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严打”:4天捣毁63个窝点 诈骗团伙连夜转移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一刻也不想多待。”9月28日,刘叶回忆起在诈骗窝点的日子,忍不住感叹。

刘叶是贵州人,2019年到柬埔寨首都金边,主要从事二手信息中介业务。据他透露,当时自己是被绑架的,“4个人用枪顶着我进了一个独栋酒店,四周高墙布满电网,电梯出入口也安装了铁门上锁,保安带着枪。”对于这起绑架的前因,他并没有太过展开。

他的手机很快被收走。“因为不愿意为虎作伥,(我)被关进一个堆东西的小黑屋,一天只给一个面包和一瓶水。(对方)不断打我,用警棍电我,威胁说不屈服就要卖我的器官,还到处找人买我。”刘叶告诉记者,被打虽然让他口头屈服,但他心不服。

几天后,刘叶被迫签订了所谓的“劳动合同以及欠条”,“我把名字故意写得缺胳膊少腿的”。



网络诈骗公司对员工收费无奇不有,包括”厕所使用费“、”海景空气费“、“地板磨损费”等等。

9月16日,抱着“试一试”的念头,刘叶用藏在内裤里的备用机,向柬埔寨副总理兼内政部长苏庆工作组求助。非常意外的是,求助后3个小时,他被解救了出来。

速度之快恐怕和柬埔寨近段时间对贩卖人口及非法拘禁等犯罪行为的“严打”不无关系——自9月中旬以来,该国对电信网络诈骗园区和非法赌博窝点连续扫区,街上不断有警车出现,藏身在园区的诈骗分子设法转移、仓皇逃命,一些受困的人挣脱出来,站在路边呼救。

自从苏庆下令设立国家警察总署外国人求助热线后,当局总共接收了约600宗投诉案件:其中菩萨省12宗,干丹省40宗,金边省和柴桢省大约相同,西哈努克省250多宗。苏庆补充说:“最严重的是戈公和奥多棉芷省。”但尚未介绍具体情况。

多个国家领导人参加的东盟峰会,将于11月10日在柬埔寨召开。9月13日,柬埔寨首相洪森签署了一份《决议》,主要针对人口贩卖、网赌电诈等各种形式犯罪打击做出重要指示。文件指出,将对非法赌博的场所开展调查和采取查封等打击措施,以及调查所涉及的拐卖人口、劳动力贩卖、性交易、洗钱等其他犯罪活动。

彼时,大部分人对此并不抱有期待,毕竟网诈问题由来已久。但接下来,洪森继续对大规模的严打行动多次表态,甚至放出狠话,“所有对工作放任不管的省长、市长、区长、县长、警察局长等,将一律被撤掉职位。”而作为柬埔寨副总理兼内政部长的苏庆,不仅亲自挂帅严打,还公布了多个求救联系方式。一场上升到维护国家形象的行动,轰轰烈烈自此展开。

在警察局待了10天后,刘叶被送到移民局。下一步,他将被安排回国。



9月17日上午,柬埔寨首相洪森指示相关部门严厉打击各种形式的非法赌博活动。

人口贩运:因网络诈骗而生

作为一个旅游城市,西港在2016年被柬埔寨列为经济特区后,有大量中国人涌入,高峰时一度达到20万人。截至2019年,柬埔寨批准的169张赌场牌照中,91张在西港。热钱滚滚而来,大量楼房雨后春笋一般建起来。

这其中,不少人以“高科技园区”“数字工业投资园”之名,行网络赌博和诈骗之实。西港电信诈骗园区的具体数量,有人说有三十多个,也有人说大大小小一共有上百个。柬埔寨官方统计,在西港从事网络赌博的人,少说也有10万。

这里成为了各种刑事犯罪的重灾区。有人描述彼时的西港,“黄赌毒泛滥,网络诈骗、枪杀案屡见不鲜。随时有人一夜暴富,也随时有人家破人亡。走在街上可能会被一枪爆头,深夜睡着可能会被暗杀,找个工作也可能被卖多次”。

