会里,哲学家、思想家、科学家、政治家、银行家、艺术家、军事家、经济学家、法律专家等等层出不穷,人才辈出。

 

与此相反的是,在中国古代小农经济基础之上的集权专制之下,没有公正、没有诚信、没有道德、人的生命和财产还有尊严都不能得到保护,所谓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用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话来表述,这是普遍奴隶制。

 

在普遍奴隶的社会里,只盛产荒淫暴虐的帝王,贪得无厌的官吏,山穷水恶的刁民,只盛产土豪劣绅、地痞流氓、土匪强盗、不法商贩、还有野心家、阴谋家和道德家。所谓的道德家其实就是装逼犯!因为,在这种文化土壤里,根本无道德可言。

 

没有自由的人民是绝对没有创造力的。在清末,有位另类诗人龚自珍看到朝中无才相才将,市井无才盗才偷,终于发出了“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呼声。之所以说这位龚大诗人另类,因为他说了一句真话。在中国,从古到今,说真话这回事,比万里长江横渡都困难。

 

有人的地方就有劳动生产,就有交易买卖。西方现代文明起源于蓝色的海洋,起源于商品贸易。其实,生长在黄土地上的炎黄子孙又何尝不知道劳作生产与交换贸易呢?我们中国人的脑子里并不比洋人们缺一根筋少一根弦,只是那统治中国二千年之久的儒家政治,它强制华夏子民,你必须做一个农民!

 

儒家政治,是建立在小农经济基础之上的伦理政治。重农轻商,是中国历代王朝的基本国策。因为任何社会基因的改变,都可能会导致社会政治结构的解体,小农经济崩溃之处,就是儒家伦理政治的瓦解之时。然而,小农经济所能承受的重力又是非常有限的,中国历史上一次次的改朝换代,一次次的动荡祸乱,都是小农经济经受不起天灾人祸的冲击。彼时,如同末日降临。

 

儒家的政治,既不能使民富,也不能使国强。在中国历史上的两次改革一是北宋的王安石变法,二是明朝张居正的改革,其目的都是想让“国富兵强”,但是都以失败告终。这是必然的结果,不触动政治体制结构的任何经济意义上的改革都会是这个结果,最后导致民更穷,兵更弱,国更衰。

 

中国的儒门教徒,一向是靠着三纲五常混饭吃的,为了这孔老二传下来的铁饭碗,儒棍们在中国的历史进程当中,始终扮演着反动的角色。世界上,还从没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的知识分子,是如此的反动!把儒门教徒比喻为知识分子,真是糟蹋了知识分子这个名词!

 

孔老二,其实就是一个中国农民的代表!

 

原载微信公众号:鬼眼天下 guiyantx

 
Wiserman 发表评论于
记住历史记载:中国古代因为儒家的教化使中国比世界其他地方先进了数千年,如何解释?

不可妄自菲薄啊!
儒家适应的条件是什么??
为何仅三四百年来欧洲人干过我们的??
用脑筋想一想吧!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为啥不上几张照片?这都什么年代了,没照片那能行尼。:))
无恨 发表评论于

鲁迅先生说:中国两千年的历史,就是做奴隶和连奴隶都做不成的历史,鬼眼大侠参观古城能联想到中国的弊病,佩服佩服,说的真好
磨不开 发表评论于
一图抵万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