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年轻人将情绪主导权交给了“电子榨菜” ?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美美地点上一份外卖,在剩余空间并不富裕的桌面上支起自己的手机或平板。

打开存在网盘或 B 站收藏夹里许久的一部影片。

匆匆下肚的 " 电子榨菜 ",逃不过孤独的莫比乌斯环

" 臣妾要告发熹贵妃私通 ......"

" 注意看,这个男人叫小帅 ......"

" 葵花点穴手 ......"

《武林外传》和《甄嬛传》剧照

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配上简单的下饭菜便可匹敌山珍海味,而这些视频正是当下年轻人吃饭时必备的 " 电子榨菜 "。

在繁忙的日程安排中,很多年轻人只有在吃饭时间才能稍微喘一口气,打开一部娱乐视频,趁着好不容易的 " 休息时间 " 享受私人时光。

而这些电子榨菜的种类可谓五花八门,其中像《甄嬛传》《武林外传》《家有儿女》这些经典的电视剧成为很多年轻人的心头好。熟悉的台词犹如沁人心脾的香料一般,为自己的外卖提味增鲜。

还有不少人会打开 B 站首页或者各种软件的直播间,伴随着各种推送的内容打发吃饭时的无聊时光。

" 电子榨菜 " 真的能让我们吃饭更香吗?或是,我们为了消磨时光而创造出一个不被打扰的空间,暂时逃离原本纷繁的现实世界。

虚拟 " 配菜 ",配得上真实的情绪

事实上,在吃饭时间配上视频并不一件多么新奇的事情。当我们把时间往前拨 10 年,我们会发现,人们常常会在午饭时间看看当时热播的电视剧或者时下的焦点新闻。

但当电视充当 " 配菜 " 时,它是充满凝聚力的,因为它蕴含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潜台词,时不时聊几句家常话,一家人关于电视里的故事各抒己见,形成某种家庭圈层里的微型社交。

而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智能手机的广泛普及,电视在我们的视野里面,尤其是在年轻人的视野里成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事物。便利的手机使得人们从共同注目大屏幕转向了自我观赏小屏幕,从大到小的还有人们对于社交需求的精细化。

《请回答 1988》剧照

所以,把握住每一刻独属于自己的时间就成为了当下年轻人非常重要的心理需求。不论是之前的电视,还是如今手机上的电子榨菜,他们都承担着宣泄情绪的中介作用。

数字原生民身份加持下的年轻人,更愿意向虚拟世界寻求心理的满足和情绪的价值。例如,在《甄嬛传》中暂时抽离对于现实的焦虑,感受到大女主的爽感;在淘宝直播间里听着 " 各位宝宝,你们的魔鬼来啰 " 以寻找与我们相似的共鸣;在《海绵宝宝》和《蜡笔小新》的动漫中暂时卸下成年人的身份,享受孩子般的无忧无虑。

《甄嬛传》剧照

同时,电子榨菜也能让我们免于社交的压力,在一个人的餐食中尽情享受自我的时间。当戴上耳机,打开一部影片时,就相当于向周围发出一种 " 请勿打扰 " 的信号。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怡然自得,年轻人们逐渐建立起自我舒适的心理环境,在自我相处中重新获得自主悠然的主导权,实现了 " 大隐隐于市 " 的成就。

在 " 电子榨菜 " 的作用下,年轻人构建出来的精神空间抵消了原本现实空间的意义,身处碎片化时代的我们随时都想寻找一份能够打发无聊的 " 配菜 "。

而这种精神空间是重视内心感受的。原本食堂应该是进食的空间,工作台也应该是承担工作价值的场域。但在电子榨菜的介入过程中,年轻人将更多个人的精神价值嫁接到了现实的空间,从而抵消了物理空间对人精神的强占有关系。

在调查访问深爱 " 电子榨菜 " 的年轻人时,他们都会提到,自己的注意力往往会不受控制地陷入手机里的视频和碗里的食物拉扯之中。从中可见,精神空间和现实空间并非存在着绝对的优势方,而是在双方的拉锯之间占领新的情绪高低。

而现实是我们再一次丧失了自由的选择,将情绪的主导权交付给了电子榨菜。所以当我们吃完饭关掉电子榨菜时,会感受到一种更加强烈的焦虑席卷全身,孤独、烦躁、不安和空虚好像随着电子榨菜的下肚同时滋生。

因为在从自我的精神空间抽离出来后,我们又不得不面对现实的要求——效率和能力。刚刚在电子榨菜陪伴下的快乐稍纵即逝,我们重新审视自己与世界的关系,用媒介链接起孤独的灵魂。

为了缓解物理现实所带来的孤独和焦虑,年轻人选择不断加速自己的选择,在加速键中吸收更多的电子榨菜。另一方面,人们也会在网络上寻求和共享电子榨菜,尝试用共鸣的方式寻求一份更加长久的安慰。

重构 " 时间 ",构不出焦虑的无畏

电子榨菜的便利性和即时满足性使得年轻人越来越习惯与电子榨菜共度吃饭时间。一次又一次的多巴胺,引诱人们在饕餮盛宴中不断尝试永远尝不完的滋味,而加速键就成为花更少时间,吞入更多配菜的绝佳 " 外挂 "。

毕竟,在现代人忙碌的一天中,想要每天能够单独抽出时间来细细品味一部电影或电视剧并不容易。因而 " 加速观看 " 成为了人们能够在所剩无几的自由时间内吞食更多电子榨菜的选择。

加速观看一方面满足了年轻人对 " 电子榨菜 " 的情感需求,另一方面使他们获得了一种对于时间看似的把控感。在争分夺秒的 " 内卷 " 环境中,我们在一份时间里,体验到了更多的经历。

工业时代赋予了时间极大的价值意义,就像人们老生常谈的:" 时间就是金钱。" 现代社会的运行规则告诉我们,拥有的价值与所付出的时间呈正比的。所以加速按钮潜藏着一个 " 更多 " 的补偿意义。

这种 " 更多 " 一方面体现在年轻人能够在单位时间内观看更多的视频、聆听更多的音乐,于是乎我们汲取了更多的电子榨菜,同时抽离出原本的工作环境,极大满足了我们对于虚拟产品的获得感。

另一方面,这种 " 更多 " 赋予了个体看似更多的控制权。在工作和学习时间里,我们是被时间所支配的,但在观看电子榨菜的过程中,我们掌握了调整它运转速度的权力,并且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随意支配。

吃饭时间不过匆匆十几分钟便完成了好几部电影的观看,浮光掠影间我们便获得了膨胀的满足感。小小的电子榨菜不仅给予了精神的满足,更让我们陷入一种走在别人前面的错觉。

社会学家本雅明曾说:" 我们进入了一个体验很丰富,但是经验很贫乏的时代。"

在争分夺秒的时间重叠下,看似我们获得了更多对科技的掌握感,但这些被随意调快或调慢的电子榨菜从未真正被消化吸收,所以很多人会在提到电子榨菜时谈到:"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长日将尽》中写道:" 你已经做完了一天的工作。该是你搁起脚来好好享受一下的时候了。我就是这么看的,随便找个人问问,他们也都会这么说的。傍晚是一天当中最美好的时候。"

时间从未真正地被我们所掌控,但流动在我们主观世界里的安全感和希望却也是真实轻快的、令人安慰的。

所以不需要悲观的是,人类在重构时间的过程中,尽管从未走出过时间的范畴,但我们不断寻找着与他人的共鸣,在现实的交谈中,又或是在社交平台的互动中弥合我们与时间的距离。

所以在电子榨菜的陪伴中,不论是浮光掠影还是追根到底,我们都在此刻的时光里定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