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粉丝博主7年去了4趟监狱!他一直想找个人…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11月7日,天气不错,在杭州市南郊监狱,晓军(化名)终于见到了俞金海。

对晓军来说,这场见面来之不易,过去的七年时间里,他往南郊监狱跑了四趟,第三次来的时候,从上午十点一直等到了下午一点,依然没能“蹲”到俞金海。第四次来的那天,值守的民警告诉他,“俞金海正在里面封闭执勤。”

俞金海是杭州市南郊监狱八监区副监区长,而晓军曾是南郊监狱的一名服刑犯人,服刑期间,俞金海是他的管教民警。

如今,晓军成了一名拥有百万粉丝的短视频博主,做起直播带货。对于俞金海,晓军说,还欠他一句感谢——“我很想谢谢他,没有他,就没有我现在的人生”。

走入歧途,20岁出头入狱

“我觉得这辈子已经完了”

晓军的父母在他很小时就外出打工了,他只能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用晓军的话说,他是一个“从小就没人管教”的人,读书时不认真,读完小学一年级就离开了学校,小小年纪出来谋生又犯了事。

1999年,晓军从老家到杭州来打工。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开始在社会上结交“朋友”,跟着他们,晓军染上了很多恶习。

后来因为手头拮据,晓军强行闯入一家游戏机房,抢走游戏机电路板转手倒卖了7000余元,很快挥霍一空。

2008年1月,晓军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投入南郊监狱三监区服刑改造。那一年,他刚刚20岁出头。

“我觉得我这辈子已经完了。” 晓军说,刚入狱时,他对自己的人生倍感绝望,结交的那些“朋友”也不再理他,“入狱这几年,从来没人看过我。后来我明白了,那些‘朋友’根本算不上朋友。”

在监狱里,年轻气盛的晓军一度拒绝改造和学习,有了自暴自弃的心思。

管教民警像老大哥一样帮他走出泥潭

“除了舅舅,从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

晓军的行为被俞金海看在眼里,作为管教民警,俞金海总会先翻阅罪犯的档案,为后期教育改造做足功课。“我查看了他的档案,知道他从小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备受长辈宠溺又缺少父母的关爱和管教,才让他逐渐形成自我偏执的性格。”

俞金海找晓军谈了话,这位没比晓军大几岁的管教民警,像老大哥一样当面指出了晓军扭曲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帮助他直面性格中的缺陷和短板,又对他进行了鼓励。

“他跟我说改造就要好好改造,这样出去才能重新做人。”晓军说,“从小到大这么多年,除了我舅舅,没有一个人能像俞警官这样关心我。”

晓军经常把舅舅挂在嘴边,在俞金海身上,他又看到了舅舅的身影——“舅舅经常告诉我,做人不能三心二意,要做就要做好,俞警官也是这样跟我说的。”渐渐地,晓军开始打开心结,下决心要好好改造。

“这些年再苦再难

我都一直记着他的话”

“晓军犯了错,但不代表他就彻底一无是处了。” 俞金海了解到,晓军曾在修理厂干过,会一些技术活,趁着晓军的学习劲头,俞金海安排他承担了关键岗位的劳动习艺工序。

当时劳动改造是做箱包,晓军上手很快,脑子又灵活,任务完成得很出色。这些改变再次被俞金海看在眼里,他让晓军担任现场管理。

这对晓军来说,是一个莫大的肯定。“我当时就想,一定要提高效率让我们这个小组干得又快又好,最好能超额完成劳动改造任务!”

干劲十足,踏实认真,因为出色的改造表现,晓军获得了提前13个月回归社会的减刑奖励。


“我在出来之前就想好了,我要去读书,学技术,想好好生活”。出狱后,晓军先是找到了一份汽车修理厂的工作,埋头苦学汽修技术,很快便得到了同事和客户的认可。后来,一位客户欣赏他认真的态度和坚忍的毅力,介绍他从事某品牌豆制品销售代理的工作。

这些年,晓军又赶上了互联网直播带货的风潮,做起了短视频直播,事业越来越有起色。

“如果我混得不好,都不好意思见他。”晓军说,出狱后,他的心里一直存着个心愿,那就是等自己混出样子了,要跟俞警官说一声感谢,“这些年再苦再难,我都记着俞警官的话,很想谢谢他,没有他,就没有我现在的人生。”

7年4次奔赴监狱

只为那一句谢谢

从2015年开始,晓军前后四次赶往南郊监狱,在监狱大门口等待俞金海,但由于俞金海多年前离开了三监区,加上疫情防控等原因,晓军的心愿一直没有实现。

第三次来的那天,晓军从上午十点一直等到了下午一点,依然没有“蹲守”到俞金海。

今年9月的一天,当晓军第四次在监狱大门外徘徊时,鼓起勇气向执勤民警说出了自己的心声,通过民警的帮助,联系上了正在狱内封闭执勤的俞金海。

11月7日,在俞金海结束封闭执勤出监的这天,晓军的心愿实现了。一见面,俞金海直接叫出了晓军的名字。

“俞警官,这么多年,你都没怎么变!”晓军递上了一面锦旗,他告诉俞金海,这些年自己不断努力,已经在杭州买了一套房子,生活安定了下来。

“看到晓军能够有今天的成绩,我很欣慰,也对自己的这份职业有了新的体会。”接过锦旗的俞金海很感慨。据了解,从事罪犯管教工作20多年,俞金海已经累计转化了100多个难改造的罪犯,近千名罪犯通过教育和帮助,实现改造。

“其实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点,我们的工作就是要挖掘这些闪光点,让他们能在新的生活里看到希望。”俞金海说,“改造一个罪犯那就是挽救一个家庭,家庭好了,社会也就更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