此前,西港也成立过几个工作组打击人口贩运,但效果不太明显。该省省长郭宗仁近日会见打击人口贩运工作的非盈利组织“温洛克国际”(Winrock International)负责人时表示,这轮严打,西港一个半月内查封了10个涉嫌违法活动的园区。这些园区雇用的3000余名外国人中,有多达930人是非法入境柬埔寨。



柬埔寨官方召开会议,部署打击人口贩运和非法赌博。

部署严打之前,有42名越南人冲出柬埔寨的赌场,闪电般打翻保安,跳河逃跑到对岸的越南境内,其中一人溺水身亡。生还者对警方表示,因为加班没有休息,没有工资,他们试图越境回到越南。随后,该赌场经理被逮捕,贩卖人口团伙被锁定。这段视频的冲击力堪比好莱坞大片,在网上引发热议。

严打一周后的9月22日,西港海域发生沉船事故。船只共搭载41名中国公民(包括3名女性)。他们从广州出发,进入西港海域后不久即遇险,其中30人获救,11人遇难。警方透露,获救人员中,有5人涉嫌诱骗同胞从中国偷渡来柬,被遣返回国调查。另外7名疑犯被押往柬埔寨初级法院,接受审讯。

此外,中国温州海警局9月6日接到瑞安市公安局情况通报:西港“环球”涉赌诈公司勾结境外蛇头招募35名中国人至柬埔寨从事网络诈骗,计划从温州瑞安乘船偷渡出境,于是温州海警局启动海上应急预案,成立联合专案组,海陆联动展开抓捕。

新加坡《联合早报》称,柬埔寨这些园区的诈骗集团目标主要锁定中国人。但因为这两年中国大陆严控人员出境,诈骗集团面对“人力资源困境”,不得不扩大“招聘”范围,开始把目光投向东南亚能读写中文的华人和台湾地区的中国人。

多位受访人士对记者透露,虽然大部分人是自愿从事诈骗,少部分是“高薪招聘”的名义骗去的,但园区内非法拘禁普遍存在,“被强行带到园区后,护照和手机被收,不允许自由进出”。



西港一科技园区的阳台,被密密的铁栅封上,里面的人难以出来。

2019年8月,官方以保障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为由,全面禁止网络赌博,博彩业部分转入地下,部分则改做网络诈骗。“这次禁令导致数万人离开。加上疫情的影响,很多航班停运,机票涨到二三万一张,园区人手不足,绑架和贩卖人口因此频繁发生”,一家华文公号运营者对记者表示,两年前诈骗集团购买一个员工只要几千美金,这两年已经涨到了两万美金左右。

高额的“人头”费激起人们的贪欲,甚至有犯罪团伙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抢人,这也让中国人在当地有了一个称呼——“行走的美金”。一名受害者透露,今年4月,有个在酒吧认识的朋友约他出去玩,随后两个不认识的福建人将他拉到诈骗园区,卖了1.4万美金。“我说不做,他们立即要求我支付1.6万美金的赎金”。另据报道,一个化名为“皮皮”的24岁女孩,在柬埔寨被人连续倒卖了4次,价格在2.5万到2.8万美元间波动。

9月初,苏庆坦言柬埔寨人口贩卖情况日益复杂,还不太清楚其犯罪形式。但三天后,他的话风变为,“西港正面临越来越多的人口贩运、劳动力贩运和性贩运案件,需要紧急处理”。

4天捣毁63个非法赌博窝点

前述由洪森签署的《决议》9月13日发出时,大部分人认为此次打击没有明确针对网投网诈,对西港乃至柬埔寨近来备受诟病的一些问题不会有实质的作用。

但就在9月13日当天,国家警察总署、西港省政府、西港省警察局联合行动,137名警察突击包围了第3区的长城高科技产业园,接下来的三天里,警方分批次抓走495名外国人,其中多数为中国人。该园区因处在西港新山顶区域,亦被称为“新山顶园区”。由于属于规模比较大的网赌园区,被捣毁的消息导致许多人惊呼,“严打动真格了”。



