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改娃师:从穷养娃到改娃月入4万,全靠自学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 月入现在能有多少?"

" 最多的时候这个数," 陆大侠比出 4 只手指," 少的时候也有,疫情刚开始断崖下跌到 300,不过现在也差不多恢复了。"

一个月赚四万的工作,你能想到是什么?金融精英?大厂社畜?自媒体红人?

陆大侠的职业听起来远比这有趣,她是一名全职改娃师。



娃圈,这个词这几年可是不陌生。

盲盒娃娃、玲娜贝儿的走红,或多或少带动了圈外人对娃圈的窥探。与这个圈子如影随形的,总是 " 氪金 "、" 有钱 "、" 幼稚 "、" 猎奇 " 等形形色色的标签。

圈外的人不理解,却不影响圈内的人自得其乐。

早在泡泡玛特、玲娜贝儿之前,BJD 娃娃、小布娃娃、棉花娃娃等一系列做工精良却价格不菲的玩偶娃娃,和它们的追随者,就构成了娃圈,娃圈的各项周边产业也早已趋于成熟。



改娃是其中一环,指的是给各种各样的娃娃改妆,让它更符合娃妈娃爹(娃圈黑话,娃娃的收藏者)的爱好,包括妆容,有时候还涉及脸型、嘴型的调整。

圈内将改娃师称为" 壮士 "(娃圈黑话,妆师的谐音词),陆大侠就是这样一名 " 壮士 "。



爱丽丝的娃娃洞

作为娃圈里从业八年的 " 老 " 改娃师,她的成品已经达到了四五千元一只,而工作室里的新手改娃师定价也一般在 1000 元左右。

对娃娃的痴迷早就有迹可循。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陆大侠就会缠着妈妈买两块钱的芭比娃娃。那时候也不懂化妆,只知道给娃娃的头发绑不同造型,绑好再拆下来,换别的发型。

大学时期,陆大侠一脚踏进娃圈。

对她来说,这像是爱丽丝的兔子洞,跳下洞后,琳琅满目。这个满是娃娃的奇幻世界立马抓住了陆大侠。

那个时候,BJD、小布娃娃的妆容特别难约,妆期极久,价格也普遍比较昂贵,改个娃动不动要上千块,这对还是穷学生的陆大侠来说,简直是天价。几个朋友一合计,不如自己上手。

这难不倒陆大侠,美术动画专业出身,给了她天然的审美,给娃娃化妆自然也不在话下。

说干就干。最早的一只娃,是陆大侠存了半年的钱,才终于舍得入手了一只四分的 BJD 娃娃,自己的娃自己动起手来也更心安理得。

她给娃娃改了一个当下最 in 的可爱妆——细细的眉毛,粉粉的腮红,嘟嘟的嘴," 当时看着觉得自己可无敌了,巨好看。"

" 现在再看起来当然是觉得丑爆了,贼难看哈哈哈哈。"

2017 年左右,小布娃娃(Blythe)在娃圈走红。原装的小布并不算好看,但如果好好改妆,小布能做非常多不同的效果,比如脸圆一点长一点、嘴巴嘟一点翘一点、眼睛大大的还是微张的,可以随意雕刻,这都是别的娃娃达不到的。

因此,小布娃娃一度成为圈子里面可玩性最高的娃娃。



陆大侠买回一个个小布的练习头,开始学习小布娃娃的改妆,好在练习头的价格相对便宜,刻起来也不心疼。

2018 年,陆大侠辞掉了美术老师的工作,回到了老家广西河池,从兼职改娃变成了一枚全职改娃师。

对 2018 年的河池来说,改娃师是干什么的?能养活人吗?能吃饱饭吗?这是陆大侠常要面对的问题。

陆大侠关起门来,专心研究自己的 " 改娃大业 "。



改娃师的工作日常

给小布娃娃改妆,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可爱又温暖。

相反,有时候,进了工作室,恍惚间还以为自己进了工厂。

第一眼看到的是排成一排的娃娃裸头,耳边处处响着打磨机雕刻的机器鸣响,改娃师戴着护目镜和口罩,人手一只打磨机,唯有几个已经完工的精致娃娃在欢迎你来到娃圈。



和泡泡玛特、BJD 娃娃等比起来,小布娃娃最大的优势在于可以随意所欲改动脸型,这也使得它的改妆变得更难。其他娃娃难在上妆,而到了小布改娃这里,打磨成了必不可少的一步。

