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间报考人数翻66倍,“教资热”的背后是什么?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报考人数比同年高考人数还多,一度导致报考网站瘫痪。近日,“教资热”引发广泛议论。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教师资格考试报名人数由2012年的17.2万人次,跃升至2021年的1144.2万人次,在10年间翻了66倍。

教师资格证是进入各类学校或教育机构的“敲门砖”,“教资热”的背后,实则还是“教师热”。但在职业准入与师范类专业在一定程度捆绑的环境下,以2021年数据为例,非师范类专业的考生却占了大头,高达800万人。

为何要考教资?有受访者表达了投身教职的向往,也有人提到是“多一项选择”,还有的认为是多一条“退路”。目前,我国的教师岗位仍存在总量和结构性的空缺,“教资热”将带来哪些变化?



图/图虫创意

“教资”有多热?

要说社会上认可度高的职业之一,教师绝对能排上一号。

但这个职业的火热程度,还是有些令人超出想象。仅以职业准入的教师资格证来看,2021年报考的人数就达到了1144.2万。或许大家对于这个数字感受不深,仅以同年高考为例,2021年全国高考人数高达1078万人,但也没有考教资的多。

获得资格证不一定能成为老师,但想报考正式的教师无证不可。作为进入各类学校或教育机构工作的“敲门砖”,教资从幼儿园到高校,囊括多层级、多类别。其中,又以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参与面最广,包括幼儿园教师资格考试、小学教师资格考试、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考试和高级中学教师资格考试。

要想拿证,一般需要经过四个步骤:参加教师资格笔试;面试;普通话水平测试;最后才是申请认定教师资格。

10月29日,下半年全国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的笔试就将举行。日前,由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披露的上述数据引发热议。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教资的“火爆”有明显的节点。如2015年,教师资格证改为全国统考,师范生也要考证上讲台。

此外,报考也曾有过阶段性的火热。2018年9月,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切实做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从事语文、数学、英语及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类培训的教师应具有相应教师资格。未取得相应教师资格的学科类教师应于2018年下半年报名参加教师资格考试;经过教师资格考试未能取得教师资格的,培训机构不得继续聘用其从事学科类培训工作。

政策叠加需求,该年的教资报考人数比上一年多了一倍有余。但随着去年“双减”教培机构改革,数据却并未出现明显下滑,反而仍有上升趋势。时下,报考者已较10年前翻了66倍多。

与考研“师范热”相似,“教资热”的实质仍是“教师热”。三个月的寒暑假一直使教师们受外界“眼红”。近年来,多地对教师待遇也增加了保障。去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还提出,中小学、幼儿园教师的平均工资收入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收入水平,并逐步提高。

六大部属师范大学之一的华东师范大学教务处处长孟钟捷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该校师范生分为公费师范生、普通师范生、国家优师计划师范生三类。

公费师范生指的是师范生公费教育政策,在校期间由中央财政负责学费、住宿费,并发放生活补贴,但学生四年毕业以后一般回到生源省份从事至少六年教育工作。华东师大的师范生以公费师范生为主。孟钟捷表示,该校公费师范专业招生计划分布在全国20多个省份的本科提前、国家专项、艺体类等招生批次;其中音乐学(音教)专业今年重新作为公费师范专业来招生。

“从录取考生的最低位次(而不是绝对分数)来看,最近两年公费师范专业在多数省份的报考热度较高。” 孟钟捷称,横向比较,该校在不少省份公费师范专业的录取位次高于该校在同省本科批次普通专业,尤其文科类专业一直保持高分高位;纵向比较,在2021年已经有过一次较为明显的公费师范专业录取位次提高的情况下,2022年该校依旧有17个省份的公费师范专业录取考生位次较2021年有所提升。

他还列举了几组数据,比如浙江、山东、湖北、内蒙古的提前批次录取位次较2021年提升了1000多名;四川省今年包括华东师大在内的六所部属师范院校招生559人,一志愿填报人数为8460名,招生数与报考数之比约为1:15,报考热度居于高位。

何以“热”起来?

通过多名正在备考教师资格证或已获得教师资格证的采访对象,中国新闻周刊得到了多样答复:“想成为一名人民教师”、“证多不压身”、“多一个证多一条退路”、“考试难度较低”……

黎杨是湖南师范大学某非师范类专业2020届硕士生,本科时就读汉语言文学专业并免试获得了语文学科的教师资格证。

在毕业之际,想着“保留寒暑假”,她还是选择了本科的择业路线,并最终成为了长沙某小学的编制教师,该校当时岗位缺口仅一人。

“这个职业还是比较稳定的。”黎杨说,如果当时未能考上,她也会继续考,但她提出了一个考虑,以她“上岸”的学校为例,近两年已无新的招聘计划,编制已经满了,她成了最后一名新人。据报道,今年湖南省教师资格证考试报名总人数高达 63.97 万。

“其实都是围墙内外”,广东东莞常平的一名小学教师刘俪则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对于“眼红论”、“退路论”,她的回答是“当老师并不容易且非常辛苦”,随着近期当地调薪,条件也没有那么诱人了。“其实到了期末的时候,寒暑假都是用来续命的”,黎杨则说。

在报考教资的人群中,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是,非师范类专业的考生占了较大的比例。