柬埔寨警方查获一处网络赌博窝点。

该园区的一位工作人员在柬埔寨辗转打工三年,数月前因听信朋友介绍工作,被卖入园区。他对“西港日记”表示,“警方先拉走没有护照的,最后剩下100余名持有护照的,被原地遣散”。这位员工透露,公司管理人员要么跑了,要么被抓了。

西港省政府在声明中称,该园区由中国人经营,涉嫌非法业务、无照经营等6种不同罪行。

接下来的几天,大批警察直接冲进园区的视频在短视频平台上传开。9月18日凌晨,西港最大的某网投园区被警方突查。园区内约800人此前连夜转移到其他园区。西港警方还搜查位于第3区第1村的新能源酒店,发现9名中国籍受害者,逮捕7名嫌犯。同时,发现37名中国籍男女涉嫌非法居留。当晚,西港警方还突袭了Galaxy 2大楼的一个窝点,逮捕多名嫌犯,他们非法拘禁了10多名受害者。

495人、541人、414人、496人,这是9月份西港警方突袭了当地4个园区之后,从中发现的外国人数量。其中,中国人几乎占了一半,但这仅是冰山一角。



10月初,金边警方突袭桑园区一家KTV,共逮捕134名中国籍和柬埔寨籍男女,该KTV涉嫌非法使用毒品。

西港一直是各类犯罪的重灾区。从8月18日至9月18日,柬埔寨外交部接获亲属、大使馆及部分国际组织共289起相关案件的投诉,其中212起发生在西港。苏庆表示,起初并不完全相信上述投诉案件,但通过连续行动和不断破案,发现大约95%都是真实的——这与8月份柬埔寨外交部表示“贩卖人口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不一。

“警方要追根溯源,严厉处置犯罪分子,绝不允许放过一人。”西港省省长郭宗仁说,嫌犯用于贩卖人口、强迫工作和非法拘禁的场所,必须全面停业;涉案嫌犯和场所负责人,必须一律依法从严惩处。

郭宗仁指出,这次查封的10个园区中,有一个经营网络赌博,执法人员已在园区内查获相关犯罪证据,其余9个园区疑似涉嫌经营网赌电诈,但执法人员因无法调取电脑数据,暂时没有收集到犯罪证据。

除西港外,首都金边市9月18日至21日,共打击63个非法赌博窝点,包括外国人在内,共抓获115人。这63起案件,仅用了4天时间,包括35起非法彩票、4起网络赌博、3起非法赌博(扑克牌)、7起网络彩票等。

与此同时,警方还对班迭棉芷、磅士卑、干拉、戈公、奥多棉芷、拜林、菩萨和柴桢等省的诈骗团伙进行了搜查。“诈骗团伙把受害者禁锢起来,不允许他们去任何地方,强迫他们工作,据估计已导致各国受害者损失了数十亿美元。”苏庆近日透露。

柬埔寨全国打击非法赌博工作组组长宋坡表示,全柬埔寨有约10万人从事非法网赌工作,人实在太多,当局抓不完,也关不下,所以呼吁网赌公司自行解散。



9月19日,金边市官方前往桑园区内调查一栋大楼内的外国人,这栋大楼疑似涉嫌提供非法线上赌博服务。

“惊弓之鸟”连夜转移,有人趁机成功逃脱

早在2019年,中柬两国成立执法机构,大大提升了打击跨国犯罪的效率,数百名涉嫌网络诈骗者被押送回国受审。随后,部分诈骗集团将大本营转移至缅甸北部和阿联酋迪拜等地。

