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工资停发,员工:这是变相逼人离职!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10月28日,北京鹏润大厦国美总部的员工接到了一份全员大会通知。当天下午,国美电器董事长黄秀虹出现在台上,她不加掩饰,开门见山地表示:公司到12月底之前,只会给员工上社保,不会再发工资了。

接着,黄秀虹批评了员工们近期的工作态度,认为大家缺少大局观,困难时期应不计得失,与公司共进退。她接着补充了一句:今后中长期,工资发放也存在不确定性。会后公司会出具一份承诺书,员工可以各自去找主管签字。


事后,一位国美员工对《棱镜》作者说:这违法了吧?就是变相逼人离职,“我们所有人都不会签字”。但他也感到为难,如果现在主动离职,自己从上半年开始已被欠了数万元的工资,是不是就追不回来了?

诸多迹象表明,黄光裕经营了35年的国美帝国已经摇摇欲坠、大厦将倾。

根据国美9月27日公布的2022年中报显示,公司负债正乌云压顶。目前国美的总负债规模达到了585.67亿元,其中需在1年内偿还的银行借款和其他借款有229.02亿元。而目前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24.09亿元,同期经营活动现金流更只余5535万元,比照2021年的21.4亿元现金流呈现断崖式下跌。


公司内早已流言四起。有国美员工表示,“听说老板在四处筹钱,要卖掉大楼”。员工还听闻黄光裕日常使用的高级奔驰座驾和名下的一些豪车也被他抵押了出去。不过均未获官方证实。

更为严峻的是,接下来国美所倚仗的核心经营来源——国美电器门店还可能发生大规模收缩。

据中报显示,目前国美的门店包括旗舰店、社区店、新零售店在内,共有3825家——但有些变化或许还未及体现在中报内。据《财新周刊》报道:国美在2022年3季度关闭了旗下的9成门店,目前已关至不足500家,分公司也从40家合并撤销至30家左右。

《财新周刊》同时披露,北京市政府于8月初开始介入国美资产重组,市金融局、商务局等部门为此成立了专办小组,并召开了两次联合债权人会议。但目前国美提出的债转股、资产抵债等重组方案并未获得债权人积极反馈,贷款展期与新增授信等谈判均推进艰难。

《棱镜》曾在今年4月报道,自黄光裕获释以来,其一直牢牢控制着公司权柄。国美的大小业务均要由其过问、批复后才能执行;小到10万元的合同,也少不了他的签字。

如今这个情况已然改变。国美员工表示,自6月后,就没有感知到“黄老板参与业务”,现在国美的各条业务线已完全落入其胞妹黄秀虹手中。

高管风流云散

6月这个时间点,也是国美发生大规模人员流失的开始。

内部员工表示,在此之前,黄光裕显然未放弃扭转局面的希望。“年初黄老板还搞了一份董事长专案,劝说大家增持公司股票。让高管做培训,教员工如何在港股开户。”

在此之后,国美便启动了“降薪计划”以缩小开支。上述员工透露,从5月开始,公司发放薪资的体系就“一团乱”。开始是公积金断缴,后来有些员工的社保也没有交,到8月才补齐;绩效薪资从过去的20%占比提升到了40%,考核全凭主管打分。“扣分项非常多”,到手薪水普遍少了20-30%不等。“薪资调整计划曾要求员工签字,我们都拒绝,最后也还是执行了。”

6月以后,员工的薪水发放被普遍押后。最近,有人刚刚收到了8月的工资,内部传闻这笔钱来自国美门店在“十一”期间的家电销售费用。

据国美中报显示,截止到今年6月底,国美零售的员工总数从去年年底的32278名降至了25701名。但在国美的下一份财报中,或许人数会有更大幅度下降。

从6月开始,国美各部门加大了裁员力度。一名“真快乐”被裁员工表示,部门的人先集体裁掉了约20%,后来便是成批离职。裁员遍及国美的各条业务线,去年上线的“打扮家”新业务也成为了裁员的重灾区。

不过首批被裁掉的员工,被后来者视为幸运“上岸”的人——其中多数在8月拿到了一些赔偿金。8月之后,国美的裁员已经“失序”。公司在解约协议中表示,赔偿金会推迟至10月25日、11月25日、12月25日分三批支付。而在9月底的新一轮裁员中,规定的赔偿金发放已经延后到了2023年的3月、4月、5月。

还有员工透露,或许为了敦促大家自行离职,减少赔偿金开销,有被裁同事遭到了公司的“刁难”。如寻找历史考勤时间瑕疵,或者出租车票报销不规范等问题。有员工被HR警告,如果不愿解约可能会影响未来的背调。

10月25日,在8月被裁的国美员工本该收到第一笔赔偿金。但手机弹出的却是一条HR的微信,表示赔偿无法如约兑付,并给出了两种解决方案:第一种是延后到11月、12月、2023年1月兑付;第二种是到12月底一次性发放补偿金总额,并表示公司将会同北京劳动仲裁一起集中处理。但许多员工已不再相信这些说辞,表示将展开集体仲裁。

