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案超百亿,女明星男友竟是诈骗犯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 我们国家对钱多敏感啊,一夜暴富怎么会没有新闻呢?"

多年前的大热韩剧《继承者们》中,一位女同学质问剧中 " 假暴发户 " 车尚恩父母的话,令人印象深刻。

换句话说,在以 " 财阀经济 " 为基础的韩国,假扮富豪是很容易被拆穿的。

近日,韩国顶流女演员——朴敏英,就被媒体曝光,其新的恋爱对象不仅是个假富豪,还是一位被判过刑的诈骗犯。

随着事件不断演变,一桩轰动韩国的恋情,从一则 " 娱乐事件 "、一则 " 财经事件 ",最终演变成了一则 " 法制事件 "。

靠诈骗起家

恋情的女主角朴敏英,在韩国演艺界一度被称作 " 男神收割机 "。

戏中,她曾在《城市猎人》里搭档李敏镐、在《healer》搭档池昌旭、在《金秘书为何那样》里搭档朴叙俊,这几部都是人气极高的高颜值甜腻剧,戏里的男主角也都拥有完美外貌和过人实力。

戏外,朴敏英曾与李敏镐官宣过恋情。但这次,朴敏英最新的恋爱对象换成了 40 岁的韩国 " 富豪 " ——姜钟贤。

今年 9 月底,姜钟贤与朴敏英约会的画面被媒体曝光。相比朴敏英戏中恋爱的 " 男神 ",姜钟贤的外表就比较 " 接地气 " 了。



姜钟贤与朴敏英约会的画面

而韩国媒体《Dispatch》(D 社)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追踪姜钟贤,发现他住在汉南洞最高级别墅区,宣称自己是多间公司的会长,拥有多台价值千万的轿车,出入顶级夜店俱乐部,一晚上就能喝掉 1 亿元韩币(相当于 50 万左右人民币)的香槟。

总之,一幕幕纸醉金迷的富贵生活,令许多媒体最初在报道姜钟贤时,都使用了 " 新晋财阀 " 一词。

要知道,在韩国," 财阀 " 有一个专门的英文单词,叫 "Chaebol",由韩文直接音译而来,意为 " 拥有巨大财富的宗族 "。

那么," 新晋财阀 " 意味着,姜钟贤不仅拥有巨大财富,其财富还带有一丝隐秘,此前并不为人所知,更令人好奇了。

但如前所述,在韩国这样一个对 " 财阀 " 极为敏感的国家,姜钟贤的身份立刻遭到了围观,乃至质疑,最终出现了大反转。

韩国媒体在追踪姜钟贤的两个月中,起底了他不堪的过往经历。

根据 D 社的调查,2013-2014 年间,姜钟贤通过伪造文件从一家金融公司骗取了约 35 亿韩元(约人民币 1800 万元)。

然后,相关报道显示,同时期的 2014-2015 年间,姜钟贤还策划了一场金融公司迂回贷款诈骗案,截至目前,有关金融公司还未回收的债券金额在 120 亿韩元(约 6000 万左右人民币)以上。

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于 2016 年追究了姜钟贤 " 诈骗罪 " 的责任。判处其有期徒刑 2 年 6 个月,缓刑 3 年,另外还命令他进行 80 小时的社会服务。

此外,姜钟贤手里三家上市公司的代表并非他本人,都是他的妹妹。可以看到,他的财富是靠牺牲自己信用为代价的,所以才让妹妹站在了台前。



在韩国这样一个对 " 财阀 " 极为敏感的国家,姜钟贤的身份立刻遭到了围观

消息一出,大众傻眼,所谓 " 男神收割机 " 朴敏英竟然跟这样一位被判过刑的诈骗犯谈恋爱,大呼 " 赶紧分手 "。

恋情曝光后,姜钟贤则反应非常激烈。他急着向媒体否认自己是有钱人,主动跳出来对媒体宣称,豪车是跟别人借的,豪宅是朋友的家,1 亿元韩币的香槟也是别人付的钱。

他甚至解释:" 我真的没有钱,如果有钱还会信用不良吗?"

不仅如此,姜钟贤还在 D 社的采访中不断推脱,被问到手上价值 5 亿至 10 亿韩元的 Richard Mille 名表时,他说:" 都是假的!"