这也是最麻烦,最需要耐心的一步。

按着想要的脸型勾勒出线条,比照线条打磨雕刻出大致形状。

也可以先通过补土把脸型补得更圆润饱满,在土上面进行雕刻,雕刻完接着打磨至完全光滑。



△打磨雕刻中的娃

如果补土后再打磨的话,改娃师还需要边打磨边继续补土,以调整娃娃的肤色,让肤色均匀起来。

就一只小布娃娃的头来说,只打磨的时间,差不多就得花上一个多小时,要是再加上补土的时间, 最少都要花 4、5 个小时。



△半成品娃头

小布娃娃的精华部分在于它的嘴型和眼睛,眼睛相对容易,主要需要做眼片、换眼片,而嘴型代表了这个娃娃的风格和个性,雕刻里面最难的也是嘴巴。

有的娃妈娃爹喜欢嘟成吹口哨的样子,有的喜欢微笑唇,也有的喜欢朱唇轻启,每种对雕刻的要求都不同,一个改娃师常常需要掌握十几种嘴型的雕刻方法。



△陆大侠最擅长的是嘟嘟嘴

完妆之后,给顾客看一下有没有需要加深的地方,小布娃娃的妆容只能加深,不能减淡,到这时候一个娃头的改妆就基本完成了。



如今,这样子精细地做下来,陆大侠得花上三天。

娃圈的妆容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拿小布娃娃来说,它的妆容更偏向欧美的大眼睛混血娃娃,同时又混杂着中式追求的可爱风。

最开始的小布娃娃是没有眉毛的,慢慢开始流行有眉毛、眼睛大大的娃娃,后面小眼睛风靡,于是改娃师需要先补土把眼眶补小,再后来小眼睛看腻了,又开始追求胖胖脸,现在胖嘟嘟的婴儿肥开始出来了。



这对改娃师的敏锐度有一定要求。虽然不少改娃师都是美术专业出身,但真的从 0 开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对娃圈的了解和对市场需求的把控力,都少不了。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基本功。

每个小布娃娃的改娃师,一定都是从雕刻练起的。

新手妆师的崛起就是靠着拼命练习,陆大侠的入门也是从雕刻开始的,一口气买了十几个裸头,加上一个 70 块钱的打磨机,只能打磨最表面的东西,到后面装备才开始慢慢提升。

早期教程资源很少,只能自己琢磨、打磨、雕刻,然后反复对比。

有时候也很懊恼,明明就是想雕这个,但因为不了解结构实在雕不成。

慢慢地,陆大侠变成了 " 盯娃狂魔 ",也有了一手素材库——自己的小侄女。

陆大侠的手机里存满了各路抓拍的小孩儿照片,侄女是最常见的 " 模特 ",逮住了就能举起手机一阵狂拍,大笑的、可爱的、搞怪的 …… 她总要多拍上几张来研究小孩子面部的结构。



△生动的娃娃表情

不止新手时期如此,到现在她还是会偶尔遇到不知如何下手的情况,不同的小布娃娃妆感不一样,需要源源不断的创意,陆大侠到现在还在积攒她的素材库。



娃圈秘辛

陆大侠最满意的一只娃娃叫做 Mumu,脸胖嘟嘟的,陆大侠自由发挥,给它改了一个女学生一样的微笑妆,放到网站上好评爆棚,最后木木以近 5000 元的价格出手。



△ Mumu

这在改娃圈的作品中不算昂贵,大手妆师的作品有达到几万的,而进行拍卖的娃娃,近几年有二十多万的。

在娃圈繁多的种类中,小布可以说不算平价。

一只千元入手的小布,再加上假发、娃衣等装备置办费 2000 多元,这还没算改妆费,新手妆师一般定价 1000 左右,大妆师则是上不封顶,一套下来装扮至少也得有四五千。

不过上万的小布娃娃之外,依然有性价比和可玩性都较高的娃娃,供玩家选择。



大学时期,陆大侠都是攒钱买娃娃,家境一般,生活费一个月只有 1500,还要负担吃饭、日常开销,哪有钱玩这种 " 奢侈品 ",但又耐不住眼馋。

她一般是出到自己非常非常喜欢的才会下手,而且也不是一上市就买,得等攒了一学期的钱才能买一只回来,好在改妆能自己上手,基本上就是自己买材料、自己弄,做好之后陈列在宿舍的娃柜里,等着新的娃娃再加入。

娃圈里面,尽管像陆大侠这样 " 平价追娃 " 的也有,但总体来看,娃妈们的家庭条件普遍较好。

陆大侠攒一学期钱买一只娃娃,可同是娃圈的校友,家庭条件稍好,宿舍里早就摆满了十几个娃娃,陆大侠最清楚地记得,当时一个老 v 家的白妹娃头,闲鱼炒到了 8000 元,而她的校友手里就有两只。那时让陆大侠狠狠羡慕了一番。

到现在,她接触的许多顾客,多来自于北上广深,她们经济条件好的,手里也时常把玩着几万一只的大手娃,而像大侠这样,平价玩娃的姐妹们,也乐在其中。

圈外的人不理解,怎么这么小的一个娃娃能这么贵?