成批离开公司的已不只有员工,还有大批高管和跟随国美多年的“老臣”。7月,“打扮家”创始人崔健、CEO高非离职;8月,“真快乐”APP负责人丁薇、“国美管家”CEO曾之宁离职;9月,国美历史上的两位肱股之臣:国美投资CEO何阳青、国美电器CEO王巍离职。

而接手业务的除了黄秀虹,已基本后继无人。据国美内部邮件披露,丁薇离职后,其职位由来自快手的彭佳瞳接任,但员工在内网中已查无此人。据“真快乐”离职员工透露,目前“真快乐”从高峰期的2000多人,只剩下不到100人在做一些收尾工作。

债务危如累卵

2021年2月底,黄光裕刚刚获释归来时,曾向市场掷地有声地抛出了一份要在“18个月内复兴国美”的计划。在此口号激励下,“国美零售”股价一度上扬至2.55港元/股的高位、超600亿港元的市值,还被市场戏称为“躺赢”苏宁。

随着国美步步陷入僵局,风光也已烟消云散。截至10月28日收盘,国美零售股价仅余0.130港元/股。

据国美2022年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营收为121.09亿元,同比下滑53.46%;净利润亏损29.66亿元,同比扩大50.24%。

而最为棘手的,还是总规模已达到585.67亿元的负债报表。其中,计息银行借款及其他借款合计280.56亿元,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144.37亿元,需在1年内偿还的银行借款和其他借款达到了229.02亿元。

据Wind数据显示,国美目前的债权人来自超过20家银行和信托公司。其中,第一大债权人为渤海银行,贷款8月已到期,风险敞口高达70多亿元。此外,兴业银行对国美的贷款也超过30亿元。

据《财新周刊》从两家银行内部获悉,国美从渤海银行处获得了半年展期。而兴业银行因国美在该行有利息未付,到期贷款展期被拒。

银行贷款之外,国美的负债还来自于曾在关键时刻给予了黄光裕外部支撑的商业伙伴。

2020年4月和6月,在黄光裕获释之前,拼多多和京东分别认购了国美发行的可转债2亿与1亿美元(共计人民币约21.4亿元),票息5%,期限3年,附有选择权可延长两年。此举一度被市场看作,拼多多和京东对于黄光裕获释后将一展作为的期待。

这两项可转债将于2023年到期,而国美的股价当前只余0.130港元/股。即便可转债被允许延期,国美的债务压力也依然沉重。

此外,从8月30日到10月20日,国美控股旗下的上市公司“中关村”已先后发布6份公告:作为国美控股的一致行动人,国美电器持有的5500万股“中关村”股份,其中5300万股已被司法冻结。据公告显示,冻结原因是国美在2020年与“雪松国际信托”签订了一份在今年8月18日到期、共计2.2亿元的贷款,但现在国美没有能力足额偿还。

国美外部供应商的欠款,也正在进入被“无限期”拖欠的局面。此前《棱镜》曾报道,国美拖欠“真快乐”APP拉新供应商货款共计2900万。作者最新获悉的进展是,有的供应商已通过诉讼打赢了官司,但索赔款项都没有兑现。

针对此沉重的债务危机,国美在2022年中报中做出了风险说明:“未来运营可持续性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已审慎考虑多项计划和措施以减轻财务困难及流动资金问题。”

国美还同步列出了解决方案:努力与相关银行和借款重续进行磋商;剥离、出售或停止非核心及非盈利业务;关闭经营效率低的门店,开设大型零售店,拓展加盟门店,优化全国零售店网络;进一步优化资本和融资结构,争取其他战略合作伙伴支持。

国美特别提到将扩大融资渠道,积极物色其他资金来源,并表示集团已通过配售公司股份,成功募资7.76亿港元。

不过根据中报内的附注显示,此笔配售的时间完成于2022年7月,共配售19.63亿股、配售价位0.4港元/股。而在2021年3月,国美借助黄光裕回归之势,曾以1.97港元/股配售22.80亿股、募资44.49亿港元,与之相比,最新的配售已经打出“骨折价”。

2022年8月,国美又发布公告称,拟将国美商都、湘江玖号以及安迅物流公司的控股权益卖给国美零售,并将用发行新股的方式进行结算。《棱镜》曾报道,2021年4月,黄光裕将鹏润大厦、湘江玖号和国美商都三处物业近20年租约注入过国美零售;此举被市场质疑摊薄了小股东权益,并引发了国美股价下行。此次针对该物业的重复操作,也可侧面反映出黄光裕的资本操作空间,已接近“黔驴技穷”。