至于随行秘书司机,他表示,因为无法开车,才聘用司机代劳,司机的薪水都是靠卖手机而来。他称每天晚上都在论坛卖手机维生,借此偿还债务。

而对于这些急于解释的行为,姜钟贤总结成一切都是为了女朋友朴敏英,担心流言会毁掉她的演艺事业。

但靠诈骗起家的姜钟贤,究竟是担心毁掉朴敏英的事业,还是害怕自己的资产受到进一步的追查和关注呢?答案似乎显而易见。



姜钟贤手里三家上市公司的代表并非他本人,都是他的妹妹

相关消息被曝出后,朴敏英一方火速结束了这场闹剧一般的恋情。

值得一提的是,朴敏英的亲姐姐,曾是姜钟贤一家公司的社外理事,也就是说,双方家庭一度已经深度捆绑。而在朴敏英宣告分手后,朴敏英的姐姐也立刻宣布辞去了相关职务。

资本之间的弯弯绕绕,使得姜钟贤的种种说法,令人难以信服,但他营造出了一种 " 新式的韩剧氛围 ":杀死两人爱情的,是外界的审判。

但这是否又是另一种 " 诈骗 "?无人知晓。

财阀,又向往又恐惧

朴敏英并非个例,在韩国,有不少女明星都经历过 " 假富豪空手套白狼式 " 的恋爱。

2019 年,韩国女艺人孙淡妃就曾被一名假富豪接近。假富豪想方设法与她见面,并展开 " 礼物攻势 ",又送包包,又送豪车。



韩国女艺人孙淡妃就曾被一名假富豪接近,又送包包又送豪车

这名假富豪给自己立的人设是:1000 亿韩元(约合 5 亿元人民币)遗产的 " 继承者 "。

他还炫耀自己拥有数十台的超跑,以及高级别墅、庄园。

等到两人感情破裂后,这名假富豪要求孙淡妃偿还之前送给她的礼物,最后,孙淡妃共拿出价值约 1 亿韩币包含现金与物品全还给对方。

最终,假富豪的诈骗行径被揭露,他的钱都是靠诈骗政商名流获得的,然后他借着投资之名,接触娱乐公司,但其真实目的就是为了接近光鲜亮丽的女明星。



孙淡妃

恋爱还是小事,还有一些韩国女明星甚至被假富豪骗婚。

有 " 小宋慧乔 " 之称的韩国女明星郑佳恩在 2016 年,她事业巅峰时期,突然淡出了娱乐圈,与一位圈外人结婚了。这位圈外人当时也被人称作 " 隐形富豪 ",出入都是豪车接送。

但结婚后,郑佳恩就发觉老公不对劲。比如,生了孩子,他没能帮忙抚养。

经过警方调查,郑佳恩才发现自己嫁的人是个诈骗犯,欺诈金额有 132 亿韩元(约人民币 8000 万元)。

而这位假富豪跟郑佳恩结婚,就是为了利用她的名气,进行诈骗。离婚后,被骗财又被骗色的郑佳恩立即以诈骗罪起诉了自己的前夫。



假富豪跟郑佳恩结婚,就是为了利用她的名气,进行诈骗

所谓一入豪门深似海,但入了假的豪门,更是一生的不幸。就像早已淡出娱乐圈的郑佳恩,她带着孩子在后续的生活中过得十分艰难。

嫁入豪门是很多韩国女明星所向往的,这并不稀奇。

在韩国做艺人,虽然耀眼,但收入并没有想象中高,并且收入两级分化现象尤为严重。

2017 年,韩国国税厅发布过的一份关于韩国艺人的收入调查显示,上游 1% 的演员和其余下游 90% 的演员,年均收入相差 324 倍。



2017 年韩国艺人收入分布

如今,我们所熟知的金喜善、全智贤、韩佳人、李英爱等韩国顶级女星都嫁入了豪门。她们有些为了家庭,早早放弃了当红的事业。

但相比之下,她们都很幸运,因为在这个由财阀控制的国家,更多的韩国女艺人只能沦为权贵阶层的 " 玩物 ",受到各种难以名状的压迫与打击。

众所周知,韩国女艺人自杀率极高。甚至有媒体盘点过近十几年来自杀的韩国女明星,已经超过 30 个。但这些被揭露的 " 冰山一角 ",最终的结局常常是不了了之。

最为人所熟知的就是 2009 年,韩国女星张紫妍自杀身亡,留下了一封令人触目惊心的遗书,详细控诉了那些表面上光鲜亮丽的富豪政客们," 我做鬼也要报复到底 ",舆论哗然。



