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仪馆里的生死课:5个小时160多针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今年《人生大事》《三悦有了新工作》等影视剧的热播,把殡葬行业置于聚光灯之下,然而对于殡葬专业的学生来说,殡仪馆是真正的生死课堂。

在这里,他们第一次感知死亡,第一次服务逝者,他们迎来送往,见证形形色色的人和各种各样的离开。从踏入这一专业的大门开始,他们便不断研习着生与死的命题,学习如何处理死亡、告慰生者,以及在死亡中不断体悟“生”的意义。

正如一位殡仪专业的受访者所言,“越是直面生死,越是珍惜当下的生活”。

1

从入门到实践

“人的皮肤很薄,缝起来和硅胶模具不一样”

去了殡仪馆实习,茶泉灵才知道,缝合遗体和缝合硅胶模具,完全是两种感受。

医用硅胶皮肤虽是厚厚的一层,但下针容易,一针便可以穿透,对力度也没什么要求;人的皮肤很薄,缝合时力度要轻;皮下还有脂肪,一针下去,偶尔还会触到一些碎骨头。有时,茶泉灵还会为冷冻的遗体缝合,冻得久了,尸体脱水,死者皮肤变得粗糙,摸起来像张羊皮纸。

从大一开始,茶泉灵就开始利用假期时间到各个殡仪馆实习。她曾就读于湖南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系。作为一个女生,她当初报考殡葬专业,是听说毕业生能百分百就业。茶泉灵从小跟着奶奶长大,生活中大小事宜都靠自己拿主意,学殡葬专业、未来做殡葬,家里人也没有反对。

茶泉灵在殡仪馆工作 图据受访者

和茶泉灵不同,目前在读殡葬专业大二的刘嘉,曾遭到来自家庭的巨大阻力。高考后,因分数和预期相差太多,她一次次志愿滑档,直至完全滑出本科。最后,在可选报的专科专业里,她执着于殡葬专业。她从殡葬专业学生分享的日常中看到了这群人的未来和价值感。刘嘉觉得这个专业很酷,从事殡葬行业的人很勇敢,而她是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人。

但父母不同意,他们觉得殡葬业“晦气”。刘嘉用就业率和个人喜好软磨硬泡了很久,直到现在,她觉得父母只是“被迫”接受了她的选择。“他们觉得女孩子不该干这一行,但又没法改变我的意愿。我告诉他们如果我不学这个,其他的我也干不了。”刘嘉说。

目前,全国只有8所中、高职院校开设了殡葬专业。刘嘉所读的院校采取三年制的培养方案:大一主要学习一些通识课程及殡葬理论;大二则集中学习专业课及实操课,包括遗体整容技术、遗体防腐技术、火化原理与操作等;大三时,全部学生要开始为期半年的定岗实习,为其走上就业岗位做准备。

对于大多数殡葬专业的学生来说,进入殡仪馆,才算真正开始上生死课。

021

用仪式告慰生者

“尽力满足生者的愿望”

“那天见到的遗体比人生前20年加起来都多”,去殡仪馆实习的刘嘉,第一天就接运了6具遗体。

最初他们去接的是个老奶奶,八十几岁的样子,脸被帽子遮住,遗体被放在厨房里的一张小床上,“比宿舍的单人床还窄”,上面铺着一层老式的花色被褥。刘嘉听着师傅的指令,把老人的遗体抬进裹尸袋里,再运送到殡葬专用车上。当她用手托起那具瘦弱的遗体时,只感受到寿衣的触感和重量,“像只有70多斤”。

第一次接触遗体,没有刘嘉想象中的害怕,反而有些心酸与难受。在遗体被搬走后,老人的家人将那个花色被褥放进了垃圾桶,“当时觉得无论生前和家人多么亲密,死后都会有隔阂,人们对死亡还是忌讳的。”

“我们的专用车没有停下过,放下这一具,马上去下一家。”

除了接送尸体和处理死亡,对殡葬从业者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通过死亡的仪式告慰生者。

“尽力满足生者的愿望,有时也是一种安慰。”目前读大二的王颜,曾在山东潍坊的殡葬服务中心实习。在实习时,她负责遗体的火化和交递。她曾火化过一具两岁女孩的遗体,小小的躯体躺在火化机的推板上,看起来像睡着了一样。王颜知道,那样小的遗体,火化后基本很难找到骨灰,“但为了家属有个念想,我们还是尽力找到几块,交给她的家人。”