据《棱镜》统计,黄光裕目前可运作的核心固定资产除了上述提及的鹏润大厦、国美商都、湘江玖号、安迅物流仓网之外,仅余广州国美智慧城,以及旗下的国美门店等物产。

国美财报曾披露,安迅物流的全国仓网面积超过2000万平方米。去年黄光裕曾一度试图运作安迅物流独立上市,最终未果。据物流人士介绍,安迅物流多为家电大件物流,因此分拨中心居多,市场价值空间有限。

另据《财新周刊》报道,黄光裕也在寻求出售广州国美智慧城,但目前有价无市。而北京鹏润大厦在黄光裕胞兄黄俊钦的北京新恒基名下,黄氏兄弟就大厦处置问题的谈判进展不顺,短期内售后返租难以实现。

黄光裕“赌性”坚强

历数黄光裕归来前后,国美的负债实际上一直在较高水位运行。

目前国美总负债为585.68亿元,而对比2021年年报,其总负债也已经达到了521亿元——而在2020年的国美年报中,其负债更超过了600亿元。只不过2021年,国美的经营现金流还能保持在21.4亿元,而非当下命悬一线的5535万元。

对于国美来说,相比于负债,当下更难解的问题实质在于流动性危机,也即经营收入的枯竭。

近日,作者走访了北京西坝河国美电器新装修的旗舰店。门店内客流冷清,不少大件家电都显示无货,还能购买的也多是国美的自有品牌小家电。

据国美内部员工透露,从2021年底开始,国美电器门店开始与供应商交恶。或许因为急于筹措或占用资金,黄光裕打破了传统的销售周期,要求供应商向国美单独支付一笔数目不菲的展厅服务费,并一次性交付全年的费用。多数供应商没有接受这个条件,黄光裕便停止了货款交付,供应商也转而向门店断供货品。

这一矛盾从国美中报里也可见端倪:国美的应付账款和票据的周转天数已由上年同期的144天陡增到301天。

今年4月,惠而浦的一封催款公告将国美电器和供应商之间的矛盾撕开到了台前。惠而浦表示,截至3月31日,惠而浦对国美电器的应收账款余额合计8710.4万元,扣除预提折让折扣后净应收为8235.8万元。

彼时市场便有分析,参考2019年至2021年,惠而浦对国美电器的销售金额依次为1.52亿元、9812.11万元、7958.41万元,且销售占比逐年下降,而惠而浦的应收账款余额已超过2021年,可以推算国美电器的欠款时间已超过一年。

那么国美的经营现金又流向了何处?众所周知的是,黄光裕过去一年对于电商平台“真快乐”APP进行了高举高打的投入,却反响寥寥——这也被市场普遍看作黄光裕归来后策略的最大失误。

在最新的国美中报中,“真快乐”仍然被描述为国美的新业务抓手。但据多名国美在职和离职员工表示,从今年上半年开始,“真快乐”早已被停止了业务投入。

3月31日,国美在2021年财报会上,国美零售CFO方巍曾表示:真快乐的年访问量4.4亿,月活超过4200万,日活达到200-300万。而《棱镜》曾根据多方信源印证,此数据都是一些广告推高下、难以留存的“假用户”,其真实数字应小于官方披露的十分之一。

据“真快乐”离职员工表示,对于电商,黄光裕并非“孤注一掷”。“他希望涨到300万日活后,自然形成商业化”,同时给市场一个“新故事”。

但具体到业务表现,却是“真快乐”在过去一年中先后模仿了直播、砍一刀、赛事等多种热门模式,推广费用高昂,声量冷清,内部浪费严重。

上述员工表示,“真快乐”失败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黄光裕的犹豫摇摆。“老板很清楚,苏宁花了那么多钱,还是失败了。这或许也是他缺少连续性,做了一段时间又彻底否定的原因。”

面对此重重危局,黄光裕仍表现得“赌性坚强”。8月中旬,他在国美内部发布了一篇长文,正面承认了“18个月复兴计划”的失败,表示“我们对执行的困难预料不足”。但他又再次抛出了一个新目标:“2023年实现较高盈利并达到以往较高水平,2024年达到历史最好水平,2025年明显超越历史最好水平。”

这封信的发出,伴着国美不断流失的员工和高管,以及难以兑付的薪资和赔偿金——已没有人愿意再相信黄光裕的“复兴计划”。而他自己,也在选择“用脚投票”,不断减持着国美的股票。

据国美公告,9月14日、15日两天,黄光裕、杜鹃夫妇通过三次交易卖出了15.28亿股“国美零售”,共套现2.95亿港元。这一突如其来的减持事先未经披露,直接引发了当日国美股价超过20%的大幅下跌。

到9月21日,“国美零售”连续7个交易日下跌,总跌幅超过34%。据统计,从去年12月底开始,黄光裕夫妇已累计套现9.6亿港元,持股比例从61.50%降至42.80%。不过,这些现金如果是要用来归还国美危如累卵的负债,已经是杯水车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