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哭着上完课,她们太需要生理知识了”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近日,“滇西北支教团”四十多名老师带着6000多片卫生巾上大山的视频登上热搜。画面中老师们和爱心企业人士将卫生巾运送到山区,发放给山区里的女孩子们,还为她们开展“生理健康课”。

作为一个2007年创建的NGO组织,滇西北支教团注意到,在川滇交界的大山中,孩子们生理知识极度匮乏,大多不知道月经、怀孕意味着什么。

支教团走遍云南丽江附近的山区学校,开设生理卫生课,向当地孩子普及生理知识,支教团老师还利用个人社会关系从社会募集。

“不仅是捐赠卫生巾,更重要的是传递给孩子们一种健康的生理观念和心理观念。”9月27日,滇西北支教团团长杨曦霆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提到,这不仅是生理健康课,还是心理健康课,老师们还聆听孩子们遇到的各种问题,如早恋、孤独、不被认可、不被接纳等,依此深入下去会发现,孩子们需要的是一种关心和陪伴。



支教团中的老师给孩子普及月经知识。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对话滇西北支教团团长杨曦霆】

“孩子们哭着上完课,她们太需要生理知识了”

澎湃新闻:是怎么注意到山区孩子们生理知识匮乏,并想到募集卫生巾的?

杨曦霆:我们注意到山区孩子生理卫生知识很匮乏。山区的条件差,女孩子超龄上学很常见,有的上五六年级时已经十四五岁。老师注意到女学生有时不来上课,一开始还以为生病了,后来发现她们躺在床上,来月经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们大多数是留守儿童,加上观念影响,家里老人不会讲这方面的事情。我们意识到,这有可能影响到女孩未来的健康和生育。

最初还没有募集卫生巾的条件,就专门为女孩子安排了生理卫生课,并且教她们如何制作简易卫生巾。后来,支教团的老师就发动自己的社会关系,联系企业为当地女童捐赠卫生巾。



支教团中的老师在课堂上展示卫生巾的使用方法

澎湃新闻:生理卫生课主要讲什么,孩子们上课的时候什么反应?

杨曦霆:2010年到2014年,那几年孩子们不少是哭着上完课的。她们太需要生理知识了,太想了解这回事了,但是家长又不会给她们讲。她们不仅无法应对生理期,甚至连月经、怀孕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

其实生理卫生这门课不需要讲很久,一两次课就能解决女孩子关于身体的困惑。一学期我们在当地学校集中开设两次课,初中女生都会来听,她们大概在十三岁到十六岁,也有个别已经十七岁了,十岁左右的小学女生也会过来。她们迫切地需要了解这些知识,也迫切地需要卫生巾等用品。

上生理卫生课,支教团的老师会提前准备。讲课内容各具特色,有关于月经羞耻的,也有关于无差别教育的,即男女性无差别成长。还有一些动手环节,例如制作简易卫生巾,正确使用卫生巾等。

我们支教老师不仅在传授生理知识,而且在对抗原始观念和不卫生的习惯。



支教团老师和孩子们在一起

澎湃新闻:上了这门课之后,孩子们有什么样的变化?

杨曦霆:最近几年,2015年左右,我们上这门课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男生女生一起上了。之前由于观念比较保守,校方一般不让男生参加。随着信息的流通,孩子们逐渐有了性别意识,男女生更有必要一起上生理卫生课。这时候,我们就不仅讲月经,还会讲男女性的生理构造、青春期的身心变化等。有时孩子们比较害羞,不好意思提问,我们的老师就会让大家把问题写在小纸条上,放到讲台的帽子里,一个个解答。

在偏远山区,男女生同上生理卫生课,还需要当地学校的支持与理解。支教团首先派领队和各个学校校长谈,说这是素质教育的一环,也是对学生心理健康和生理健康很重要的一门课程。有的校长非常支持,但是有的校长比较传统,担心学生不配合,或者怕引起青春期的躁动,或者担心支教团讲了以后没有卫生巾不好办。针对这种情况,我们会多次和校长沟通,重申重要性,并且提供我们从社会募集来的卫生巾。



支教团老师和孩子们在一起

“月经不需要害怕,更不需要羞耻”

澎湃新闻:怎么募集和发放卫生巾?

