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获得专业和市场的双认可 插画师会被取代吗?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山海经系列 AI 绘画 来源 B 站 UP 主脑玩家 mindplayer

AI(人工智能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的简称)绘画不但在艺术评选中,获得了专业评价上的认可,实际上,早在几年前,AI 绘画已经出现在专业的艺术拍卖会上,成为了角逐的对象,一幅由人工智能创作,名叫《埃德蒙贝拉米肖像》的画作,最终以 43.25 万美元(人民币约 301 万元)的 " 天价 " 被人买走。无论在专业上,还是市场上,都开始占有一席之地之后,不得不让部分画家感到焦虑,青年画家黄咏茵感叹," 过去我们总以为机器只能从事非创造性的工作,而 AI 的普及改变了这个局面。" 她尤其担忧的是," 从事商业插画、动画等美术工作者,可能很快就会被取代了。"

■记者在 " 意间 "AI 绘画中输入 " 秋天、广州、珠江边 " 的关键词所生成的画面

" 出图时间之短,风格之多变,都令人震惊 "

随着近日 AI 绘画引起热议之后,新快报 · 收藏周刊记者走访艺术圈发现,有关人工智能介入艺术创作的事,也早已暗流涌动,尤其在商业插画领域,争论此起彼伏,前几个月开始关注 AI 绘画的青年画家黄咏茵的本科、硕士都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可以说是受过系统学院训练的青年艺术家代表,关于 AI 绘画的现象,她尤为担忧," 前几年看到机器人举着笔在笨拙地写毛笔字,当时觉得即使把机器人改进到很灵敏,如同真人一样,也不过是多了一批艺术家而已,对于人类艺术家并没有什么影响。直到最近看到的 AI 作品,其复杂程度、精致程度,足可以用作大型电脑游戏的场景、海报,并且出图时间之短,风格之多变,都令人震惊。"

记者通过走访发现,目前主要的 AI 平台,多在外国,而国内目前逐渐备受关注的则有 " 意间 AI 绘画 " 和 " 滴墨社区 "。目前分享和讨论尤为活跃的平台,集中在 B 站(哔哩哔哩)。上述提到的两个平台,操作都十分简便,输入自己想要的画面关键词,便能获得意想不到的画面效果,不同的是," 意间 AI 绘画 " 是直接的运算平台,输入关键词后,十多秒钟,便能出图,而 " 滴墨社区 " 则由社区 " 客服 " 收集关键词,排队轮候,如果参与的人少,出图就很快,若遇到高峰期,将显示排队位置,排到 100 多位是常有的事,如此一来,出图结果将等上数小时也有可能。

■ 2018 年 10 月 25 日,一幅由人工智能创作名字叫《埃德蒙贝拉米肖像》画作,最终以 43.25 万美元 ( 人民币约 301 万元 ) 的 " 天价 " 被拍卖。

要想创作出好的 AI 绘画,前提还是需要有好的构思

记者通过体验发现,AI 绘画更多体现的是作为工具性质的技术存在,它 " 绘图 " 的前提是接收人的指令,因此,关键词设置就成为了 AI 绘画创作的核心。目前的 AI 运算平台基本还是以典型作为分类的方式被引导,例如在让 AI 创作之前,需要选择自己所需要的绘画风格,目前更多的分类包括赛博朋克、迷幻、超现实、复古、抽象、波普艺术、印象主义等,个体艺术家的风格则有梵高、莫奈、毕加索等,建筑物方面,则有乡村小屋、哥特式、钟楼、亭台楼阁、宫殿等等。

可以说,关键词描述得越具体、越清晰、指向越明确,所获得的画面效果越好,反之,要么就串联得不知所云,要么可能就直接拼贴了某些作品。

从这个角度看,要想创作出好的 AI 绘画,前提还是需要有好的构思,并能通过字词描述。

无可否认,从目前网友分享的一些 AI 绘画作品中,的确有不少让人震惊的,其刻画之细致、形象之独特、绘画方式之巧妙,在不少专门从事商业插画的人看来都叹为观止,可以说,在平均水平线下,AI 绘画的出图的确可以 " 秒杀 " 人工绘画,这也是不少人焦虑的地方之一。" 过去我们总以为机器只能从事非创造性的工作,而 AI 的普及改变了这个局面。" 黄咏茵说。" 首先想到的是从事商业插画、动画等的美术工作者,可能很快就会被取代了。"

但也有知名画师认为,AI 的出现,的确会让行业洗牌,但被洗掉的可能主要是应付作业、不思进取的部分水平不高的画师,但有独特创意,一心追求高质量,求创新的画师,并不需要担心。

记者发现,AI 技术介入的不仅仅是绘画,艺术设计领域也诞生了不少类似平台,对此,有从业十多年的平面设计师则告诉记者,他早些年已经关注过人工智能对设计类的介入,但直至目前,人工智能的设计能够替代的,仍然只是一些比较低端的,同质化、模式化较强的需求,而真正对于具有文化属性的企业 VI 需求,人工智能依然无法达到。

■ AI 模拟梵高画的乡村

AI 绘画的方便,会促进绘画繁荣吗?

在艺术行内,有人对 AI 技术嗤之以鼻,甚至与 AI 技术划清界限,但也有人认为这是技术的革新,应该坦然面对、积极学习,与其说将来取代画师的是 AI,不如说是会用 AI 作画的画师。AI 画得再好,背后也需要有人为的操作,对这一点,年逾九旬的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吴华先尽管已到耄耋之年,但他依然乐于学习新技术,他用 IPAD 作画也已经数年,他说 " 前两年,世界围棋冠军最后不敌机器人阿法狗。去年,也有一个展览,有一个机器人画家叫小兵。它画了几幅画参加展览,一般的人几乎看不出来哪幅是机器人画的,哪幅是画家画的,数码绘画将来会不会成为一个画种,很难预料。但是我相信将来有一天,它会有一个飞跃式的发展,因为它非常有利于普及,也会大大普及的。" 在他看来," 我想,平板电脑以后对于艺术创作会有促进作用的,尤其是从绘画的角度来看,一定程度上,它会刺激绘画的发展,会让绘画更加普及,会使更多的人爱好画画,因为它很方便。"

由此,AI 绘画只需要键入关键词,就能让自己成为 " 画家 ",如此的方便,会不会进一步促进 " 绘画 " 的繁荣?也拭目以待。

■日出 吴华先 数码画

市场

AI 绘画拍卖 曾以 301 万成交

2018 年 10 月 25 日,在全球最为著名的佳士得艺术品拍卖会上,一幅由人工智能创作的名叫《埃德蒙贝拉米肖像》的画作,最终以 43.25 万美元(人民币约 301 万元)的 " 天价 " 被拍卖。

这幅画作是由法国艺术团体 Obvious 创作,团队主要成员是三名 25 岁的青年。他们通过人工智能算法在帆布上作画,并用一个数学方程式在画作的右下角署名。这是 AI 艺术品首次进入专业化的艺术拍卖舞台。

但据了解,最早卖出去的 AI 画作,是谷歌人工智能 Deep Dream 的作品。早在 2016 年 3 月 1 日,谷歌在美国举行了一场拍卖会,谷歌人工智能 Deep Dream 在人类的指导下 " 绘 " 出 29 幅作品,并悉数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