据张紫妍自述,她在从艺过程中因为 " 上司命令 " 陪睡了 31 人共计 100 多次性交易

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发布的《女艺人实际人权状况调查》报告显示:60% 的女演员,曾被要求向社会上有地位的人士提供性交易,12% 的女星,承认有 " 陪睡 " 行为。

尤其是那些家境不佳的女明星,权贵令她们向往,更令她们恐惧。

买房的地狱难度

财阀、黑帮、娱乐圈 …… 韩国影视作品中常常出现这些元素,以揭露韩国财阀生活的腐朽和肮脏。

事实上,这些都是韩国社会的真实写照。

韩国作为后发展中国家,其经济的崛起,财阀功不可没。他们攫取了发展过程中产生的大多数利润。尽管难以根治的 " 财阀病 " 令韩国人十分头疼和恼怒,但他们不可否认,韩国的经济发展一时之间仍无法从财阀的体制中抽身走出。

因此,在韩国,财阀作威作福的事件经常发生。

比如,大韩航空的韩进集团会长夫人李明姬曾对建筑工人又推又骂。而她的二女儿赵显旼则是 " 泼水门 " 事件当事人,在一次会议上,她辱骂广告代理商,朝人家脸上泼水,嚣张至极。



大韩航空的韩进集团会长夫人李明姬曾对建筑工人又推又骂

种种事件的发生让韩国国民对财阀家族并没有什么好感。不过,他们都承认,财阀是经济开发时代的产物,是他们国家不得不选的一条路。

在韩国,有些产业,一旦获得生产许可证,就几乎形成了市场垄断。政府、财阀、银行三者之间逐渐形成了紧密的联合体,甚至被形容为 " 魔鬼三角 "。

韩国经济命脉一直掌控在几大财阀手中。以三星为代表,不少人直接把韩国称为 " 三星共和国 ",说韩国人一生难逃三件事," 死亡、交税和三星 "。

从李秉喆创立三星之始,到儿子李健熙,再到孙子李在镕,三星的三代人都触过刑,但 " 运气 " 也都特别好。在这个国家," 政商一体 " 的传统和黑幕重重的台下交易早已不是秘密。



三星三代掌门人:李秉喆、李健熙,李在镕

而普通人的生活极为不易,韩国明星想要拥有一套房子也比在其他国家的明星难上许多。

韩国土地问题的核心在于——应该是所有人都有权利拥有的国土,但事实上,70% 以上的国土成为了少数人的私有财产,并被作为投机的手段,谋取大量利益。

曾任韩国国会议员的辅佐官、韩国著名社会活动家孙洛龟在《房地产阶级社会》中统计过,韩国私有土地中,有 63% 被占总人口 5% 的土地富人所垄断。

在韩国有 100 万套房屋被空置,但 10 名国民中就有 4 名租房生活,10 名房产富人却拥有 5508 套房,甚至有 1 人拥有 1083 套住房的情况。



但事实证明,在首尔租房的难度并不比买房的难度小

韩国顶流男演员金秀贤在拍完《来自星星的你》后才感叹买房的事," 总算从月租房搬进了全租房 "。

而只有成为这样的顶级艺人,才有机会拥有自己的房子,更多的韩国明星拿着微薄的薪水住在出租屋中。

比如,2018 年,韩国男演员成勋在综艺上被曝光,只有 44 万韩币的存款,折合人民币不足 3000 块,房间也只有一个床垫;即使作为韩国顶级男团,Super Junior 成员赫宰也是在出道 7 年后,花光所有的积蓄,才买了房。



李赫宰

所以,那些诈骗犯都会伪装自己有豪车、豪宅,以此吸引女明星的注意,尤其是家境不佳的女明星。

如果能遇到真爱,她们就能躲过火坑;如果遇上的是诈骗犯,则又坠入了另一个深渊。有些甚至还被骗财骗色,最后落得人财两空的下场。

在现实情况里,韩国前百名财团的家族人员中,有一半的婚姻,都是发生在财阀与财阀之间的。但不可否认,这一比例已经在缓慢下降。

与此同时,灰姑娘嫁入豪门,仍被视作是一种有可能的捷径,不断被人提及和尝试。

而这条捷径无论在戏里戏外都像是一场梦,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运气让梦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