杨曦霆:授课老师在课堂上讲卫生巾的使用方法,最初条件有限没有卫生巾,即便讲了也没有任何实质帮助。2014年支教团老师就发动自己的社会关系,联系企业等为山区女童捐赠卫生巾。这几年,卫生巾的捐赠一直都没有断过,年均几千包,分给十几所学校。数量不是最主要的,重要的是通过发放卫生巾,教给女孩们正确对待生理期和自己身体的态度。

老师们拿着教具从生殖器官开始讲起,再讲到青春期的变化,比如男孩子会长出喉结声音变粗,可能还有遗精的现象,女孩子胸部开始发育,出现月经初潮。这是我们身体逐渐成熟的现象,是非常美好的一件事,我们不需要害怕,更不需要羞耻。

有的女孩害怕流血,老师就会告诉她们,生理期是否疼痛和自己的身体素质有关,流血不会带来生命危险,月经是一件每个女性都会经历的普通事情。如果有人拿这件事来羞辱你,你要有信心,用你学的知识纠正他们。讲完以后,老师们发放卫生巾,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

卫生巾的发放,支教团很仔细,任何捐赠的物资,我们都有严格的规定和明确的记录。这次企业捐赠了6000片,我们支教团会根据企业的捐赠计划进行规划,比如捐给多少个孩子,每个孩子几片、能用多久等等。还有一些企业和我们建立了长期捐赠关系,我们支教团就会做一个中转,企业把物资运送到县城以后,支教团车队和校方车辆再把它们运送到各个学校和各个班级。学校和我们的老师会共同关注卫生巾等物资的利用,比如一个女生家里有姐妹,支教老师了解到这些情况也会多给几片。

澎湃新闻:运送卫生巾的时候遇到过什么困难?

杨曦霆:滇西北支教团在川滇交界的金沙江旁,基本上都是高山峡谷,高低落差大,还有盘山公路,地图上只有二三十公里的山路,开车可能需要两小时,运输的压力和成本太大。很多司机一听说往山里送东西就拒绝了,所以支教团从2014年起就建立了自己的皮卡车队,选用十年驾龄以上的司机。遇到天气不好的情况,车子陷入泥巴或者轮胎出问题,都很常见。这也让我们非常珍惜物资。

某些地方“最后一公里”没有路了,我们就会用拖拉机或者人力运输。支教团之前没有车队,所有的物资都是老师们背上去的,我们已经习惯了为孩子们做点事。包括现在乡村与乡村之间的物资运输,也是靠支教团的老师和当地校长。

这次的卫生巾,由企业把物资送到县城,最后没有公路了,是我们支教团里的老师背着6000片卫生巾上来的。

澎湃新闻:现在山区女孩子卫生巾的使用情况怎么样?

杨曦霆:2018年以来,大一点的乡镇开始有超市卖卫生巾,中心学校的女生有了购买渠道。但是,距离县城几十公里的偏远村小还是没有。女孩子们上过课,有了使用卫生巾的意识,可能就会托自己在县城和乡镇读书的哥哥姐姐帮忙买,但多数女孩还是困于经济条件,有些家庭可能半个月只能给孩子100元生活费,基本上只够吃饭和买一些学习用品。对于很多女孩来说,卫生巾是一个奢侈品,我们支教团能发多少,她们就用多少,很珍惜。

“孩子们需要的是一种关心和陪伴”

澎湃新闻:为山区女童普及生理知识至今已经十多年了,你觉得支教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杨曦霆:最显而易见的改善,是孩子们了解了正确的生理知识。对于孩子来说,越早了解健康的生理知识,就越能够正确对待青春期和两性关系。现在互联网发达,与其让孩子瞎猜瞎想,不如老师早点灌输科学的知识与积极的观念。有的孩子可能读完初中就去打工,如果没有健康安全的意识,可能就会遇到问题。我们的初衷是让所有孩子接受科学的生理教育。

讲好生理卫生知识,对我们而言只是一个开头。2007年支教团成立以来,15年5000个老师,除了支教助学、生理教育,我们还进行了职业教育、心理健康教育等。我们会定期研究收集上来的问题,不只是青春期问题,还有一些心理问题,例如早恋、孤独等。我们会利用睡前的半小时和孩子沟通,批作业时也会给孩子们留言。生理卫生课上,女老师们以一种非常具有亲和力的形象出现,又给女孩们发放卫生巾,很多女孩会迅速和老师建立联系,很多小秘密就都告诉老师了,从这个角度讲,我们不仅仅是捐赠一批东西或者捐赠卫生巾,依此深入下去会发现,孩子们需要的是一种关心和陪伴。