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上,没有十万火急的事别打电话”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手机发明之初是为了提高人们远距离沟通的便利性,只需拨下一串数字键,就能随时随地接通远在天涯海角的人。多么伟大的发明啊。

可偏偏,我最讨厌的就是打电话。无论是我打给别人,还是别人打电话给我。

对内向型人格、社恐或不善言辞的人来说,电话的可怕之处恰恰是它在发明之初最引以为傲的优势:即时对话。



《恋恋电话亭》剧照

文字消息最为善解人意,即便事出紧急,也总是给出一定的缓冲、犹豫、思考和回复的时间。电话却十分霸道,不容分说地要你立马给出答案,无端使人生出焦虑。

电话那头的人是谁,决定了焦虑等级。屏幕上若是跳出老板的名字,那这通电话多少有些吃人的意味,平日里爱不释手的手机,此时变身成不明毒性的蜘蛛,在振动中匍匐前进,随时可能咬我一口。

比如周六上午,我正在前往朋友聚会的地铁上。手机冷不丁地传来振动,在它不间断地持续三秒后,我立马意识到,这不是普通的消息推送,是电话。抬眼看了眼手机,屏幕上赫然亮起老板的大名。



《欢乐颂》剧照

为了表达我的不满,我先是冷眼任它振了一会儿,最后出于仅存的一点职业素养,按下了通话键。

电话那头,老板急促地问了个事,得到一个不甚明确的答复后,又急匆匆地准备拨往下一个同事。我打赌,老板肯定听到了字正腔圆的地铁语音播报,按理说他也能意识到今天是周末。但转念一想,周末?对老板这种身份的人来说,不存在的。

于是我和同事总能在一天八小时,一周五个工作日,一个月 22 个法定工作日之余的时间内随机接到他的手机电话、语音电话,甚至是群语音电话。此处暂且按下不表,待后头详述。



《安家》剧照

若是陌生号码,脑子里会快速闪过几个猜测:快递?工作上的同事?推销电话?还是哪家公司的 HR 或猎头?

一通瞎猜后,对陌生电话的恐惧反倒弱于接听老板电话。待对方开口,基本便能知晓这通电话的来意。也能根据当下实际的空闲情况,给出时间长短不一的回应。有闲心时,还会和推销电话瞎侃几句。

但总的来说,我还是惧怕电话的。我不喜欢电话的压迫感,警惕电话的超长续时,缺乏即时思考和快速语言组织能力,也摸不透职场语境里的弯弯绕绕。

像我一样惧怕打电话的人不在少数,国外将这类人群定义为 Generation Mute。从 X 世代到 Z 世代,不爱打电话的人越来越多。这其中,又以千禧一代和 Z 世代居多。

《正常人》剧照

国外一家网站为此做了调研,数据显示:75% 的年轻人觉得打电话是浪费时间的行为,其中 64% 最怕电话来自那些总喜欢抱怨和求助的人。63% 的年轻人会用 " 我没听到电话 / 振动 " 来作为不接电话的借口,81% 的年轻人会在打电话给别人前做心理建设,88% 的年轻人更倾向于用文字交流的 app 来沟通。

调查同时归纳了为什么越来越多人不爱打电话的几类主要原因:

1、打电话费时:话题容易漫无边际,时间不可控。

2、接电话的人会产生不被尊重的感觉,即:打电话的人假定 TA 的需求优先级更高,且认为你可以随时被打扰。

3、电话沟通除了穿插客套话之外,口头表述容易错漏关键信息点,无法留下纸面对照信息,更容易衍生不必要的误会。



插图:Jessie Lin

4、意料之外的电话不仅干扰思绪,同时加剧心情的烦躁,尤其是在赶工作进度的时候。

5、电话的即时反馈性没有为我们提供足够的思考和归纳时间。就和吵架一样,事后才懊恼,明明可以发挥的更好。

6、打电话还得找个安静不被人打扰的地方,不如文字信息方便。

电话已经如此令人焦虑和反感了,但在语音和语音电话面前,它似乎还有被原谅的空间。



《三十而已》剧照

职场中总有这样一些同事,他们仿佛和文字有仇,又或者手指多打几个字就会关节疼,只能退而求其次地选择用声音来沟通。动辄就是 3-5 条语音,每条语音在 10-50 秒之间不等。

对方是方便了,动动嘴皮子就把事儿交代完了。我还得挨个听,口齿清楚的尚且能用语音转文字,遇到表达不利索或者背景杂音重的,不仅得费时听,还得二次文字沟通,以免产生误会。

鉴于语音不必即时回复,也能选择性地听或不听,我姑且还能原谅。但语音电话,很抱歉,暂时找不到替它开脱的借口。职场中的语音电话,更是位列批斗榜首。



《外科风云》剧照

某个工作日的晚上,老板先是和同事打了通语音电话。说话间扯到了另一件事,于是兴致大发地把我拉入群聊,从一对一的语音发展成了群语音。

等吃完晚饭,我才注意到手机弹出一个不明所以的群语音等着我加入。

结束这场加塞的语音群聊后,我和同事私下吐槽语音通话在职场中展现出的形象,一致认为:不礼貌,更不专业。儿八经的职场沟通一般会提前沟通会议时间,而语音通话或群语音却不按套路出牌,总是临时起意。时间不定,讨论主题不定,参会人员不定。



《都挺好》剧照

语音过程往往由发起人主导,被拉进群的参会人员没时间提前准备,也不了解议题背景,显得十分被动。更重要的是,讨论结果可能是什么结果都没有。

于是,我越来越讨厌工作环境中的各种电话方式了,如非紧急,能书面解决的事绝不电话。一来沟通详情和文件都有历史记录可查,二来也不必每次电话前都煞费功夫地做心理建设。



《逃避虽可耻但有用》剧照

日常生活中,电话和语音电话有其存在的必要性,相对来说也没那么让人焦虑和讨厌。仅就职场而言,要想让电话或语音电话不被人讨厌,其实也很简单,非紧急情况,只需提前询问对方,方便电话吗?紧急情况,打完电话后说声抱歉和谢谢。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