但对娃妈娃爹们来说,每一只娃娃都是倾注了手工心血、独特有个性的娃娃。

他们只为自己喜欢的东西买单,如果娃娃改妆不好看,或者作品没有戳中他们的话,他们也不会砸钱。



也因此,有些顾客的坚持,让改娃变得不只是简单的手艺活。

" 我要一个温柔似水的妆,我要一个斩男色的嘴唇,眉毛加重加重再加重一些,之前说好的棕色嘴唇我又觉得不好看了 ……"



△柜子里都是正在排队待改的娃,陆大侠给他们编好了号

在与娃妈娃爹打交道的漫长过程中,陆大侠总结出改娃新手容易遇到的坑,最频繁的便是不敢面对娃妈。

越是新手妆师,被提的要求就越多。反而是贵的约妆,改娃师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娃妈也会更加尊重。

但不管是新手还是资深,总会遇到改完了娃妈不接受的情况。

长久下来,改娃师备受打击,就会掉进后面的坑里:改妆不自信,改娃无创新。

这种时候只能硬着头皮和顾客坦诚相告,直说不好看或是改不了。

" 不过好在,整个娃圈大环境是很好的。"

对娃娃的热爱把大家聚在一起,大部分的合作还是非常愉快的。而且不少娃妈娃爹本身就是手作娘、改娃师等内容产出者,也会常常交换自己做的娃娃物件,一来二去,也就交到了不少朋友。



好看的娃背后都是 " 工伤 "

尽管收入颇丰,但架不住改娃需要长时间伏案,陆大侠 " 养了 " 一身职业病。

改娃时,陆大侠坐在工位上,拿上器械,就可以一天不挪窝,久而久之,身体开始吃不消。



陆大侠自认是一个 " 可以长在凳子上的人 ",兼职改娃的时候她能一口气在工作台坐满一整天,当时只有周末才有时间改娃,一个月要出 7-8 只,一到周末恨不得长出八只手赶工,颈椎病就是在这个时候埋下了雷。

后来成了全职改娃师,工作节奏就变得更加紧凑了。

" 没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又只有一个人做,只能继续一天一个的改娃节奏。有时候白天干不完,还得熬夜赶制。"

她不觉得累,只觉得很有激情。最猛的时候一天改了两个娃娃,从早上七八点一直到晚上两三点,除了上厕所基本没动过地方。

这样一天一天,周而复始。终于有一天身体痛到受不了了,陆大侠忙喊来爸爸帮忙捶背,这一锤,第二天彻底起不来了,直接躺进了医院。

因为久坐,颈椎和脊椎都出了问题。

这一躺就是一个月。直到现在,她都不能再恢复到以前的工作节奏了,基本上坐超过两个小时,屁股和腰背就会痛到受不了。

如今,颈椎病也基本成了工作室 4 个人的 " 标配 "。

眼睛也备受折磨,因为工作经常会在聚光灯下面进行,陆大侠的散光涨了好几百度。

打磨雕刻的时候粉尘也会不断飞进眼睛里,陆大侠特地去看了一次眼科医生,医生说因为粉尘摩擦,她的眼角膜长了不少颗粒。

于是,护目镜现在成了工作室的必需品,虽然戴起来很麻烦,会起雾,影响改娃效率,但也没办法。



△戴着护目镜工作

这些职业病的累积,促使陆大侠开始琢磨新的路子——不那么耗人,也能碰撞出创作激情的新方向。

" 有时候每天打磨娃头,也会有磨到想吐的时候,感觉激情在一点一点被打磨掉。"

娃圈,是肯定不会离开的,不过对于改娃师的职业,陆大侠也有不同的规划。

除了专心做小布娃娃改妆之外,她和工作室也一直希望设计一款娃娃,可以实现量贩生产,这样不会像定制那么贵,一整个下来可能才 1000 元出头,而且也大大减少了工期。

尽管娃圈标榜个性和与众不同,但是在圈子里面也并不排斥批量的产品。只要物美价廉,娃妈娃爹就会买单,陆大侠的老顾客也早早开始催着她,赶紧设计生产," 他们已经把钱准备好了 " 。

对陆大侠来说,又要开始琢磨新的技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