告慰生者同样需要一定的技术与耐心。毕业后,茶泉灵正式成为某县城殡仪馆的遗体防腐整容师。她曾为一名因意外事故去世的男性做遗体缝合与整容。因为货车侧翻,遗体严重破损,他的遗体从肋骨到臀骨,整个长条裂开,肺部裸露在胸腔外,两只腿的膝盖和小腿骨头都碎掉了。妻子看到这一切,整个人都很崩溃。茶泉灵想“尽力还给她一个完整的丈夫的身体”,她缝了5个小时,160多针。当茶泉灵将完整的遗体交给逝者家属时,“妻子看了后大哭,跪在地上对我们说谢谢。”

茶泉灵(右)在殡仪馆工作 图据受访者

弥合生与死的距离还需要一场正式的告别。茶泉灵曾主持过一场特殊的告别仪式。逝者是一名20岁的男生,他在踢足球时,不幸发生了意外。

父母不接受他的死,认为足球场是夺走儿子的罪魁祸首,开始厌恶和憎恨关于足球的一切。但儿子生前热爱足球,为了让家属不再抱着恨和遗憾生活,茶泉灵向他们提议将灵堂布置成足球场的样子。

“最开始他们不同意,过了一年多才接受。”茶泉灵回忆,告别仪式上,男生的骨灰被放置在足球网之下,她以逝者的口吻写了告别词,在其中诉说了对足球的喜爱和与家人的告别,“整个仪式结束后,他父母释怀了。他们告别过了,就不会带着遗憾和恨过一辈子。”

茶泉灵认为,人从生到死的过程,是不断告别的过程,只要认真地说再见,就不会有遗憾。她曾帮一位在车祸中丧生的老奶奶做遗体修复和化妆。那时,她的奶奶刚去世不久,自己因工作无法及时赶回,没见到奶奶最后一面。在为这位老奶奶做遗体清洁时,茶泉灵不经意间划到老人手上厚厚的茧,她想起了自己的奶奶,家里的奶奶也是农民,手上也有这么多茧子。“我摸不到那双手了,但在另一个时空我却能摸到那只久违的手和茧子,(殡葬)好像通过这种方式填补了我的遗憾。”茶泉灵说。

03

体悟生的可贵

“死都不怕,为什么不好好活下去呢?”

“自从接触这一行后,我和家人的关系也变得更近了”,茶泉灵坦言,因为父母在自己成长过程中的缺席,她和家里的关系一直不远不近。读大学时,每个假期她都出去实习,一方面是为了尽早入行积累更多经验,另一方面是为了逃避回家。

但也正因“靠近”死亡,她知道了生命的可贵,想要更加珍惜身边的人。入行以来,茶泉灵每天都在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见证各种各样的离开。“有的人28岁在工作,有的人当了明星,而有的人却再也回不来了。”茶泉灵想起了一个接运对象,28岁的年轻母亲,不幸患癌去世,最后留下了一岁多的女儿和哀恸的丈夫。

第一次,她觉得人的生命如此脆弱。那天的工作结束后,茶泉灵给父亲打了电话,诉说了当天的经历和感想。“我爸听完后,说的第一句话不是‘还有钱吗?在外面过得怎么样?’,而是告诉我‘你要是不习惯就回家过年’。”

和茶泉灵一样,刘嘉也同样在殡葬行业里体会到生的可贵。她高考失利,家人也不太接受她所选的专业,这让她一度陷入苦闷,“觉得生死就是一口气的事”。

但真正接触死亡后,她才开始思考人应该好好活。实习时,她接运过一名因感情和健康问题轻生的逝者,“从水里打捞出来时,她的衣服全都烂了,整个身体被泡到连裹尸袋都装不下。”刘嘉跟着殡仪馆的师傅为她冲洗了身体、梳理了头发,刘嘉觉得好惋惜,“死都不怕,为什么不好好活下去呢?”



2019年3月27日,浙江金华,一群年轻人体验“生命尽头”的滋味 图据东方IC

现在,刘嘉想一直留在这个行业里,她打算先参加专升本考试,然后留在殡仪馆工作。越是直面生死,越是珍惜当下的生活,“想做什么就去做,这样离开时才不会有遗憾。”

对于已入行两年多的茶泉灵,她想着如果可能的话,在离世前为自己主持一场“葬礼”,和朋友家人们认真告别。她不希望他们太悲痛,她想告诉他们,死亡是人生的平常之事。

早在2019年, 茶泉灵就签了器官捐献志愿书,“如果我死后的身体能用到有用之处就更好了;如果不能,那就撒在风里、撒在海里,随便埋掉,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