多位柬埔寨华商认为,这次严打加剧了诈骗团伙的转移。据他们透露,许多诈骗团伙连续转移到柬埔寨和越南等国的边境、甚至有的到了缅甸、泰国,或者搬进金边新园区等。

此前,一辆把越南人从边境上的木牌市转移到金边的大巴被数十名越南人拦截。他们用石块打碎玻璃后,把人从大巴上救下。10月26日,越南媒体VnExpress称,仅在两天内就有800多名越南人返回与柬埔寨柴桢省接壤的西宁市,其中大多数人在柬埔寨的赌场工作过且没有合法证件。

一名网投公司员工透露,他所在的园区几百人被连夜进行转移,“公司要求我们连电脑都不要带”。这位员工称,他们随后被安置在一栋公寓楼内,还有部分人被安置在酒店,希望能尽快获救。记者近日多方联系该员工,未果。

受害者阿文对“柬埔寨头条”介绍,园区为了躲避追查,带着他们四处逃,自己整整4天没合眼。最初,公司对于这次严打的决心半信半疑,先是让他们住到附近饭店里,后来才决定转到柬埔寨边境,他们趁机抓着行李从车上跑下来,另有5个台湾人和他一起成功逃出。

另一名在柬中国人表示,某园区的工作人员趁公司转移过程中顺利逃离。这人和他联系一年多,多次想自杀,都被他劝下。他曾凑钱打算帮这位男生赎身,没想到这名员工却在转卖不久后逃离。

苏庆的讲话也证实了转移的真实性。他表示,“最近在柴桢省木牌市的大规模清查活动中,不少园区把人放了出去,不少人在公路和田野中转移”。这次严打,官方曾提到要找出背后主谋,并称“王国的形象和声誉岌岌可危”。可因为没有抓获园区头目的相关报道,加上大量提前转移的视频在网上疯传,导致质疑声此起彼伏。

但从一些标志性事件看,严打似乎也有些效果。比如,柬埔寨最知名、西港最大的园区之一的中国城全部对外界开放。据《今日柬闻》消息,9月19日,中国城凯博园区可以自由出入,原本围墙上加高的铁丝网也正在被拆除。 整个园区早已人去楼空。



9月中旬,西港最大的网络诈骗园区之一中国城,围墙上加高的铁丝网也正在被拆除。

中国城由云南景成集团开发,由20多栋约10层楼高的建筑组成。新加坡《联合早报》今年5月的报道称,偌大的园区只有两个出入口,各有持枪守卫看守,多栋楼房被高高的围墙和带刺的铁丝网围起,里面的人几乎与世隔绝。

包括半岛电视台在内的多家媒体在报道中,都提到云南景成集团及董事长董勒成有关西港“金水园区”、“中国城”涉及“人口买卖”和“网络诈骗”。今年8月,柬埔寨云南景成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景成集团先后在金边、西港投资的所有产业项目均合法经营。“金水园区”于2018年底前全部出售,“该片区后续经营用途及业主行为,与云南景成集团及董勒成先生无关”。



因为柬埔寨“中国城”项目不断被媒体曝光涉嫌网络诈骗等活动,云南景成集团及董勒成先生发表声明。

除人口贩运和网赌电诈犯罪外,柬埔寨也意识到严重的外籍员工问题,10月27日,苏庆在马德望省第五区警察学院表示,80%外籍员工无劳工证,劳工部正与内政部合作,将修订相关条例,加大罚款力度。

全球反诈骗组织表示,打工骗局的招聘地点可能设在泰国、老挝、菲律宾等其他国家,“不要以为目的地不是柬埔寨或缅甸就安全。这些人蛇能随时把你偷渡过去,只要上了他们的车,自由就被限制。”

“那里不像柬埔寨有媒体和志愿工作者帮忙,如果被骗到缅北,被救的概率非常非常低。”该组织发言人如是说。

(文中刘叶、阿文为化名,感谢“柬埔寨头条”、“西港日记”、“阿龙闯荡记”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