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分享:家有猫女初长成(完结篇)

喜欢逍遥自在的码字,兴趣广泛,常常有感而发,并不拘泥于什么主题。
打印 (被阅读 次)

本猫家所在学区中学学制是初中2年(7,8年级),高中4年(9-12年级)。申请大学是每一个高中生必须经历的一个成长过程。在申请大学过程中,高中的成绩单是最重要的标准之一。但在难以成绩单分出高下的情况下,大学就会倾向比较学生对学习的热忱与精力,因此,学生一进入高中,其实就开始了整个申请大学的过程。


SAT是高中生申请美国高校入学的标准考试。但是,如果学生在高中没有扎实的学业表现,平均成绩不够亮眼,那么不管学生的SAT成绩有多高,都无法弥补这一方面的缺失。常常会看到有华人家长在抱怨,为何孩子SAT满分,却被名校拒绝?答案很简单,因为SAT不是大学挑学生的唯一指标。 


大学衡量成绩单时,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看学生是否愿意接受挑战,主动研修高中里较有难度的课程,例如大学预修课程(AP课程)或是荣誉班课程(Honors课程)等,并且取得好表现(要参加全国统考)。所以,一所高中好不好,能开多少AP课程,有多少学生通过AP课程,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


猫女从高中二年级起就开始选修大学预修课程了,到高中毕业时已经考过了9门大学预修课程(全A,只有取得A,才有可能今后被大学承认学分)。高中第1年的第2学期在数学荣誉班;第2年选修AP欧洲历史和数学荣誉班;第3年选修AP英语、AP西班牙语、AP美国历史与初级微积分的荣誉班;第4年则选修AP英语、AP美国政府、AP微积分与AP生物课程等9门左右具相当挑战性的课程。


除了学业成绩,大学招生人员对高中生是否参与的课外活动也很重视。他们认为,课外活动彰显生活态度。不论何种活动,最重要的是在彰显个人的生活态度。 大学想从学生从事的活动中,了解他们的兴趣为何,是否有尽可能深度从事感兴趣的活动;想看到学生有持续力,有感兴趣的项目,有很大学习空间,并展现学习热忱。


女儿在高中二年级时竞选当上了年级学生会主席,还参加了学校辩论队。学校的辩论队几乎每两个星期,就会有一次比赛,学区的,地区的,州际的,一直可以升到全国比赛。在三年级时竞选当上了学校学生会主席,并担任了学校辩论队队长,代表学校参加校际比赛和州际比赛。四年级时退了学校学生会主席,但还是任学校辩论队的辅导和顾问。


在后面的两年中,本猫几乎在每个周末都会接送女儿去参加辩论比赛。也会有机会可以进入赛场,旁听他们的辩论比赛。以下是女儿高中辩论队参加比赛的一些有趣的题目:
美国的法律该不该禁止枪支流行?
国家税收和保护个人利益是否有冲突?
美国政府对伊拉克的策略是否符合美国利益?
美国在冷战后的国际策略是否符合美国利益?
美国的政治体制与经济体制是否有利于美国经济发展?
美国是否应从英联邦中独立出来?


在女儿参加的许多高中生辩论比赛中,其中有两场比赛本猫印象特别深。两场都是在美国高中生的联合国大会(National High School Model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上进行的,一场是代表伊拉克,另一场是代表北朝鲜。而这两个都是被美国人认为是流氓国家。但猫女所在队的立场是要为这两个国家的政策辩护。


当本猫知道这个辩题时,问女儿,“拿到这个题目的辩方立场,一看就知道,你们是不可能赢的嘛?那你们要怎么准备哈”? 女儿告诉我说,“辩论题目是不会有对或错的答案的。每一个国家政府都一定有自己的立场要坚持,有自己的利益要保护。我们的队伍一定要站在伊拉克和北朝鲜政府的立场来为他们的国家政策进行辩护,而不能站在美国或其他国家政府的立场。而且,老爸,你知道吗,越是看上去正方一面倒的辩题,越容易发挥反方辩手的才能。是的,我们知道,站在美国人和政府的立场来看,我们赢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仍要全力以赴,要有最好的表现,因为我们是站在不同立场上看问题,代表的是伊拉克和北朝鲜政府”!听完这番话,本猫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种职业律师应有的敬业精神。


猫女和她的队员从报纸上,网络上,图书馆里收集了大量的关于这两个国家的资料,包括国家的宗教,文化,历史,以及当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现状。虽然没有赢得最后的比赛,但她们队的表现绝对是可圈可点的。本猫很惊讶她们的收集和整理资料的能力,以及立论和辩论的水平。


这个美国高中生的联合国大会的辩论比赛是在纽约的联合国大厦里进行的,个个参赛队员都是西装革履,人人都像是年轻的外交官。虽然看孩子们的辩论,有时还显得有些幼稚,甚至有点喜欢胡搅蛮缠。不过,当你看到他们振振有词地发表自己对世界各国之间关系的看法时,你不得不为他们那种自信,自在,自为的天性所征服。


其实,在美国的孩子在进入高中以后,就要开始为申请大学作准备,有效利用环境中的各种资源。只有在校内与校外都全力以赴的学生,才是优秀大学欣赏的优秀候选人。在这样的准备过程中,高中生也学会了武装自己和包装自己。这种能力在今后的求学,求业,和求职过程中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后来,女儿被很多所大学录取,但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并用三年时间完成了大学课程,然后如愿以偿的进入了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法学院。毕业后,在一家纽约的律师事务所做执照律师。
(全文完)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