在华东师范大学职业发展中心工作人员朱雷看来,这与教资较低的报考门槛有关。她提出了一种情况,如古代文学专业,虽然并非师范类专业,但教中文在专业上也是对口的。

“对于全国2500多所本科院校来说,师范类院校所占比重也就在15%左右,自然非师范类专业和院校的学生参考人数会占绝大多数比重。” 升学规划专家梁挺福分析称。

但在职业准入与师范类专业一定程度捆绑的环境下,非师范类专业也相对受限。“像定州前几年专业不限,有对口的资格证就可以,现在就要求专业对口,但不限制是否师范学校”,在毕业四年后才考取了教资的黄缨看来,更大的一些城市,可能对于教师应聘的要求要更多一些。但此外,也有一些地方并未要求专业对口。

“从历年就业情况来看,我校师范生就业率良好,基本上稳定在98%左右,毕业后到基础教育学校任职的平均约占92%左右。其中,公费师范生就业率100%,就业单位为基础教育学校。”孟钟捷介绍。

朱雷则表示,尽管也有人觉得公费师范生限制了个人的职业自由,但从该校的情况来看,解约或毁约的系极少数,“有些同学即便解约,也是想留在上海的学校或者是大城市的学校工作,最后的职业取向还是老师。”

去年9月6日,教育部数据显示,我国教师总数已经达到1792.97万人,比上年增加60.94万人,增长3.52%。此外,截至该月,当年共有191万人次通过认定获得教师资格证书,同比增长28.7%。该年年末的最新统计则显示,全国各级各类学校共有专任教师1844.4万人,比2012年增长26.2%。

但与此同时,中小学教师仍存在总量及结构性缺口。也有观点认为,“教师热”或能推动教育从“大班制”向“小班制”转变,并促进地区教育资源均衡。

“教资热”带来了什么?

中小学教师资格证报考平均通过率如何,官方并未公布。但多个教培机构的数据显示,教资并非那么“唾手可得”,笔试的通过率大约在30%,面试则是在70%。但在黄缨看来,想找一个稳定的工作,教资“已经算好考的了”。

而随着报考人数的激增,也有人担心,教资的竞争是否会因此加大。还有人提出,教资考试是否能考过,也可能会受多方面的影响,比如不同省市的面试风格、难度,或者一些地方可能会有总的通过名额,“纯粹的教资考试,可能会把真正想当老师的学生挂掉”。

另一方面,教资走向“应试化”,也是近年来不少专家提出的担忧。据天风证券预测,教资考试在2019年市场规模70.4亿,预计2025有望超140亿。

在梁挺福看来,参考人数基数大,自然更容易选拔出适合于教师岗位的优秀人才。担心有些真正热爱教育事业的人会被淘汰掉,这样的情况可能会存在,但会是小概率。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也认为,作为教师资格考核的一个基本要求,优秀人才被“卡住”的可能性和比例相对还是小的。但他表示,教师资格考试应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标准,“不能够说考的人多了,就把标准提高,而是应该根据教师工作的本身,对工作的要求,来确定标准”。

“一些纯粹为了考资格而去考资格,即便拿到资格证以后,也未必能够真正地当好教师,所以在选择教师,特别是招聘教师的时候,还是应该更多地看实践、教学的能力。”他说。

此外,非师范类专业毕业学生更多地选择进入教育行业,会给师范类专业学生带去怎样的影响?储朝晖介绍称,师范院校的学生,因为在入学阶段就是以教师作为一个职业目标的,相应的课程设置,也更接近教师工作要求。中国新闻周刊还了解到,在不少师范类学生的培养规划中,还包括到中小学实习跟岗锻炼。

储朝晖表示,20世纪90年代在国内曾有一场讨论,教师的来源是仅仅由师范来进行,还是变成教师教育。在取消分配工作后,新的教师来源就包括非师范院校的毕业生,后来就形成现在考编的形式。

在他看来,非师范类专业的毕业生投身教职,需要有承担教学任务的能力基础。在当下,他认为,还是需要有更多非师范院校的学生进入到教师岗位,“进入到大学一段时间以后,他们也可能认识到做教师是不错的选择。”相对来说,非师范院校毕业的老师在能力结构上也会给学生带去不同。

“我们也做过一些调查,非师范院校毕业的教师在经过短期的适应后,在工作能力和各方面,未必差于师范毕业的学生。”储朝晖称。

与此同时,相关的政策也在发生变化。年初,教育部印发《关于推进师范生免试认定中小学教师资格改革的通知》,在教育类研究生和公费师范生免试认定改革基础上,继续在有关高等学校师范生中开展免试认定改革。

《通知》指出,根据高等学校师范类专业办学条件和办学质量审核结果划定免试认定改革范围,2017年及以前加入国家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改革试点省份的高等学校相关师范类专业,自2022年起可以参加免试认定改革。

梁挺福表示,当人民教师需要一定的门槛,需要有职业执业资格证,而就读师范类专业的大学生自然有先天的优势。但当下就业形势不好,更多大学生选择参加教师资格考试以增加就业机会和渠道,这是值得鼓励的事情。

“一方面,教师岗位竞争肯定会越来越内卷,深圳、佛山、杭州等经济比较发达地区中小学老师招聘参考人员学历越来越高,985、211名校、海外50强名校比比皆是;另一方面,顶尖的大学毕业生流向中小学发展更有利于国家人才的培养和储备。”梁挺福称。

21 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则提出,评价教师职业是否吃香,要看获得教师资格证的人员,实际参加教师招聘的情况。“从全国范围看,中小学教师招聘还存在冷热不均的情况,在一些农村地区、欠发达地区,有的教师岗位招聘甚至遭遇无人报考的困境。”

(文中 黎杨 刘俪 黄缨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